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品味白竹山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说
朋友刘,家在白竹山下,他常常给我讲他老家白竹山如何如何美丽,白竹山茶如何如何好吃,见我听了之后总是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后来就给我送来两盒白竹山茶,叫我一定要记着泡吃。朋友尤,在白竹山区教书,也常常给我讲白竹山如何如何美丽,白竹山茶如何如何好吃,也曾给我送过两盒白竹山茶,和几袋白竹山核桃。他们都曾经多次邀请我去游白竹山,可惜由于种种原因,难以成行。   总觉得,白竹山其名不扬,不会有多美丽,所产茶叶,白竹山茶,并非名茶普洱、铁观音、大红袍,也不会好吃到哪里去,就随手放在墙角里,放着也就放着,几乎忘记了。   忽然有一天,家人告诉我,白竹山茶很好吃。我很惊讶。原来他们已经打开了一罐来泡吃。我不相信白竹山茶会有多好吃,就也抱着怀疑,泡了一盅吃。还没吃茶,先被飘逸升腾、袅袅悠悠的茶香所迷。不会吃茶的我,也竟然不觉深深呼吸了几大口,想把飘溢而出的茶香深深吸入心胸。蒙尘蒙浊的肺叶,马上像被清泉荡涤一般,恢复了纯洁无染。陆续吃了几盅之后,慢慢喜欢上了白竹山茶,对白竹山也越来越向往。就常常想,白竹山,到底是怎样的一座山,出产这样好吃的茶。   双柏县文友长平兄、苏轼冰兄妹等等,曾经多次热情邀请我去双柏县玩,说白竹山如何如何美丽,鄂嘉如何如何好玩。但是,近年来我多教高三,没有合适机会去白竹山玩。   几年以后的今天,教罢又一届高三,送走了学生,应双柏县文联苏轼冰、郭秀玲等等文友邀请,终于得遂心愿,有了机会去游向往了多年的白竹山。   白竹山离双柏县城近四十公里,我们八九个文友,开着两辆车,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去到白竹山。山路大多在高山云雾之中,路上路下,无数碧绿的梯田,像绿色的波浪一般,在山腰山脚上波涛汹涌、荡漾起伏、缠缠绵绵。   其实还没去到白竹山,我们已经被沿途风景所迷。   双柏县是楚雄州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县,白竹山,海拔二千三百米,周围高山很多,一路山上大都森林青青葱葱、蓊蓊郁郁。沿途村寨,灰黑瓦房居多,也有白墙洋楼,都像一群群黑白山羊,静静卧在红尘喧嚣之外、深山幽林里。村寨四周,密布着一层层梯田,把双柏人的坚强不屈和执着、乐观生活下去的信念,像一条条绿彩带一半展示在山间,展示在蓝天白云之下,展示给世间。山坡地里尽是碧绿的烤烟,烟苗已经长到一尺来高,烟叶肥嫩可爱,为了耐旱,根部四周都覆盖了地膜。随时可见山路上有牧羊人,赶着一群群黑黑白白的山羊,把自己和山羊随意散漫地放归山间去,咩咩咩咩的羊叫声,唧唧唧唧的蝉鸣声,使得山间显得更加幽静。碧绿的芭蕉,随处可见,一丛丛,高大凉爽,摇曳着宽大的叶子,给村庄和路人扇着阴凉,总像女性一般给人柔爽凉爽感觉。村里村外,处处可见阴凉美丽的果树,李子、桃子、杨梅,都正逢熟透,艳丽地挂满枝头,逗引得我们馋涎欲滴。   傍晚我们回来的时候,暴雨忽至,想想,白竹山间,此时起伏连绵、波浪滚滚的茶园里,茶叶们饱吸雨露,应该更加滋润美丽了,雨打白竹山区的芭蕉、核桃树、杨梅、李子,何等的美丽!   我们找不到爬上白竹山去的路,问一位牧羊人,“师傅——师傅”地喊了他几声,他浑然不觉是喊他,我们按当地称呼男人们的习惯改口喊他一声“老表,去白竹山的路,从哪点走”,他却马上听懂了,欣然随手给我们指路。