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荷塘】雪映关山照流年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诗句
破坏: 阅读:566发表时间:2019-01-18 19:46:01
摘要:窗外又飘起了雪花,我欣悦地望着这年复一年出现的胜景,思绪翩翩,恍然间脑海里又浮现出童年的某一天那场久违的大雪……

【荷塘】雪映关山照流年(散文)武汉的癫痫医院是哪家> 记忆里总是浮现出某一年冬天的情景,刚满五岁的我踏着积雪跟着父母亲来到一辆货车前。我们在雪地里等了好一会儿,才见到汽车司机提着一炉炭火匆匆赶来。他开门进了驾驶室,把火炉放在了驾驶座位的边上,然后我们全家人就挤了进去,母亲抱着弟弟,而我则紧挨着炉火边坐着,后面的货厢里只有几件可怜的家具。
   汽车启动了,离开了出生并生活了五年的那座矿山医院。司机紧抿着嘴唇一声不吭地开着车,父母都缄默不语,弟弟在母亲怀里睡着了,我一动也不敢动地在火炉旁呆坐着。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路况也越来越差,看见父亲的脸色变得很凝重,眼睛盯着前面一眨也不眨,而我旁边的炉火旺盛地烧着,灼热逼人。那时我太小了,又不敢站起身来,所以看不到路上的情景。我突然感到无比惶惑,我清楚地听到窗外寒风在呼啸,汽车在公路上颠沛震颤,感觉大自然是如此的恐怖,而身边熊熊燃烧的炉火则让我喘不过气来。
   虽然如此,我儿时还是比较喜欢下雪天的,大地上银装素裹,纷纷飘洒的雪花洁白如絮,映在眼里令人兴味盎然。不过,我对堆雪人、打雪仗这些小孩子们常喜欢玩的游戏倒不是很感兴趣。偶尔有人用雪球撩拨,我会一溜烟逃之夭夭。当然,我也有自己的喜好,最爱做的是四处寻找那些还未被别人走过的积雪地兴奋地踩踏着,那种棉软的感觉和咯吱咯吱的雪声,令我感到特别惬意!
   后来和很多同学一样喜欢上了滑雪。在校园的操场上争胜,在马路边的斜坡上驰骋,得意时快活似仙人,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摔倒时狼狈如败犬,羞愧不已。最让我怀念的是在夜晚,全家人围着炉火,在窗外纷扬的雪花伴奏下,听当医生的父亲读古诗文,读到得意处他会给我们讲几个诗文典故,他最喜欢吟诵的是王勃的那篇《滕王阁序》,末了总是啧啧嗟叹两声,然后笑道:“时来风送滕王阁,运去雷轰荐福碑。”如今想来,仿佛还历历在目宛如昨日,只是岁月蹉跎物是人非,那样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碌碌无为的日子里也有幸运的时候,大学毕业两年后我找到了一位很合心意的女友。热恋中的我因舍不得在春节期间与女友分开,竟冲动地向单位请了一星期的病假,兴奋地跟着出差的女友登上了去泰安的列车。
   火车深夜才驶入泰安车站,下车后,一阵寒风刮来,让我猛然打了一个寒噤,原来是变天了。会议主办单位派了人来接车,顺利住进了一家宾馆,我装作也是女友单位来参加会议的成员混了进去,住的房间里还有两位外省的干部,大家闲聊了几句就睡觉了。第二天一早醒来,感觉房间里亮得不正常,起床走到窗前一看,原来是外面下起了大雪,视线所及,一片素白。
   一连两天,除了在会议上蹭吃骗喝外,我都是整天呆在宾馆里,有时看看书,有时在楼道和大堂里晃来晃去,百无聊赖时也看看电视。三天的时间本来就是计划头两天开会,第三天游览泰山的,所以第二天晚上会议组就宣布翌日将组织游览泰山,但因为大雪封山,只能安排游览几个景点,不能上山顶了。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人兴致勃勃跃跃欲试,其中包括了我房间的两位干部和我的女友。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兴趣索然,在两位干部鄙视的目光下,在女友的不解中,以下大雪不能上山顶为由拒绝了第二天去登山。
   那天上午睡了一个懒觉,醒来后发现房间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另外两位想必已去长春哪家医院对癫痫的治疗有把握呢?登山了,自己的女友也肯定一起去了吧。看看窗外,发现大雪还在下。没心情吃早餐,看了几分钟《存在与虚无》也是毫无兴趣,丢开了书本,突然感觉心慌意乱,对没去爬山有些后悔了,想象着其他人正在登山眺望壮丽的雪景,饱览绝美的风光,如果此刻也能与女友在一起那该有多好呀!
   心里很是烦闷,于是打开房门来到楼道上无精打采地彳亍着,望着空荡荡的楼道,空虚感迎面扑来,焦虑感包裹着全身。
   不知不觉间我来到了一楼的大堂,厅堂两面墙都镶嵌着大的透明玻璃,窗外的雪景一览无遗。雪花打着疯狂的旋儿扑到窗前,天地混成一片苍茫的白色。我伫立在玻璃窗前,望着户外纷纷飘洒的大雪,心头仿佛像泰山压顶般沉重……
   ……
   那年的春节下起了大雪,我起了个早床,把胡子刮了,然后出门好不容易叫了一辆的士车,按约定来到了城中心一座宾馆的茶座。不久,她就带着儿子出现在了我面前。儿子见到我时有些拘谨,挺害羞地叫了我一声,我亲切地摸了摸他的头,欣喜地说:“儿子,又长高了哦!”
   在那家宾馆的茶座里我们不知聊了多久,透过玻璃窗发现户外已停止了下雪。她抬起手来看了看手表,我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想到即将到来的分手,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她抬起头来望着我,脸上掠过一丝的犹豫,然后像下定决心似地对我轻声说道:“你还是跟我们一起回家吧。”
   我们一家三口走出了宾馆,叫了一辆的士,上车后径直朝我曾经生活过的那个家开去。在车上我不时地凑到窗前激动地看着那些曾经熟悉的景色,心中的幸福和哈尔滨有什么好医院可以治疗癫痫喜悦真是难以言传。
辽宁哪所医院看羊羔疯好/>   这之后又发生了许多事,甚至命运曾露出极其狰狞的一面,我与其说是凭自身的勇气而度过难关,不如说靠生存的意志挺了过来。虽然那种永不满足之感仍时常萦绕在心头,但我已学会了处之泰然。我已经不再把自身看得多么重要了,我发现自己对很多东西有了敬畏之情,它们在心中安然驻扎下来,成了自己的根。
   窗外又飘起了雪花,我欣悦地望着这年复一年出现的胜景,思绪翩翩,恍然间脑海里又浮现出了童年的某一天那场久违的大雪……
  
   注:该文2018年12月23日发于天涯社区论坛,署名:松鸣a。

共 212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