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求精】听荷(远方征文·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文学

喜欢荷花,究其根源可能是幼时老屋里曾张贴过的那张《连年有余》年画。一个大胖小子抱着一条大红鲤鱼,旁边所饰的图案里便有莲藕和荷花,还有佛手瓜等等其它寓意丰收和吉祥的图案,因记忆太过久远,具体还有些什么已经记不甚清楚。

有了这张画,“家徒四壁”看来是算不上了,但除了想借这样的吉祥画来图个心理上的期许和安慰,家里除了一张大床和母亲结婚时陪嫁过来的木箱子,倒是真的什么也没有了。于是,在这样墙上空荡而屋子又显得拥挤的狭窄空间里,我目光所及处也就只能更多地关注这张画了,这莲的样子便深深地印记在脑中。可惜的是,我只吃过莲藕,而从不曾见过真正的荷叶与荷花,也就无从知晓它们是否就长了与年画中相同的模样。毕竟,那只是一幅代表着吉祥寓意而又显得夸张的年画!

于我来说,除了五岁时随舅舅去过山西侯马外公工作的地方,自己的脚步是几乎没有踏出过小镇半步的。五岁孩子的记忆会有多少,对外界的认知又有几何,也就可想而知了。于是,在我眼中,小镇便成了整个世界。而在这样的“世界”里,不曾有莲花种植。

而使我对荷花有更深刻印象的,则是来自于中学的语文课本。周敦颐的《爱莲说》和李渔的《芙蕖》,尽将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的鲜明个性刻画得淋漓尽致。由此我也就对莲多了一份了解。

在仰慕古代那些高洁名士的同时,希望自己也能像范仲淹《岳阳楼记》中所说的那样“尝求仁人之心”。希望自己也能有莲的那些高尚品格。于是,对看莲赏荷也就有了更多的期盼。

真正见到莲,是高三时去市里参加美术专业考试,而许昌的市花就是荷花,公园及河道植莲甚多。不巧的是,我去时未逢花期,除了荷叶众多,所见荷花却寥寥,偶有所开者,又多处河湖之中,因相距甚远,自不能近观,算是小有遗憾。

后因从军日久,加之生活碌碌,虽也曾见过几回荷花,却是未曾细细品赏的。今年,所住的城市为给广大居民创造优美环境,在几大公园中广植荷花,我也由此得以近距离观看。

炎炎夏日,恰是荷花正艳时节。于清晨或是傍晚行走在湖边或木制栈道上,移步荷塘中央,看到的便是满眼的碧绿,其间错落点缀又风姿绰约的荷花或粉或白,亭亭玉立于水面之上,使人不由得赏心悦目。不由得便使人联想起“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句来。在这样的美景里,游人们纷纷拍照留影,我亦难免。只是我所拍的是尽是花,而他们更多的则是借了这荷塘美景玩自拍。

我喜静幽,今可得近观荷花,又感念那满顷碧波,不忍负了这美景,稍有空闲,便拿了相机去拍照。当然,这照片的主角自是非荷花莫属。

自从手机有了照相功能,随着其功能越来越强大和像素越来越高,人们便愈发喜欢手机拍照的方便快捷,将相机扔到了一边,大有一部手机行天下的豪情。而我却更喜细节之美,对于远处的景物来说,要想拍得真切细微,还非得是长焦相机莫数。我所倾情的便是它的长焦功能。

我拍荷花上瘾,拉妻去过一次,拉儿子去过一次,再次叫他们陪同前往,却是再无人响应。因为,每次去都是我拍得入迷,却忽略了他们。他们在被冷落的同时,还得饱受蚊子攻击,看花的心情便消失殆尽了,自是不愿再去。而我却在其中乐此不疲,从湖这边跑到湖那边,照个没完,全然忘了他们的存在。

后来,再拉他们去拍照,不但得不到响应,还会被损:“每次都照荷花往QQ空间上传,你也不怕人家审美疲劳?有意思么!”

