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赏析 > 文章内容页

【晓荷-人间百态】种棉花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古典赏析
无破坏:无 阅读:2489发表时间:2017-09-26 18:28:10 习惯了盖着棉花被子睡觉,它柔软,舒适,吸水,透气,又保暖,闻着太阳晒过的味道,睡得很香,很甜,很踏实。   ——题记      说起来棉花,恐怕都不生疏,每个人从呱呱坠地,到人生终了,铺的,盖的,穿的,戴的,冬棉夏单,都离不开棉花。   棉花的用途很广,能织成各种各样的布匹,淳朴耐磨,柔软舒适,结实耐穿,即使在当今高科技时代,棉花依然是深受人们的青睐。   棉花不光是人民群众生活的必需品,还是重要的战略物资,也是轻工业和卫生行业精细化工原料,造纸行业大多采用纤维较长的高级棉花、棉花造出来的纸张光洁柔韧、挺度好,耐磨力强,不发毛、不断裂。然而棉花种植起来却难度很大,棉花是一种多灾多病的植物,棉田管理是一项很艰巨的任务,种植棉花的技术也是相当的考究。   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在我们中原地区,由于土地的贫瘠,农民缺乏文化知识,不懂得科学种田,又没什么化肥农药,粮食和棉花产量都很低,记得小时候和母亲一起上地摘棉花,那棉花长的又矮又瘦,最多不超过五十公分高,加上病虫害,每一棵上就节了稀愣愣的几个小棉桃儿,农民们心苦劳动一年,依然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大多数农民们为了糊口,每年只种少量的棉花,所以农民的衣服都是千补万纳,补丁摞补丁。   六五年的时候,国家为了加强国防事业,和发展农村经济,提倡大面积的种植棉花,我的家乡正好在中原地区的中部,没有大山和丘陵,是一马平川的黑土地,便于管理,我们县被定为棉花县,除去少量的土地种植粮食以外,大面积的土地种植棉花,上级还给我们每一个公社派两三个农业技术专家坐镇,定期到每个大队巡回检查,传授技术,每一个生产队里派一个年轻的棉花技术员,每周向老专家们汇报情况。我们村分来的棉花技术员,叫连永刚,大家都叫他小连,小连大学毕业后经过专职的棉花技术培训。   刚开始上级号召种棉花,农民们都想不通,心里都在咯登咯登的打着小鼓儿。小连来到村上以后,村民们看着这个年纪轻轻的白面书生,都有一种深深的疑虑,不停的在下便嘀咕:哼!我们种了一辈子的地都没种好,刚刚过去三年自然灾害,才吃了几顿饱饭,又来一个城市的白面书生教我们种地,能靠谱吗?再说了,本来粮食产量就很低,再用大块土地都种棉花,让我们吃什么,大家都等着饿肚子吧!就连村干部也摇头叹息,表示不解和担忧。   倒是我们这些小孩子们,看见城市来的洋气人,留着一个蓬松自然、乌黑油亮的小平头儿,穿着漂白布衫儿外褚腰儿,扎着黑色的皮带,明光锃亮的黑皮鞋,手宛上戴着精致的手表,细皮嫩肉的,又喜欢唱歌跳舞,一个个个崇拜的五体投地,屁颠儿屁颠儿的跟在人家屁股后,热情的叫着小连哥哥,渴望能从他身上学到点什么,喜欢听他说些大城市里的稀罕事儿。   老专家在群众大会上讲话说:“请父老乡亲们不要有什么顾虑,希望大家要相信科学,我们不会让大家失望的,只要在我们的指导下,棉花一定会丰产的,到那时一定能给大家带来很好的收益,让大家富起来,咱们这里是第一年种棉花,上级已经帮我们从外地调来优良的棉花种子,希望大家按技术要求,适时播种,早种早熟,希望大家不要保守,尽量选一些土层深厚疏松,背风向阳,肥沃一点的土地,最好是有井灌条件的,保证给大家一个好的收成。”   