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军警】 温馨的小屋(外二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灵界小说

还记得当年,邻人送我一盆吊兰,置于院中。使原本空荡荡的小院,陡增了几分生气。

初春时节,妻子捉回几只小鸡,养在檐下的纸箱内,谁知那些小东西不甘寂寞,趁主人不在,越箱而出,在院中寻食嬉戏。兴之所至,竟将那翠绿的吊兰叶片化为腹中之餐,气得我将小鸡通通地关了禁闭,也算是对那吊兰的一点慰藉。

然而,没过多久,那吊兰盆内却又冒出了一叶新芽,几场春雨过后,竟生气勃勃地抽出了一片片嫩绿的叶片,比早先还水灵、可爱,此后,我对这死而复生的吊兰自然多了几分关心,那吊兰似乎也颇为感激,长得格外繁茂。

谁曾料到,深秋那一天,由于我的疏忽,竟让吊兰又遭厄运。那日,寒流忽至,朔风怒号,我却埋头于灯下爬格子,忘了将吊兰移至室内,次日清晨,只见吊兰的叶片披着一身白霜萎头蔫脑地垂挂在盆边,在寒风中瑟瑟颤抖。我连忙将它移至房内,期盼着它再次起死回生。可惜,没几天,那冻伤的叶片全部枯萎了。我好生懊恼,总觉得对不起那曾装点过我生活的吊兰。

冷空气过后,气温渐渐回升。不久奇迹再次出现了,从枯黄的吊兰丛中又顽强地顶出了一簇新芽。冬去春来,吊兰的叶丛中款款地抽出了一两条纤细的葡匐枝,枝上又滋生出一丛丛的嫩叶片和白生生的气根,几场春雨过后,一朵朵淡黄色的小花又飘出了幽香。我做了三个托架,小心地将吊兰悬挂在檐下。微风中,那葡匐枝在悠悠地晃动,犹如婀娜少女在翩翩起舞。

夏日,全家赴京探亲,匆忙中,我这个马大哈,竟又将吊兰孤零零地挂在檐下。待探亲归来,那吊兰早已被炽热的阳光夺去了生机,只剩下黄巴巴的两条葡匐枝无精打彩地耷拉在盆边,好似在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养花人摇头叹息。

此刻,我心中突然生出一种预感,这吊兰不会死。果然,一场霏霏细雨之后,一叶嫩芽终于破土而出,它又活了!

此后,这盆命运多舛的吊兰依然枝繁叶茂,生机盎然,陪伴了我多年。而我,也从这吊兰的坎坷经历中悟出一条颇为有益的人生哲理。每当我在生活中遇到磨难之时,想到这盆吊兰,内心便充满了信心和力量。

好像,我这辈子注定了将与小屋结缘。

四十多年前,我与她在水乡小镇的同一所学校教书。我住在教学楼的小阁楼上,她则住在楼对面的半间平房小屋里,我们的小屋,除了搁一张单人床外,再没有更大的空间了。就在这样的小屋内,我俩相识、相恋,直至相爱。那年春节,我们回到扬州完婚。婚后,匆匆返回小镇,我将被褥一卷,盛放衣服的箱子一拎,就搬进了她那小屋,开始了我们的蜜月生活。

小屋内,一张单人竹床,两只箱子,外加一张课桌和脸盆架,这就是我们小屋内的全部家当。

后来,随着学校住房条件的改善,我们也搬出了这间小屋。十来年后,我们居然住上了近八十平米的单门独院。院中,还种上了飘着清香的栀子花,养了几只母鸡。每天,女儿放学回家都伸出小手,从鸡窝中掏出热乎乎的鸡蛋。

温馨的小屋

二十多年前,我们为尽孝道,又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小院,千里迢迢,来到京城。新的工作单位皆表示,工作可以安排,住房无法解决。无奈,我们只得栖身在岳父名下的一居室内,重回到了更漫长的蜗居生活。那老式的一居室,面积只有三十多平米,客厅极小。我们一家的日常起居几乎都在卧室内进行。已上高中的女儿,夏住阳台,冬住客厅,一张单人钢丝床陪她度过了少女时光。

