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木马】登上少女峰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德艺
一      在尼斯候机厅里,除了我,其它国家的客人也是一样,还是掩饰不住内心的躁动,看着他们坐立不安、左顾右盼的样子,是的,我们将从阿尔贝斯山的上空越过。      从天空俯视阿尔卑斯山奇形怪样的雪峰,心生慌悸,情不自禁惊呼,那分明是一组组封存的城堡,白色的魔窟。上帝的灵感天工的巧手把阿尔贝斯山摆弄成欧罗巴大地上阳刚的群雕大阵。我们的飞机竟在悬崖间一掠而过,“仞”“剐”等汉字不断地在我眼前晃动。      我们降落的瑞士首都伯尔尼只是路过,在自在的街市里,仍感受着雄健的阿尔卑斯山寒气逼人的眼神。      往伯尔尼东南方向行驶,阿尔卑斯山下的因特拉肯镇像是大本营,热情迎送上山下山的四海宾朋。一场雨让这座瑞士小镇更加静谧且湿润,我在霍荷维克街上呼吸着小镇清凉的夜色,彳亍,一时丢弃了远方的故乡,偶尔的车呼啸而过,偶尔的人在朦胧的灯下交流,偶尔的黄叶停留在我的肩上,偶尔的女子迎面走过,瑞士的钟走过十二点。次日,我早早地起床,备好上山的暖衣,泡上一杯浓醇的咖啡,等阳光来临。阿尔卑斯灿烂的朝霞衬着耀眼的雪峰,像是一对默契的组合,又似乎在暗暗较劲,争夺惬意的清晨里所有赞美的目光。            二      齿轨火车在此地就是登山的工具,人们又叫它云霄火车。越往上行,空气就愈发地凉。同样是火车,东西方人的情感是完全不一样的,西方人眼里的火车是浪漫意味的怀旧,在结婚纪念等特定日子,他们会在穿行于山野之间的火车里开派对,去阿尔卑斯山的高险之处,竟然是盘旋穿山的火车领我们去。中途需要换车,设计者安排上山和下山两条不同的线路,以便游人饱览更多的风光。      乡野人家散落在广阔的山间,它们犹如世外的桃源,享受不一样的田园,攀往少女峰的火车是山里与外界联络的唯一交通工具。上苍对西欧这块土地很眷顾,但对瑞士却另眼相待。每个民族的成长都是血泪史,我们向往的小国瑞士也是极不寻常,作为被法德意等强国包围的内陆国,粗壮的阿尔卑斯山起初给它们带来的也只是恶劣的自然条件,像是一块沉重的移不开的大石压在瑞士人的胸口。大雪封山时,瑞士人关门闭户,将精致的手工进行到底,强大的意志让世界不得不像仰望少女峰一样,仰望着这个弹丸小国。阿尔卑斯山被瑞士人修整得如此美妙,瑞士成了宜居的地方,他们的生存之道给了人类太多启示。      一个国家的影响力是每个国民孜孜不倦经营出来的。      让瑞士的钟表回拨到许久以前,就像在这个隧道里进入阿尔卑斯山的体内,进入到时光的深处,体验瑞士史记中的苍凉与孤独,那一凿凿将隧道敲通的意大利人早已作古,留下这条通往少女峰的路,当我们隧道里的车站休憩时,觉得习习的风仿佛是那些寂寂无名的英雄们的魂灵在巡查这条欧洲独一无二的铁路。      阿尔卑斯终究成为瑞士人真实的品格,他们在山的缝隙里寻找到了生活的旷野。      火车轻松地盘旋而上,离少女峰越来越近,就要靠近她的脸庞,怀揣着按耐不住的激动,一个中年男人就这样可笑地失去了稳重,乱了方寸。            三      少女峰其实应该叫处女峰,其中一种说法云雾太多,总成羞涩状,它是阿尔卑斯群峰中最高耸的一座,终点站自然也是欧洲海拔最高的火车站,我们像是抵达一个久远的过去,荒芜、冰冷。乘坐快速升降机进入著名的史芬克斯观景台,一望无际地瞭望,感受瑞士人走出宿命的壮阔。      稀薄的空气和高原反应阻止不了我们的喜悦,无法理智地安静下来。在少女峰上竟然还有一群不怕寒冷的鸟,它们是阿尔卑斯黑色的精灵,他们悲凉的嘶叫声撕裂了我们的情感,似乎在祈求什么,等待着什么。雪线之上,阳光让欧洲最长的阿莱奇冰川熠熠闪烁,伫立在冰川的起点,希望有一群上古的好汉滑翔而至。俯视劳特布伦嫩谷地,这山上山下到处长着瑞士故事,天气晴朗之时可远眺到德国和法国,在这样一个环境下,瑞士人在历史的河流中沉浮,自己拯救着自己,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总有一天会登上可望不可及的少女峰。      在缤纷的人间,瑞士选择中立的处世态度。匠在这个国家是大写的词,匠心中读懂瑞士人的生存智慧,他们将细节做到极致,品质是瑞士人精神空间的一座少女峰。      他们做钟表,将时间掌握;他们做金融,是世界的一个荷包;他们做酒店、葡萄酒、旅游’让人们的生活有了一种渴望,而一个国家的防卫仿佛就是能工巧匠手中的小小军刀。众多国际会议和组织在瑞士安营扎寨,让各国精英们在这里沟通,这是小国家的大情怀。      少女峰垫起了瑞士,我感受着雪里的温馨,感受着人类的优质部分。            2015年10月11日于拾味舍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原发性癫痫病到底会不会遗传合肥治癫痫专业医院郑州看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