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希望】残雪,挂在腮边的泪滴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浪漫青春
整个冬天下了这么一场大雪,素裹了山峦,银装了河流,让浮躁的微信圈有了丝丝缕缕的清凉,一幅幅美丽的雪景图,目不暇接。   在微信里,看到同事儿子的一句话:“妈妈,我终于有一个真的冬天了。”可见,雪,对于冬天,特别是北国的冬天是多么重要。雪,对于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孩子是多么不可或缺。   可惜,连续几天的晴朗天气,笼盖四野的白雪已经悄悄融化,像悄悄而去的岁月,不可阻挡。人们总是在意豪华的拥有,忽略了清贫的失去,而正是这清贫的失去,最终消解了豪华的拥有,不是吗?   昨天回老家,站在老屋门口,看着空寥的山野,忽然发现,墙角,田垄,林间,山峦,一块儿一块儿的残雪点缀其间,让萧瑟的原野有了几分温情。   没有雪的山野,一片苍黄,让人满怀的落寞;而山舞银蛇,原驰蜡象,则白茫茫一片,让人眼睛难受,心里也发凉。唯有这点点残雪的点缀,温柔了山野,也温暖了心怀。   我们的生活需要点缀。乡村,需要炊烟的点缀;城市,需要公园的点缀。茫茫的湖泊上,白帆片片则美不胜收;无垠的大海上,海鸥飞翔则灵动无限。这寂寥的冬季原野,这残雪,就是最好的装饰。   再过三天就春节了,不由得想起了一首诗歌,宋代张耒的《早春》:“辉辉暖日弄游丝,风软晴云缓缓飞。残雪暗随冰笋滴,新春偷向柳梢归。可怜鬓发蹉跎老,每惜梅花取次稀。何事都城轻薄子,买欢酤酒试春衣。”   原来,这场雪是为了辞旧迎新而来的。不要说上天多么吝啬,我们应该感谢上苍,给了我们风,给了我们雨,给了我们雪。她们将世间的尘埃涤荡干净,还我们一个明净的天地。遗憾的是,我们总是不知道珍惜。   禁不住走进田野,仔细欣赏这片片残雪。她们各居一隅,像走散了的小童,像飘落的白手帕,更像天空落下的云。是的,雪,是云的另一种存在。此时,雪与云,应该在无线聊天吧?   我不敢走得太近,怕打扰了她们的窃窃私语。我也不敢在她们身上留下脚印,那样就亵渎了圣洁。我更不敢将她们掬入手掌,那样会加快她们的消融,我舍不得啊。   这残雪,像国画中的留白,拥有无限的遐思。也像美人的一抹浅泪,轻轻挂在腮边。   站在乡村,我总是莫名地苦恼。天还是那片天,地还是那块地,人却不是那些人了。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我们来说,而今有些背叛了。从这片天地索取之后,便扬长而去,即使回来,比候鸟待的时间还短。   曾经美丽的乡村,曾经美丽的故乡,我已经找不到小时候的路了,生硬的柏油路穿行在林立的混凝土之间,即使落上了雪,不一会儿,就在车轮下粉碎,继而染满尘土。几十年前,即使在雪上走过来走过去,留下的还是雪白的脚印,像雕刻出来的项链。   这残雪,其实是乡村挂在腮边的泪滴。   这几年,落雪很少,是不是让我们带走了呢?遥望残留下的点点雪韵清辉,驻足小桥,流连小河,用心灵的镜头将这一段纯洁记录,用感恩的心怀描绘出娟婉的画卷,留着在嘈杂的城里做一段轻盈的梦。   小时候,下了雪,满街的人在清扫,满山的人在嬉闹,甚至结了厚冰的河流中也有孩子们的笑声。冰下的流水似乎更响亮了,铮铮淙淙,像白居易笔下的琵琶女的演奏。而今,稀拉拉的几个老汉抱着残缺不全的扫帚,像打扫余下的时光,小心翼翼。而今,放眼望处,只有我一个人站在旷野之中,纵目无尽的苍茫。而今,河流里没有了厚实的冰层,像架不住生活的迷茫,自然也就没有了欢快的笑声和淙淙的冰下流水声。于是,山川更加寂寞。   远处的堕崮山,残雪点点。虽然谈不上“清冬见远山,积雪凝苍翠”,倒也别有一番景致。这一处山脉,已经包裹在了尘世喧嚣之中。早年的堕崮山,积雪长达60多天。因而也给山体充足的水源,堕崮山泉水远近闻名。而今,泉水看不到形,也闻不到声。堕崮山欲哭无泪,倒是真的。   感谢这一场及时的雪,让我有了些许的慰藉。   我们的要求并不高,只求能在冬的季节,看到属于冬的雪花。当人们在人造的滑雪场上,喜气洋洋地玩耍的时候,悲凉已经如影随形。大自然正在悄悄惩罚着我们。   走在田埂上,看草间零星的白雪,捉迷藏似的,更像羞怯的小女孩,躲在大人的背后,闪着纯净的大眼睛。   这是一种凄凉而温婉的景,在我的心中划过一丝又一丝的情愫。仰望碧蓝的天,真的希望再来一次大的雪,飘飘洒洒,而我就站在雪中一动不动,直到雪的梦进入我的梦。   我喜欢看雪花挂在树枝上的那一刻,“千树万树梨花开”,多么美的意境啊。我似乎闻到了梨花的淡淡清香。一阵风来,花瓣飘然而落,像银色的蝴蝶。可喜的是,枝头不一会儿又是梨花朵朵开,像怎么也赶不走的希望。   我更喜欢看绿色的麦田里覆盖着厚厚的白雪。麦苗从积雪中倔强地探出脑袋,不对,应该是绽露出喜悦的笑颜。   想起了小时候的农谚:“今年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这场雪,总算是给小麦盖了一层被,明年可以枕着半个馒头睡了。远处,有一位老汉从村口出来,站在麦田旁,伫立着,摇摇头,似乎听到了一丝叹息。   粮囤里的小麦一年比一年少,父亲总是有些惶恐,总是说:“没有挨过饿的人,永远不懂。”那是一块永远也抹不去的伤痛,却在纸片上轻轻贮存,渐渐消解……   抬头望去,瑟瑟风中的村落,像一片飘曳的枯叶,似乎熬不过余下的冬天。瓦楞上的残雪,真的像一滴滴清泪,挂在乡村的腮边……   武汉小儿良性癫痫会治愈吗哈尔滨看癫痫病哪家医院靠谱湖北颞叶癫痫如何治疗长春治疗癫痫医院哪些效果更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