得不到响应,我便只身前往,虽少了人陪,却也多了份自如和随意。

昨日下雨,也是周末睡懒觉的好天气,我却抑制不住内心对雨中荷花的向往,拿上雨伞拎了相机,一早又出门往火车站广场西北角的湖边走去。

雨中的湖面是涟漪的世界,从天而降的雨滴落在湖面上,形成圈圈涟漪四散开来。不同的雨滴所打出来的涟漪层叠相连,打破了往日那如镜般宁静的湖面。持伞漫步湖畔,除了雨滴的“沙沙”,和被我惊扰了的小野鸭偶尔掠过湖面,发出急速的“扑棱”声,一切都是那么宁静。

远远望去,前面植有莲藕的湖面,一池碧绿。高低错落的荷叶如柄柄绿伞撑在水面,再加上那或粉红或嫩白的荷花点缀其间,这顷湖面便是一派生机盎然。

走至近前,再看那些贴在湖面的荷叶,因为下雨,上面早已经聚集了大大小小的水珠,晶莹透亮还不时滚动。雨滴下得越大,那珠子聚焦和滚动的速度也越快,倒真有了“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诗意。对于从未曾在雨中赏过荷的人来说,是绝体会不到这情景之美妙的。

拍多了晴天时的荷花,相较于阳光下荷花的艳丽,雨中的荷花则更具灵动的美。每枝花上都沾染了雨滴,因了这雨滴的点缀,那些个荷花,含苞的娇羞,绽放的欲滴,凋落的凌立。适有微风拂过,那珠儿般的水滴便纷纷滑落。落在叶上的复聚成珠,跌入水面的再增几层涟漪,于无声中蜕变成另外一种美丽。这样的天,这样的湖,这样的荷,都因了这雨而增了许多的静美。这静这美会让你不忍去打破,而是自轻了手脚,屏了呼吸,细细地看,静静地听,感受这漫天的雨、一池的绿、娇艳的花、层叠的漪。

我喜欢这样的雨天,更喜这雨天里荷花的宁静和美丽。将相机调了焦,拉近我与花的距离,用镜头去感受它细节的美。每一次预按快门,我都会努力屏了气息,生怕稍有的呼吸起伏就扰乱了相机的稳定,拍不出它们娇艳欲滴的美丽。

方屏了呼吸准备拍一朵盛开的莲,忽听得不大的一声“噗通”,这声响虽不大,却惊扰了我,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还以为是青蛙跳进水里,细找却不见有它身影,更没有水花溅动。正寻找间,它处又是一声细小沉闷的“噗通”,再细看,依旧无所获。这样的声响随意而无规律,或近或远,和了那雨的“沙沙”声,倒也增添了许多的诗性意境。

挑捡着拍了许多荷花,我便将目光投在那如伞的荷叶上。雨滴从天上落下,打在那碧绿的圆盘上,晶莹如珠。它们滚动着从四周向荷叶中间的凹陷处积聚。这大大小小的珠子缓缓聚在一起,便失了它原先晶莹的样子,而汇聚成一汪透明的水,蜷缩在中间的凹陷里。雨下得大,那荷叶中间所集聚水的速度也愈快,当叶子承受不住那汪水的重量,或是有微风拂动了叶子,那汪水就会在重力的作用下,顺势往叶面边缘较低的部分流去。于是,它们或跌落在贴近水面的叶子上,给你呈现“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精彩瞬间;或是一股脑落进水里,听得细微的“咕噜”过后,便是小小的一声“噗通”。此时,我才明白,方才我所听到的那些“噗通”声,皆是荷叶上的水落入湖面所制造出的声响。这样的声响与小青蛙跃入水中的声音相仿,给了我先前的错觉。

因为要拍荷叶,看到了雨滴在荷叶上汇集的过程,而无意中又找到了水里那些“噗通”声的来源,这也算是一份意外收获吧。

在这样一个雨天,我不仅拍到了平日所不曾见的荷花娇艳欲滴细节照片,还有了这样一份收获。看着这满池的碧绿和涟漪,倾听那如琵琶弹奏般的雨声落在荷叶或是湖面,感受如白居易《琵琶行》中所描写的“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音乐意境,脑中忽地竟闪现出“听荷”这样的字眼来。

我不知道书中是否有“听荷”这样的字眼,而此刻我相信这荷确是能听的,而这听必需要在这样的雨天。这一刻,你没有了心思杂念,立在这无人的湖上栈道,一手执伞一手扶栏杆,可以微闭了双眼,也可以凝视一朵盛开红莲,侧耳细听,你便能听到那雨的“沙沙”,雨打荷叶的“嗒嗒”,荷叶上聚水入湖的“噗通”。

这样一个观荷听荷的过程,可以使你心里宁静,感受身心融入自然的无我意境。此刻,倘有一叶带篷扁舟,你是否会愿意和衣而卧,枕了十指交叉的双手,闭目细听这一池雨中风荷?

我知道,这样的臆想,在城市的生活中是不现实的。而我,则愿意在这样的雨天,执一柄伞,贮立在这湖边一隅,感受雨对这纤纤尘世的淋涤,细听荷与雨的低语。

这一刻,我深信:荷,不仅能赏,还是可以听的……

西安哪里的医院能治好癫痫?癫痫患者发作是不是会乱打人治癫痫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