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我的诗歌何时启程(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都市言情

2015年10月31早,吃完爱人做的热汤面正好凌晨五点,我要出发了,目的地是哈尔滨市学府路48——16号阅.咖啡,参加萧红文学馆呼兰河读书会的诗歌季之五——潘红莉诗歌朗诵会。

著名诗人潘红莉的作品曾在《诗刊》、《人民文学》、《十月》等海内外报刊发表,曾获《人民文学》诗歌大奖赛奖等。作品被选入多种选刊及年选集。著有诗集《潘虹莉诗歌集》、《瓦洛利亚的车站》等。现为哈尔滨市作协副主席,哈尔滨文艺杂志社副总编辑,《诗林》主编。潘红莉是一位长于抒情的诗人,她从事诗歌创作三十余年,将自己的青春岁月与诗歌相系。她的诗是亲人,是春天,是美,是不舍又无法挽留的从我们的心灵上撕去的血和肉。她用富有情感的文字,让我们在淡淡远去的事物中,对爱和美更加深爱与珍重。在这之前我知道呼兰河读书会的诗歌季的已举办多次活动,很遗憾没能参加诗人王雪莹女士、诗人作家李琦院长、年轻诗人赵亚东先生等诸位诗人的诗歌朗诵会。我开始了期待,期待与呼兰河读书会有约。

有好一阵子我就感到自己的健康出了小状况,为此,我老是怀疑自己这样了或那样了,心情也由此烦躁不安,偶尔还会和爱人找个小茬怄气,成了释放的一种方式。为了让自己的心情缓解一下,再不想错过呼兰河读书会潘红莉老师的朗诵会。和爱人说了自己的想法,爱人没有反对,并且还给予了鼓励,叮嘱我路上小心些,照顾好自己。

当第一班车驶出七台河桃山客运站的时候,东方刚刚发白,我的心似乎有悬起来的感觉。

一路上看着窗外景致朦胧,远远近近的原野,近乎苍茫。这个季节秋收已经结束,田野上到处是残留的秸秆茬或一处处焚烧秸秆产生的烟雾。太阳越来越大了,天空也明亮了起来。而我却无心去欣赏窗外疾驰而过的景色,我开始感觉阵阵的恶心,但我极力让思维宁静,不去想复杂的事情,让情绪变得简单。我开始浑浑噩噩了,让身体倾斜在靠背上,靠背垫上客车前行制造的振动波通过头传遍全身,我真希望它能起到催眠效果。然而,我却越来越强烈感到呼吸的困难。当第一次希望在眼前的时候,那就是客车在得莫利服务区停靠,乘客们下车找洗手间方便,买食物补充能量。我也不例外,走出洗手间到超市买了士力架,都说吃掉它能产生热量,还能改变一下口气。那时嘴巴一点味道没有,但我没想到就这枚士力架搅动了我腹内的五味瓶,让我剩下的路程万般难过。

客车离开了得莫利服务区,车里的吞咽食物的唏嘘声并没有被客车的公放电影淹没。我从包里拿出个甜橙囫囵吞下,随后喝了一口红茶把两片镇痛片咽下,或许过一阵能缓解我头疼症状,也试图改变一下嘴巴的苦涩。客车的颠簸伴着车内吵杂的电影剧情,在我耳边混合成噪音,我倦意大增。眼下就想睡觉,可无论如何也睡不过去,头依旧痛痛的,可是我怀揣着希望,期待到了哈市就会好转。

我时而睁开眼睛把目光投向车外,小村庄,那炊烟、那缭绕着的焚烧秸秆的烟,升起、渐散。远处的山包已经看不到绿色,一片片的黄,渐行渐远。一个个路标在更换,路遇的立交桥横幅着当地的广告招牌,即便醒目,也随车轮的疾驰而被甩得远去。我竭力的支撑着远眺的意志,想猎取我未曾见过的景象。似乎车窗外除了天是蓝的,余下的都是初冬的色彩,就像这个季节的人们都被棉服包裹着一样,单调的色彩占了主流,虽然大地依旧是黄色。巧克力的味道一直在喉咙里,车轮在挤压着腹内的五味瓶,让其不得安生。一切的景致已经暗淡,最后只剩下垃圾袋在眼前晃动。

