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八一随想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诗句
无破坏:无 阅读:1608发表时间:2016-08-01 10:35:54 悠悠四十载,殷殷军旅情,年年八一,今又八一。   自从脱下军装离开部队后,每年的这个时候,总有一种异样的感情萦绕在心头,并且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那份对军营、部队、战友的情感眷恋、思念与日俱增。坦率地讲,在我的情感世界里,战友情始终凌驾于、同学、同事、亲戚之上,更不要说那些酒友、麻友等等。   时常遇见那些没当过兵的人问,当兵苦不苦,累不累,快不快乐。我答,当兵苦,当兵累,甚至有生命危险,但是,苦也快乐,累也快乐。   时值八一,温故而知新,每逢其时,曾经的军营,曾经的部队,曾经的当兵岁月,犹如奔腾翻滚的浪花,又浮现在脑海中,激荡起层层涟漪。在此,把在部队的点滴生活记录下来,以飨诸友。   (一)拔草   说来可能你不相信,就连我自己也不相信,刚入伍的那两年,我最怵头的,不是宝金山战备施工时打眼、放炮、搬石头、垒护坡,也不是夏练三伏,冬练三九,艰苦的军事训练,而是每逢夏季的拔草。   在家上学的时候,最最怵头的也是拔草。早饭前,要去地里拔草,下午放学以后,也要去地里拔草,把青草交到生产队喂牲口,帮着家里挣工分。和我同年龄的同学和玩伴,勤快能干的,一夏天拔青草挣的工分,可以顶一个大人多半年挣的工分。而我怎么也拔不到青草,只会下河洗澡、带鱼摸虾、上树掏鸟。为此,北京什么医院治癫痫病最好受尽了大人的呵斥、打骂,哥哥姐姐的白眼,以及同学和玩伴的讥笑。   虽然是机械化部队,但用于连队后勤保障供应的就是一辆毛驴车,所有后勤运输,诸入去于家庄粮站购买米、面、油以及买油买菜等,都靠这辆毛驴车,还有,这辆毛驴车还担负着去保定、于家庄火车站接送来队家属的任务。不用说,毛驴的重要性就可想而知了。若想让毛驴服务好,就得让毛驴吃草。夏天好说,后勤的同志们有空儿把些鲜草就够了,而冬天,就得储备干草,已备毛驴过冬之需。这就需要全连每一个人利用业余时间和星期天去拔青草。连队把拔草的任务分配给各排各班,前3名的予以表彰。第一年没觉得什么,因为那时正是瞄准手尖子比赛,全营的瞄准手统一组织训练。第二年当了班长,任务完成的好坏,关键就看班长的了,而我们班的7个人,有5个是城市兵,我虽然是农村兵,但一说拔草,头就大了。任务摆在面前,既然是一个兵,在任务面前就要绝对服从和完成,比不得小孩子时期,硬着头皮,有条件要完成,没条件想方设法创造条件也要完成。第一阶段下来,连队进行了讲评,全班虽然进行了非常大的努力,每个人双手都布满了血泡,我班还是倒数第二名,连首长虽然没有直接点名批评,但那种落后的滋味难以用语言形容。我连夜召开了班务会,并把第一阶段落后的原因,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部署,从我做起,签下军令状,其他人也是如此,横下一条心,无论如何也要超额完成任务。从此,不管是休息日,还是中午,下午晚饭后,全班的每一个人,放弃了休息,放弃了乒乓球、篮球、排球比赛和自己喜欢的各种娱乐活动,取而代之的,河渠边、铁路两边、闷热难耐的玉米地里,不时出现我班战士的身影。   辛勤的汗水和结果是成正比的,经过不懈的努力,虽然全班每一个人脸晒黑了,手上都是血泡,最后结果,全班拔草取得了第二名。为庆祝这得来不易的成绩,我大方的出了一回血,花了两块两毛钱买了一瓶张华白酒,要知道,我一个月的津贴才7块钱。晚上熄灯休息以后,悄悄的把白酒拿出来,每个人躺在被窝里美美的喝上一口,谁知喝到一半儿,被查岗的排长发现,给没收了。   (二)训练   如果把拔草等工作看做法是业余劳动,那么,作为一名军人,毫无疑问,军事训练才是所有工作重点中的重点。   七七年以后,开展军事大比武竞赛,这是继1964年大比武十几年以后的又一次练兵大高潮,和步兵相比,炮兵属于技术兵种,步兵摸爬滚打,对体力要求相对高一些,而炮兵,不论是指挥专业的侦察、测地、计算、无线,还是炮阵地的瞄准手、炮班长业务,都是以脑力劳动为主。因此,我这个稀里糊涂的高中生,分到连队后,就被安排当了瞄准手。要知道,那时候连队的高中生,比现在连队的大学生还要少。