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落尘】山行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歌词曲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而今还会不时想起。   那时我刚到杭州,对于这座历史古城充满好奇和敬畏之心,杭州令无数人向往,我也不例外。一直以来,自己就像是一只被囚禁的鸟,去过的地方寥寥,对于广袤祖国的印象不过停留在那张中国地图上。说得更具体一点,就是从高中地理课本或老师口中学到的丁点知识。   去过一次广州,那是我到过的最远地方,一段时间引以为傲,很有点小家子气。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只有真正走得远了,看过了山山水水才知道人事的艰辛和生活的苦涩。而今去过了更多的地方,也终于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但回头想想,这些经历中仍有许多难以忘怀的,就像德清的那次挖笋之行。   德清是湖州的一个县,隶属浙江,地处长江三角洲腹地,东望上海、南接杭州、北连太湖,西枕天目山麓,是个人杰地灵的所在。而湖州位于浙北,浙北地区多小山,山上遍植绿竹,竹子在当地已经成为最为平常的一种植被了。不像许多北方的山,山上遍地松柏或岩石突兀,这些都成为不同地区的一种地方特色,很好地配合了南北差异,养成了特殊的品性。南方的绿竹、北方的松石,就像南方的美女、北方的汉子,各有千秋。   而浙北的竹子虽多,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却是德清。去年三八节,公司组织集体出游,去的便是这个地方。许多地方并不是因为它的出类拔萃而让人记忆,更多的是那个地方有了人的感情,所以牵念就像长长的线,缠绕心间,心一动,便牵扯到它。   每年的三八节公司都会组织出游,据说已经成为定例。而我刚加入这家公司,可谓躬逢胜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公司里,我挂了个部门经理的虚职(说是虚职,因为虽然名谓经理,实则手下人员很少,近乎光杆司令),于是也可以陪同老总员工们一起出行。   老总是一名五十多岁的老头,剪得寸发,看上去很慈祥,皮肤很白,头发也变成了银灰色,人很精神,开一辆白色保时捷在前面开道。总监,是一个快要奔四的女人,刚生完孩子(由于生孩子休假了一年多,与市场脱节,所以需要引入助手,帮助共同管理销售条线,我便是在这样的境况下来到公司的),到公司上班不久,但和老板关系很好,开一辆银色福特轿车紧随其后。再后面分别是人事部经理和大区经理的车子,一共四辆,所载人员合计十六人。   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德清,提前由人事经理安排好。大主题为“德清香格里拉农家乐”,具体项目有打年糕、挖竹笋、自助烧烤。由于刚来浙江,对周边的地理环境不熟悉,我以一个新人的视角在观察,和总监在一辆车子,副驾坐的是另一个部门经理,她们聊天,我偶尔似是而非地插两句话。因为不熟,故话不多。   车子快速驰骋在柏油路面上,两旁是苍翠欲滴的植被,偶有小山从侧面快速闪过,山坳里的屋舍很具特色,属于典型的浙派风格。民居都是一栋栋小洋楼,屋脊成宝塔形状,在尖顶部分树立一个长长的铁杆子,按推测应该是避雷针之类的东西,只是经过精细设计,非常好看。琉璃瓦的屋顶,翘起四个吊脚,屋子的外墙贴着白色瓷砖,看上去很洋气。车子很快便驶离了高速公路,两边的绿色植被也就渐渐地被绿竹取代。进入乡间公路,竹子便随着车子纵深而越来越密。   竹子和浙江人有着不同一般的感情,成熟的竹子可以做各式各样的家具——藤椅、竹桌等,不一而足。竹子还可以磨成竹浆造纸,纺成竹纤维做衣服,竹子做成的纸张,白净光滑,质地非常好,可谓纸中上品,而竹纤维做成的衣服,更有着透气环保等诸多优点,被服装企业广泛应用。竹炭更是竹制品之中的翘楚,可以净化空气,消除异味,吸湿防霉,抑菌驱虫,关键是燃烧近乎无烟,是烧烤中常用的佳品。用竹炭烤制出来的肉食,香而不腻,非常健康。所以,竹子在浙江人的心目中有着非比寻常的地位。   看着两旁的竹子,我便在脑海中想像竹子的诸多好处。副驾的杨经理说,她特地带了口袋准备着挖竹笋。总监打趣她说,要是挖不到怎么办?她说就算挖不到竹笋也可以顺带些竹炭回去。是啊,看着漫山遍野的竹子,就像看到了漫山遍野的宝贝,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回去。