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山水】那些年,陪我们长大的花花草草们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灵界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644发表时间:2015-08-04 11:03:01 课间,小同事拿来了几个绿果,两头尖尖,像个小小的纺锤,掰开来,里面是白色的瓤,入口松软,有一点甜滋滋的味道。她还不放过任何一个人,逢人就问:知道这是什么么?茫然之际,有人答曰:老鸹瓢。这是乡间的说法,我立刻上网,这一查不得了,原来它有个美丽的名字——萝藦。更不得了的是,它有那么多的药用价值,还专门对付疑难杂症。我逢人就把自己的发现告给人,人们念叨几遍,轻轻的,似乎被这美丽的名字惊呆了,但一会儿就又念起老鸹瓢的说法,萝藦是谁?“老鸹瓢”渗透到骨子里。剩下两个果实,我用红线系在门后,渐渐地风干。这个过程,我们总不断回答人们的问询,我固执地用萝藦回答。有一天,忽然发现屋子飘着丝绒样的东西,亮晶晶的,粘在花盆绿叶间,很是奇幻,原来是萝藦的果实炸裂了。   萝藦炸开了,一下子打开了我的记忆,乡间没什么玩物,我又没有什么玩伴,那些花花草草陪伴我长大,我忽然怀念起它们了。   开始接触它们,是打猪草。猪草首选苋菜,我们俗称人韭菜,叶子卵形,毛茸茸的,老了的时候,就会长出小穗,采的时候都是掐尖。还有一种就是灰灰菜,俗称落落菜。它和苋菜一样有粗壮的茎,有绿色的棱,叶子心形,边缘有小小的锯齿,叶片摸起来是光滑的,叶子背面有一层粉。大人往往把这两种野菜草草地剁了,放一大锅水,等到冒泡,把野菜一股脑倒进去,然后再搅上一瓢玉米面麦麸什么的,一会儿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有一种混沌潮湿的暖扑入鼻腔,感觉有些酸涩的味道。这样的猪食倒进石槽,猪扇动大耳朵,摇头晃脑的,呼噜呼噜,几下子,槽里就见了底,抬起头,小眼睛眨巴着,有些意犹未尽,等一会儿看主人不再添食,就舔石槽,最后那石槽就像洗过的一样。当人们解决温饱,渴望健康的时候,才知道饲料都是了不起的健康食材,才知道当年猪们吃得多武汉治疗癫痫病最新技术么绿色,怪不得当年一家炖肉,香上半条街呢?孔子说的三月不知肉味,信然!挑猪草是件容易的事,它们生得贱,屋后,沟边,路旁,到处都是,尽管挑那些嫩尖尖,可我们还是喜欢跑到田野,有时候钻进青纱帐,那里有诱惑。   那诱惑和吃相连。青纱帐里,我们会遇到一种叫酸达溜的植物,学名是什么,我一直不知道。它的茎是一节一节的,生出的叶子长卵形,绿色上有紫色的花纹,入口有一点点酸,每个人都少不了捋上一把,塞进口里。说起来它也不见得好吃,只是给淡出鸟来的味蕾一点刺激。大人们没有告诉我们那是否可食,可小伙伴们见到它嘴巴就不会闲着,也没见伤胃、闹肚子什么的。其实有也不见得知道,那时候谁每年没几次肚子疼,然后总免不了要吃虫子药,想来那还是不洁净的。如果幸运,我们会遇到狗吃奶或者叫谷奶子,它可以长到半人高,细碎的白花一簇簇的,像撑开一把把小伞,黄豆大小的果实,先是绿色,一点点变得黑紫,这时候就是吃的时候了。咬开,一个清凉的酸甜,里面满是白色的籽,你不知道,发现它们是多么惊喜的事啊!谁发现了,一声呼喝,那声音透着惊喜,伙伴们聚拢来,伸着小手,掳掠一阵,然后吧嗒着嘴,回味着,全然忘了家训,有种突破禁锢的快乐。现在知道了它郑州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的大名——龙葵,原来也是药食同源的植物,可我还是觉得它的俗名来得亲切,它和单纯的岁月相连。还有一种叫白茅的,白茅有漂亮的穗,可我们钟爱它的根,拔出来一节节的,好像总也扯不断,在手上搓一下,就填入嘴里,那是真正的甜滋滋的。据说因为叶子像茅矛而得名,但细细分来还有不同的说法,夏天开花叫茅,秋天开花叫菅,莫非是草菅人命的菅?我们可不管这些,入口能吃才是王道。   其实除了吃,还可以赏。一是曲芽,妈妈常说,自己刚结婚奶奶给曲芽饽饽吃。其实曲芽的花挺美,一茎茎直立,绿色的花托,纤细的花瓣紧紧攒聚,毛茸茸的小球,是浓浓的丁香紫,可有了曲芽饽饽一说,它的美丽在我心里大打折扣了。一是打碗花,它长得很清秀,颜色有白有粉,也有白粉夹杂的,像一只只小喇叭,看见了,你忍不住嘟起嘴,吹上一吹,花儿谢了,绿色的瓤里有白色的籽粒,那时候也不管不顾往嘴里搁。它的藤扯下来,有白色的浆汁,谁不小心割了一个口子,就把浆汁抹上,据说可以消毒。可对它的花我们不敢造次,看它的名字让人敬畏,有些不敢触碰,生怕一碰到花就真的打碎家里的晚。那时候物质贫乏,哪里来那么多闲钱买碗?打了碗,轻者一顿斥骂,重者一顿胖揍,穷人家,词典里没有那些慈啊爱的。还有就是苦菜花,小小的黄朵,单看不出奇,连成一片,就成了碎花地毯。看过一个电影,名字叫《苦武汉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菜花》,主人公坚韧顽强,命运有些悲壮,我们就对苦菜怀了一阵敬意。如果说谁命苦,就说是属苦麻菜的,那谁又愿意呢?   也有些植物是我们畏惧的,就是拉拉蔓,叶子像伸出的手掌,看着可爱,它的藤往往缠绕在别的植物上。如果你碰到了,茎和藤上的倒刺就会刺伤你,那时候,谁都被它咬过,腿上手臂上一道道的,像鞭痕,一样的刺痛。偏偏它有个名字叫葎草,葎与律同音,可它总管不住自己,不自觉地伤人,我们只能敬而远之了。   现在远离了田野,水泥森林里,吹不到田野的风,那些野性的自然生长的植物,你们还好吗?现代化的生产,粮食增产,大量化肥农药,很多植物绝迹了,百度说你们不择地势土壤,可你们也免不了在现代化过程的陨灭,生命力顽强的你们不见了踪迹,我们吃着催肥的粮食蔬菜,可却没有了儿时的清甜,那些陪伴我成长的花花草草们,我怀念你们!   共 212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