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小麦经过的夏天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灵界小说
   阳光无遮无拦地泻下来,肥大的杨树叶都反射成了刺眼的银白。铃儿和小麦使劲儿睁着眼睛,暴晒着黑瘦的四肢,快步走在静悄悄的村子里,不时互相看一眼。她们第一天认识,都有点儿兴奋。小麦的辫子黑油油,闪闪发亮,一甩一甩,让铃儿忍不住摸了一下。没有风,家家的狗都在偷懒。   铃儿要带小麦认识一下这村子,顺便看点好玩儿的。虽然铃儿现在只能寒暑假回来,一年呆不上三个月,但小麦毕竟搬到这里才两天。   她先带她来到了崔二家新起的小土屋。她拽着她胳膊,把脸贴在一块小玻璃上。门窗关得严严实实,屋里很昏暗。终于看见一个女人,戴着干干净净的白色护士帽,面容晦暗地在打盹。她的旁边,一个红漆金花的大悠车从房梁上吊下来,里面塞满了颜色鲜艳的被子,女人的一只手就放在那里面。铃儿有点儿歉意,那个鼻尖密布着小白点的婴儿陷在悠车里,小麦看不到。她说,我扶着你,站到窗台上。小麦点了点头,双手撑着窗台把身体悬起来,左脚灵巧地往上一抬,站了上去。铃儿在后面翘起脚跟,扶住她的腰。好一会儿,小麦转过身,跳了下来。看到了吗?嗯。看到鼻子了吗?小麦摇了摇头。铃儿很失望,明天我们再来。   两人又上路了。往前走,是岔路口。左边通生产队,过去是一片小树林,聚集着一些未成年的榆树;右边走不远是电磨房,背靠着冰沟河,这条路,经过李成钢的舅舅家。李成钢是铃儿的同学,是生活委员。有一年暑假,铃儿在村子里碰见过他。他一看到铃儿就领着他弟弟跑了。生产队分香瓜那天,铃儿又看见他,提着个旧麻袋,跟在大奎和他儿子旁边,铃儿的姥姥和大奎说话,他瞥见铃儿,马上别过头去,装作没看见。铃儿听见他管大奎叫舅。   她们去了生产队的方向。场院很安静,听得见知了的叫声。有些时候,这里是热闹的。铃儿告诉小麦,演二人转时最热闹。现在没什么可看的,她们就往前去了榆树林。这片林子不大,老树都被砍了,很多小树没见过它们,铃儿也没见过,只看到一些树干的截面蹲在地上,赤裸着风蚀雨淋的年轮,如一张张老人的脸。小树的叶子颜色是新鲜的,铃儿在上面翻找着绿色的软体毛虫,那是她见过的最美的虫子,在阳光下,身体是透明的,就像一个小婴儿。可是这次一只都没找到。两人在树墩上坐下,铃儿将头放到小麦的肩上。你听,也许会听到它们爬的声音。小麦屏住呼吸,脊背僵直,似乎有点儿不自在。坚持了一会儿,她说,我得回去了,我妈睡醒了找不到我,一准儿骂我。   第二天吃过了早饭,姥姥带着铃儿去小麦家看望新邻居,端了一盆新摘的油豆角。小麦的妈慌乱地接过去,不住地夸着,侍弄得可真好,又肥大又厚实,哎呦,可真是,油汪汪的。铃儿没想到,她竟然那么老,原以为和在县食品厂上班的妈妈一般年纪。她很瘦,脸上长着一圈圈的皱纹,头顶正中有一绺头发是花白的,梳到后面,劈成了两半,塞到两个松垮垮的辫子里。不过声音倒年轻,笑声也热情。她让小麦给铃儿的姥姥倒了一碗白开水,一直到离开,姥姥一口都没喝。姥姥问,是从下坎搬来的吧?我有个姨表姐就嫁在那里,姐夫家姓乔,可认得?乔家?小麦的妈愣了一下,是住在村西的乔家,还是河边的乔家?我也没去过,不知道她家住在哪。哦,兴许是村西的乔家,他家的大嫂子年纪倒是和你一般大。