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你他妈花了我十万块分手吧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5-6 分类:都市言情

01

北京的深秋,刺骨的寒意像钢针一样不断地往毛孔里扎,雾蒙蒙的天空如一席破旧的棉被,孕育着无数的尘土。

我看着沙尘笼罩中不辨形状的高大建筑;看着行色匆匆的路人都用口罩过滤呼吸;看着这座城市里的芸芸众生为生计奔波劳碌。

那些钢筋水泥的混合物里,是无数底层者挣扎求存的舞台,他们无数次在心里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我们就会成功的。”

我和魏洋,就是这些底层者中的一员,我们做着财富名利将自己包围的梦,用虚无缥缈的未来鼓励一无所有的自己去奋斗,期待着梦想成真。

然而三年了,别说成功,连一丝成就也无。

我们吵架了,他把烟灰缸狠狠砸在我的身上,歇斯底里地大吼:“嫌我穷,想离开我是吧,那就快滚。”

玻璃材质的烟灰缸打在我的手上,撞击着骨头发出清脆的“嘭嗵”声,进而掉落在地上碎裂成片,碎片四处飞溅,扎进我的心里,痛到窒息。

我哭着跑出门,手机、钱包一样没带,漫无目的走在这座城市呼号的风里。

想起三年前,也是这样一个阴沉沉的秋日,我和魏洋毅然放弃县城收入稳定的工作,踌躇满志地决定北漂。

那天的风也很大,我们握着彼此的手,说这是成功的预兆,说明我们的梦想开始扬帆起航。

02

我和魏洋是大学同学,还是老乡,毕业之后,我们都顺利通过国企面试,留在家乡小城做一名普通的职员。

入职半年,魏洋说生活太平淡了,每天都重复着起草合同和审核工程这两件事,而且项目部这种文职工作,没办法发挥他大学时学到的建筑设计才能。

那天晚上他和我说:“小诗,我们一起去北京吧。我在建筑设计上的能力,一定可以闯荡出一片天地,到时我们在首都买一套大房子,把父母都接去北京一起住。”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的光芒比夜空里的任何一颗星辰都要闪亮。

我犹豫着说:“可是,爸妈在小城扎根生活了几十年,不会想举家搬迁去北京的,而且,我现在的工作各方面待遇都很好,我也不讨厌。”

“小诗,你那秘书的工作虽说薪酬和福利都可以,可闭着眼都知道,未来几十年,你做的事无非是安排永远开不完的会,整理那些无聊的会议记录,以及给领导安排行程。”

魏洋轻揽着我的肩,继续说道:“你现在不乏味,接下来的五年、十年呢,你总会厌倦这份单调的工作的。”

鬼使神差的,我递交了了辞职报告,打算和他一起北漂。

03

我爸得知我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非要去追求什么劳什子的梦想和成功,气得说不认我这个女儿。

赶火车的那天,我爸把自己关在房间,说什么也不愿和我道别。

我妈临上车前把一张银行卡塞在我手里,泪眼婆娑地说:“你才工作半年,肯定没什么积蓄,卡里是十万块,本来是我和你爸攒着等你结婚用的,既然你想闯,就去吧。大城市消费高,不比咱们小县城,这钱拿着,别亏待自己。”

那一刻,我差点就想跟我妈说:“我不去北京了,我要陪在你们,安安稳稳过日子。”

可我看了一眼魏洋,他信誓旦旦告诉我妈:“一定会好好照顾我。”

四年的感情,我不忍心他一个人在异地他乡独自漂泊,无人陪伴。

“妈,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抱着我妈,眼泪止不住地流,跟她说爸肠胃不好,我不在他身边,你要记得给他熬粥。

“闺女,别担心,你爸有我照顾。还有,别把他的气话放在心上,这卡还是他早上交到我手里的,说密码是你的生日。”

那天,我一步三回头,终是踏上了北上的火车。窗外的风景不断往后退,我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故乡。

04

刚来北京那一年,我们像没头苍蝇一样乱撞。魏洋应聘了很多家建筑公司,都以他没有经验为由,将他拒之门外。

我找到了一份外贸公司前台的工作,薪水只有以前的三分之二。在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里,放合肥到哪里治疗癫痫病好眼望去全是本科文凭的人,博士、海归更是多不甚数。

我一个普通二本院校毕业的大学生,能找到的工作,无非就是一些打杂性质的。

一个月4000出头的薪水,在北京,连间像样的房子都租不起。

幸好有我妈给的10万块,晚期癫痫病的危害我们不至于沦落到住地下室的地步。

我劝魏洋,要是实在找不到专业对口的工作,就先找份其他领域的工作先做,一步一步走着,看看有合适的机会,再跳槽也不迟。

可是他不听,他告诉我之所以来北京,就是觉得大城市能实现他成为建筑设计师的梦,要是做其他工作,和他在县城时有什么两样?