就这样,我们在这小屋里,一住就是二十多年。眼瞅着京城大地,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我们也期盼着何时能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宽敞住房,但在疯涨的北京房价面前,对于我们工薪阶层来说,那只能是一种海市蜃楼式的幻想。妻子暗自懊悔,当初不该草率回京。

我倒十分想得开,还常在妻子面前夸起蜗居的优越性。住小屋好,那巴掌大的地方,你打扫卫生可比那住大房子的人家轻松多了,更无需请什么小时工,多花许多冤枉钱。住小屋好,那暖气费、水电费、物业费,要比那住大屋的少好多吧。住小屋好,一家人聚在一间屋子里,谈天说地,热热乎乎。即使夫妻拌个嘴,想分居也没地儿啊。一席话,说得妻子扑哧一声,也忍不住笑了。

待到女儿出嫁之时,老家的兄嫂、表妹母女代表家乡亲友来京祝贺,我们原想安排他们住在饭店,他们则大不以为然:没事,挤在一起热闹。新婚前夜,我们一大家子七口人,硬是挤进了那间小卧室内。大床、小床加地铺,大家聊起兄妹情谊,情真意切,彻夜难眠。

后来,我干脆置了张沙发床 ,有客至远方来 ,大床让给客人,我俩睡沙发。两床紧挨在一起 ,聊起家常来,平添了几分温馨和亲切。

自打宝贝外孙女出世,我们的小屋就更热闹了。只要月月大驾光临,总吵着要和姥姥睡。乃至月月上幼儿园的三年,姥爷我就整整睡了三年沙发。每晚,那月月从大床蹦到沙发,来回折腾,笑语欢声,也让我们享尽了天伦之乐。

近几年,岁数大了,兄弟姐妹的亲情使我们的来往频繁了许多。年已古稀的大姐和兄嫂都常到我这儿过年。三位老人依然坚持不住饭店,竟异想天开,横着挤在大床上。妻子没辙,只得在大床边加上几张凳子,以提高床的安全系数。而我那外孙女也爱凑热闹,非得和姥姥、姥爷挤在沙发床上,和几位老长辈打起嘴仗,乐得老人们嘴都合不拢。

看来,我们这辈子也许只能在这样小小的蜗居内度过,但我总觉得,只要拥有纯真的爱情和浓浓的亲情,哪怕再小的小屋,也是最温馨的。

手足情深

阔别数年,我与老伴又回到了我的故乡——古城扬州。得知我将回乡的消息,生活在安徽黄山脚下年近八旬的大姐与在黄浦江边哄孙子,年过花甲的妹妹都几乎同时回到了家乡。

这一来,我们兄弟姐妹六人都已齐聚故乡了。年逾古稀的哥哥亲自与侄儿开车去火车站迎接,担心我的腰伤,哥哥抢着拎起沉重的行李箱。轿车沿着宽阔的文昌西路,向市区疾驰。在路边的绿树丛中,一幢幢高楼、一幅幅美景映入眼帘,家乡的巨变让我们的双眼目不暇接。

回到哥哥位于瘦西湖畔的家中,一盘热乎乎的扬州包子端上了桌,我们品着香茗,尝着已好久未曾吃到的家乡包子,好香啊!

哥哥是家中的顶梁柱,父母年老之后,他作为长子自然担当起了照顾父母的重任,从省城南京调回了扬州,令我这个远离家乡的游子感到汗颜。父亲二十五年前去世之后,他把母亲接到身边,我们每次回扬,也总是住在哥哥的家中。多少年来他总是非常关心我们,三天两头主动打电话嘘寒问暖,让我们充分感受到兄弟之间的骨肉亲情。

姐姐已先我们一日回扬,姐姐见到我们分外亲热。看到姐姐气色红润,我们自然异常兴奋。拉着姐姐的手,问长问短。姐姐早年曾是扬州纱厂的一名女工,后随军和姐夫去了大西北的甘肃,姐夫转业回到安徽,姐姐便没有了正式工作,姐夫前几年去世后,姐姐每年辗转北京、马鞍山、黄山的儿女处生活,好在儿女都很孝顺,姐姐也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只要我一回扬州,姐姐就立马赶回扬州;只要哥哥一到北京,姐姐闻讯就从她儿子那儿搬到我这蜗居,哪怕与哥哥嫂子三人挤在一张大床上也乐意,真是姐弟情深啊!