可是粗眉大眼的?大高个?她比我大六七岁呢,今年好有六十五了。小麦的妈盯着姥姥仔细端详了一阵儿,摇了摇头,就不说话了。姥姥又跟她讲了讲这房子原来的主人,赵七婶子,八十七了,被儿子接到城里享福去了,哎呦,那可是个菩人啊。小麦的妈只“哦”了两声,再没话了,眼神没精打采地在屋里飘忽着。   回到家,姥姥对铃儿说,那孩子叫小麦吧?也不知道爸是不是没了,她娘的精神头不足,说不准是病的,大夏天的,家里还存着热水。   铃儿于是问小麦,你爸呢?小麦说,我妈说他死了。你没见过他?没见过。那你妈,她生病了吗?没有啊,她没病。那你家里夏天为啥喝热水?因为我妈总觉得冷,她让我也喝,她说,这样就不冷了。那你冷吗?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从来都不出汗,我妈说那就是冷。   小婴儿满月那天,铃儿的姥姥端着一盆红皮鸡蛋,小麦的妈提了一小篮花生,进入了那间昏暗的小土屋,后面跟着两个抑制不住喜悦的小姑娘。   姥姥对崔二媳妇说,叫秀枝,下坎刚搬来的,非要来看看。小麦妈在姥姥身后忙说,应该的。崔二媳妇急忙从炕上下来,上炕,快炕上坐。   适应着光线,铃儿和小麦渐渐看清了悠车里手掌大的一张小红脸,眼皮肿胀地合着,小嘴儿似要消失一般在睡梦中做着各种动作,鼻尖的小白点还未褪去。大人们似乎在安慰她的妈妈,她的妈妈撩起袖子,小麦的妈就一声叹息,姥姥开始抹眼泪。铃儿瞥见崔二媳妇的胳膊上有两条青紫色的瘀痕。然而她的注意力很快被婴儿吸引过去了。她伸出手去,触了触那几粒小白点,竟然是凸起的。她还试图将食指伸进她的小拳头里。小麦就在边上安静地看着,眼里满是羡慕。后来婴儿被铃儿鼓捣醒了,咧开嘴“嗯哼”了两声,就哭起来,崔二媳妇两步跨过来,将她抱起,把奶头塞过去。屋里渐渐有了笑声,大人们轮流抱了她,夸了她。小麦还是安静地看着,很注意崔二媳妇的表情。临走之前,崔二媳妇把护士帽摘了下来,让小麦妈和铃儿的姥姥看她的头,原来那里面头发都快掉光了。   姥姥跟铃儿念叨,因为生了个丫头,崔二媳妇被从婆家赶了出来,一个人带着孩子住在土屋里。崔二怕娘,也不敢住这边,有时候过来送点菜和米。可怜啊,气憋得久了,骂几句,还要挨男人打,正坐着月子呢。唉,非落病不可。铃儿就问,那她为啥不打她男人?姥姥哈哈笑起来,真是孩子话,打得过吗?   那以后,小麦和铃儿再去扒玻璃看小婴儿,崔二媳妇就会招呼她们进屋里去,门窗也打开了一些,屋里没那么暗了。但护士帽还戴着。有一次,她给了两个小姑娘一碗红糖水喝,水是热的。她说,趁热喝了吧,女孩子家,喝这个好。面色却似乎更暗了。   暑假将要结束的时候,铃儿到底还是赶上了一场二人转。看电磨房的陈姥爷家娶儿媳妇,请了个二人转戏班子,要唱一天。她马上就把消息告诉了小麦。小麦显得很为难,我妈要是知道,不会让我去。为什么?她低下头,用脚踢一个土块,反正不让看。她的布鞋小了,大脚趾从一个小洞里奋力挤出来。那你就趁你妈睡晌午觉,偷偷溜出来。回去了她还是会知道的。会骂你吗?不知道。她使劲儿把土块踢远,疼得皱了一下眉。   陈姥爷家的陈姥姥得肺结核死了,儿子红军的婚礼都是他女儿红美忙前跑后地张罗着。铃儿小时候去陈姥爷家玩,总是看到陈姥姥坐在金黄油亮的炕席上抽烟。她不抽烟袋,像男人一样用纸卷旱烟叶抽。一边抽,一边剧烈地咳嗽,尾音通常是一种奇怪的喘息,不是从嘴里发出来,而是源自胸口。