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牵挂是甜蜜的责任(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浪漫青春

她说,我在她心里。我说,她在我的日子里,永不老去。

——题记

我是阿梅,请加我微信!

阿雁,你在我的心里,一直都在。

当看到这则微信时,我嘴角上扬,一抹笑爬上了沧桑的两腮。

若干年来,我坚决不换号,只为那些失散于茫茫人海的亲友们留下寻我的一脉云踪。因为我坚信,任何坚执的等待,都会赢得一个长情的回报。

这个深秋,失联三年的阿梅,终于从大洋彼岸传来佳讯,她寻到了生命的另一半,她、儿子与他定居西雅图,缔结了一个完整的新家。

匆匆那年,那些相伴的日子,只要想起,宛若一缕阳光,透过斑驳的岁月,照进了我孤寂的心。

有人么?一个甜润的嗓音,在资料室门口响起。

请进!

开学季,教师们来得来,去得去,都必须到学院资料室敲个章。我不能怠慢。我放下图书,摘下手套,笃笃笃地从书库后排冲到了前门。

果不出所料。一袭套装的纤细女子站在门口,她的手里拿着一张报到循环单。女子四十出头,瓜子脸漾着笑,一个小辫歪在头的一侧,友好地瞅着疾步如飞的我。

我回了一个笑,心里了然,她正是那位刚从美国归来的女海龟。对于这位盈握着绿卡的单身女子,从那些沸沸扬扬的评说里,我听出的不过是五个字,羡慕嫉妒恨。

X老师,你好!

你也知道了哈?我姓x,单名一个梅字。我来了好几趟,你都出去办事了。麻烦你,帮我敲个章吧。相随心转,你的善良写在脸上。一过眼,我就喜欢你了。你叫我阿梅,我叫你阿雁。

阿梅,好。对不起,刚去查课了。说话间,章便敲好了,我顺手递给她,并告知了财务部、人事部的具体楼层。但阿梅左看右看,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倒了一杯开水递给她。她有倾诉的欲望,我也心生了一个小九九。

阿梅,请喝水。

谢谢。真没想到,国内民办大学图书馆条件这么差。西晒,闷热,茶色窗,采光差,书库与阅览室又连在一起……空调也没有?你这工作环境真够呛。阿梅站起来,放下纸杯,踱到窗口,伸手就把开了点小缝的窗全打开了。微风一吹,白色灯笼裤上的彩蝶翩然欲飞,更衬得她袅袅婷婷,女人味十足。

无论多忙,都要记得开窗和透气,为自己创造一个安适的环境,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读者负责。

好,阿梅。别看这鸟笼般的资料室,可比其它学院资料室宽敞多了。

我心里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语气就带了几分自哀自怜。5年了,背负着“家属”标签的我,被呼来唤去,帮闲,补空,打杂。在那些人的眼中,一切指令都是名正言顺的。

啊!国内高校校园里,高低贵贱之分,竟如此恶劣?阿雁,阳光的你,真看不出心里也埋了这么多委屈。

一位同等身份的同事,她的工作,居然被说成阿猫阿狗都可以做!申请办公电话,领导白眼一翻,抛给她一句——看把你美得!后来,几经周转,才装了电话……某一两人闹了点别扭,就株连所有人连坐受训。哎,上午就是被召去训话了。所以,你没找着我。

做好自己的本职,过好自己的日子,就OK了!其它,咱们不理会就是了。

是的,我做只鸵鸟,埋头干好份内之事。谢谢阿梅,我喜欢你的坦诚和率情的个性。

阿梅,29号教工宿舍楼距离校本部图书馆超近,你可以常去坐坐。

去过了,环境还不赖。单就那服务水准,就与美国图书馆差之千里。

美国法律规定,每两英里必须建一个图书馆?素有民众智慧之源的美国图书馆建筑人性化,功能齐备,设施现代……

Freetoall,美国图书馆服务理念一流,所有人都允许出入。

美国重视教育,尊重学术,敬重学者,教师待遇一定相当好?阿梅,你怎么一个人跑回国了?

