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八一•恩】母亲的幸福生活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剧本要闻
破坏: 阅读:819发表时间:2019-01-01 08:35:38

哈尔滨癫痫病权威医院那家好?="http://www.vsread.com/iconograph1/98ef9af8d34674898d1b81938fca5fc2.jpg" alt="【八一•恩】母亲的幸福生活(散文)" class="chatu" /> 在家闲住长达四年的弟弟终于决定做事了。不是外出打工,而是回老家开轧花厂。筹集资金,租厂房,注册。一个公司就成立了,只等秋来收购棉花。
   棉花吐絮的季节,弟弟回去了。没收多少棉花,生意既然开张了,就需要人看厂。弟媳要上班,弟弟要在家照顾年仅三岁的侄儿。看厂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到母亲身上。
   自父亲去世后,母亲一直跟弟弟过。三年来,她一直在帮弟弟带孩子,直到今年夏天小侄儿上幼儿园,母亲才得以轻松。
   不带侄儿后,母亲反而觉得不自在。我知道她的不自在源于何处。大半生都在田间劳作的她,晚年才离开土地,来到父亲的工作地,靠父亲的工资生活。父亲在时,她可以用父亲的钱。现在父亲走了,她觉得,没有工资的她,是儿女的拖累。给弟弟带孩子,她觉得自己还有用处。一旦不带,她就觉得自己没有价值,成了吃闲饭的人。她在家里坐卧不安。于是炎炎夏日下,她的身影会出现在渔梁洲的河堤上,不是观景,只为捡拾人们丢弃的矿泉水瓶。每每我去,她都会自豪地对我说,她今天又卖了多少瓶子多少钱。看着皮肤晒得黝黑身体暴瘦的她,我的眼眶就湿润了。
   先生从去年开始,就让我每月给母亲五百元生活费,以备不时之需。弟弟也时常给她钱,让她随便花。但她都不要,她一辈子只知道为子女付出,从来不愿给子女增添一点负担。
   知道弟弟需要她看厂,她二话不说,简单地收拾下行李,就回老家去了。
   一直,我以为弟弟的厂房是在空旷的田间,四周阒无了迹,忧心母亲一个人孤独。可是因为工作关系,也因为我的自私与懒惰,母亲回去两个月后,我才第一次回去看她。
   那是一个飘雨的日子,寒风刺骨。当我到达时,已是晚上六点多。母亲因我不知道厂房的具体位置,早早地就在道路边等我。我不知道她在这里等了多久,只知她如磐石一般,拿着一件雨衣,立在路边。三轮车的灯光照在她苍苍的白发上,还有她那张冻紫的脸上,就如瑟瑟风雨中的寒蝉。
   我急忙跳下车,向她跑过去。她忙把雨衣披在我身上,怕我被雨淋着。她自己却一直立在风雨中,衣衫早已被雨淋湿。我牵着她冰凉的手,急急地向厂房走去。
   还好。厂房就在路边五十米处,旁边还有人家。我的心略略安慰点。
   进了厂房,偌大的厂房里,只有母亲一个人。大门上的一把锁,把她与周遭隔开,使这里成了一个孤岛。厂房呈倒U型,一进门,是一个长方形的空地。左边有一排烂草房,里面是原房主废弃不要的东西。中间一排是厨房和杂物间,后边则是轧花车间。右边一排是三间砖瓦房。两间为工作室和会客室,一间为卧室。卧室里只有一张床,一个布质衣柜,两个洗漱用的盆子和几个暖水瓶。整个房间空荡荡的,冷清一片。
   母亲引我到厨房,她知我喜欢吃稀饭,早早地就用电饭锅为我煮好了绿豆稀饭。因为此处距集市有五里远,她又不会骑车,所以购物不便。每每需要东西时,她都是靠她的两只脚,一一丈量去路与归路。买回来的好菜,她常常舍不得吃,总是送给住在不远处的嫂子或母亲的表姐。她说她们很可怜,一辈子在地里累死累活,却什么也舍不得吃。特别是她表姐,眼病了,她老公竟然不舍得花钱给她看,听任她表姐的眼病越来越重,以至于现在眼都快瞎了。她觉得自己子女都很孝顺,自己挺幸福的。
