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对门的女人之三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官场小说
摘要:女人并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托尔斯泰 小时候母亲就教育我们:闲暇时不要去打扰别人,你没事不代表别人没事;你去串门,人家是继续干活还是应酬你呢?把自己的日子精益求精,过好了比什么都强。   这就相当于印证了鲁迅先生说的“无端地空耗别人的时间,无异于谋财害命”哈。   我这么乖的孩子。   帕斯卡尔说:人是一棵会思想的芦苇。   像我这种“会思想的芦苇”,总是在自己的世界里玩得过于投入,忘记呼朋唤友;朋友嘛,一定是有着夏天一样火烈性格的人才能相溶。   对门的女人完全就是个汉子,勇敢、直接、简单,堪称我的野蛮女友,她就是一首平和乐曲中的变奏,就像维塔斯突然雄霸天空的海豚音。   当她渐行渐近,以锐利的目光发现这个看似拒人千里之外的邻居,原来如此的好脾气以后,就开始张牙舞爪地扭转我把“牢底”坐穿的习惯。   在我还没有思忖新的一天如何锦上添花时,对门的女人已经预想出今天我们怎么玩、去玩什么了,如果光是说服,见我仍然坐如磐石,就改用直截了当的“拖”,如果对超市我提出“没什么可买的”时,她就会灌输她的人生哲学:“去吧去吧,超市这种地方,本来没什么可买的,转两圈就有可买的了,不信转两圈去试试。”   哈,这就是传说中的“金钱,花了才有价值;存了,就是数字”。   对门的女人终于不在我拉着窗帘的情况下大声喧哗了,估计是别人点醒她的。   他们夫妻的作息是晚上八点前睡去。当我仰望夜空时,偶尔望一眼他们安静的房间,会纳闷居然有睡眠质量这么好的搭档。   有一次我们聊起男人,惊闻她男人当过兵,我问她,军营给他留下了什么好习惯呢?   对门的女人笑了,回答:就一个,经年不变的早睡早起。   因为夜间休息的好,即使是夏季,对门的女人也是不午休的,这样清净的好时光,对于好热闹的她倒像是折磨。自从和我走的近了,我发现她和别的朋友都疏远了;即使她出去客串,还是会回来看我在干什么。   我在干什么,在她看来,是件很神奇的事。我想是因为她猜得到别的女人每天都在干什么,就是不懂喜欢一个人玩的我,浑身洋溢的阳光比谁都灿烂的缘故。   一言点醒梦中人吧?且听宋皇帝赵恒感染千秋万代的高歌: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对门的女人换掉工作服,穿上一身靓丽衣服的时候,居然永远想先到我眼前转一圈,问我好不好看,大有“女为悦己者容”的架势。   赞美,由衷的赞美……这个可爱的女人。   托尔斯泰不是说过嘛:女人并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   为此我还悄悄写过一首诗:   《穿民族服装的女人》--我安静的如同一棵开花的树/音乐流淌/红尘与我无关/穿着红色民族服装的女人/闯进我的世界/走来走去/音响被调到最低音量/她像一只燃烧的火烈鸟/伸展开翅膀/三百六十度旋转/问我漂不漂亮   窗外的背阴/还残留着点点白雪/那个穿民族服装的女人/不惧冬寒料峭/闯进我的世界/走去又走来/空气中弥散着洗发水的清香/穿民族服装的女人/两眼放光/问我漂不漂亮/她抛过来的媚眼和坏笑/带着痞子的张狂/我的神情恍惚/一轮红日瞬间升腾/照亮高堂   美够了的对门女人会假装霸道地说:“你到底出去玩不?!”然后露出因为嗑瓜子磕坏的门牙,看着我嘻嘻地笑,嗑瓜子把牙都能嗑出缝缝来,瞧这点出息。真想告诉她,她笑的时候眼睛眯着,色眯眯腻歪歪的;她的笑容里不只有蜜糖,还有刀光剑影。   对门的女人喜欢盯着人的眼睛说话,是的,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一定要找到你的眼睛。