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诗意】九月(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剧本要闻

九月二十三日的时候,我们一行四人,坐上了南昌回上海的火车。连日的雨将气温降到了二十五摄氏度。列车行驶得很快,轰轰作响。

顾城的诗集看到《墓床》,反复念叨了几句:

人时已尽,人世很长,

我在中间应当休息。

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

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

夜晚的时间已经迫近十点了,廖道俊把靠在车窗睡着的小陈叫醒,大家都上了床铺。

睡得迷迷糊糊,期间我睁眼摸了一下口袋,里面空无一物,猛然间起身,在黑暗中搜寻。

对铺的媛儿被我吵醒,披头散发,睡眼惺忪:“你找什么?”

“钱包不见了。”

我慌忙着急地也没摸到手机,媛儿拿出了她的手机对着我床铺,一道强光射了过来。

我醒了过来,刚才只是一梦。凌晨两点,到了芜湖站,正在上下旅客。对床的张杰咂了一下嘴,翻过身又继续睡。

翌日清晨,到达上海。行色匆匆的我们急着要赶回家的班车,时间还剩十分多。

小陈把包挂在胸前,排着队买四个人的票。站里面人来人往,与我擦肩而过的是无数个似曾相识的背影。记忆慢慢打开,溢满了那段已经过去的时光。

“走过的人说树枝低了,走过的人说树枝在长。”

行人间,帅哥美女不乏其陈。上海,却又是一副光景。一副在无动于衷的赶路人心外的光景。

晚上,卧室四千瓦的白炽灯下,我计算着两个月出差的开销,将近四千。

媛儿说过,盯着灯泡看,闭上眼的时候会想起很多事。我试了一下,想起了第一次出差后,媛儿教我贴报销单的场景。

我去她房间里翻了翻,找到半瓶胶水,走出来的时候看见了小时候的合照,那时候的媛儿扎着两个小辫,我穿着一件白色薄毛衣,手里握着一个望远镜。

八月的时候,手头有点紧,想问妈那要五百。

闲聊中,媛儿问我,都工作了,怎么还好意思问家里要钱。

但是她是知道我的,刚工作半年,钱都用来还车贷,一部分的给妈存着,手里的活钱的确有限。

媛儿说她那刚开学钱还多,先拨我一千。不过有几个条件:不准乱花,不准问别人借钱,还有就是别对妈提起。

其实媛儿知道,我的钱仅仅是生活和工作开支,说白了无非一日三餐以及工作中要采购的零件开销。我和她都挺在乎自己的口碑,不向别人借钱这是底线,就连借用一下小东西,我们都生怕麻烦到别人。所以,人情往来,寥寥无几。

我在锦囊中拿出了我的印章,在单子上盖下。这枚方印是两年前媛儿送我的生日礼,青海荔枝冻的石料,青白色,里面有着雪白的絮。半拇指宽,一拇指高。

印子浅归浅,还很清晰。

八月初的时候,堂兄即将退伍,九月初的时候回到家乡。离开了甘肃,那个他当了两年兵的地方。我们约定,在他回来的第一时间,一起出去吃顿饭,聚一聚。可是晚了大半个月。

去年春节,随大伯一起去甘肃探望堂兄,祁连山路远接泷水,老羝成群,牧人远傍。这片土地走过昭君的车驾,奔驰过匈奴的铁骑,牧放过吐蕃的牛羊。

德国诗人荷尔德林曾有句“人,诗意地栖居。”祁连山脚下的人,莫不是这样。只是这诗意苍凉广阔,恢宏无比。凉州城头,皇旗变幻,你方唱罢他又登台。

霍去病远征匈奴,使其最终走向分裂和迁徙,至今仍有汉人转陈的歌句: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从中仍然能体会到那种悲切和沉郁,也不失为一种诗意。

走进堂兄的房间,被弥漫的二手烟呛了个措手不及,一年不见的他回到家中还是和两年前一样,打着游戏,盯着显示屏,手指飞快敲击键盘。

一个钟头后,我们走在夜晚的暨阳湖大桥,谈起工作和理想,我漫不经心地回应着他的话,也在谈话中捕捉到一些碎影,把他对于人生的规划也猜了个七七八八。

到了二十七号的时候,九月也快见底了,连续几天的雨把温度降得很低,今年第一次穿上薄外套,已经完全入秋。

财务处跑了三趟,分别领了报销、领导签字、申请三月现金工资。琐琐碎碎,匆忙成了生活常态。

到手的四月工资有四千五,还给媛儿一千二。

中午饭的时候收到媛儿的二百转账,并附上一条留言:别给我来这一套。

晚饭的时候,母亲看见了我端碗的左手小指上的疤,那是出差留下的,花了一个月才痊愈,伤及筋骨。伤口没愈合好,关节处有一块凸起。

母亲劝我能不能跳槽,或者找关系调任技术部,不再这么辛苦,也不用这么危险。

我的意思是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份工作,而且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还是得慢慢来。