终于到了哈市南岗客运站,我煎熬的肠胃已经没力气示威。我看了下腕上的时间是11点20分,离活动还差两个小时。干瘪的肚子一点也没有想吃东西的欲望,但是我绝不会委屈我的这副皮囊,因为我需要热量支撑我的精神。找家餐馆,当我看到店家将一碗馄饨,一盘炝土豆丝端到我面前的时候,感觉似乎还有些胃口。稍微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我不会带着病态去朗诵会现场。

我准确无误地找到了朗诵会的位置,我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在朗诵会没开始前和几位熟脸拍了几张合影,闲聊中知道了来参加朗诵会的有著名诗人艾明波先生、杨川庆先生、张静波先生、任永恒先生,其中有哈市江北区热衷诗文的区长。可以看出大家对呼兰河读书会的重视程度,大家说读书会的每次活动都是一次精神盛宴。

朗诵会由读书会会长章海宁会长、林雅女士主持。在短短的两个半小时的时间里,林雅女士介绍了来参会人员的名单,接着分别有潘红莉老师、蒋玉副会长、诗人赵亚东先生等二十几人参加了朗诵。我聆听了大家精彩的开场白、烂熟的朗诵。我当时真有点小自卑,我是不善于朗诵的,并且在这个诗人云集的地儿。林雅女士还是给了我朗诵的机会,紧张的关系,情绪一直难掌控:“大家好!我来自七台河,今天我是同太阳一起爬起、一起上路的、因为我和呼兰河读书会有约、和在座喜欢写诗和爱诗的诗人们相约于阅.咖啡。我朗诵的是潘红莉老师的一首新诗——《马陵山驿站》......我的小紧张是有目共睹的。参会的都是诗人、作家、媒体人,对我本人而言真是张了见识,也是一次学习机会,感受一下读书会的氛围学习一下朗诵经验。

朗诵会结束,哈市周边的有一部分另活动先离开了,我随同潘红莉老师等二十余人共进晚餐。晚餐气氛很是融洽,边吃、边喝、边聊,话题由远到近、谈诗歌、聊读书会的未来、也不乏聊些轻松的话题。或许我是原道来的缘故,就餐时倍受关照,我很快融入这种氛围。时间就在大家杯盏交错、谈笑风生中度过,餐后寒暄而散。

夜幕降临了,霓虹闪烁,秋风卷着落叶寻着归处。人行道上的行人不见少,行车道上拥挤的车辆时不时鸣着笛音。感觉不到深秋的凉,却让我徒增想家的念头。电话那端传来爱人的声音:“早点休息,不要着凉......”想想自己真没出息,一个夜,有一半在想家,有一半在梦里。

一本窦宪君姐姐的散文集子《无心草》打发了我的归途近六个小时的路程。一路上偶尔看看外面的风景,多半的眼神还是落在书里的字里行间。我是感性动物,时而会被书里某个段落打动,让眼睛多次湿润。幸好前面就是专注握着方向盘的司机,没人留意我的表情,我可以肆意流露《无心草》带给我内心情绪的波动。

可以说2015年的10月31至11月1日,带给我的收货和收益可想而知的。面对人生过去的每个阶段、每一天来说都是经历的历史,那这两天期间对我是意义非凡的。不管以后参加多少次呼兰河读书会的活动,这都将是我的开始。记着朗诵会上,诗人艾明波先生总结潘红莉老师其中有句话:潘红莉的诗歌在路上。我听后忽然产生一种感觉,我扪心自问:那我的诗歌何时起程?

武汉市哪里治疗癫痫权威女性癫痫要怎么治疗长春能治好癫痫病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