老专家的一番话,让大家半信半疑,迫于上级的压力,农民们也只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   阴历四月是种植棉花的最好时节,人们首先先在春地里施足底肥,待土地犁过之后,小连指挥着农民们,把每块地打成地垄。在打垄的同时,等于把土地深翻一次,根据地块儿的不同,有的打成九十公分宽,有的一百二十公分宽,九十公分的种两行,一百二十公分的种三行。你还别说,看着小连那么娇嫩,指挥生产还真不含糊,社员们拎着镢头,铁锨,听着小连的吩咐,面朝黄土背朝天,眼看着一块块的土地,打成一行行笔直的地垄。   在播前10天左右将种子摊在打麦场里,一两寸的厚度,不停的翻晒,一直晒3-5天,把种子放在嘴里一咬,嘎巴一响,然后开始种子精选。为了保证棉花种子的出芽率,要求黑子粒达到80%以上,纯度97%以上,净度95%以上。   播种前两天将晒好的种子用冷水均匀的浸泡一天一夜,直到籽粒外壳软软的,顺手一捏花籽仁儿就挤出来了,这个时候就捞出来控干。   为了防止出苗期间地下害虫和出现枯萎的病苗儿,把泡好的种子撒上农药,搅拌均匀,再用草木小灰拌在种子里,闷半天,这样种子一粒一粒的很散松,不会搅在一块儿,方便点种,小灰也给种子增加了钾肥。   那年代还没有器播种机什么的,全部都是人工点种,在墒情好的情况下,抓住良好时机,男女社员齐上阵,每人手里拿剜铲儿,或者锄头儿,擓着蓝子,技术员小连要求每人的篮子里放一根小木棍儿,标上数字当尺子,以确保株距和行距的准确,还不停的在大田里跑来跑去,逐个检查人们挖爻儿的深浅,和种子是否被埋严封实。   三五天之后,小苗儿破土而出,露出嫩嫩的两片叶子,人们开始疏苗,每埯留两棵苗儿,等棉苗儿长到三至四片叶子的时候,开始定苗儿,每埯只留一棵,缺苗儿的地方开始移栽补苗儿。我们农村流传一句古话:“栽不活的花,哭不活的妈”,结果在技术员的指导下,那些缺苗的地方,补栽以后,成活率百分之百。   定完苗儿之后,开始给小苗儿放风,小连率领着男女青年,手里拿着木棍儿或者铁棍儿,每隔两米左右,在小苗儿旁边扎个眼儿,进行放风降温。   当棉花苗儿快要出现果枝时,开始除草,松土,施肥,男女社员每人端着化肥盆子,拿着小镂锄儿和勺子,一边除草松土,一边施肥。果枝长出来以后,把果枝以下所有的明箭条子全部掐掉,农村叫打花杈儿,不让它长狂枝分散营养。   棉花是病虫害最多的植物,有红蜘蛛,棉铃虫、盲蝽蟓、蓟马、白粉虱、棉叶螨,蚜虫等。红蜘蛛,白粉虱和棉叶螨,是专门侵害棉花叶子的,一有这样的虫害,棉花叶子就焦枯不再生长。棉铃虫是蛀食花蕾、钻蛀棉花桃儿,和嫩叶子,盲蝽蟓是一种硬壳虫,深褐色,头和背部有花点儿,长有翅膀,这种虫昼伏夜出,危害性极大。为了保证棉花丰收,从定苗以后就开始打药,什么虫打什么药,按每个环节打。技术员小连指挥者青年男女们,起早贪黑,那时的农村还没有防毒面具和防毒衣物,青年们一个个背着沉重的喷雾器,武装整齐,戴着口罩,身上穿着长衫长裤儿,头上戴着帽子或者毛巾,手上带着手套,认认真真的把每一棵棉苗儿的每一片叶子的反面儿正面儿都要喷到。在那流金铄石的夏日,青年们顶着炎炎的烈日,每个人都是汗流浃背,衣服全部贴在了身上,中毒事件也时有发生。   棉花开花的时候,特别好看,它的花朵儿结构和形状,跟木槿树的花有些类似,都是双层的喇叭花儿,不一样的是,木槿树只开一种颜色的花儿,而棉花却能在同一株上开出纯白的,乳黄色、粉红色、紫红色等多种颜色的花朵儿。   