我想老杨的主意是不错的,这就如人生,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总监也笑着夸奖她精明。   说到竹笋,我不由得把目光转向周边的绿竹中,许多出了地面的已经长成嫩竹,有裸露在泥土外的竹根,一根竹根上竟长好几棵新竹。而竹笋却是深藏在泥土下尚未长出头来的,长出地面的就不能食用了。竹笋在土壤里是牙黄色的,一旦出了地面就会变绿,拔节,横生枝杈,长成新竹。只有土壤里牙黄色的竹笋才是美味,能够上得餐桌变为佳肴。竹笋有春笋和冬笋之分。每年过了立春,便是春笋上市之时,春笋鲜嫩,爽脆,得自天成,所谓“尝鲜无不道春笋”,当年唐太宗对春笋朝思暮想,着迷“鲜镜”,每年春笋上市,召集群臣共赴笋宴。而冬笋则是冬日藏在土中的毛竹笋,两头尖似小船,肉色乳白,壳薄质嫩,虽然冬笋资格老,可鲜嫩程度丝毫不亚于春笋,甚至价格还要比春笋略高。   我们在三月赴德清挖笋,也算是赶上了挖春笋的末班车了。谈到笋,便口齿生津,好想立马就能吃到。我们农家乐的地点在德清的群山之中,而环绕四周的山坡上全是绿竹,所以,看着这些绿竹,我便心已了然,自知必有笋可吃了。   竹笋富含丰富的蛋白质、脂肪和膳食纤维,能化痰下气,清热除烦,通利二便。《名医别录》言其“主消渴,利水道,益气,可久食”,《本草纲目拾遗》说它“利九窍,通血脉,化痰涎,消食胀”。浙江人对竹笋更是情有独钟,发明了许多特有的吃法,腌着吃,吵着吃,晒干吃,笋干、笋丝更是随处可见。在菜场或者路边的杂货店里都可以买到笋制品,竹笋是浙江人平常餐桌上一道不可或缺的美味。   有道名菜“腌笃鲜”便起源于浙江,主要的食材是笋和咸肉。南方天气潮湿,许多食物都无法长时储存,所以腌制成为保存食物的常用方法。而笋的鲜嫩,配上咸肉的酥肥,汤白汁浓,清香可口,是一道不可多得的好菜。“腌”是咸的意思,“笃”就是小火焖,“鲜”就是新鲜,所以光从名字,就可以推测这道菜的味道。   到了预定的地方,人事经理根据个人意愿分组,有的人分去打年糕,有的人分去准备烧烤用具,有的人分去挖竹笋。当然分组不过是一个仪式,大家玩得尽兴才是目的,所以大家在玩乐的时候是可以串组的。去挖竹笋的人最多,我也因为一路上葱郁的绿竹而选择挖笋。农家的主人是一名五十岁左右的汉子,他带着我们一行人往山坡上爬,边走边给我们讲解挖笋的诀窍。当然也很诚实地告诉我们,现在已经过了挖笋的最佳时机,能不能挖到竹笋就看我们的运气了。在把我们领到地点后,他先示范了几次挖笋动作,然后就独自下了山坡,把一大片竹林交给了我们。   竹林里空气湿润,地面也有些湿滑,所以我们格外小心,找笋的同时也注意安全。汉子的示范让我们掌握了要点,找到一颗笋就可以顺藤摸瓜找到好几个笋,只需要顺着竹根走向去挖便可。可惜的是汉子示范了,却没有挖到笋,另外,由于锄头有限,我们不得不小部分人扛着锄头,大部分人四处找笋。在汉子离开后,我们便分散在竹林中找笋,没有锄头的人发现笋就大喊一声,让有锄头的人过来挖掘。   我是没有锄头的,小叶也没有锄头,我就是这个时候开始熟识小叶的。汉子说过,在我们之前来过好几拨客人,现在笋已经挖得差不多了,不容易找。正如他所言,我们找了好久也没有发现一颗笋。小叶是很文静的女孩,比我到公司的时间长,但是我们分属不同部门,所以平常基本没说过话。这次找笋的过程,倒让我们彼此熟悉起来,游玩的意义除了游玩之外便是和同行的人增进感情。我们没有找到竹笋,但却相互间有了更多的了解。我知道她虽是浙江人,但却非杭州本地,也算是一人在外闯荡。我来自江苏,孤身一人到杭州,因为相似的经历,我们大有同病相怜之感,故而聊得投机。   我们边找笋边聊天,倒也惬意。但始终找不到笋,后来只有放弃,去路边的小道上散起步来。小叶留的短发,到脖颈的长度,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很有爱。三月的天气微冷,小叶一身灰色呢料的外套,朴实无华,很像邻家的女孩。我来自农村对于这样的女孩从心底里就有好感,不知道小叶对我的感觉如何,但从我们聊天的默契度判断,她对我的印象也该是不错的。   山里的天气总是反复无常的,这边晴天,那边下雨。竹子间可以听到清脆的鸟鸣,也有潺潺的水声流出,我们并肩走过一截小路,可以看到路面上明显的雨水分割。这种状况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唐代诗人张旭的《山中留客》:山光物态弄春辉,莫为轻阴便拟归。纵使晴明无雨色,入云深处亦沾衣。风吹过,竹叶声声,微微有点凉气,我们便取道回归农舍。   回来时遇上她们挖笋的人下山,确有斩获,挖了七八个大笋。老杨指着我们俩笑道,“四处找不见你们,原来跑出去约会了。”