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绿野】童年的年味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秦风秦韵
   年味,赋予一个成长的印记。现在的年味儿,就是多远都要回家,团圆,品美食,唠家常,看《春晚》,跨年夜。年味儿,丰富多彩,弥漫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不变的是浓浓的亲情,幸福的节日。不同的是千姿百态的欢庆方式,不管是城里的,乡下的;家里举办的,饭店聚会的;南方的,北方的;还是各民族的……都隆重的迎接,盛情的款待。以自己最崇敬和最欢快的方式来迎接年的到来。祈福祝愿新的一年万事如意!   说不完的幸福年味,倒是时常回忆起童年的年味,那个青涩的年代,物质匮乏,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都较低。但浓浓的年味,让亲情和时代打理的印象深刻,至今不忘。   年味推开腊月的门,走进千家万户。驱散严寒,送来温暖。童年的年味,是一种期盼。像屋檐上挂着的一串串红辣椒,那么热烈;又像是挂在蒙古包上被日月风干的牛肉干,那么让小孩儿垂涎……   放了寒假,恰恰赶在腊八,腊八的清晨,妈妈熬的腊八粥,作为年的引子,牵着我们向新年的祝福中奔跑。:“小孩儿,小孩儿,你别哭,过了腊八就杀猪;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过年”。过了腊八,盼望着小年的到来。   北方的小年是腊月二十三,这一天,孩子们已经等不到新年,就迫不急待的穿上了花红柳绿的新衣、新鞋,跑到村头,踏着村民们击打的鼓点儿,欢快的玩耍起来。让北方的冬天不再孤寂与萧瑟,欢快挂满了冻得红彤彤的小脸。   二十三小年这天要祭灶,小孩儿们吃着黏黏的糖葫芦,黏住了嘴,甜醉了心。   过了小年,年门儿越来越近,大人们更是家里忙着蒸年糕,做豆腐,杀猪,发面蒸馒头……做不尽的美食,乐的小孩儿合不拢嘴;外边忙碌着赶大集,购年货儿,俗话说:“丫头爱花,小子爱炮”,每到过年,姑娘们的鲜花头饰,给节日增添一份美丽与喜庆。更展示出女孩的那种天生爱美,那份与生俱来的妩媚。男孩子们不在乎那份美丽,却拿着炮仗在院里放个不停,劈了啪啦,便是他们愉快的心声。   腊月像一位矫健的青年步伐快而急促,拖着人们,追赶着他向年奔去。大人们一路奔忙,扫房子,粉刷房子,装饰房子,欢天喜地的把年画贴满了屋子。   年的日子浅了,年货似乎也满了,但好像总是买不全,直等年来到……   大年三十终于到了,孩子们是被阵阵鞭炮催醒的,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懵懵懂懂就跟在大人后面,提了对联儿,挂钱儿,跟着大人,帮家人贴对联了。贴对联,可是过年的一件大事。它是年味弥漫的极致。红红的对联,寄托了红红火火的日子,写满了各种祝福,威武的门神,花红柳绿的挂钱儿,无不预示着来年平平安安,五谷丰登,祥和发财……所以贴春联,是一项大工程,男人们总是细致的,虔诚的用一上午的时间来贴完。女人们则精心准备着新年的这顿大餐。春联恰好贴完,大餐摆上席来。新年大餐,像一块磁石,吸引着每位家人聚在一起,围坐桌前,一家老小,在这一刻,放下忙碌,以最好的心态,品美食,品团园,品快乐。   夜幕降临,家家灯火通明,红红的灯笼映着红红的对联,给大年夜增添了些许的祥和。这时,爸爸总是抱来许多芝麻秸,均勻地铺在院中的路上,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一是为了让屋里的人们能听见外面进来拜年的人的脚步声,二更是为了预示着来年芝麻开花节节高。   因为有中午大餐的底儿,晚餐草草吃过。孩子们便跑满村子,疯玩起来。大人们开始准备做午夜的饺子。只等午夜,鞭炮一响,饺子下锅,连绵不断的拜年就开始了。有时等不到午夜,一家鞭炮响,两家三家就连上,于是整个村子谁也不甘落后,鞭炮声此起彼伏,把年味儿推向高潮。吃完饺子的孩子们跑着出去拜年了,大人们还没顾得吃完饺子,给长辈拜年的人们一波儿又一波儿来了,又走了。拜年的祝福声萦绕在饺子的清香中。此时忙碌一年的人们,难得此时的放松与富足,走村串户,互相拜年,整个村子像水流动起来。送走祝福,迎来祝福。拜完整个村子,已听见鸡鸣,初一的清晨已来到。大人们仍没有困意。大人们熬了一夜,小孩儿们热闹到困倒,睡到天明。   初一早晨起床,小孩儿们在撒满地的鞭炮屑中,寻找着那未被放过的小鞭炮,积攒在手中,等找完了。扫净鞭炮的纸屑,再拿出火柴,点燃未响的小鞭炮,更是无比的快乐。   年味儿弥漫的童年,过了三十儿还未完。从初一后到元宵节,接连不断的秧歌儿,高跷,走街串巷,送去祝福,给那个时代文化生活比较贫瘠的人们,带去最大的快乐与期盼。秧歌,高跷会持续半个月,到元宵节结束,元宵节晚上的灯会,孩子们跟着灯会跑遍村子,甚至是外村,看灯展,放烟花。送走一拨儿灯会,回去睡个回笼觉,再迎接下一波的灯会。总之,这一晚,孩子们一定要玩儿嗨,这可是年的尾巴啦!明天一切正常了,如果今晚玩儿不好,那就只等,来年了!所以,在元宵节这个晚上,我总是跟在哥哥姐姐的后面,走家串户,跟着他们追着灯会,走过一村又一村。直到结束,望着圆圆的月亮和满天星斗,跟着姐姐和哥哥回家,困倦打不退的兴致……   年,就这样隆重地来,悄无声息地走。一年又一年,轮回岁月里,我们从孩童,走向芳华,又走向步履蹒跚……      童年的年味是那样的青纯,美好。在记忆中拿出来,舔一舔都那么甘甜。                         河南外伤癫痫能治愈吗山西儿童羊癫疯哪个医院湖南癫痫病医院哪些山西儿童羊癫疯哪个医院治疗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