到了农历六月的时候,是棉花生长旺盛的阶段,棉花地里一片青枝绿叶儿,一串串的花朵儿,落英缤纷,在清风的摇拽下相互传粉,像一片绚丽的花海装点着大自然,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引来成千上万只蝴蝶,在棉田里偏偏起舞,这时候也正是病虫害的高发期,人们不分昼夜的劳作在希望的田野里,常常在夜晚如水的月光下,满地滋滋滋滋喷雾器的响声,小连打着手灯,跑前跑后,始终陪伴着这些青年男女们,这样的工作,反反复复,一直进行到棉桃开花,那些蝴蝶们嗅到药味儿,也只能避而远之。   到了农历七月,棉花已经长了一米四五高,像小树一样,打破了历史以来的记录,小连指挥着农民们开始打顶,不让再往上长,所有的枝枝杈杈都长满了带尖儿的椭圆形棉桃,最早的棉桃儿已经开始咧嘴儿露出洁白的花絮,大田里翻滚着一望无际的绿色海洋,每一个棉棵上就有几十个棉桃儿,棉花杆儿长得很粗很壮,有的棉桃像小馒头儿一样大,压得棉枝弯下了腰。微风一吹,沉甸甸地左右摆动.好像在向人们点头致意,预告着丰收的喜悦,那咧开嘴儿的棉桃儿,远看像一颗颗星星。近看像一朵朵刚刚开放的白色玫瑰花儿,被棕色的外壳包着。   技术员小连看到一派丰收的景象,如释重负,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被晒得黝黑的脸上,绽放出了幸福的笑容,也能在晚上的时候,腾出时间和我们这些学生孩儿们一起玩耍了,我们都喜望小连哥哥能轮到自己家吃饭,让母亲多做点好吃的给小连哥哥吃。还有机会向小连哥哥讨教知识。   我们农村人吃饭不讲究,一般都喜欢串饭场,大家凑在一起,或者在一棵树下,或者在干静的空场里,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儿,时不时扳个凉唔(冷笑话)让人笑的把饭都喷出来。到了喝汤(晚饭)的时候,每家都是面条儿就蒜瓣或者小葱,那个时候这就是好生活儿,一群孩子聚在一起,每人端一碗面条儿,手里拿着一头大蒜,坐在停放在路沟的牛车上,围着连哥哥比赛,看谁一碗面条儿吃蒜瓣最多,连哥哥没有吃惯,但又不甘落后,常被辣的满面通红,咧着大嘴,逗得我们哈哈大笑,吃完饭缠着他给我们讲故事,教我们唱歌跳舞。   到了棉花盛开的时候,那一片片的棉花地里,成熟了的棉花都从壳里脱盈而出,雪白雪白的,放眼望去,无际的田野里,犹如白辽阳哪里有专治癫痫的医院云散落人间,把大田装饰成银色的世界,在清风的摇拽下,泛起层层的白浪,还有那些没有破壳的棉花就像一个个橄榄,高高地挂在棉花枝上。农民们一个个脸上挂着丰收的喜悦,趁着好天好道儿,青年男女们身上穿着按同一规格制作的三个口袋的大布兜兜,一头扎进了棉花地,开始了紧张的采摘棉花。   在小连的强调要求下,大家把采摘的棉花好坏分开,把好的棉花装在兜兜中间的大袋子里,把僵瓣棉、生虫棉,要分别放在两边的小袋子里。摘下来的棉花不准带有任何草叶、草籽、棉壳、和棉花碎叶片儿。   社员摘花论斤计工分,地头上扫得干干净净,摊着几个秫秸杆儿织成的大薄,由记工员掌称计分儿,不一会儿地头堆得像雪山一样,男劳动力们挑着大草罗头,把棉花一挑一挑的送往打麦场里翻晒。   