即便这样,她的声音依然是洪亮的,见到铃儿就眉开眼笑,吩咐红美到房前的园子里摘些海棠、灯笼果、红菇娘给小丫头吃。红美继承了陈姥姥的性格,还没找婆家,就被村里的老人们一致赞美,说谁家若是娶了这么能干的媳妇都是福气。戏台照例搭在生产队的场院里。按规矩,上午的流水喜宴湖北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一直开到中午,两个年老的男角儿,一个扮女装,一个扮丑,在宴席的桌子间穿行,领着一对新人和陈姥爷拜席,间或插科打诨,偶尔也唱两嗓子。正戏要等到喜宴结束后,到场院的戏台上唱。那时候,漂亮的女角儿才会出场。铃儿和姥姥早早就吃过了席,搬着小木凳到场院占位置去了。姥姥是戏迷,每次都从头听到尾,跟着哭,跟着笑。人越聚越多,铃儿不停回头看,一直没看到小麦。   这一次唱的是《猪八戒拱地》和《回杯记》。姥姥说,这两个角儿唱得好,以前没见过。《猪八戒拱地》唱到最热闹处,铃儿觉得有人在后面拽她衣服,回头去看,发现小麦正从旁边站着的人群缝隙往里面挤,铃儿一把拉住她胳膊,拽到自己身边来,往里挪了挪,把木凳让出块地方给她坐。你妈让你来了?小麦没吭声,仰起脸向台上看去。孙悟空变成的俊俏小媳妇跳上了猪八戒的背,猪八戒喜滋滋地摇摆着腰身,边舞边唱起来。这一段唱腔非常欢喜,姥姥禁不住摇晃着脑袋,也跟着唱。小麦聚精会神地看着,黑眼睛一眨都不眨。大家都笑的时候,她也不笑。铃儿说,你眼毛真长。她像没听见。铃儿注意到,她的目光一直跟着的是男角儿。   散了戏,天已擦黑。铃儿和姥姥前脚刚进屋,院子里的狗就叫起来。就听大奎在外面喊,四婶儿,家里来客了。铃儿惊喜地看到,进来导致继发性癫痫病的原因都有哪些的竟然是戏台上那两个角儿。戏服都没来得及换,女角儿身着艳丽的粉袍,翠绿的绸带腰间一系,屋里一下子就亮堂起来。男的湖蓝色裤褂,汗一片一片地渗出来,褂子贴在身上。   是二姨吧?女人看着姥姥,上下眼皮都涂了长长的黑线,眼睛大得吓人。我是艳秋,还认得我不?我妈让我来看看你。艳秋?姥姥盯着这张被白粉和红粉遮住的脸,显然是没认出来。你是……下坎大姐家的艳秋?对呀。小时候在我姥姥家见过一次。二姨你可没见老。哎呀,都这么大了。一晃可有二十年了吧?快上炕。姥姥的声音立时有了热度。你妈还好啊?还行,挺硬实的。二姨,这是我男人。男人上前一步,叫了声“二姨”。啥时候结的婚啊?怎么也不告诉我~声?女人没回答。姥姥拉住男人的胳膊,亲热地端详了一阵儿,却说,唱得好!好些年没听见唱这么好的角儿了。铃儿,快过来,叫姨、姨夫。铃儿局促地站到两人面前,姨,姨夫。眼前这两个人,脸上都抹着粉,怎么看都不像亲戚。这是珍姐家的吧,长得真像!她摸了摸铃儿的脸。对了,二姨,我妈还让我给你捎了点东西。男人马上从背包里掏出一卷花布来。你妈还惦记着我。姥姥接过花布,眼圈立刻就红了。你二姨夫在县里打更,也没个人看家,多少年了,我就想去看看你妈。唉,你姥姥走了我都没抽出身回去。她脸一扭,抹了把眼睛。二姨,我姥姥可一点儿罪没遭,喜丧。听我们家你舅说了。姥姥的神色重新舒展开。艳秋,有小孩没?女人摸了摸肚子,笑意爬上眼角,四个月了。哎呦,可得小心啊。姥姥慌忙把她按到炕上坐下,变了语气,不是二姨说你,可不能大意,别再往外跑了,还又蹦又跳的。男人这时候插了话,二姨,我会照顾她的。嗯,那就好。姥姥点着头,等生了,托人捎个信儿……一声杀猪般的嘶叫就在这时候从外面劈进来,拦腰斩断了姥姥的话。   