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晓荷】远去的大鼓书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女生悬疑
无破坏:无 阅读:1749发表时间:2019-08-12 16:36:01    外面雪花飘飘,铺天盖地,仿佛天空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挥洒着羽毛;又像是曼舞飞扬的柳絮,让行人眯缝着眼睛。听不到鸟声,微风过处,落雪瑟瑟,灌木窸窣,枝头树丫银装素裹。原先清晰的附近村庄,看上去影影绰绰,恰似天地间被罩上诺大的纱帐,苍茫、寂寥。突然,咚!咚!咚——的鼓声,从生产队牛房传来,犹如轰雷滚滚,石破天惊。声声鼓鸣,古老而沧桑,似乎久远而玄幻;它萦绕在白雪皑皑的村庄的上空,穿过阒寂而深邃的原野,使人陡感洪荒寥廓又神秘莫测。   鼓声中,人们接踵而来,男女老少各色人等。有扛大板凳的,有拎小凳子的,多数缩着脖子、拢着袄袖,妇女手里还拿着针线活,也有邻村的听到鼓声赶来的。到门前,人们掸掉头上的、拍落后背上的雪,跺一跺脚,陆续进了牛房。约摸听书人来的差不多了人,这时鼓声稍缓,节奏感放慢,钢板也随即敲了起来。不一会功夫,说书人开口:天也不早了,人也不少了,大家安静了,书要开始了。牛房里百十多号人,乱哄哄的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只听道:大鼓催,钢板叮,我慢慢说,你慢慢听。“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上回书说到小元帅罗通被屠鲁金花设计擒获,意欲成亲。这回书单表屠鲁金花何许人也,哪有这等本事......起关大多吟诗作对为引子,首先拢住听书人。   这牛房泥屋六七间,开有两道双扇门,留有五个窗洞,窗洞塞上大半洞稻草,门窗一概朝南。门窗靠檐口处,向外冒着阵阵青烟。当门一间屋顶,落雪即化,冒着热气。烟与热气在房顶交织,迎着飘舞的雪,缭绕升腾向上,然后缓缓散去。进屋见到刚烧过火的一大堆火烬,边上还有未燃尽的豆梗粗棒,向上飘着丝丝缕缕的烟。鼓声间隙,偶尔听到火堆里劈啪的声响,随即就闻到一股焦齁的豆香,多少也掩去一些牛粪的味道。这牛屋,房间没有隔墙,北墙不设窗洞;中间,从东到西用大石块和泥坯混合支起的牲口槽,高约七八十公分;槽北面圈拴着十几头毛色不一的耕牛,顶西头一间,还有几条驴和骡子;槽南面是一条狭长的通道,平时作为堆放草料,并为饲养员饲喂时的通道。这会儿挤满了人,有的打着麻绳,有的纳着底子,有的在缝补衣裳。男人们有的低头眯眼,有的吧嘚吧嘚吸着旱烟,有几位年龄大的长者,拖着一米来长的大烟袋,装一烟锅烟末碎屑,用拇指压压,划根洋火一点,那头的嘴里鼻孔里,就冒出一股青白色的浓烟。老人们相互比较大烟袋,也有一种荣耀感。烟袋的长短,烟嘴的质地、大小,如是玉的,还是玛瑙的,烟锅是黄铜还是青铜的,烟杆是对叶梅的乌木的,还是纯铜或铝的等。更有讲究的,在烟杆上镶上玉石、玛瑙、翡翠或琉璃之类,类似“扳指”那种套在烟杆上。有玉石的烟袋,一般是禁止妇女触碰的。无论烟味牛粪味,还是做手头的活计,丝毫不妨碍大家听书的兴致。   说书的大鼓就架在火堆旁。鼓架是由线绳串在一起的三根竹竿,竹竿长八十公分左右,中间用绳扎住,放下成交叉三角形状,鼓就放在抻起的三角线绳上;鼓槌是用剥皮的柳条,大约五六十公分长,粗壮一头勒了一弯,用以敲击鼓皮。钢板由湖北哪家医院治抽搐好啊两个半月形的钢片或铜片构成,直径约十公分,操作用左手的食指与小指卡鹤壁市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住一片,另一片用大拇指压在食指上,手腕作一百八十度来回翻转,这样就发出“丁当”的声音。