可我这个高中生,确实是有其名无其实,高中期间,数理化和英语,基本上没做过作业,只是对文科感兴趣。作为炮兵,处处离不开计算,具体点讲,就是整天和抛物线、三角函数打交道。一发炮弹打出去,这条抛物线,从起点到炸点,有几十个专业术语。不同的是,炮兵更精确,一个圆是360度,而炮兵是540米位。   服从是军人的天职,不管喜欢或是不喜欢的事,让你干就得干,还必须要干好。瞄准手的业务,要学会不难,关键是要快、计算和手、眼睛的动作要高度统一,6个口令,一分钟之内完成,每个口令,高低、标尺、方向3个数据,边计算边动作,还要居中用于平衡炮体跑题平衡的气泡,而后瞄准镜瞄准目标。   就这么说吧,一个刚学会了基本动作的瞄准手,不用计算装填数据,仅是居中一个气泡,三五分钟,也不一定能居中。这就需要千锤百炼,达到人炮合一的境界。而要达到这一目标,就要春夏秋冬常年不停的练,操课时间要练、早饭前,午饭后、晚饭后也要练。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酷暑天,烈日照射下,长时间的瞄准训练,瞄准镜片的反光把右眼都照射肿了,就用左眼瞄准。苦练精炼加巧练,就是为了瞄得准,只有瞄得准才能打的准。反之,就是侦察、测地兵准确,计算兵准确无误,通讯兵畅通无阻,炮班长修正量准确无误,而瞄准手出现哪怕是一米位的失误,也会前功尽弃。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就是这个道理。也就是说,瞄准手差一米位,炮弹落在好几十里外,离目标就是几十米。   梅花香自苦寒来,在宣化黄羊滩北京军区炮兵实弹射击考核中,我作为火箭炮营基准炮四班的瞄准手,取得了首发命中目标的好成绩,全营实弹射击获得优秀,受到师、军、军区表彰。   为适应部队现代化需要,提高部队的战斗能力,号称“炮兵小黄埔”的教导队应运而生,全师炮兵各专业优秀班长被选送到此,教导队队长、指导员由两位有传奇色彩的团首长担任,可见对教导队的重视程度。一位是参加过抗美援朝、改变朝鲜战局、赫赫有名的2次战役穿插战的李七号,有丰富的实战经验,一位是从士兵到中将的吴三号,带兵治军、政治思想方面的专家。   被选送到教导队的每个人,都是本连、营、团的训练尖子和标兵,这些人都明白身上的责任和担子,也知道都是提干培养对象,谁不使出浑身解数把优秀的最优秀的方面展示出来,所以,甫一进教导队,每个人都憋足了劲儿,各排、各班、每个人之间,竞争气氛十分激烈,可以说充满了火药味儿,训练成绩每天上墙。想想也是,能进教导队的都是各单位的尖子,就如现在从各部队挑选的尖子进入特战队,这也就意味着能坚持到最后的都有希望提干,不要说农村兵,就是城市兵,一旦提了干将改变一生的命运甚至是一家人的命运。这个时候,不但是要军事技术过硬,体力、心理、精力等方面都要过硬,缺一不可。也就是说,是综合素质的考验和比拼。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下,最易发挥一个人的潜能。当然,也不时有人或因身体吃不消力、或因成绩不佳,不再符合和适应教导队的高强度训练、高标准要求,被退回原部队,任你百般哀求也没有用,就是这么残酷。   身为教导队一员的我,自然不甘人后。何况,我是属于那种人来疯的性格,用首长评价我的话,就是心理素质超强。就这么说吧,在连队,班长们一块训练,我的成绩也就是及格水平,在营里,就是良好,到了团里,就会达到优秀水平,师以上的比赛,可能更好水平发挥。而平时比我成绩好的,每到大赛,往往体现不出平时的训练水平来。在教导队这种环境这种尖子集中的地方,对我来讲,无论是体能和精力,恰似如鱼得水,不出成绩才怪。   教导队从一开始,对每个学员每一项成绩考核登记在册,作为评比全优学员的主要条件。从基础的队列训练、班长指挥,到器械训练的单杠双杠木马、军事技术训练,一共20多项,每一项必须达到优秀,也就是百分制的92分以上。全部课目考核完毕,130多名学员,仅有8名达到全优,而我便是其中之一。   至今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集团军裴副军长带领军师作训处(科)炮兵处(科)来教导队检验考核训练成果。这是我入伍以来,头一次见过规模和规格如此盛大的考核场面,军师团首长坐在检阅台上,平时空旷的大操场上,此时人头攒动,操场的四周彩旗飘扬,大喇叭里不时播报出各种考核指令和考试捷报。   