我的思绪飘远了,隔开了母亲的唠唠叨叨。

记得很清楚,我和老夏蹲在二十米高的护栏,大风吹得栏杆呼呼作响,平台恰好能容得下我们二人,我扶着角铁,老夏不停地撞击着手中的电焊条。

我说:老夏,你快点。

老夏的光头上已经流了很多汗。

那时我脸上有着四溅的火星子,还有刺鼻的浓烟,还有火辣的太阳。眼里俯瞰着小成缩影的地面,还有模糊不清的未来。

摇摇欲坠的护栏上,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而且,越辛苦越满足。

我把剩下的半碗饭倒进垃圾桶,耳边传来了母亲的斥骂。大体是一个大学生和一群没文化的干活,那念了大学有什么意思云云。

期间我接了个电话,是媛儿打来的。

我:喂,阿媛。

媛儿:我上火车了,明早七点半到站。

我:好的,明天我刚好休息,来接你。

媛儿:妈怎么在骂你?

我:剩饭了。

媛儿今年上大四,课程越发少了,而国庆长假在即,所以提前几天回来。

晚上的时候,阿媛仔细地询问了晚饭间的事。并引发了一个重要的讨论:读书多,(也可以意为上大学)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的观点是培养一个人的见识,一个人的胸怀。结识各地朋友,取长补短。能谦卑地融入社会,有学识不会让人觉得肤浅,也不会矜骄得让人觉得不适。

媛儿听完我的话笑了,她说我越来越像书呆子了。以前不是这样的。

而她的观点是,上大学学习是为了掌握实用知识,作为一个大学生,能够敏感捕捉社会动向,包括信息整合,科技发展。利用所学知识推动社会发展,以提现价值。

我:你好像说得很有道理。那我的观念问题出在哪了。

媛:受过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都能做到的东西,何必要进入大学学习。

我:不太懂,那我热爱工作,希望先磨练一番有错么。

媛:没错,你就是太胆小、自卑。你不去尝试怎么能找到好工作。大学毕业起点都是一样的,你没比别人差。

我:我什么技术都没有,也不如人家善交际。

媛:你这给自己定位很明确啊。车上熄灯了,晚安,废物。

我:晚安。

十点钟了,眼镜有些干涩,起床喝了杯水,看了看漆黑的窗外。

媛又留了一条信息:你可以不用那么吃苦,别那么着急分担家庭的开支。至少你在我心里要比很多同龄人强。

我摘下眼镜,把脸埋在枕头里,深吸了一口气。

第二天五点半醒来,洗漱完后不是特别饿,从冰箱里拿出一个隔夜的鲜肉月饼,热了下垫肚子。下楼的时候感觉喉咙发腻,泡了杯茶。

一路上金港大道已经开始拥堵,驶上常合高速后,车辆变少,峭岐枢纽、璜塘、锡北高速大桥一路畅通,到无锡火车站的时候还没有到七点。

七点的时候,媛儿发来短信:还有半个钟头准时到站。

媛儿披着黑色的短风衣,里面是纯白的长袖T恤,黑色的直筒裤,黑色的运动鞋,扎着低马尾,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我,朝我这走来。

我:阿媛,想吃什么?

媛:随意。

我:那么,江南春的汤面,宴杨楼的生煎。

媛:规格还挺大。

吃完。

媛:你累不累,我来开会儿,反正肯定又是很早起吧。

我靠在副驾驶上,将蓝牙连上媛的手机,开始放歌。

媛开始和我聊天:人都说四十不惑,四十之前,都是没活明白。

我:嗯,过了四十,一下子明白了,也一下子颓然老矣。

路过江阴卡口,收费员用夸张的笑容来回应我们,并且以极不自然的弯腰幅度向我们递出找钱。

我和阿媛相视一笑。

之后,我们沉默了好久,我不停地切着歌,似乎都不满意,直到传来了周云蓬的怆怆之音: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泪水全无,

