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笔尖】父亲的西瓜地(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传说

爸爸突然打来电话说是要种西瓜。

快70岁的人了,还在折腾什么?我心里寻思着,委婉地劝他不要折腾了。他笑笑说闲在家里心慌,趁还能做点事,还是做一点好。再说了如果暑假里孙子回到老家,总不能老是去买一些你们平时都能买得到的东西吧?种一点西瓜,我不仅有事可做,也可以给留一些孩子吃,也算是让孩子多了解一下西瓜是怎么来的吧!听着他这样说,我只好笑了笑,不再阻拦,由了他去吧!

在老家村子南边约一里地远的秦岭山脚不知名的两座大山之间,流淌着一条滋养了沿途村庄上千年的河流,清澈甘甜的河水不仅给沿岸的居民终年提供了取之不竭的饮用水,也经年滋润着两岸几百里流域内的黄土地,供养了一代又一代大山的儿女们,那条河是一条给了当地人生命的河。河流在出两山之间的山口处冲刷出大约百十亩的沙石地,爸爸的西瓜地听他说就选在那里。

后来问到他为什么要把西瓜地选在那里?爸爸告诉我:如今人们的生活比以前好多了,都喜欢东跑跑,西转转。特别是夏天天气热的时候,地里没多少农活,这时候很多人都愿意跑到山里来避避暑,采摘一些野果。或者拿那些人的话来说,叫什么“远离城市,走进自然”。呵呵,就是纯粹到山里来吸一点新鲜空气,换一个地方玩玩。现在啊,经常到这里来玩的人是各种各样,近的步行,稍远些就摩托车来,还有城里的人周末开车来的,每天估计不下几百人。有时候看到他们玩是玩得很开心,但是玩好了从山上下来时,没得吃,没得喝的样子,也很辛苦。村子里只有一家商店,有时候他们连方便面都买不到。总觉得吧,可以帮他们做点什么,自己也可以打发一下闲下来的辰光。现在选的这块地方是上、下山的人们的必经之地,不仅可以让他们随时歇歇脚,了解下可以去哪道沟里玩,也可以给下山的人们打打牙祭、垫垫肚子。再者说,这块地方背山面河,山风凉爽,不热不冷,蚊虫夏天也少,我也喜欢和那些旅游的人打交道,挺好的。

听着父亲说得很轻松的样子,他似乎很陶醉在自己的想象中,也很愿意去做。我也就无话可说。但我知道,种西瓜是件辛苦活儿,播种,施肥,浇灌,打岔等这些劳作过程尽管我没有亲眼看到,但也极容易想象得出爸爸弓着腰,擦着满头的汗水,不断操劳的身影。毕竟小的时候家里也曾种过西瓜,我也一直也在劳作,所以对这种辛苦有很深的印象。

暑假时节很快就到了,我独自先回到了老家,孩子和爱人后行。

一进家门,没有看到父亲,估计他还在地里忙活,母亲告诉我,父亲还没有顾得上吃午饭,也的确在瓜地里。我马上驱车一路冲向山口。

远远地就看到一座绿树掩映中矮小却抢眼的青砖小瓦房,背倚着高大的山岭,懒散却又别致地斜靠在山脚下,似乎向着太阳和天空撒娇。百十米外那条流淌了千年的河流曲折成一个臂弯,搂着一片沙地,不时地泛着水花欢快地从房子身畔流过。烈日下泛着刺目的白光的山路蜿蜒崎岖,像条被晒蔫了的蛇在骄阳中有气无力地伸向靑嘘嘘的大山深处。在小房子和河道之间躺着一片青翠碧绿瓜蔓肆意的瓜地。

小屋前有一片十几平米专门平整出来的土地,高出周围些许。房檐下向前伸出一方遮阳棚,为主人和过往的游客提供了一片休息、吃西瓜和拉家常的场所。

大老远就看到了爸爸,他正站在遮阳棚下向我来的方向张望。看到爸爸时他很开心,知道我今天回家,而且妈妈刚才已经打过电话告诉他了。刚走进瓜棚,他忙说,一接到电话,就想特意到地里挑几个西瓜让我解解渴,尝尝自己的手艺。还没有来得及挑拣,我已经到了。说着,爸爸拎起一条麻袋,走向瓜地。我急忙跟在他后面。

地里的西瓜已经不似刚开园的时候了。那时候满地小毛球一样的幼瓜,像一个个刚出生的孩子,新鲜稚嫩,花苞和拳头大的到处都是,毛茸茸的甚是可爱。宽大的叶子极力地铺展开保护着烈日下的幼瓜们,就像父母亲在用心呵护着自己的孩子。

西瓜嗜水,浇灌过后的瓜地则是另一番景象,叶子转向了一边,露出大大的滚圆碧绿的瓜身,似乎要让他们尽情地吸收阳光和水分的滋润。如果你有机会在烈日炎炎的午后走进瓜地,蹲下身子,静静地听,几乎都能听到熟透了的西瓜们争先恐后“铮铮”的裂开的声音。

爸爸很快挑好了几个熟透了的大西瓜,装满了麻袋。虽然他没有了年轻时矫健的身躯,但依旧很要强。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只见他屈膝弯腰,双手抓住麻袋口,身子往前一倾,借巧力把麻袋往后一甩,双腿一蹬地,起立,几个动作一气呵成,便轻而易举地把那满满一袋的西瓜扛上了肩头。我连忙冲了过去,抢下袋子,扛上肩头。他冲我笑了笑,说道:“我现在还行吧!”一脸的骄傲。看着他晒黑的脸和粗糙的双手,我很是内疚。家里兄弟姐妹都在外面,也没有人能帮得上他,看来他这样已经很久了吧!