炮班长单独修正量考核完不久,我们这些炮班长坐在那里等待结果,突然,大喇叭里传出,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教导队火箭炮排xxx,单独修正量成绩,打破六四年全军大比武记录。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合肥癫痫病的医院那里最好,直到大喇叭里播报第二遍的时候,我才听清自己的名字。不大一会儿,裴副军长带领一干人众,来到我们炮班长考试地点,又让军师参谋现场出题,对我重新考试一遍。结果,成绩比上一次还要快。裴副军长和我握了握手表示赞扬,激动得我说不出话来。要知道,裴副军长是延安炮兵学校首批学员,全国战斗英雄,天津战役时,警备司令陈长捷,就是被他带领全营活捉的。   (三)吃饺子   如果要问,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循环往复、严肃紧张的部队生活之余,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毫无疑问,就是战友家属临时来队。周末休息时,一大群战友齐聚此处,吃喝一顿,不亦乐乎。当然,表面上看是吃喝,实际上享受的是一种乡情,一种浓浓的思念和记忆,一种对家乡熟悉的回味。   几十年过去了,每当战友相逢,谈起在部队时的那些趣闻糗事,还是忍不住捧腹大笑。尤其津津乐道的,是猛子吃饺子的故事。   猛子夏来友,夏中校是也。猛子当时是我们十一连的司务长,我当时是一排长,同是老乡同连队又是同级,自然是比别人熟悉了许多,因此是无话不说无话不谈。根据他的性格和作风,给他起个外号“猛子”,这个外号,也仅限于几个要好的战友和首长私下叫的,不然他会跟你急。之所以给他起这个外号,皆因此人体壮如牛,有一身别人不及的蛮力气,精力充沛过人,一刻也闲不住。当新兵时我们俩同在一个班,他文化水儿没我喝的多,就扬长避短,每天起床前,全连的卫生区他就打扫干净了,并请把全年的洗脸刷牙水都打好了,一年到头,连队掏厕所的任务基本上有他包了。连队种菜翻菜地时,别人翻一畦,他能翻三畦,简直是挥锹如飞。他当司务长时,半年下来,他得了好几次嘉奖,受表扬的次数更多了,而我,连一次表扬也没有得到,只有仰天感叹,夏猛子,真乃猛人矣。   此君不但身强力壮,而且哈尔滨癫痫医院官网脾气火爆,点火就着。清楚地记得:他当司务长时,一次发津贴工资,我和几个战友跑到他屋去,让他请客,他不应,我们就你一言我一语气他,不大会功夫,发错了好几个人的津贴工资,气的他火冒三丈,一抬脚,鞋子飞向房顶棚,算盘往桌子上一摔,劈里啪啦算盘珠子满屋都是,我们一哄而笑作鸟兽散。夏猛子的婚姻,纯粹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们大多数的战友还没有女朋友的时候,他就结婚了。妻子没上过学,基本上不识字,但是温柔贤惠,吃苦耐劳,任劳任怨。人善人欺,马善人骑,夏猛子的妻子脾气好,又做得一手好饭,所以说,每当夏猛子的妻子来队,星期天节假日,那是人满为患,不然中午晚上,总有人等着吃饭,就是早晨,我们这些没有家属的光棍,还没等他两口子起床,就敲门进屋掀被窝儿,反正是老乡老大嫂,气的夏猛子又嚷又叫又打又骂,但也无济于事。   这一年的八一,一大帮子老乡战友,不用说,早早地来到夏猛子家,打碎了猛子两口子的鸳鸯梦,不管三七二十一,一窝蜂地拥进家门。两口子急匆匆地起了床,顾不得洗漱打扮,沏水倒茶,拿烟拿糖拿瓜子,安顿好一帮子战友,两口子合作分工,一个忙着包饺子,一个准备下酒菜。还没到中午,有的战友都等不及就叫开了,猛子嫂赶紧下饺子,下了一锅又一锅,一直忙到下午3点左右,还有人嗷嗷叫着吃饺子。   包了一上午的饺子,眼看快没了,急得猛子嫂热汗直冒,悄悄的给夏猛子说,饺子不够了怎么办,夏猛子好像胸有成竹,说道,不用管啦!我自有办法。等最后一锅饺子刚端上桌,一群人围着桌子伸出筷子,又准备进行新一轮的抢吃时,只见夏猛子站起身来,看了大伙儿一眼,憋足了气,对着饺子,呸呸呸呸下雨一般,往饺子上吐了一通吐沬星子。所有人一愣神儿,继尔哈哈大笑,都放下了筷子,没人再吃了。   夏猛子招呼了一声,老婆,不要忙啦,快来吃饺子吧!   说罢,悠哉悠哉的坐在那儿,笑呵呵的独自吃了起来。   共 485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