一群随着的人也跟着起哄,大家一团哄笑,小叶不好意思起来。   农舍里,打年糕的人还在打年糕,烧烤架也已经搭了起来,屋内的桌子摆上了好几碟小菜。这里我们很自由,喜欢烧烤的,可以到外面的棚子里烧烤,喜欢吃饭的可以到屋子里桌子上用餐,喜欢体验生活的,可以到一边跟着屋主一起打年糕,喜欢玩乐的,就凑在一起打麻将、打扑克。   我是坐在桌子上吃饭的,因为看到了那碗冒着热气的腌笃鲜。笋是新鲜的笋,肉是农家特制的肉,加上原生态的蒸做方法,味道非常鲜美。小叶则在外面品尝女主人刚蒸好的年糕,因为同事们的玩笑,我们刻意保持了一点距离。   山里人家不像外边的四合院,也不是吊脚的小楼,屋主有三间房子,一字排开。面对屋子大门,右边一间是厨房,中间一间是主屋,左边一间供给娱乐。厨房里除了灶台和炊具以外,就是一大堆柴火,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许多毛竹劈成的小块;主屋是套间,正中一间放着家什,剩余空间被隔开成小间,里面放着好几张大圆桌,供给前来游玩的人用餐;娱乐室内放着几张方桌,上面摆放麻将,扑克等,供给客人们休闲。门口有一块宽敞的空地,可以搭起烧烤架烧烤,也可以磨出大缸打年糕。屋子的地势相对较高,空地的前沿是一断层,用石块垒起来,断层下面种着一些果蔬,可待日常食用。在断层的边上用毛竹搭就一间精致竹屋,屋子是上了锁的,屋主人说这个竹屋是专门用给电视台取景拍摄的。   德清是一个旅游城市,在群山环抱之中,苍翠的绿竹掩映之下,遇上大雨季节,从山上流下来的水便可以漂流。由于独特的地理区位,造就了繁盛的农家产业,旅游收入成了当地农民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外加上竹子的经济效益,生活倒也相当富足。   浙江是经济大省,人杰地灵,许多人在这片土地发家致富。那些做生意出了名的浙商,最喜欢在闲暇之余驾驶机车到这些绿竹掩映的地方休闲,带上三五本书,逍遥在自然的怀抱中,忘记疲惫,忘记烦恼,体会难得的轻松。浙商之所以能够做大做强,我想除了浙江人的吃苦耐劳,精明强干以外,也跟他们的特殊心态和所处地理环境有关。   单单这片竹子,就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意蕴。而浙北的绿竹更是绵延千里,成就经济价值的同时,也成就了许多影视剧的辉煌。德清,安吉,长兴甚至绵延至江苏境内,这些竹子成就的景观,不仅有着厚重的历史价值,更有着不可言传的人文精神。《十面埋伏》就是在安吉取的景,《飞侠小白龙》拍摄地为宜兴,它们的共同之处就是竹海。   山里的农家为了招徕生意,也与时俱进,搞起了网络,做起了营销。一面招商引资吸引优秀的影视剧前来取景,一面也利用地方电台来搞宣传,甚至给自己取上一些生动的名字吸引眼球。就说我们去的这家,名字叫“香格里拉农家乐”,我们来的时候,就是冲着这个名字来的。但是到了之后,除了上面描述的景色外,并不见一点“香格里拉”的迹象,唯一与之沾边的就是那块树立在路口的招牌,上书“香格里拉农家乐”几个大字。不远处的几个农舍也分别有着不同的名字,靠近漂流地的一家就取名为“郑和下西洋”。   很喜欢这种山中生活,我想他们是幸福的,徜徉在大山的怀抱中,听潺潺水声,惬意而舒心。陶渊明《归田园居》大抵就是这样的意境。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在这样的环境中,自然让人有归隐之意。我也想捧一卷书,在绿竹间吟咏,伴着鸟鸣起身,伴着月出而休息。可是别离休闲地,还得回到繁忙的工作之中,一切都只是愿望。   玩乐的时光很短暂的,农家乐经历了三个小时多,我们一行人准备离开。来山里做节目的德清电视台记者碰上了我们,顺便采访几句,还留影纪念。第二天听同事们说,我们上了节目,可惜我始终没有找到那个电视片段,甚至没有一张这次出行的照片,少不了有些遗憾。   车子驶离农舍,天已快擦黑,夕阳西沉,天边有微微红色,整个竹林安静了下来,马路上也亮起了灯火。老杨果真收获了一些竹笋,但远远要装满口袋,还远远不够。她用方便袋装了那七八个笋,又和屋主人买了竹炭,这才让口袋满了起来,做到了满载而归。   如今时过境迁,岁月像把无情刻刀,改变了彼此的模样。但每想起这件往事,想起笋,想起竹子,想起小叶的笑脸,回忆便清晰起来。 哈尔滨去哪里看癫痫病更加专业武汉癫痫病出名的医院武汉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十堰治癫痫病医院特色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