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军警】江城五月落梅花(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说

江城五月落梅花

史光荣

武汉,又名江城。

到了武汉,黄鹤楼是一个不得不去的地方,不仅仅因为它是武汉的地标性建筑,不仅仅因为它有吕洞宾驾鹤仙去的传说,也不因为它高耸入云,气势磅礴,单就它那迭撞而至的文人墨客,把酒问天,俯地落诗,每级台阶、每草每木都传承着文化的基因,就值得我们去登楼感悟,领略一番文化江南。

游览黄鹤楼,是我们踏上武汉这片热土的第一站。虽是炎热的午后,气热风凝,但人声鼎沸,丝毫挡不住虔诚的游客,登高望远,天水一色,长江汉水在楼下交汇,两种水色,别样心境,正好感悟一番当年李白被贬谪以及在此送别孟浩然等挚友的郁闷心迹之旅。

寻诗觅迹,边走边议,这里是渡口,那里是酒肆,多少思绪己湮没在久远的历史遗迹当中,沉浸在当年文人豪友难分难舍的别离当中,站在50多米高的黄鹤楼顶层平台上,俯瞰长江,迤逦东逝,百轲争流,千舟竞发,跨江大桥尤如虹桥飞架,下面火车鸣笛,上面车流不息。

自古至今,这里就是繁华的代名词,这里就是南国的中心,是文人骚客推崇的精神家园,南下北上,或东或西,把所到之处都形容成穷乡僻壤,不毛之地,在此一別,重逢难料,因此每一次招手,都是一次别离,每一次相聚,都显得格外珍昔,无酒不宴,无宴不诗,酒不醉人人自醉,心随荡波涟漪起。

黄鹤楼就是飘逸在文人头上的一首诗,就是酒友心头浓浓的一杯酒,多少思绪飘落在浩瀚的江面,多少愁肠湮没在滚滚波涛,多少情感在这里沉积,多少杂念在这里荡绦。多少失意,在这里挥手别离,多少踌躇满志,在这里扬帆起航。

成也在此,败也在此;聚也在此,离也在此。

滚滚长江东逝水,多少人间凡事在这里变成过眼烟云。

漫步在黄鹤楼景区,信步而上,你不必走的太急,虽说是建在蛇山之巅,与龟山隔江相望,毛泽东主席曾诗云:“烟雨莽茫茫,龟蛇锁大江”,但在蛇山上蜿蜒曲折两千多米,绝对高差仅65米,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兴。匍匐在地上细听,似乎到处都有诗句落地的响声,在氤氲的雾霭中轻嗅,淡淡的花香中弥漫着浓浓的酒醉。

黄鹤楼似乎天生的就是吟诗的作坊,就是伤感的楼台,曾几何时,天野旷旷,芳草萋萋,世风炎凉,在一杯杯酒中寄托哀思,诉说衷肠,在一杯杯酒中,毁而复建,醉意朦胧。

其实,关于黄鹤楼的来历,传说就是半酒半仙,以酒成楼。黄鹤楼原址就在江边蛇山黄鹄矶头,传说原为辛氏开设的酒店,一道士为感谢酒店赊他的千杯酒钱,临行前在酒店墙壁上画了一只仙鹤,并告之说它能下来起舞助兴。从此宾客盈门,生意兴隆。过了十年,道士回来,取笛吹奏,走下黄鹤,道士跨上黄鹤直上云天。辛氏为纪念这位仙翁,便就地起楼,取名黄鹤楼。

是真是假,无人细察,劝当是一段凄美的传说,也或是一段美好的祝福,但黄鹤楼确确实实从历史的尘埃中走来,屹立在滚滚江边1800多年,与岳阳楼、滕王阁并称江南三大名楼。

有志可查的是黄鹤楼始建于三国时代东吴黄武二年,即223年,是瞭望夏口城守戍的“军事楼”,通过在四楼查看历朝历代的复原模型,三国时黄鹤楼原为两层,有瞭望塔和守卫垛口,晋灭东吴后,三国一统,该楼在失去其军事价值的同时,随着夏城地的发展和人口增多,逐步演变成官商行旅游览设宴的观赏楼,从此文人雅士又有了新的聚所,诗词文赋在江边激荡,歌舞升平,醉薰三江。

到唐永泰元年即765年时,黄鹤楼经过重建已初具规模,文人相聚,楼名远播。

然而兵火频繁,水灾泛滥,黄鹤楼屡建屡废,屡废屡建,仅明清两代,就被毁7次,重建和维修10次,距离我们最近的一次建于清同治七年即1868年,毁于光绪十年即1884年,遗址上只剩下一个清代黄鹤楼铜铸的楼顶,现被摆放在黄鹤楼与千禧钟的中间,作为一景,也作为实证的传承。

现在我们看到的黄鹤楼,是1981年动工,1985年完工的现代复建件,距江边原址东移1000米,楼高五层,从四面挑起八檐,寓意四平八稳,社稷稳固,全楼采用现代钢砼仿木结构,气势磅礴,规模恢弘,登高远眺,诗画跃然。

黄鹤楼,又被叫做”天下江山第一楼”。实际上,我们在踏上黄鹤楼前,己从唐诗宋词的韵律中,早己读熟了它那羽化的仙境,崔颢一首《黄鹤楼》,更是将那种空灵写得如痴如醉,入诗入画,“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诗仙李白也写过多首与黄鹤楼有关的诗词,但与崔颢的诗作相比,自叹不如,搁笔不题,景区为此还专门建有一亭取名搁笔亭,这能让诗仙为难的楼阁是何等的气魄,何等的厚重,也何等的神秘。

然消沉之时,酣醉之刻,浮想联翩,诗意泉涌,像一瓣瓣落花,无奈的飘落,化如泥土,寄托对家乡、对古友的相思,如《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又如在《黄鹤楼送盂浩然之广陵

》中写道:“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

黄鹤楼,诗人心目中的一方圣土,一股绢流,无奈一曲《梅花落》玉笛声声,拨动了诗人脆弱的心弦。

江城五月落梅花。

江城五月,春花己凋,时节己走进夏的当口,一些春天的诗行己变成枝繁叶茂的那抹翠绿。

梅花己封尘在严寒的冬季,傲雪挺立,艳压群丽,但一曲《梅花落》却悲感凄凄,如歌似泣。

悲愤出诗人。遭谪的压抑溢于言表,胸中的志向,北方的故乡,长在思念里,长在忧虑里。江城五月,草长茑飞,水碧叶青,繁花簇拥,但在诗人眼里,尤如冬日落花流水,心灰意凉。

迈着孤寂的脚步,轻轻地起,轻轻地落,怕再次踩碎五月的花泥,惊起远去的黄鹤。

癫痫病中医治疗的方法癫痫病该怎么样治疗好癫痫病都有哪些病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