哎,一言难尽!其实,漂在美国的日子,并不风光。我像一个没根的浮萍,与儿子他爸分手后,我只想带着儿子回家,寻求一点暖……在孩子个性成长和学习能力培养方面,美式教育已然做到了极致。所以,为了孩子的未来,我只得含泪割爱,把儿子寄养在他爸身边。待儿子读初中时,我再回美国陪读……而今,爸爸妈妈年岁大了,我回国也想着尽点孝道。但,长沙一时没联系到适合的学校,才辗转到了宁波。

我一抬头,惊骇地看到了阿梅眼角噙着的一汪水。

时间是治疗伤痛最好的良药。阿梅,你真棒!漂洋过海,在外奔波,虽遭遇离心离德的背叛,但你自强自立,淌过生命之苦,从容地走过来了。

阿雁,远离亲人,滋味不好受。但,我们做女人的,唯有爱自己,爱生活,沐浴了心灵的阳光,才有能力去爱亲人。

或倾诉,或聆听,我们竟像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并立窗前。

匆匆的脚步,阳光的笑脸,让绿植纷披的人行道,瞬间变得生气蓬勃了,又是下课时点了。

自己的生活自己扛,倒也自由。阿雁,我们多珍重。都是异乡人,走到一起不容易,以后我们就抱团取暖了。今天,就是一个美好的开始。

一份久违的尊重和贴心的关爱,初次见面,阿梅就无私地施予了我。我的身心,轻漾着一股斑斓的暖,催生出可以触摸的感动。我把我的小九九,早抛到了九霄云外。

我深谙,这份缘,值得拥有,更值得珍惜。

下了一整天了,纷飞的大雪还意犹未尽,尽情地飘舞。这些小精灵,全然不觉,正是它们的任性,人们却不得不被困在室内,打发一个美好的元旦。

方型小书房里,父女俩沉浸在险象环生的《金刚》奇幻情境中。一窗之隔的主卧房,我开着电烤炉,敲下了一长串文字——

几株枯树独立滩中,经霜沐雨,以敏锐的清醒姿态,站成高原一道千年沧桑的风景。

荣枯有节的小草,涓涓流淌的雪泉,它们也都拥有它们坚持和朝向的方位。

即使在料峭的寒冬,一切自然之物,它们也都真实地活着……

海子,刚收养的斑纹小龟,它静静地趴在它的假山上。一阵连环扫射的枪声,透过飘窗,挤进了主卧。海子偷偷地探出头,以15度视角凝视前上方冥思的我。它一对,我一对,两对豆豆眼,对望着,闪着灵敏的光。

它伸展颈部,舒缓地向前,再向前……如是几次,它便放弃了喧闹的世界,头退回壳里,继续它的冬眠。

我蓦然对小龟产生了一种无以复加的艳羡。要是人类也冬眠,那冬天该会是怎样的静寂和安然?

春到秋,农民在黄土地上耕耘,工人在隆隆的厂坊里苦干,白领在格子间里争斗,教师在三寸讲坛上言传身教……在全方位物化了的世界里,追逐功利,突围精神,寻觅信仰,吁求真诚,人类正举步维艰。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生命的本源又是什么?真实的自己在哪里?我究竟是谁?在生命的不断追寻与求证中,我埋进古纸堆里,寻找到了什么?幸福?信仰?友情?

冷凝的寒流,浮动着冷冽之光,灼痛了我深心那根柔韧多思的弦。

元旦佳节,我的亲友们,双亲,冰雨,阿梅,她们会在干什么?

心患了风湿。我明白,牵挂是甜蜜的责任,于是我的精神也冬眠了……

2006年,一个寒冷的元旦。雪借了风的威力,仍在乐此不疲地劲舞。

拾掇了简单的晚饭,一家四口又回到老地方。婆婆守着客厅,打着盹,看言情剧,女儿和他爸又找到了一个新片……

风声,雪声,被震耳欲聋的音响掩盖了……夜已降临。我坐下,开灯,书写我的心情。

突然,手机蜂鸣。居然是阿梅,我抓起来,就是一通废话。

新年快乐!阿梅,跟同学在哪里FB?

沉默了数秒。一阵咳嗽,然后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娇声。阿雁,我病了。

啊?昨儿不是好端端的,咋就病了?身边有谁?

谁也不在,都在过节。我的药没了,我撑不起来了。

阿梅,你好好躺着。需要些什么药,想吃点什么?我这就赶过来。

我挂了电话,交代了婆婆几句,拎上手袋,就冲出了门。

雪在舞,风在吼,白晃晃的大地,路灯光黄晕一片。

一阵阵烧烤的香味,在空街上弥漫。我刚转出莲荷小区,迎面就撞上同事小范。

哎哟。我的鼻子。你咋个不长眼啊!她裹在惊艳的大红里,像一只笨重的大熊,杵在百货小店的檐下,狂吃里脊。

对不起,小范。走得急。何况你躲着在这暗影里,谁能见啊?你这馋虫,里脊,就吃不够啊?记得给儿子留俩串。

喝风,赏雪,吃里脊。呵呵,这叫不辜负生活。这个小范,不愧是搞艺术的,她说出的话总让我忍俊不禁。她的行为,更是自我、另类。一谈到美食,一提到靓装,她就只记得自己,早把母亲和妻子的身份给忘到呱啦国了。