挨近一只小方凳,上置一个长满茶锈的分不清颜色的杯子,地上有一竹篾壳的保温瓶。说书人端坐架鼓旁,左手持钢板,右手执鼓槌,时说时唱。说时属于道白,单以鼓声衬托,唱时则钢板鼓声双双相和,好似配乐。必要时辅以口技,像风、雷、水声,动物的鸣叫、咆哮、哀鸣,模仿幼童、老者、妇女的声音等等,无不惟妙惟肖。道白的声音,忽高忽低,忽快忽慢,时而粗壮力沉,时而细腻慢语,描摹人物景致,栩栩如生。紧张关口,豁——地站起,鼓槌直指前方,声音陡提八度,“哪——里走,拿——命过来!”唱书时,忽高亢嘹亮,忽细声曼妙,时而尖声高走,时而沉声低回。加之鼓点的紧敲慢擂和钢板的快缓“丁当”。于是乎,鼓响锣鸣,电闪雷震,暴风骤雨,云开雾散,马蹄声声。什么罗通罗元、秦琼程咬金、屠鲁金花左车轮,赫然就在你的眼前。仿佛如闻其声,如见其人,如临其境。更为引人入胜的,把听众带入玄幻的意境,无形的不可抗力在驱使着你,欲罢不能。却说道:说时迟那时快,她将手探入万宝囊内,掏出一件宝贝,往天空一抛,只见万道霞光,千根金索,直奔那贼而去,眨眼功夫将其捆了个结实,摔落马前。这“如意金箍索”的宝贝,确是了得!待如何处置这乱臣贼子,且待我下回分解。   书到此刹关。有的去屋后茅厕,有的在议论书中的章节和万宝囊。回过神来,再打量说书人。只见他前额微微冒着热气,嘴角挂着少许白沫。穿一棉袄外蒙一件卡灰色对襟褂子,几只纽扣与纽袢,用布拉条打结织成,乍一看,倒像几条春蚕,卧于胸前。下穿一条大腰棉裤,裤管口用二尺长的布带缠绕,脚踏一双半新的老头棉鞋,鞋口处依稀可见手工缝制的白粗布袜子。他欠身接过别人为他递来的茶杯,有人为他点了根白纸包香烟(本地人自制的)。一边吸着烟,一边喝着热茶,时而跟旁边人说上两句闲话。原来是盲人!冬春农闲,由一人背着鼓和鼓架领着走村串户,为十里八村的乡亲说唱大鼓书。什么《响马传》《岳飞传》《三侠五义》《封神榜》等等,捞到哪一部,都能说个一月半载。不过,夏季农忙过后,也有请来说书人的。打麦场上,架子鼓一支,咚咚咚!紧敲慢敲,重击轻击。只需一袋烟功夫,便会被乌央乌央的人群围住。至于报酬,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吃饱而已。有的说了三五十天的书,临走最多仅背半口袋山芋干。闲聊中,方知说书盲人从不识字,一切全靠记忆,而且还有一副数天白天晚上连续唱的好嗓子。这等功力,不是一般人能做到。更让人惊诧,说唱时,语言甜美,合仄贵州治疗癫痫的医院押韵,并带有绘声绘色的表演。在他的嘴里,什么事都可发生,什么奇迹都能创造。像是飞沙走石,腾云驾雾,钻湖入海,遁地无影等。从他的口中,历史没了时空,帝王将相,才子佳人在我们面前复活。忠臣冤死,你会流泪,奸臣当道,你会切齿,昏君主政,你会生气难过……听着听着,如醉如痴,不由自主紧随书里的英雄视死如归。昨晚听的书,今早那鼓声,那唱腔,那情境仍在耳边眼前,那余音时刻萦绕着你,挥之不去。   如今,已到满目霜叶的年岁,遥想那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肚子难以填饱,收音机置办不起,何谈娱乐?在那弥漫着烟味牛粪味的牛房,听着大鼓书,随说书人酣畅淋漓的演绎,跟古人欢乐而乐,随古人悲苦而忧,启蒙了少年时的正义邪恶观,是多么温暖温馨。那拴牛的泥屋连同“斜阳草树,寻常巷陌”已经作古,耕牛在多年前就被农机替代。已有很多年头,听不到说书人的鼓声,从此大鼓书会不会销声匿迹?算来盲人说书者,已有八十岁上下。不知流落何方,现如今还好吗? 共 270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拉萨治疗癫痫病比较有名的医院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