恰巧我喜欢扮无视,哈,我们可以玩捉迷藏的游戏了。   原来啊,外表温婉的女人,有可能喜欢一个人走路,她的内心坚定而强悍;外表强悍的女人呢,蛮有可能依赖于拉上一双手一起走,很柔弱呢。   对门的女人深谙“每天至少走出去一次,因为你不知道路上会有什么奇迹等着你”这个道理;出走对她而言,绝对是一种无上的快乐。   每天,对门的女人至少大声喊我的名字十次,大概我的名字可以驱逐寂寞,看不见人时就用手机喊;如果我恰在听新闻或者歌曲,没回音,对门的女人会放下手中的一切,急匆匆地过来直接瞪着眼睛望着我,虎视眈眈地摇晃着我的肩膀说:“我喊你你听到没?”   貌似我一句话没回应就背叛了友谊似的。   坐她的车多了,当我习惯性地用手搂着对门女人的腰时,她瞬间就从假扮的老虎秒成了小猫,露出骨子里残留的女性温柔。   走过,便是一路笑声。有次一位老太太居然问“你们是不是姐两儿?”   我们都开心地笑了。   别说,头发都梳起来时马尾辫有一点点像哈。   有个兄弟曾经拦住我们,问对门的女人:“商量个事,你能不能也载着我出去玩?说好了,得像书香妹妹那样,我也得坐后面,搂着你的腰……”   可惜,我在后面看不到她的表情,哈哈哈。   有次对门的女人骑摩托车载着我,突然板起扑克脸说:“问你个事。”   一直都是轻松气氛,倏地这么正经,搞得我有点不适应,以为会有多么严肃的问题产生,正端正心态琢磨如何严阵以待呢,谁知道她的问题是幼儿班大班水准:“以前我没载过你时,你怎么敢坐我骑的车呢,不怕我把你摔了呀?”   问问街坊们,谁没见过她驾驶一叶扁舟,在人海中凌波微步的样子,用一段词组形容就是:帅呆了、酷毙了、简直没法比喻了。   对门的女人没有托生男人,真是上帝的亏欠。   还记得那是个春天,万物萌发,她载着我回她的家。忘了说了,对门的女人只是我的临时对门,她是过客,而非归人-----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   那天她把我领到她邻居院子前,让我看那棵高大的香椿树,树冠上已经绽满了象小伞一样的嫩芽。历经漫长的冬季,可以想象人们对这种绿色植物唇齿留香的渴望。对门的女人进去和主人打过招呼以后,笑吟吟地跟着出来两位古稀老人,她的手里多了一把带着铁钩的长杆。   长杆加上她的身高,还是有个高凳比较合适,当我这样表达的时候,对门的女人瞥了我一眼,“高凳?”然后看了看树,胜券在握地说:“看好吧,你。”   在我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她几乎是飞上墙头的,在墙上挥舞着长杆,如履平地,一边钩香椿芽一边得意地提醒惊呆的我:“捡啊,见一面分一半啊,今天这香椿芽都拿走喽,一点不给我大爷剩”。   我在地上笑着捡战利品,发现她真的有灭绝师太之势,趁老人不注意,小声冲她喊:“你这是一剪没的节奏啊,给人家留点吧?”   她并不介意,提高嗓门说:“留点?给谁留啊,问我大爷大妈钩得到吗?哪年都是我的事。还有,你不知道吧,香椿芽这种东西,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不摘就变成老树叶了,摘完没几天又长一茬新叶。”   哇,果然是个经济适用女。   对门的女人不止像男人一样的痛快,她直言不讳且乐观。   做美梦是她的强项,常常把类似天上会掉馅饼的美妙想法说出来,惊得我目瞪口呆,继而哈哈大笑,我问她为什么总把事情往好的一面想,她说:既然是想,谁不想美事啊?   熟悉的人常说我有一张永远洒满阳光的脸,但是我相信对门的女人有一颗洒满阳光的心,我想她在梦里也一定是笑得金光灿灿的。   这种性格,严重地感染了我。   上帝怕人间寂寞,制造了四季;上帝怕四季寂寞,制造山河;上帝怕山河寂寞,制造了我;上帝怕我寂寞,制造了对门的女人。   癫痫病好治疗吗河南治疗癫痫到哪家医院比较好哈尔滨怎么选择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