他说他要自主创业,成立自己的设计工作室。有一天,要让这座城市的土地上,耸立着一幢经他手设计的大厦。

他没日没夜地画图纸,去找合作,去地产公司蹲守,就为了让别人看一眼他设计的建筑模型,认同他的设计理念。

可是没有人理他,那些人觉得他疯了,北京多得是在国外主修建筑学的人才,你一个区区二本毕业的学生,建筑理念怎么会有人家留学归来的博士们先进。

两年了,他的工作室,没有接到一单合作。

那张卡里的余额,不足二万块了。

治疗癫痫小发作的药物都有什么05

我让他先找份工作吧,我们没钱了。

他问我:“不是还有你妈给的十万吗?”

“阿洋,每个月的房租2000块,水电煤气加起来800块,还有我们两个人的伙食费。我那4千出头的工资怎么够?这两年都是用卡里的钱的。”

“小诗,你爸妈有没有给你其他的卡,你先垫着,我赚钱了马上还给你。”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问他:“阿洋,我爸妈就是普通工薪阶层,辛辛苦苦这么些年才攒了10万,本来是给我做嫁妆的,他们哪还有钱啊?”

他失望地坐在沙发上,沉默了很久,我以为他想通了,半晌,他抬头和我说:“不然我们去住地下室,总能省点钱,你的工资应该够花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靠我养的男人,就是我当初义无反顾决定天涯海角跟随他的男人,说着给我买大房子,不让我吃苦受罪的男人。如今让我去住地下室。

“魏洋,我孙小诗家里虽谈不上大富大贵,但我从小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你居然,要我去住地下室?”我质问他:“两年过去了,现在第三年了,你说的大房子,我连块砖都没看见。”

“好啊,孙小诗,你终于忍不住了吧,嫌我穷了吧,那你滚啊。”

他把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忘我身上砸,烟灰缸打在我的手上,连带着我的心也碎了。

我游荡在街上的时候,想起这三年来受的罪吃的苦,不觉悲从心起,一个人蹲在路边嚎啕大哭。太累了,我支持不下去了。

06

我最后还是回到了出租屋,收拾东西准备回老家。

我跟魏洋说:“分手吧,我陪不了你了。”

他认错,说是他混蛋,不该打我,他说小诗再等我一段时间。两年,不,一年。一年后我一定实践对你的诺言。

“魏洋,三年了你都是这个样子,再过一年又能怎样?我等不起了,你继续在你的大城市奋斗,我回家安稳过日子。”

“小诗,你相信我,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我知道这三年你不容易,可你再等等,刚才有人打电话和我谈合作了,我快出头了。”

我摇了摇头,告诉他:“我不奢求你的好日子了,三年来,我舍不得买一件新衣服,买一套护肤品,就为了省点钱多撑一段时间。而你呢,你说让我过好日子,就是让我和你一起去住地下室?”

我想起自己在家的时候,那间30平米的卧室,舒适的大床,被子软得不像话。如今这里呢,20平米的出租屋,厨房卫生间挤在一起,放上一张小床,都逼仄不堪。

“魏洋,人是会变的,你看看我这几年上班回来,还要为你洗衣做饭,这双手和这张脸,像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子吗?”

他嗫了嗫嘴,终于吐出了一个字:“好。”

我们分手了,我一个人回了家,没有成功,没有荣誉,连最初的爱情,都没了。

07

和男友北漂的第三年,我们的爱,被消磨在看不见希望的生活里。

我真的受够了,无数个夜里我醒来看见外面灯火流离的世界时,都会觉得身上的黑暗压得自己喘不过气。

魏洋什么事情都不管,我一个人应对所有生活琐事的时候,心里无比悔恨,当时放弃了待遇优渥的工作。

碌碌无为又怎样,一辈子平平淡淡,闭着眼都能看见未来的模样又怎样。我所求的,不过是一世安稳。

至于掌声、鲜花、财富,算了,大城市是有很多机会,可竞争,也是残酷的。

爸妈见我独自回来 ,没有指责我,反而欣慰地说:“回来就好。”

我和魏洋,从此再没联系。

08

这座城市风很大,我们曾把自己当做风筝,以为可以借风飞得更高更远,却被风击打得面目全非。

这座城市风很大,他曾许我一方避风的港湾,以为可以让我们的爱情不受风吹雨淋,承诺却敌不过现实的残忍。

不怪他没出息,不怪我不坚定,是风太大,吹散了我们的爱情,席卷了我们的青春,顺带着,将梦想也一并随风沙埋葬。

我不知道他是否实现癫痫持续状态的急救护理措施有哪些了自己最初的梦想,不过他成功与否,与我半点干系也无。

本文采自网络,如若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