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丹枫】自来熟的妈妈(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爱情诗句

妈妈出生于1950年,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第二年。她是从苦日子里打滚过来的人,一辈子生活在农村,一辈子不会圆滑世故,一辈子跟谁都亲,跟谁都熟。

2010年,妈妈随我来到县城,帮我带女儿。我们在郊区租了套房子,时限为一年。每天早晨,我骑着摩托车上班,傍晚下班回家,呆了几个月,周边的人也没认识两个。妈妈与我则截然不同,还不到两天时间,她与隔壁邻居已打成一片,哪家有几个小孩,在哪工作,在哪上学,她都如数家珍。有时,我与妈妈一起外出时,我低着头,径直朝前走,走了几十步,感觉不对,回头一看,妈妈没跟上来,正站在路边跟人聊天呢?只要她一开始聊,总要聊上好久,我实在等不及,跟妈妈交待一下,自己走了。事情办完后,我返回家中,妈妈居然还在路上,正在笑容满面,又跟另一人聊上了。

妈妈跟谁都熟,好处多多。县城啥都贵,处处要钱,衣食住行,水电煤气等等,都是一张张巨口,让生活倍感艰难。妈妈跟周边人成了朋友,家里经常出现许多青菜萝卜,都是邻居送的,既美味,又卫生,还开启省钱模式。不远处一位婆婆家里有口水井,自从跟妈妈熟谙后,经常拉着妈妈上她家洗衣、择菜,说水不要钱,两人还可以聊聊天,缓解一下老龄人的孤单。反观我,走出门,没两个认识的,有次车子坏了,想找个人帮忙,环顾四周,没有一个人张得了口,最后妈妈来了,一吆喝,熟人来了一大串,帮我出主意、打电话,不到半小时就解决问题了,真得佩服妈妈大人。

妈妈身体不好,闻不得汽油味,坐不得车,所以去哪都凭着两只脚,一步步丈量过去。从老家到县城,我算了算,足足有五十公里,她就走着来,走一程,休一刻,走上整整一天。我们实在走不动,不愿陪着,妈妈一个人,翻山越岭。道路虽不算偏僻,一路皆有村庄,但鲜有行人,这世界车子来去自如,谁还走路?奇怪的是,每次我们等候在终点时,给妈妈备足食物和水,她都摇摇头,说路上吃饱了,喝足了。原来,她一路上,每经过一个村庄,看看谁家大门开着,她就走进去,自己端面椅子坐下,跟人家聊天。聊熟了,喝点水吃个饭,那都是小意思。更奇怪的是,我们不陪妈妈,竟然有旁人愿意陪着一路走来。好几次,我们看见妈妈,她都是两三个人并肩走,边走边聊。我以为他们是顺路,结果出乎意料,他们怕妈妈寂寞,是专程送妈妈前来的。把妈妈送达目的地后,他们又原路折回。我问妈妈:“你怎么有这么大的魅力?”妈妈笑笑:“我不要他们送,他们非要送不可。”后来想想,我清楚,他们一定是把妈妈当成了朋友,当成了亲戚,彼此的心拉近了,自然如此。

我所在的村庄十分偏僻,算得上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用家乡来话,这就是个“旮旯”。不过,小时候,公路通得不多,大家走得还是古驿道,全都是青石板铺成的,村村通,山山通,绕山过河,弯弯曲曲,讲诉着一个又一个故事。那时,古驿道上还走着不少人,许多人都喜欢到我家歇脚。妈妈是个热情的人,路上碰上过路的、问路的,都要聊上许久,至于聊什么,我没细究过,大都是人情世俗、庄稼粮食之类。末了,妈妈拉着他们上家喝水吃饭。虽是家常便饭,却吃得人心暖暖。所以,大家都把这当成了家,每每经过都要坐上一遭,送上一点小礼品,多是零食之类,我们可享福了。奶糖、油条、麻花等等,吃得不亦乐乎,就连平时难得一见的麦乳精,一年也能尝上一两次。

我不像妈妈,没有遗传她的基因,一辈子喜欢独居,成家后,生活在城市里,与大家共享一片蓝天,关起门来自成一家,隔壁邻居根本不熟悉,同事间也除了正常的上班外,其它时间鲜有交往。路上遇到人,大多都是笑上一笑,嘴巴压根不会张口,即使说句话,也是结结巴巴的,时间久了,也就都不愿开口了。大家都笑话我“冷”,其实我真得改变自己,学学母亲的自来熟,才能更好地融入单位,融入生活,融入社会;才能真正感受到世间的美好,享受生活的愉悦。

西安市比较好的癫痫医院哪家陕西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好北京哪家看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