摘棉花看似很轻的活儿,其实非常辛苦,两只手不停地采摘,布袋子装满了,就象抗着大肚子的孕妇,走路一歪一趔的,每人的胳膊和手上,都被那尖锐的棉枝和花壳划的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到了深秋时节,正个秋庄稼都已收完,田野里只剩下了一片片棉田,因为早霜降临,把棉花叶子打成紫红色,棉枝上边的晚棉桃儿齐刷刷地都又咧开嘴儿,吐出一团团柔软雪白的棉絮,随风摇摆,一枝枝棉花,在太阳光的照射下,象雪花一样洁白耀眼,好象一座座美丽的花园,把大地装点的十分好看。   第一年种棉花就来了个大丰收,社员们彻底相信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了科学,丰收的喜悦挂在了每个人的眉间,待棉花晒干以后,饲养员们,套上牛车,把秫秸杆儿薄立在牛车上,用挟杆儿一道儿一道的挟牢固,劳动力们用桑叉和金叉,把雪山一样的棉花,一叉一叉的撂在车内,一车一车装得满满当当,饲养员们带着干粮,手持皮鞭,謉謉喔喔,一路小戏儿赶着车队,时不时的甩了个响鞭,源源不断的把棉花送到了县里刚刚建成的棉花加工厂。   棉花大丰收了,不但支援了国家建设,社员们也有了可观的收入,分得了余粮款,每个人还分的了四斤的一级皮棉,三斤二级皮棉,三斤三级皮棉,还分了不少的等外级的棉花。   生产队又新制作了两台织布机,妇女们开始施展各自的聪明才智,起五更打黄昏的纺线,把纺好的线染成各种颜色,用自己的巧手织成各种各样的花条子,花格子,花被面儿,花床单儿。各家各户都把脏烂的被里子,被面子全部换成新的。   老太太们也舍得为自己做件新衣服,那时候没有熨斗,放在捶白石上,用棒槌不紧不慢的,捶的板板正正的不倒褶儿,穿在身上,扎上自己织的新裹腿,把自己打扮的嫶健健(土语)支愣楞的,满足了癫痫病是如何引起的.老年人的爱美之心。   小伙子们有了钱,也都娶上了美丽的娇妻,满足了心愿。大姑娘小媳妇们,拿着分到的棉花余粮款,去到街上供销社,各自选择自己喜欢的布料,和装饰品,胭脂口红雪花膏,把青春年华的自己,妆扮得如花似玉,漂漂亮亮的。男女老少再也不用穿那补丁摞补丁的衣服了。寒冷的冬天,人们也能穿上厚厚的棉衣,盖上暖融融的厚棉被,再也不用担心衣服单薄,冬夜难熬了。   按照上级的指示,小连除了平时在干活中给青年社员们传授技术外,还成立一个夜校,隔三差五的,把生产队里的男女青年们召集在一起,我们这些小孩子们也喜欢蹭蹭摸摸的去,听小连哥哥读科技书,讲科学种田,在他的辛苦工作下,培养了一批青年农业技术骨干,也和青年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一年以后,小连完成了他的使命,要调往别处工作了,社员们纷纷把小连请到家里,又割肉又包饺子,拿出最好吃的招待小连。   小连走的那天,妇女们拿出自己织的布送给小连,表示感谢,小连一一谢绝,眼含热泪和社员们一一握手告别,我们这群孩子们,一直把小连哥哥送出几里以外的车站,依依不舍地看着小连哥哥的气车飞奔而去。   从那以后,我们县连续种了多年的棉花,不但支援了国家建设,发展了轻工业,也富了一方农民。农民们也一代一代学会了科学种田。   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先进,人们在小康生活的基础上,对穿衣的要求标准越来越高,棉花制作出衣物种类越来越多,款式越来越新颖,在众多的布料中,人们选测被褥和衣物,棉织品依然深受人们的亲睐,穿上棉质的衣服,让人感觉舒适,柔软,透气,吸水性强,又具有保养皮肤的功能。盖上棉花被子,让人睡得踏实,很香,很甜! 共 521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