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星月】约定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游戏
没孩子时,自己骑着个单车回去就行了,可是自从有了孩子,出行就不方便了,想想娘家那边也没有人能来接自己,这边也没有人送,婆婆家又在乡下。干脆,徒步走算了,反正不远。于是,翠儿便挎上个包,抱上孩子出了门。   那知没走多远,翠儿就感觉有些累,冬天穿的衣服多,抱着个孩子又挎着个包,两条腿每迈一步都是酸疼的。翠儿的娘家在南京路上的一个城中村——戴庄,从自己家所在的小区到戴庄走近道其实才两公里多些,但没有顺路的公交车,其实也可以转车的,可那样又要绕太远!要是拦个出租车就好了,不行,别看走近道才两公里多,要是坐出租车就得绕圈走远路,一绕圈一打表就要十好几块!   如今不必以前了,翠儿两口子前年贷款80万按揭了一套房子,一个月得往银行交5000多块。20年啊!自从光荣地当上了“房奴”之后,家里的各项开支都得节省,两人的生活水平一下子回到了解放前。翠儿带着孩子不能上班,负担全部落在了老公一个人的身上。唉!能省就省点吧!   远远地看见前面有一群人,翠儿知道,那里有个修车的,生意特好,旁边也常常会聚集些人,他们一边晒暖一边唠嗑。翠儿又往前走了几步,有一个拉坐的电动三轮也在那里停着,这三轮车车身小能走近道,车价也比出租车便宜得多:“师傅,到南京路戴庄多少钱?”   “八块钱。”拉坐的老汉回答道。   “这么贵,不是五块吗,我以前坐的都是五块,咱们走近路。”   “说的就是近路啊,闺女,要是绕那条大路的话十五块也不止。”   “五块可以啦!”   “真的没有多要!闺女,你看,你还抱着个孩子拿个大包。”   “算了,我还是走过去吧。”   翠儿嫌贵,看看拉坐的老汉不松口,又继续上路了。坚持一下吧,八块钱能买大半斤肉呢。猛然间,翠儿为自己的小家子气感到可悲。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精打细算了,想想以前自己没结婚那会,花起钱来那真叫一个阔气,光化妆品一个月就一两千块,平时想吃什么就买什么,一同在一起上班的几个小姐妹们没事时总是爱扫大街,看见什么相中的,买!每每本市流行的服装新款式她们几个总是率先穿在身上,还美其名曰:“引领潮流新时尚”。可恼的是自从结了婚、按揭了这套房子,一切都变了,那一个月5000多块钱的月供可是雷打不动的,你就是不吃不喝也得按月交到银行,说是每月七号交,你拖到八号就有电话打过来催你!   翠儿一边想着一边走,“啊!”翠儿大叫一声蹲了下来,一不小心踩着个砖块,脚崴了!翠儿疼得脸都走了形,她脱掉鞋子,揉揉脚,脚很快肿了起来!这可怎么办?   “闺女,坐车上吧,我看你的脚好像崴了,我送你。”不知什么时候那拉坐的老汉已经来到了身边。也只能这样了,别再心疼那八块钱了。老汉先把翠儿的包放在车上,从翠儿手里接过孩子,等翠儿一瘸一拐地上了三轮,老汉又把孩子递给翠儿。   “脚崴的厉害不?”   “都肿了,不能着地一着地就疼!”翠儿呲着牙说。   “那得赶紧捋一捋啊,要真是错骨可就不好了。”   “可是去哪捋去啊,这儿哪有捋胳膊腿的啊?”   “你坐好吧。”老汉说着上了车。   “大爷,车费就按你原来说的八块哈!”翠儿脚疼归脚疼!脑袋瓜可没有迷糊,这车费可得讲好喽,别让人趁机给宰了。上次自己的一个小姐妹也是因为坐这样的三轮车,由于事先没有讲好价钱,白白地让人给宰了几十块!   “行,坐好了啊”老汉骑着电动车上路了。   这老汉骑车稳当,速度不快不慢,骑到路不好的地方,就减速或者绕一下,翠儿坐在车上一点都不感到颠。   “喂!大爷,不是去南京路吗,你怎么拐了?”翠儿看老汉车提前转了弯,急了,拍打着老汉后背的车棚子说。这老头想干啥?   老汉一听车棚子被拍的“啪啪”响,将三轮车停了下来,打开车门:“你的脚还疼不?”   “嗯,比刚才还要疼!”   “咱再往前过一个路口,那儿有个捋胳膊腿的,我想先把你的脚给捋一下,然后再把你送到戴庄。”   “是这样啊,那,大爷,我再给你加两块钱,一共十块好吧!多走路了不能让你吃亏。”翠儿有些为自己的小人心理感到内疚。   “这好说,好说。”老汉又骑上车上路了。   老汉又骑了有一公里多,拐了个弯不远来到一个小院子前,老汉小心地把车推了进去,打开车门,从翠儿手里接过孩子,然后搀着翠儿下了车,来到一间开着门的房子前。屋里有三四个病号,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疼痛的表情。   “老李,来了,你闺女回来看你来啦!外甥都这么大了!”正在一个病号的脚上来回揉搓的老医生仰头看见了拉坐的老汉。   “刘大夫,这不是我闺女,是我侄女,脚刚才不小心给崴了,这不,来麻烦你来了。”   翠儿听老李这样子说,感动得看了他一眼。   “麻烦什么啊,你来我这说明没把我当外人。这闺女的脚怎么崴啦?”老刘医生看了看翠儿惦着的那只脚。   “刚才正走着路,一不小心踩在一个砖头上去了。”翠儿难为情地说。   “是这样啊,你先过到我这边吧,几位老乡啊,你看这闺女还跟着个婴儿,天儿还这么冷,不行先给她捋吧!好不好?很快的!”   那几位病人一听老刘医生这样说,也都说,好吧!   翠儿一瘸一拐地来到老刘医生跟前,坐了下来,翠儿弯腰脱了鞋子,袜子,呀!整个脚都肿起来了,上面清晰可见紫色的淤血,看样子崴的还真不轻,只见老刘医生将翠儿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双手在翠儿的脚上慢慢地探摸着。   “这儿疼不?这儿疼不?这儿呢?”   “不疼,不疼,啊!疼,就是这儿!疼。”随着老刘医生的手在翠儿的肿脚上慢慢地探摸,翠儿突然间大叫了一声。   “噢,就是这儿了,错骨了,不过,不碍事啊闺女,孩子几个月了?男孩女孩啊?”老刘医生和翠儿拉起了家常话!   “十个月了,男……”老刘医生的手劲儿突然加大,只听翠儿的脚“嗑啪”一声响,翠儿的“男……”声音几乎要把屋顶吼破。   “好了,正过来了,穿上袜子,鞋子吧,回到家以后用热水泡一下,尽量不要着地,过个两三天就好了!”   “这么快!多少钱医生?”   “刘医生捋胳膊腿都是40。”旁边一个病号替老刘医生回答说。   “要什么钱啊,我跟你叔是过命的兄弟,他能来我这是看得起我!”老刘把翠儿拿钱的手推了出去“我说老李,门旁有根棍子你拿来给闺女拄上,闺女,你这拄棍的手使点劲,尽量不让伤脚使劲!”   翠儿听了老刘医生的话,看看老刘医生,又看看老李。   “把钱装起来吧,你刘叔不会要的。”翠儿只好把钱装进口袋里,接过老李递过来的棍子一瘸一拐地出了门。孩子被老李抱着挺乖,不哭也不闹,有时还冲老李挤挤眼咧着嘴笑。   翠儿上了车,老李把孩子递给翠儿,回头给老刘医生作个别,便推着车子出了小院子。   “大爷,这捋脚是40,加上路费10块,等一下我到家下了车给你50哈。”翠儿的账算的很清楚,虽说人家老刘医生没有收自己的钱,可那是拉坐老汉的人情啊,自己一个人来看病不还得掏40。   老李骑上电动三轮车,向南京路戴庄驶去,老李一边骑着车,一边回想着刚才抱着孩子的感觉,怎么和抱着自己的亲外孙一样一样的啊!   老李的女儿在西安,女儿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那里,后来谈了个对象、结了婚,去年女儿给它生了个大胖外孙,大小应该和车上的这个小孩差不多,也是胖乎乎的招人可爱。说实话,自从老李在修鞋摊看到翠儿抱着孩子的那一刻起,他就想起了自己的女儿。上个月老李去西安看外孙,外孙有八九个月大,都会“啊……啊……”地学着说话了!老李在女儿家住了几天,短短的几天功夫,老李就和外孙建立了很深的感情,要是大家都在场的时候,外孙只让老李一个人抱。又是一代人啊!老李抱着外孙就会想起女儿也是这么大的时候,那时女儿的脾气怪,不让别人抱,只让老李抱,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又抱上女儿的孩子了。   “大爷,前面右拐第二个胡同,第三个门就是。”翠儿的话打断了老李的甜蜜回忆。   “喂,妈,出来接我一下,我的脚崴了。”翠儿给妈打了个电话。   到了翠儿娘家的门口,翠儿的妈早早地迎了出来,老李打开车门子,翠儿妈从翠儿手里接过林儿,翠儿下了车。   “大爷,给钱。”翠儿掏出张100的。   “有零的没,我找不开。”   “多少,我这有。”翠儿妈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几张10块的递过去,老李从中抽出一张,然后又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两个硬币放在翠儿妈的手里。   “大爷,不对啊,不是50吗,怎么你就留8块啊?”翠儿见状不解地问。   “闺女,咱不是约定好的吗!8块。”老李笑呵呵地又补了句“我也有个闺女像你这么大,她也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   羊癫疯能治疗的好吗左乙拉西治疗癫痫的药效好不好西宁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辨别癫痫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