沿途路边总有一树树高大的野杜鹃,可惜花大都开败了,只存尚有残红的花蒂。   苏轼冰主席夫妇,曾在白竹山区教书多年,爬过白竹山无数次,都是步行上山,这一次,他陪我们一伙弱不禁风的作家,而且女作家居多,就只好指挥着把车子尽量往山顶开。随着不断深入幽林,不断爬上高处,苏主席也无法确定应该怎样向上走了,就到路边的一家茶园问路,匆忙之中,一声“兄弟”出口,问到的却是一位茶园女工,原来是苏主席多年前在白竹山区教书时教到的一位女弟子,幽默风趣、一路不断玩笑着的苏主席不禁也脸红了。   半山以上,古木参天,遮天蔽日,山下一路炎热干燥,幽林深山里,却是阴凉潮湿得很。   山路陡峭,有一段路面坑坑洼洼,鼓突出很多巨石,汽车开不上去了,我们只好下车步行,好在已经接近山顶,进入茂密的深林里了,阴凉舒爽。   开阔向阳的地方,也尽是五六米高的粗壮野杜鹃,长得密密麻麻,铜墙铁壁一般,紧紧团结在一起,大概是为了抵抗高山上的风寒,也为了形成壮美。此时虽然已经临近端午节,但是白竹山顶上,尚有一树树火红硕大的红杜鹃在艳丽开放。山腰、山脚、矮处的野杜鹃早已开败了,在高海拔、冷凉、常年云雾缭绕的白竹山顶上,竟然还有野杜鹃在盛开。真的是“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很多野杜鹃下,落满一地红艳艳的美丽野杜鹃花瓣,地面上好像荡漾起来一圈圈的浪漫涟漪,漂浮起来一片片浪漫红云。文友“虎三”,忽发文人情怀,禁不住花海的诱惑,一屁股坐在一树高大的野杜鹃下,坐在一地火红美丽浪漫的花瓣上,就不想起来了。我也诗情澎湃,跟着他一屁股坐下去,坐在火红的野杜鹃花瓣上,绵软凉爽、飘飘悠悠的,就像坐在一席红地毯上,就像浮坐在一条火红花瓣的溪流上,恍惚就像在一个美梦中做了新郎新娘似的。   山顶草甸上,密布着野草莓和野蕨菜,野草莓尚未开花结果,但是野蕨菜已经长得很茂盛,有些蕨菜芽芽还很嫩,我们一会儿就随手掐了一大把。肥嫩的蕨菜芽芽,像从地面上忽然伸出来的一只只小拳头,好像是有一些乡野生命躲藏在地底下,在向世界宣布:我虽然生活在底层,但是也是一种存在,也是一种生命。古老高大的参天古树上,常有腐化的树皮和枝干,无数卑微植物,比如野蕨菜,寄生在古树的疤疖腐皮上,吸收着微弱的阳光,却也长得肥嫩可爱。   下山来,大家懒得坐车了,从山的另一面,据说是古道,率性走下来,沿路依然随处可见粗壮高大古老的野杜鹃树。   山高林深、纯洁无瑕的白竹山,盛产高山云雾茶,沿路随处可见茶园茶田茶厂。到了白竹山,不能不去茶园参观一下,吃一盅茶。路过了打磨箐白竹山生态茶厂等等茶厂,我们最终去了最大最有名气的法脿镇白竹山茶厂。这个茶厂,靠近玉溪市易门县,茶厂几乎是在白竹山顶上,茶园就在茶厂下边的山坡上,布满几面山坡。山高箐深,天高云淡,蓝天白云,青山茶园,万分美丽。白竹山茶厂的茶园,其实是在大峡谷的两岸。周围的高山上,早晨常年云雾笼罩,要到九点多钟,才云开雾散。一下雨,白竹山区更是云气水汽,蒸腾飘溢,烟水迷蒙,神秘美丽。白竹山茶,生长在这样远离红尘喧嚣、远离任何污染的高山之上,吸纳天地精华、山间新鲜空气和纯洁雨露,茶的品质和品相都极佳。   我们去的时候,正是接近晌午,在明丽妩媚的阳光下,数千亩的茶田缠绕在山间,茶树都是一行行的,像一条条流畅的绿色的带子,缠绕在山间,衬托得白竹山更加妩媚秀丽;也像一条条绿色的巨大波浪,一波波荡漾起伏在山间,荡漾起来的是喜人,是美丽,是温柔,是嫩秧秧的茶香,使白竹山更加显得水灵阴柔、神秘美丽。   