回扬后,稍作休整,我们就和姐姐一起,匆匆赶到居住在螺丝结顶老屋中的大弟处。大弟也已年过六十,六年前就因中风后遗症而行走不便,刚走进巷口,就见到大弟正拄着拐在巷中遛弯。叫一声大弟的名字,大弟见到了大姐与二哥、二嫂,自是喜出望外,我们扶着大弟,走进老屋。聊起大弟近来的身体和生活状况。他在我们六个兄弟姐妹中,成家最迟,婚姻大事到四十岁才算有了着落。如今虽已年已六十二岁,唯一的宝贝儿子才上大学。前几年,大弟媳妇下岗,他又突患中风,病休在家,孩子年幼,生活的拮据可想而知。作为做二哥的我,自然每逢回扬州,总是在他手中塞些钱,而大弟见了我们,总是眼含热泪,我们也是好言相劝,鼓励他对未来充满希望。

在扬州的日子里,兄弟姐妹,除了大弟因腿脚不便,其他五个总是常聚在大哥家,一边搓着麻将,一边聊起各自的家庭和孙辈的件件趣事。大哥大嫂总是张罗着从菜场买来河虾、鱼丸等各种时令美味,还断不了剁来香味扑鼻的老鹅,让我们大饱口福。大哥的儿子、女儿还分别在饭店摆了两桌丰盛的酒席,色香味俱佳的淮扬菜和家乡的大螃蟹,让我们感受到小辈对长辈的那份尊重和热情。

父母生前最疼爱的老儿子——小弟,再过两年,也将退休。他如今依然每天在公交公司开班车,工作负担不重,班车开到高邮湖边的菱塘镇,他便独坐湖边,当一回钓翁,常常钓回十数条真正的高邮湖野鲫鱼,下班送来给我们做上一盆鲜美的鲫鱼汤。

为了感谢全家人对我们的盛情款待,我们在瘦西湖旁的大五酒店,宴请了在扬州的兄弟姐妹和他们的儿孙们,二十来口人济济一堂,好热闹啊!我那妹婿因十五年前一场恶性脑瘤的突袭,首次手术失败,我们将他接到北京,天坛医院的专家给他做了第二次手术,终于挽救了他的生命。但脑瘤后遗症使他完全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视力模糊,口齿不清。十多年来,在家,妹妹是他的保姆,伺候他的饮食起居;出外,妹妹是他的拐杖,走到哪都带着他。这两年,妹妹为了去上海哄孙子,无奈之下,只得将他送进了扬州的老年公寓。在扬的兄弟便承担起照料妹夫的责任。那天我特地打车接他去饭店,他也特别高兴,抽着大哥递给他的中华烟,喝着醇香的白酒,与家人聊着别人基本听不懂的家常话。

我端着一杯红酒,即席念起了一首算不上什么的顺口溜,给欢聚一堂的家人助兴:

金秋十月回故乡,全家欢聚喜洋洋,

永记父母养育恩,手足之情岂能忘?

兄嫂互敬又互爱,大姐老当又益壮,

妹夫公寓将身养,妹妹抱孙心欢畅,

大弟弟妹放眼量,闯过难关迎朝阳,

小弟夫妇多恩爱,好好孝敬丈母娘,

祝愿大家都幸福,全家一齐奔小康!

北京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癫痫病能不能治愈呢原发性癫痫的病因有什么癫痫病大概花多少钱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