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祭奠,难掩忧伤(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近代诗词

天阴沉沉的,仿佛迎合清明祭扫。

今又清明,谁在忧伤?一缕风轻轻地吹过,一朵花静静地绽放。日子风轻云淡,岁月依旧。思念在心底暗潮涌动,脸上闪烁着茫然的光芒。春去春来,而你们永永远远,时光将所有伤痛抚平、淡化。且说,谁都明白,生命都有最后一步。

去看望一个坟茔,添把新土,敬献花束,烧些纸钱,念叨一下我们的生活。是否听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来看望。

纪念,人们用相同的方式祭奠先辈。每到这样的日子,谁都不可能忘记,因为,十天以前满大街的临时摊点,摆着冥币冥府之用物。不管是活人还是亡灵,似乎都喜欢钱,喜欢丰厚的物质享受。也对,以活人之心度亡灵之欲念,自然是离不了吃穿住行一系列用度。人死了,应该是有灵魂的。灵魂应该很轻盈,来无影去无踪,已不食人间烟火,已飘然成仙,早已不在乎那些个作为人苦苦奋斗而拥有的一切。灵魂应是人最高贵的精神所在,有超然物外大气滂沱的气度和豪勇。游历天地之间,看破世间纷扰,不屑红尘强取豪夺。哪里还用得了那么多钱财,飘飘欲仙,无所不能,轻灵灵的只一具魂魄。究竟,还是这世间的人,永无止境地贪得无厌,以为多烧些纸钱,祖先便能保佑他升官发财,护佑他平平安安顺风顺水。也有,生前舍不得给至亲多一点温情和照顾,死后大张旗鼓,恨不得倾其所有,好得一个孝子的名分。人哪,明白的自然明白,糊涂的也并非真的糊涂,只是永远想不明白,拎不清楚。忘了来路,自然前路茫茫。

祭奠,虔诚的献上一束花,默默地陪伴,想想思念之人的音容笑貌,祈祷安好!

他们今天去祭奠公婆,老公、儿子儿媳,两个小姑和妹夫们。我亲自操心将他们风风光光地安葬在那块公墓。这是他们事先选好的地方,头枕祁连山,脚踩甘州古城,瞭望着家乡的变迁和发扬光大。开始几年我一直随她们一起去祭奠。可有时总与祭拜祖父母和父亲的时间冲突,我们只好各自去扫墓。清明到来时,忧伤的心除了悲凉,还有淡淡的酸楚。越来越不想去公婆的坟地祭奠,明知,这只是我心底的一个坎儿。生前该做的事我都以一个儿媳的身份做了,人都走了,又何必放不下。唉,我总是找一个理由,不去,这样内心也不爽。今天的确在上班。不是不能请假,而是不想请。我的真诚容不得我虚假地在那里烧纸、敬香、磕头。曾经做这一切时是真心的,哭也是真的。也许我真有点小心眼儿。但有时我确实很大度。婆媳是公敌,天生是冤家。我一直不这样认为,我以为真诚相待最重要。其实,公婆对我还算不错,没有过正面的冲突。我这人敏感,又较真,遇事藏在心里。说话又直,不快时多数时间不去表达,除了流泪,就是不高兴。性情中人,时常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有时是需要假模假样一下,不高兴时装也要装得出来,婆婆不是妈,你可以随心随性。事过境迁,早已阴阳相隔。我虽然不是一个很好的儿媳,但我也绝对不差。对他们应该是尽到了我该做的,哪一件事不是顺着他们,委屈自己。没人知道你委屈,甚至容不得你不高兴。其实,不去的理由,不是因为他们。他们是长辈,已长眠地下,本也没有太深的恩恩怨怨,都是一些琐琐碎碎,一些没有觉察到的薄凉。您们生前,我们谁也没有给对方一个机会,真诚地交流一下,解开那些疙瘩。如今都已成了不可能再说开的事。只因那么一句,父母替你们也买好了墓地。如此计较,还有何意义。从此,我不愿去那个地方,因为,去那个地方,我就像占了天大的便宜。也许,她只是一时嘴快,嘴表达的是心里所想。不管与死者还是与活着的人,其实,我只在心里这么纠结,我们依然是亲人,依旧亲切。我就是这样一个将委屈压在心底的人。原来,我是如此能装,唯独不去好好表达。