接着是开门声,有人从屋里跑出来,后面跟着一个女人的咒骂,在院子里追打。是小麦!铃儿紧张地看着姥姥。小麦?男人吃了一惊。女人警觉地侧起了耳朵。对了,她们刚从下坎搬来的,妈带个闺女,叫秀枝。男人的身体一震,手攥住了布背包。女人狠狠地看了他一眼。二姨,我们得走了,戏班今晚上得赶回去。小麦的声音变成了哭号,惊心动魄地传过来。有东西打在身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姥姥,你快去看看吧。铃儿使劲摇着姥姥的胳膊,满眼惊恐。男人的眼睛对着哭号声,向前迈了一步。女人一把掐住他的胳膊,二姨,得空再来看你。说完向外走去。姥姥想起了什么,抬腿上了炕,把炕柜打开。铃儿随着两人出了门,小麦已经被她妈拽回到屋里去,哭声断断续续从窗子飘出来,变成了呜咽。咒骂声还在继续,叫你去,非打折你的腿不可!   姥姥在院门口赶了上来,把什么东西塞给了男人。女人这才松开死死掐着男人的手,把东西抢过来又塞回给姥姥,二姨,真不用。第一次见外甥姑爷,你别管。说着,又把东西塞到男人手里。姥姥把女人拽到一边,又跟她叮嘱着什么。男人这时候蹲下身,拉住铃儿的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一只手,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别告诉姥姥,把这个给小麦。铃儿感到手里多了一团潮乎平的纸。   第二天中午,铃儿在冰沟河边,把一张皱巴巴的五元钱交给了小麦。谁的?我姨夫给你的。你姨夫是谁?唱二人转那男的。小麦面无表情地把钱装进了裤兜。你认得我姨夫?你姨是坏人。小麦说完,往河的上游走去。铃儿跟在后面,似乎明白了什么。我不认识我姨,我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那她也是坏人,最坏最坏了。两人沉默地走了一会儿,小麦坐在一块石头上,揉了揉腿。疼吗?铃儿也坐下。痒。我看看。小麦把裤脚往下拽了拽,辫子一甩,没啥好看的。   蝌蚪!铃儿兴奋地指着河里。哪呢?小麦有了兴致,顺着她手的方向看去。   她们用捡到的一只破碗捉上来一只蝌蚪。给你吧,你拿回家去玩。铃儿捧着碗走了一路,在家门口把蝌蚪交给了小麦。小麦盯着已经长出两只小腿的蝌蚪看了一会儿,你在这等着,我回家取点儿东西。没多久,她拎个瓶子出来。你拿的什么?闻闻。哎呀,灯油,难闻死了。你拿这干什么?小麦不说话,把碗朝面前一泼,蝌蚪在地上打了个滚,全身马上裹了一层黄土。你干吗?铃儿惊讶地看着小麦。小麦拎起蝌蚪的尾巴抖了抖,又放进一个土坑里。蝌蚪挣扎地蠕动着。她把瓶子拧开,一只手小心扶着瓶嘴,另一只手把瓶底缓缓地往上抬,灯油慢慢滴下来,浇到蝌蚪身上,蝌蚪的身体剧烈抖了两下。浇完,她把瓶子拧上,放到一边,从裤兜里又掏出一盒火柴来。刺啦,火苗燃烧起来,小麦手一松,火苗不偏不倚落在蝌蚪身上。一股刺鼻的气味扑过来,伴着“滋滋”的声响。铃儿皱起眉毛后退了几步,捂住了鼻子。小麦则蹲在土坑旁边,全神贯注地看着燃烧的蝌蚪,一直到火慢慢熄灭。她扭过头来,脸上挂着奇怪的笑,好玩不? 共 652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