我们有福气,正逢十几个采茶女,背着花篮,从山路上归来,花篮了颤悠悠的是满满的鲜嫩茶叶,和金黄美丽的阳光。看着她们幸福地、悠悠地走过山路,流下一路欢声笑语,我们都分享到了她们的快乐。在这样美丽的白竹山区,每天欣赏着这样的美景,呼吸着这样新鲜的空气和茶香,她们是幸福的,连我也很想在这里做一个采茶人了。   白竹山茶业有限公司,据说有三处茶园,另外两个茶园分别在雨龙和白花山,总的来说,都在白竹山区,都盛产高山云雾茶“白竹山茶”系列茶叶。盛产春茶的旺季,茶厂每天雇用采茶女五六百人,淡季每天也雇用着采茶女近二百人。我们来去匆匆,无法看见采摘春茶的时候,满山茶园里,那一波波绿色的茶香里,分散着五六百名采摘女,她们都背着美丽的竹篾花篮,唱着山歌,弯腰采摘嫩秧秧的茶叶的热闹壮观美丽场景,但是我们完全能够想象到。白竹山春茶的清香苦香,溢满绵绵群山间。白竹山区采茶女的美丽健康模样,白竹山区采茶农家女彝家女的幸福快乐,我们完全能够想象。   白竹山茶厂还从周围村寨里的茶农手里收购鲜茶叶,为周围的茶农提供销售鲜茶叶途径,这些茶农销售给茶厂的鲜茶叶,品质也非常好,为茶厂提供了丰富的鲜茶源。   刚刚走近白竹山茶厂的大院,一股股浓烈的炒鲜茶香顿时扑鼻而来。我这个吃茶的门外汉,也马上被浓烈的炒鲜茶香所迷,几乎要醉了。吃茶,是会醉的。醉茶,比醉酒更厉害。我小时候,一生钟爱吃茶的外公告诉我,茶吃得太酽,是很容易醉的,外公本人就是爱吃酽酽的浓茶,把茶叶放进小陶壶里,用火钳夹着小陶壶,放在火塘里,栗炭火上慢慢烘烤茶叶,烘烤到香喷喷的,注入甘甜的泉水井水,然后再放进火塘里煨煎一下,然后把小陶壶夹出来,这样吃茶,怎么会不醉。   在白竹山顶上,呼吸着白竹山的蓝天白云,呼吸着白竹山的阳光美景,呼吸着白竹山的纯洁无暇,呼吸着白竹山纯洁的数千亩茶叶的清香苦香,远离红尘俗世,远离污染喧嚣,心也像茶叶茶汤一样宁静下来,飘逸起来,怎么会不醉呢?一位白竹山人,娴熟用大铁锅炒茶的师傅,亲自为我们泡了一壶白竹山春茶。白竹山的新鲜空气,白竹山的白云,白竹山的阳光,白竹山的泉水,白竹山的春茶,白竹山的汉子,白竹山的炒茶达人。看着他朴拙娴熟的茶艺,吃一小盏,内心马上清凉了下来,宁静了下来,就觉得自己似乎也变成了白竹山上缭绕着的一缕洁白美丽云雾,袅袅悠悠地,飘飘而上,远离了红尘俗世。吃着白竹山的泉水,吃着白竹山的香茶,吃着白竹山的美景,吃着白竹山的纯洁空气,不亦快哉!怎么会不醉呢?   吃完一壶白竹山香茶,下山来,在长满云南松、华山松、杉松、水冬瓜树、核桃树的山路上,正逢着十几个交完了鲜茶叶的采茶女也归家来,竹篾花篮里没有了鲜茶,却背着一花篮明媚阳光、新鲜空气、快乐和欢声笑语,向瓦房横陈的村寨走去。   白竹山区,也常常可见高大的核桃树。核桃好吃,其实核桃树更美丽,青青嫩嫩的核桃和核桃叶,也很好看。中午,在白竹山的一户农家,我们吃了一顿饭,山野菜,山猪肉,山鸡肉,山鱼肉,山泉水烹煮,万分爽口。农家院外,核桃树参天,黄绿的青核桃,黄绿的核桃叶,浸满阳光,很美丽,一树树的杨梅,已经熟透,杨梅又大又红,看着就诱人,一树树的李子,也已经黄熟。   如今,白竹山高山云雾茶,已经名满全省,畅销全省各地,深受云南各族爱茶吃茶人喜爱,也大有即将名满天下,受全国吃茶人喜爱的势头,白竹山的高山生态核桃,也已经誉满全省甚至全国,白竹山美景、哀牢山区鄂嘉原始森林和高山草甸美景,同样已经誉满天下。   武汉治疗癫痫病专家湖北三甲癫痫病医院随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疗羊癫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