   我满心惭愧,对于父母,我除了一味享受他们给予的爱外,极少回报。父亲走后,我也极少去看望母亲。母亲却常常在他人面前夸我如何如何对她好。
   因为那几天我在喝中药,不能吃绿豆,母亲忙又重新给我做饭。她说我运气挺好的,昨天她才灌的煤气。她已经有两三个星期没有煤气了,只为卖煤气的过来时她不在错过了,只能烧柴煮饭。因为最近一段时间老在飘小雨,所以柴润润的,很难燃烧,所以做一顿饭要用很长时间。她把弟弟给她买的鸡蛋拿出来,给我做香喷喷的鸡蛋粉条汤。她自己却一口也舍不得吃,只是吃她并不喜欢吃的稀饭。她说那鸡蛋是双黄蛋,她给她表姐送了一些。因为她表姐给她送了不少白菜萝卜和芋头,她不想白要她的东西。
   她说她在这里挺好的。买东西挺方便,不时会有卖东西的人到附近叫卖。周围的亲戚也会时不时地给她送一些青菜,她自己因厂房太大,也种了不少菜。因为地不肥,她常常到路边把别人倒掉的草木类用筐弄回来,倒在菜地里。
   她说她现在真幸福,不用带孩子,也不需给弟弟们洗衣做饭,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早上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晚上则早早地上床休息,真是幸福。
   真的幸福吗?我知道那不是实情。偌大的厂房只有她一人,为了看厂房里的棉花,她根本不敢出门,怕哪天出门棉花被偷了怎么办。她也不愿给周围的亲戚添麻烦,所以天天呆在厂房里。可厂房里除了她,除了偶尔从空中掠过的小鸟,除了她才种上的青菜,没有任何有生命的物。没人与她说话,没有电视可看。仅有一个收音机,却只能武汉有治疗癫痫的吗听到磁拉拉的杂音,根本听不到她想听的戏剧。弟弟曾说过给她买台小电视,她不要,说想让眼睛休息休息。我知道,真实的原因是,她不想让子女花钱。
   陪她躺在床上闲聊,她终于说漏了嘴,今晚真幸福,终于有人陪我了。我暗自心酸,原定第二天就走的。为了让母亲多幸福一会,我决定第三天一早再走。
   第二天上午,我与她一起去给父亲上坟。母亲在坟前边烧纸边絮絮地说:老东西,幸福吧,你女儿来看你来了。我无言,只是默默地给父亲烧纸,心里默念:父亲,我现在终于走出失去你的痛苦了。今后的我,会以成人的身份出现在你面前,我会努力工作,让你以我为荣。我也会更多地陪伴母亲,请你放心。
   上坟归来,本想给母亲买点吃的东西,可沿途根本就没有小卖部。下午想到集市上去买,被母亲阻止了。一整天,也不见有卖东西的过来。只是与母亲,呆在厂房里,看天,看地。闲聊。
   母亲说小舅母生病在家,她原想去看的,但大舅母不让她去,说她已经去看过,不必再去花钱。还说小舅母曾在别人面前笑言,说我父亲活着时,没帮上她儿子们一点忙,导致她几个儿子都没有正式工作,现在我弟弟不也在家闲着。母亲说这些时,很有些伤心。毕竟,一直,她对小舅母那么好。现在小舅母竟然如此笑话她。
   我让她别在意,弟弟与小舅母们的儿子不同,弟弟是自己辞职不干了,再说弟弟曾经也辉煌过,高工资拿过,国外也呆过。现在虽说没上班,可手里并不是没有钱。况且他现在办厂,虽在乡下,可也不是丢人的事呀!
   母女絮絮的闲话着,直到晚上聊着聊着就睡着了。我当时只想尽自己的力量来延长母亲的幸福时光,希望自己的存在能冲淡母亲的寂寞。只是我呆的时间毕竟有限,母亲只能继续与孤单为伍,继续与日月为伴,过她所谓的幸福生活。
   母亲,你的幸福生活在你的词典里就是不添麻烦、勤俭节约!
  

共 258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