回到瓜棚,抬头四下打量,迎着小屋的大片的各种浓淡相间的绿在山风的吹动下一阵阵迎面扑过来,满眼满胸的绿意瞬间就恣肆蔓延到感官的每个角落,盛满了漫溢出来到处都是清凉。不远处的瓜地四周种植着一溜溜指甲红(也叫凤仙花。我们那里小时候爱美的女孩子用来染指甲的一种花卉植物),一束束艳红色在浓绿的衬托下格外抢眼。屋子的右侧,一畦畦的韭菜、茄子、几架西红柿,长势茂盛。爬满屋前遮阳棚的黄瓜,垂在屋子一侧,淡黄的花朵,碧绿的瓜随风轻轻摆动,像是在热情地招呼着每一位来到的客人。屋后一汪供一日应用的清泉,与山间溪流相连,水声汩汩终日不绝,间或一两声鸟鸣夹杂其间,如琴瑟合奏,又如鸣佩环。

相似的场景,让我想起了大约是初三时的暑假。那时家里也种了七、八亩地瓜田。当时的情况对我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以瓜代饭”。不消一季,体重便暴增。因为小时候每每看到走大街串小巷的瓜贩子兜售西瓜时,经常缠着大人去买。那时候的西瓜的确对于我们孩子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诱惑。所以当有了自己家的瓜地时就显得特别开心,终于有吃不完的西瓜啦,哪还管体重。那一段时间是年少时节最逍遥自在的日子。

同样的瓜地,一片碧绿的瓜地,只只滚圆的西瓜在阳光下极力展示着自己的蓬勃青春,瓜蔓上的叶子蜷缩着翻到了一边,退出了历史舞台,西瓜们长大了,似乎不再需要叶子的保护了。

父亲开心地从袋子里掏出一只瓜,用中指弹了弹,又用手拍了拍,听了听,然后高兴地拿到屋后的清泉下洗了洗,摆上案头。随后又顺手挑了另一个,浸在山泉水里。他笑着说:“山泉里泡一会儿再拿出来的瓜,不比你们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西瓜味道差,而且吃了还不会闹肚子”。

他熟练地切开西瓜,拿了一片,递给了我。好像我是客人一样。我赶紧自己动起手来,把剩余的瓜切好,和父亲边吃边聊。

一块还没有吃完,一阵摩托车的声音载来几个小伙子。

“叔,挑一个大一点的。”父亲很熟悉的和他们打着招呼,从袋子里挑着西瓜,还没有切开。又来了一辆汽车,下来了三、四个人,也大声和父亲打着招呼,自顾自的找凳子,抽烟,有的还自己在袋子里自己挑西瓜,挑好后直接切开了就吃。父亲开心地和他们说笑着,忙里忙外。看着父亲辛苦却又开心的样子,我只能在一旁想,也许,他找到了自己的乐趣吧!只要他开心,随他去吧!

一个下午就这样不慌不忙地在我们的聊天,来人,吃西瓜中过去了。天色渐暗,山风也似乎大了一些。路上已经没有了下山的游人了。父亲雇来晚上看西瓜的村里的壮汉也来了。

父亲激动地告诉我:“一个下午你也看到了,这里的确是人来人往。我一直想着在这里再盖几间房子,经常啊,有些城里人星期五下午就来了,想多在这里玩两天,但是没有地方住,我想把这里做成一个……”,他想了半天,似乎说不上名字,良久,他突然一拍脑袋,“对,农家乐!这样不仅那些旅游的人有地方吃饭休息,也可以给农闲的村里人提供一个打工挣钱的地方,省得大家常年在外打工。你看看现在的村子都成了什么样了?留下的不是老的,就是小的,哪里有人住的样子?孩子们留在家里,没人照顾,老人们照顾了孩子,顾不上地里的庄稼!田野荒了!年轻人每到逢年过节,农忙才回来一趟,一闲下来就是耍钱、打麻将,这难道叫过日子?”

说着说着,他似乎越来越有劲:“我种西瓜,就是想每天和来游玩的人多交流交流,知道了他们的想法,也好想办法让我们这里更富裕些。前几天,我已经和村里的几个人,做了个筹划。打算开发我们这里的旅游事业。要让我们的青年人回来工作,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山水,来我们这里旅游,让大家更富裕!”

慢慢地我长大了,父亲也苍老了很多。我离开了家乡,父亲也只能一年回家看望一次了。他不再是当年把我驾在肩膀上到处给我展示世界的那个他了。他的头上多了几许白发,腰也没有当年硬朗了,脸上有了越来越多的老人斑,但他的眼睛里还是流露出和当年一样慈爱的神情,他的笑声依旧爽朗,想法依旧充满活力。看着父亲慷慨激昂的样子,我真的不愿意打断他,只好随着他。也希望他的理想能实现,能有更多的年轻人有他这样的想法,让我们的村庄依旧翠绿,让我们的田地年年丰收,让我们的村庄不再有留守儿童,老人都能得到关爱,让我们的家乡再多一分人情,再多一份生机!

我愿把我的祝福送给天下所有的父母亲们,希望他们都心想事成,健康安泰!

郑州治疗成人癫痫的医院有哪些黑龙江治疗癫痫病最优秀的医院是哪家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哈尔滨有癫痫病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