这么冷的天,你继续你的奢侈生活。

我有急事,先走了。

会情人?可以带上我呗。

对!这么美好的天,会情人,必须的。这才叫不辜负生活。

我走过铁烧里脊的小摊前,居然又发现了另一双急吼吼的馋眼,正盯了铁板上嗤嗤冒热气的里脊。这小姑娘,未来也是个吃货。伴在她身边的,是她的父亲。

几句对白,一幅生活的场景,我潮湿的心居然一下子朗亮了。

噗嗤一下,我笑了。接着一个趔趄,踩在一片香蕉皮上,差点滑倒了……

我揣着几包感冒药和两只热饼,赶上了去校本部的公交车。

病榻上的阿梅,向我发出了求救的信号。我坐在空空的公交上,也给冰雨发去了求救短信。她也住在校本部教工宿舍。

阿梅病了,一整天了,没吃没喝,发着低烧。冰雨,节日快乐!我们一起去探望她?然后,我去你家借宿?

一个小时后,我和冰雨走进了阿梅的家。

水曲柳实木床,蓝色碎花被,橘黄斜纹窗帘,还有一些混搭的精致小挂饰,让不足20平的小卧室,温馨而安然。

一幅红梅报春大挂扇,悬在床的正上方,赫然入目。床头灯开着,一屋子黄晕的光。阿梅躲在薄被下,瑟瑟发抖。一张两颊潮红的瓜子脸,更显出恹恹的病态来。

我爬上四腿凳,从大衣柜里,掏出了一床厚被子。我和冰雨合力,罩上被套。几分钟后,阿梅的身上又叠加了一层暖。

来,吃药。冰雨端起温开水,递给了阿梅。我在床的另一侧,把几粒药送到阿梅手中。

阿梅接过水和药,一仰脖子灌了下去。她偎在被子里,静静地看着我们在室内晃动。

吃点什么?冰雨陪床,我走出卧室,兜了一圈。

客厅,厨房大一统,一览无遗。电饭煲里,有半锅薏米粥。小餐桌上,有一辆小花车,驮着一瓶红酒。一碗,一筷,一碟。

墙根的矮组合上,一束绢花,一把电茶壶,一袋咖啡,一套咖啡杯,都是伶仃的单数,却都纤尘不染,闪闪发亮。它们都在无声地述说着主人的品节:忧郁,含蓄,坦诚,浪漫,勤敏,高洁。

好古雅的小巢!好慧心的女子!对着满屋子的饰品,我啧啧称奇。

好好睡一觉。一睁开眼,就会有香喷喷的红枣粥。

我们告别时,阿梅温情的眸子里,有泪光盈盈。她是那傲雪的红梅,历经了多少寒彻骨的离析和痛楚而咬牙苦撑着,却为了我们施予的一点点暖,而泪奔,从此感念于心。

屋里很静,屋外也很静。白色的小精灵,悠悠然地起飞,旋舞……一种心心相惜的情愫,便在我们的心里生了根,开了花。

雪声如飞沙,风声如翻涛。一场纷繁的雪,让几颗失了心魂的女子,渐渐地融入了彼此的生命,活在彼此牵念的目光里。

当我颠簸在去诸暨中学探望女儿的途中,当我伴着女儿在杭城参加校考的时候,当我在职学习后返回宁波的大巴上,当我在每一个孤寂无助难以安眠之际,总是阿梅,从大洋彼岸的美国打来长途,跟我分享生命的甘苦,抚慰我疲惫的身心……春去冬来。突然,我不再收到阿梅的email,不再听到她的嗓音。我很长一段时间难以适应。不过,我却只有一个选择,就是被动地守望她的讯息。但,她的知性与美好,在我的日子里,一直不曾老去。

金秋十月,还没到雪花飘舞的日子,我又没来由地驰念大洋彼岸的阿梅了。

与我灵犀相通的阿梅,这位兰心蕙质的女子,通过微信,再一次找到了我。

苦尽甘来的阿梅,捎来了她的幸福。喜得良缘的她,和儿子,和老公,终于在西雅图定居。

阿梅,你以傲骨担起你和儿子的人生,你以柔情拥抱了迟到的爱情。阿梅,你以你的幸福和牵念,激励着渺如微尘的我。我也深信,只要不停下追梦的脚步,就会赢得生命的馈赠。

在社会的漠视和人性的冷漠之外,这个冷冽的世界,纵是岁月荏苒,还有一缕光,还有一颗琉璃心,因远方的惦念而熠熠生辉。

一念生暖。牵挂,是甜蜜的责任。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老年的癫痫病患者能用手术治疗吗西安能治癫痫疾病的医院有哪些?癫痫病怎么治疗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