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短文学】家乡的一瓶水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都市言情
破坏: 阅读:878发表时间:2016-01-28 00:34:13
得了癫痫该如何治疗adding:0px 30px;">

一、家乡的一瓶水
   许多年前的一次出远门,是去离家很远的西藏,而且途中还要辗转好几个地方。
   临行前,母亲在一旁为我整理行装,不一会儿,便装满了一大包东西。我一边翻拣着背包一边露出不以为然的笑意,因为包里除了必要的物品之外可带可不带的东西实在太多。我对母亲说,出远门不需要拿那么多东西的。于是,我把母亲装进去的东西又一件一件地拿了出来。我怕伤了母亲的心,每拿出一件的时候,都要简单地解释一下。
   到后来,我翻出一瓶水,用很大的塑料瓶盛着的一瓶水,我随即把这瓶水也拿出来。心想带这个实在没必要,火车站、飞机场、商店到处都有卖水的地方,一两元一瓶的矿泉水很便宜很方便的。带一瓶水,多重啊,虽然依旧是笑着解释不带的理由,但我心里多少有些责备母亲在帮倒忙了。
   在此之前,母亲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任由我把她装进去的东西再一件件拿出来。但当我把她这瓶水拿出来的时候,母亲似乎并没有听我的解释,便抓起那瓶水,重新塞进背包里。嘴里念叨着,这个你一定的带上,这个你必须要带上。
   母亲还没放妥当,我又一把将水瓶扔出来。水瓶落在床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带着个干什么,这么重,谁愿意背!”我心里多少有些不耐烦了。
   空气似乎凝滞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母亲打破了这片刻的沉闷,她有些蹒跚地走过去,把那瓶水又重新装进背包里,说:“还是带上吧,重就重些,这次去的地方远,妈怕你水土不服,特意为你装了一大瓶家乡的水。”
   母亲接着说:“在你很小的时候,第一次带你回老家,你却闹起了肚子,那时妈妈不懂,害得你闹肚子很长一阵子,人也瘦了很多,后来,听说这叫水土不服。老辈人讲,到了一个生的地方先喝几口家乡水,情况就会好许多,妈把这话牢牢记在了心上。以后带你回爷爷家时,妈在大背包中,总忘不了带上一大瓶家乡的水。别说,这一招还真管用。现在你大了,水土不服的毛病早就没有了。可妈妈像改不了“老习惯”,一听你说要出远门,就又为你准备了这瓶家乡水,心想带上终归没有坏处的。“
   这次我没有再拒绝。泪眼婆娑地看着母亲为我所做的一切。
   我们或许并不是每时每刻都能意识到,平淡的生活中其实蕴藏着许多细节,它琐碎、细小,像一丝风,似一缕雾,淡淡的,藏在生活不起眼的某个环节上。或者说,它更像一瓶水,早已默默地渗透在了生活深处。可惜活得很粗糙的我们,往往感受不到。就像这瓶水普普通通的家乡水,我们更多的时候只把它简单地看成了一瓶水,殊不知,在水的晶莹中,蕴含着母亲那份玲珑剔透的至爱亲情!
  
   二、想你红叶谷<湖北治癫痫最好的医院?br />   生活中的许多陈年往事,伴随着时光的流逝大多都淡忘了,唯有与酒有关的那个故事至今任清晰地珍藏在我记忆的档案里......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我曾在一个叫红叶谷的大山里当过两年伐木工人,这期间,与我朝夕相处的且成为挚友的是一位老伐木工人,他叫柴树山。
   老柴师傅最初在在黑龙江省大兴安岭的房架沟林场当过采伐队长,后来,因为工作调动举家搬迁到红叶谷这地方。
   我跟柴师傅那年刚满十八岁,头两个月连油锯都把不稳,而油锯在他手中犹如刮脸刀片一样轻巧自如。于是,在他恢宏高亢的顺山倒的喊声中红松林便开始摇晃起来,最后倒在大山的怀抱里......
   记得那年山里的冬天格外冷,柴师傅先让我坐下来喘口气,稳稳神;然后从窝棚里取出一个老式军用水壶,在我眼前一晃,说:“你猜这里装的是什?”我说:“那还用问,水呗,”他哈哈大笑起来:“傻小子,水不冻了么,酒!即经济又实惠的大老散!”说后,便坐在树墩子上开始和我讲起他与酒的经历......
   他告诉我,1953年从朝鲜战场上下来后去房架沟林场伐木,在那跟一个老把头学会喝酒至今,酒一直伴随着他,来到红叶谷几十年,始终喝这本地的大老散,他说这儿是他的第二故乡,这儿的酒好人更亲!
   也就是从那时起,18岁的我跟了老柴师傅学会了喝酒,而且几十年来也一直饮用品质优良的散白酒,对诸多品牌的瓶装酒从不问津,其实,我并不喜欢饮酒,无论去别处做客,还是家中来了客人,每每只饮用两小杯,这辈子我虽饮酒不贪杯。
   今年盛夏的一天,我拖着病残的身体,驱车百里去红叶谷探望分别四十余载的老友柴树山,挚友重逢,故地重游。自然免不了把酒忆往昔,几分醉意,几分缠绵,念过七旬的柴树山,身体十分硬朗,他告诉我,退休后不愿和独生子去县里,仍然乐意和老板呆在这山清水秀的红叶谷,重活也没有了,养老金也够花,在种点青菜,养点笨鸡炖个蘑菇,每天喝上几盅散白,简直赛过神仙的日子。
   重逢总有分手时,一个星期的光景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临别的那一刻,他深情的握着我的手说:“这会儿,车也顺便,路也宽敞了,寂寞的时候来我这疙瘩多住些日子。”
   返程的车子在还算平坦的山路上奔跑着,而我却总觉得有什么东西留在了红叶谷......

共 1899 字 1 页 首页1
郑州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