只身打马过草原。

这首歌是海子的《九月》,张慧生谱的曲,经过周云蓬传唱。

我读书的时候觉得现代诗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直到我知道了顾城。之后与人论诗,接受不了别人说海子比顾城写得好。看过许多海子的作品,都没有特别的感受。直到我知道了《九月》。

顾城给我一直是深沉和犀利的感觉,虽然是朦胧诗派,但我觉得清晰无比。而海子的诗中刻画着他的生命轨迹,让人感觉到忧郁、疲倦、和温暖。

我很反感解读诗句如同因式分解一般,我向来提倡读诗需要先看整体的感受,带着第一印象去看,才会有自己的理解,然后才是慢慢挖掘深刻的含义。

而实际上,深刻的含义有可能是后人赋予的。诗人可能只是尽量营造一个意境,来表达内心的感受。

远在远方的风掠过草原,然后吹拂到脸颊。其间,遥远的草原离风甚远,刮过风来的远方离草原更远。

原来疲惫的不止是诗人,还有长途跋涉的风。

中国不缺文化人,尤其是矫情的小年轻。毕竟文字的事儿,谁都能操刀。一些所谓的诗意,只是无聊且附庸风雅的遣词造句。

但顾城和海子给我的冲击是真切的。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明月如镜高悬草原,映照千年岁月。”这两句话可以和周云蓬的念白添词一起理解:“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历史交替恢弘苍凉,腐土生花,明月常在。

大风吹过来,历史演替,让人不禁悲从中来。

死即重生。海子的死也开出了孤寂、彷徨的花朵。

海子至死都在追思,甚至连他本人都不知道追寻的是什么。

也像我一样毫无准备,正走向迷茫的未来。

我:三十号去参加亲戚的婚宴,全家人一起吧。

媛:姑奶奶孙子结婚么?

我:是的。

九月的最后一天,我们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来到了苏州姑婆家。

新娘很漂亮,新郎容光焕发。

接新娘子的时候,我和媛儿站在一起,弄堂里吹响了喜悦,点上了几千响的大地红。

媛儿拿着手机录像,我给她掸掉肩上蹭到的墙灰。恰逢新郎敬烟,我虽然不抽烟但也没有拒绝,收下了一根架在耳朵上。

媛下意识白了我一眼,我笑到:沾沾喜气。

新郎老表笑了:你老婆管得还挺严。

媛儿也笑了,说了些贺喜的话。

我暗暗怀疑老表的眼光,也感叹两家亲戚的疏远。这位老表还是小时候见过面,如今早就忘了以前的事。不认得我们兄妹俩,也不知道是什么亲戚关系。

下午,媛儿拉着我去了同里镇,古街和十几年前一样,两边卖着鹅蛋和鞋底酥。

有水色和枫叶的秋,把任何美景都映衬得很清晰。也包括身边的阿媛,柔和的鹅蛋脸、挺拔的鼻梁、眼睑下芝麻大小的痣......

阿媛在店铺里坐着,望向外头,手指在桌面上比划着,我把手心垫在她手指下。

再次逛的时候,我低着头,媛儿四处张望。两个人没怎么说话。我想到了顾城的《小巷》:

又弯又长,

没有门。

没有窗。

我拿把旧钥匙。

敲着厚厚的墙。

媛开口:工作的事,还是应该好好考虑。

我:嗯。

媛:想在这街上开个花店,一直到老。

我:那好啊,我也要一起。

媛:我才不要你添乱呢,再说,有你在,我得错过多少美好的邂逅。

我:主要怕你会太了解花草的孤独。

媛:算了,房租会使我贫穷的。

我说,时间好快,工作也大半年了,而阿媛你也快毕业了。

阿媛问我,现在还想不想小时候的事。

想啊,当然想,那时候我们一起在田埂边跑啊跑,在九叔公后院的柿子树还摔过一回呢。还有大寨河那时候一起钓龙虾,你被蚊子咬,老是哭,哭得我心烦,还打过你几回,回到家呢,爸妈就打我,怪我老去河边,当时毛毛糙糙的,幸亏没把你弄到河里去,要是你掉河里了我可怎么办?现在做梦还会想到拆迁前的老房子,想到就哭。

阿媛被我絮絮叨叨的样子逗笑了。

我说,不过月底了,明天就是十月一日,一个崭新的假期。

媛:嗯,现在要考虑的事情可真是多,童年真短啊。

是啊,短得像诗、短得像海子的生命。却也像只身打马一样漫漫。

癫痫儿童怎样治疗小儿癫痫病该怎么去预防呢贵州省癫痫病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