我有我的纪念方式,不亚于他们亲临墓地。某一时刻,凝望您们的遗像,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会飘然眼前,更多的是温暖,也时常想念。自您们走后,好多家常便饭,再也吃不到了,即使偶然吃到,也不是那个味了。缘于性格,我们有过磕磕碰碰,可一直以来,我对您们胜过对我的父母。婆婆公公每次住院,我都跑前跑后。婆婆病重其间,我几乎一天去探望好几趟,而当时我父亲也同样病重,我却一直未去看望。我母亲腕关节粉碎性骨折,愣是没告诉我,在县医院没有处理好,两个月后,一直疼痛没长,才来找我。婆婆发生同样的问题,我挺着大肚子饿着肚子,办手续找医生,忙到深夜。公公去世时只有我在跟前,婆婆去世时也是我顾前顾后。而我父亲去世,我却不在他身边。因为,父母离我较远,而您们在我身边。

父亲是否有怨言,我已无从知道,但我内心很是愧疚。母亲从来都是怕给我添麻烦而自己去看病,总是理解多于埋怨,或从未怨过。可是,公婆……公公去世的那一刻,只有我在跟前,我情急之下,捧着双手接他呕出的血。当时他似乎有话要说,一直问婆婆来了没有?却对我仿佛没有信任,欲言又止,就这么永别。婆婆更甚,遗嘱有一句:儿子没有女儿孝顺。我最清楚,她儿子不是最孝也是孝顺儿子里数得着的。公公患癌症后,感觉全身不舒服,每天老公吃完饭便下楼去给公公按摩。就在去世的前一天还想带公公去广场逛逛。婆婆腿疼,他吵了盐给敷。婆婆,婚后你给我买过三件衣服,我都记得。写过一封信让我无比感动。给儿子织过好几件毛衣,我也没忘。那些年,我出差,既或不给我的姊妹买东西,也要给您们和小姑子们买个礼物。每年枣子熟了,我的父母成袋成袋地送来,或是我去背回来。婆婆啊,但我竭尽全力办完您的后事,姊妹们坐下聊天时,听着您遗嘱那句话,我的心一下子透心的凉。您不是说儿子不孝,而在含沙射影的说我,只是含蓄一些罢了,明眼人都能听得出来。在父母的心里女儿向来贴心一些,时常一双袜子一件衣服,就温暖得不得了,而唯一的儿子为您们过大寿过生日,生日后别人送的衣物或儿女送的礼金我如数给您,不想只挂个名给您们过寿。只是我从来不当着小姑子们的面大张旗鼓的给,所以,一次我说起这事,他们不以为然,甚至觉得不可能,幸亏这事是让老公亲自去办。其实他们知与不知也无所谓,各有各的孝心,可是婆母啊,你也觉得我们不孝,天地良心。给公公办丧事,您给钱,我们一分没要。可是花再多也难抵平日里女儿们的甜言蜜语。女儿的贴心自不必说,尤其几个小姑子每次看您们,走时与您们又是亲又是抱,那个温馨的场面自然与我无关。因为我与自己的父母也从来没有如此亲腻的举动,更别说与您们。二小姑子为去世的父亲买一双祙子,都要叫喊到人人知道。可我的真心也不是没人看到,唯独您视而不见。临了临了,都不会让人安宁,都不会委屈一下压在心底,非得将我所有付出抹成灰烬,非得让我彻骨的寒心。心如此薄凉,其实,我又何必在乎,我不过是一个外姓人,您没有生我养我,就是婚后,我买房搬家也没有为我添过一个布丝。老公单位分房,从婆婆家搬出,我是从零起步自己奋斗的。我们都很自强,从未想过向父母伸手。我应该心安理得,别人不知,老公清楚。

每每想起这些往事,心总是酸酸的涩涩的,如这天一样阴郁,一样是厚厚的浓云密布。我还能怎样纪念您们?

想必,老公是理解我的,所以,他从来不强求我。我一直疏导自己放下,可我心里就是抵触那个地方,不想去,不只是现在,还有百年后。除了老公,哪个女儿能埋进公婆的身边陪伴。当然,这给老公和孩子都是一个困扰。某一天,我应该有个决定。

好了,既然大度,就该熔化一切垒砌在心底的坚冰,就该忘记所有恩恩怨怨,就该放下在一起的那些鸡毛算皮,就该宽容阳光地与所有亲人相处,就不该留下心里的那个死角,藏匿那些不为人知的污迹。一生很短,向着阳光,向着美好,向着温暖。

舟山最专业的癫痫医院是哪家癫痫病的注意要点癫痫患者饮食方面应该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