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在四平的日子里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德艺
一、我在四平掏过粪   农业学大寨的年代,为了增加点粮食产量,上级领导可真是挖空了心思,想尽了办法,可惜收效都不大。我们生产队的领导班子比较务实,搞了多年的进城淘粪的项目,去向主要是四平市。四平是距离我们最近的城市了,但也有百里之遥。上那里淘大粪,要找房子,运柴草,车马人工,铺张挺大。因此派什么人去,得经过队委会的严格政审。最初是派那些出身好表现好的贫下中农去。但是他们往往是借机卖点土产逛逛街市之后,以家中离不开为由,干不了几天就回来了,队里白搭往返工。   轮到我被派,就是替换一个要求回来的贫下中农。我的身份是四类子弟,属于政治上靠不住的那类人,失去了监控,就更不把握了。但是队里实在找不出合适的人选,况且我在队里已经干了三年活了,还没发现有什么劣迹,领导经过慎而又慎的考虑和研究,决定给我一次被信任的机会。为此,队长还约我进行了一次严肃的谈话,并在“人员情况”的介绍信上给我标上了“贫农”。   那时我还是一个毛孩子,头一次走进这么大的城市。当大马车走到北山顶上的时候,好像整个四平市尽收眼底。哇呀!这么多房子啊,无边无沿哪!一个个高耸的烟筒挺立在鳞次栉比的房顶的上空,那徐徐融入云中的白烟和黑烟,都给我一种非常壮观的感觉。在这种环境里干活,真挺荣幸啊!   “接手工作”,在胡同里转了几天以后,感觉就有所变化了。当时四平流行这句话:屯老二进城,给个电炮都不知哪疼。挑起粪挑子,就更低人三等了。挨斥挨骂,甚至挨打,都是常有的事。一挑粪有时要钻多少个厕所走好几里地才能凑满。一天下来肩痛腿酸,吃住条件也是很差,真不是什么好差事。一大天熬下来,我在被窝卷上学着电影《铁道卫士》里特务马小飞的躺姿,同时学着他的那句被我稍加改动的台词:“难怪都不愿意来,有道理呀,有道理”,伙伴们听了生发笑。但是我与贫下中农比不了,为了不辜负队里的破格信任,我一定要干出个样子来。更主要的是,家里正搞运动,我是黑属,我宁愿在街里挨打,也不愿在家里挨斗。只要队里不撤点,我就坚持干下去。   说实在的,我们到四平淘粪,其实就是偷粪。城市也推行城粪下乡,但那是划片分配,基本是给郊区。我们队离四平那么远,根本就没我们的片。我们的打法就是:队里花钱租个较为隐蔽的落脚点,挖个储存窖,起早贪黑,跟人家打游击战。队里派大马车装上大铁桶往回拉,一个往返需要两天。也得天黑后进城,天亮前出城,很不容易。我们被抓被撵被端老窝的事也是随时可能发生,一个地方实在干不下去了,就得换个地方,一年总是坚持着干几个月。   我从1967年首次出征,就一年也没断过,一直到1978年,队里彻底停了这个活为止。每次开初总是派出四个人,要求是供上两天一趟取粪的大马车。后来因为能长期离开家的人太少,人员渐渐撤回,三个人,两个人,车次也变成三天或四天一趟。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仍然坚持不撤回,并能保证比三四个人的时候节省两个工日。十一年中,我串遍了四平全市四分之三的大小胡同,住过的房东不下十几家。从十九岁到三十一岁,我的人生中最美好的那段年华是在四平的厕所里度过的。我亲睹了四平市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段里发生的多起重大事件,我的思想感情也在不自觉中融进了四平人民的革命洪流之中。我关心四平,热爱四平,四平成了我的第二故乡。   岁月沧桑数十年,英城巨变换新天。沙场故迹寻不见,旧业重操料也难。现在四平市的面貌真使我赞叹不已,若是叫我再干那老本行的话,怕是连厕所都找不到了。      二、我给房东做儿子   那年挂锄以后,队里又派了我们四个人去四平淘粪,住在铁东区黄土坑街老戴家的耳房里。时值盛夏,耳房很小,又闷又热很难受。大概我比那三个人勤快些,因而深得房东的偏爱,没几天就让我搬到他们的屋里去住了。房东是老两口子,六十多岁了,我就和他们住到一铺炕上。他们做什么好吃的,总是叫我和他们一起吃。   住了些日子,我觉得老两口好像在争论什么,每逢我一进屋,便不作声了。他们不向我说,我也不好打听,只能自身检点了又检点,觉得似乎没缺点。   终于有一天,谜团解开了:原来是缺了二十元钱。要知道,那个时代我一个月也就挣二十元钱吧。他家的钱就在柜盖上的茶筒里明放着,两人谁用谁拿;可是这二十元钱就是想不起来干什么用了。这天邻居老太太来还账,这才恍然大悟:是大娘借出去的,忘了。   事情弄明白了,老两口对我说:我们知道你不能拿。又怕你多心搬出去,所以背着你呛呛。我们可没把你当外人哪!   我很受感动,说:我知道,不然您不就把钱锁起来了?   大爷动情地说:我们都老了,我没孩子,你大娘有一儿一女都在外地,她是后到我这儿的。我多么希望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孩子啊!   我眼睛湿了,我说:大爷,大娘,我在这儿住一天,我就给您二老当一天儿子。您二老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了。   我们在那里住了七十多天后转移了。但以后一直到老两口相继去世,我与他们来往了二十多年。 武汉看小孩癫痫哪家医院好咸阳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武汉专业看癫痫武汉的哪家医院可以治疗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