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星月】圆梦布尔智,心归大草原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感散文
摘要:与布尔智草原的虔诚相逢,总算是圆了我草原之梦,填补了我行程里有关草原的空白。    赶赴草原,像是赶赴一场前世未了的约定,这约定,在我心里盘桓了很多年,这约定,于我心里已成为一种守望,一种执着的等待。   一次次哼唱着“陪你一起看草原”,多少次聆听着“我在草原等你来”,那一首首悠远豪爽的草原赞歌,早已将一份隔山隔水的渴盼与向往,丝丝缕缕柔软在我心最深处。   与布尔智草原的虔诚相逢,总算是圆了我草原之梦,填补了我行程里有关草原的空白。   布尔智草原,位于天祝县祁连乡境内,距离古凉州武威约35公里。当我们的车子路过城市,绕过田地,经过南营水库,穿过层层山谷,布尔智草原便以其最自然又最独特的形象在我们前后左右舒展开来。   游目纵观这无垠的沃野,是满眼的绿,浓的、淡的、深的、浅的,高的、矮的、弯的、直的,无需刻意,就那么自然妥帖地结合在一起,构成了布尔智的美景,成就了布尔智的草原之称。整片整片的花草,像跳跃的音符,在微风中舞动着迷人的旋律;整山整山的松树,像浑然天成的诗行,在天地间弥散开淡淡的芬芳。   一条青色的小河横卧在草原怀抱。河里,清澈透亮的溪水,泛着白浪,穿石绕树,叮叮咚咚拨响了草原灵动的曲调。几匹闲散的马儿,低头摆尾,在绿丛间忽左忽右,洁白的羊儿,若隐若现于草丛中,为草原增添着无限的情趣与活力。   这次是休闲活动,我们并不急着赶路。沐着初升的朝阳,呼吸着清爽的新鲜空气,一行五十多人跳过小溪,越过山间沟沟坎坎,洋洋洒洒向草原腹地深入。途中,草香、花香,泛滥着一片接一片的葱郁,放纵着一浪连一浪的繁茂。随同孩子,在一株株花草间自由地走走停停,在一丛丛绿意间随意地拍照留影。每一株草、每一块石、每一朵花、每一沟水、每一缕透过树梢投在地面的阳光,都以其最原始的姿态,在阳光折射下散发出各自的香息。一抹抹、一簇簇的绿意,写着欢喜,渗着自由,透着随意,晕染开一幅幅独具风韵的画卷,   我知道,我对草原所期盼的、等待的,还有喜爱的,都在这儿了。   尽管去的有点晚了,我们已错过了草原上整片马莲花同时盛开的庞大唯美阵势,但在背阴处,在潮湿地带,仍有迟迟不肯谢落的马莲花,穿过峥嵘岁月,在季节深处等待着这次朝思暮想的相遇。一如我的等待。   一朵花,一旦沾染了莲的气息,便超然于许多的艳美,纯洁而高雅。马莲花,以莲为名,更是以莲的姿态挺立于草丛,不卑不亢。蹲下来,轻轻地触摸,细细地端详,其花瓣不多,叶瓣呈长条形,瓣稍微卷低垂,像驻足于时光中娇羞瘦俏的少女,婉约柔美。其色呈淡紫色,瓣根透白,瓣稍显紫,瓣身紫中透白,白中融紫,水水的,嫩嫩的。整个花瓣脉络清晰,白得纯洁亮丽,紫得高贵神秘。每一朵花,都舒展着细致的朵儿,既简单,又大方,绿叶与花朵亲密接触,互相簇拥,如依在光阴里的情侣,在微风轻拂下,诉说着百般衷肠,摇曳着千姿风情,缠绵着万种柔情。   草原或动或静,都以它的温存与博大印证着生命的生生不息。牧草生长得很完整,如厚厚的草毯子,葱芜而洁净。走在草毯上,脚与草接触,是柔的,软的,走着,走着,仿佛把自己也走成了一株草,一朵花,一道草原上亮丽的风景。   接近正午,我们择一树荫下,进餐,娱乐,各自按喜好活动。   吃过午餐,躺在草地上,在轻快的音乐声中,从挺拔浓密的树枝缝隙里,看天,看云。朵朵白云越过山峰,缓缓飘过,悠然而纯净;缕缕夏风飘过草地,轻轻吹来,抵达我的衣襟,漫过我的脸颊,吹起我几缕散开的长发。丝丝凉意直抵心扉,撩拨起心的快意,我多想高歌一曲,将内心的欢快与惬意,唱给奔跑的马儿听,唱给吃草的羊儿听,唱给草原听,唱给光阴听。   孩子们吵着要去玩水,便陪孩子们再次跃进小河。山溪蜿蜒,清亮喜人,伫立在溪中大石上,听潺潺流水,看粼粼波光,大大小小的石头上,一团团、一片片绿色的水藻,丝丝缕缕,缠缠绕绕,空气中充盈着绿色的芬芳,那一刻,仿佛风都是绿色的,日光是绿色的,连溪水的声音也成了绿色的。   佛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在这碧空如洗的蓝天下,把自己置身于红尘之外,剪一段菩提时光,听风的吟唱,看花的怒放,嗅空气中花草的馨香;与一朵花,与一棵草,安然而坐,在与花、与草的对视中,感受一花一草所蕴含的禅意;与一片云,与一条溪,轻言几句,在与云、与溪的互诉中,享受草原的静美,感受大自然对生命最温柔的馈赠。   返回时,借着水边青葱的林带,走在松树的树影里,阳光透过高大茂密的松枝将光点稀稀疏疏的洒落在地,地上松针铺地,熟落的松塔滚在低洼处,一攒攒,一窝窝,像一条条风干的棕色小鱼,触之干爽,踏之脆响,行之蓬松柔软。一路走,一路看,一路听,仿佛每一片从头顶游过的云彩,每一缕拂过衣襟的清风,都在告诉你,你在草原,临着布尔智的风,沐着布尔智的日光,与布尔智两两深情对望。   原来,有些眷恋,不是转山转水的程程相携,而只是一次彼此倾心的相遇,便在弹指间就成为永恒的浅浅相望,深深眷恋。   若可,就让我生如草木,做一朵闲花,无需追逐,不必相较,只执意地开在充满阳光的草原上,安静地生,素净地活,一如既往地向着阳光,浅浅微笑。如始。如初。如此,便足够好。 武汉癫痫病的偏方治疗湖北癫痫病常规治疗方法河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癫痫病人口吐白沫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