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流云】信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小说
摘要:书信是我们和亲友联系时最本色、最简朴也最浪漫的表达方式。 佟丽是我的同学,也是单位的领导,去年她因为经济问题犯了事,被判了六年刑,关进了市女子监狱。   刚听到这个消息时,人们无不震惊,继而开始为她难过和惋惜:刚刚提升的处长,正待大展宏图,怎奈大好的前程就此断送。后来我们几个平素与佟丽要好的同学合计着去监狱探视一下,劝导劝导她,却被监狱拒绝,被告之只允许寄信进去。于是,几人一商量,就把这写信的任务交给了我,说我是当老师的,写信义不容辞。我不敢怠慢,斟酌再三,如同帮助一个犯了错误的学生一样,开始了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宽慰和劝解,待信写到最后留地址时忽然犯了难,不知道我应该留什么地址以便她寄来回信。   过去我们可以把收信地址写到家里,邮递员会挨个儿送信上门,时间长了大家都成了熟人。现如今满小区里只见快递员不见邮递员,到物业一打听,才知道除非在小区大门口有信报箱可以送,我没有,因而此路不通。寄到单位吧,我们已经放假,今年的寒假格外长,要放到2月底。想来想去权宜之计还是寄到我先生单位,请他代收。拿着写好的信准备投递,出去转转才发现如今邮局也越来越少,街上更没有可投递信件的邮筒,拐了几个弯才看到有一家邮局,进去一问,人家只办理EMS快递业务,不接受信件的邮寄。无奈之下只好开车来到市中心的一家邮局,确认可以办理寄信事宜,方才一块石头落了地。买来信封、邮票,填写地址姓名,交于柜台营业员,顺便问了句:“本市的,几天能到?”对方答:“五六天吧。”“啊?怎么会?本市的啊!”我吃惊地又问了一遍,对方头都不抬地换了个答案:“反正三天肯定是到不了的”就把我噎在那儿了,看着被营业员搁置到一旁的信,我心中忽地就升起一种苍凉的感觉。记得过去寄信,本市的通常上午寄出,下午就能收到,最迟第二天也到了。现如今这“信事”竟如此败落,让人情以何堪?那一刻我非常想把信要回来,按距离算,如果自己开车送到监狱,最多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吧。   其实书信的败落不是一个新问题了,只是我没想到败的这么惨。手机的出现,让书信如退潮般快速地退出了历史舞台,几千年的历史,几千年的风光,仅仅被一条电话线就轻松截断,甚至连痛感都没有。我本来也习惯了书信败落的事实,但如今当真感受到这一点时心里还是有一种深深地失落感。   想当年书信是我们和亲友联系时最本色、最简朴也最浪漫的表达方式。当佳节来临时、当独自一人寒夜挑灯时、当喜悦或痛苦无处释放时、当炽烈的情感无从言表时,写信或者读信!那纯朴的话语、流畅的文字,那深深的思念、真挚的情感,那漂亮的信笺、精美的邮票,谁能说这不是人类最充满魅力的情怀和最珍贵礼物?   想想几千年来,无论是竹简上的恭敬谦卑、羊皮纸上的温文尔雅,还是烫金信笺上的情意绵绵,书信跨越千山万水、情山恨海,把思想、意志亦或关怀、慰藉,带给一颗颗不同的心,化解了多少积怨情仇,又连通了多少机缘情愁。许多文人雅士的书信诗句,成了人类文化中优秀的组成部分:“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寄书常不达,况乃未休兵”……这些诗句,诉说着古人音信难通的惆怅与无奈,那个著名的“六尺巷”故事:“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更成为了化干戈为玉帛的经典。   作为书面语的信,似乎天生就是表达、传递感情的使者,众多当面不便开口的话、当面说不清道不明的理,当面无法言说的情,一到了信上就好说、敢说了,甚至可以游刃有余地表达的一清二楚。那委婉、微妙、调侃甚至稍纵即逝的灵感,唯在信笺上用文字才能表现得丝丝入扣淋漓尽致。而其间所言的深奥玄机和细微的情感,也更易被对方所领悟和理解。即使是劝降书、绝交信,也巧妙的地避开了面对面的唇枪舌剑、窘迫尴尬,痛快淋漓地宣泄了绝望之悲、愤懑之情或惋惜之意。   只是没想到的是,手机出现了。手机是书信的劲敌,当它装载着各种先进的功能呼啸着扑面而来时,书信没有丝毫的抵抗力就败下阵去了。如今手机俨然以一位胜利者的姿态,傲横天下,热热闹闹,不可一世。不论身在何处,只要一部手机在手,想联系谁轻点几下就行,那是何等的方便快捷。只是为什么我们经常会看着通讯录中长长的名单,不知所为,那些熟悉的容颜几十上百个,可有几个是你随时可以轻点一下便可深聊的人?有时明明心中积满情愫,却在电话接通的一瞬间被对方一句平淡的“喂”涤荡的无影无踪,只好天南海北地东拉西扯一通,其实心中话语难尽,块垒难释。   快捷消泯了翘首以盼的期待,方便取代了斟词酌句的殚思。因为手机,人们的情感表达变得粗糙了,没有了细腻,没有了微妙,缺少了委婉和白纸黑字真真切切可以反复回味的滋味。   其实,不论社会怎样发展,也不论科技怎样进步,有些东西是永远无法替代的,如果它被迫出局,那它所特有的价值也必将一同出局,从而变成稀有的珍品。比如现在,如果我们还能收到远方一位好友情真意切的来信,那必将是奢侈的享受了。显然,当初那种百般期盼、千里寄情的乐趣已随着书信的出局而出局了,那种写信与读信的幸福时光,将永远被定格在心灵的深处。 武汉癫痫怎么治疗效果好呢武汉治疗癫痫病那几家医院好武汉中际癫痫医院北京哪的医院治疗癫痫病技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