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看点】青柠檬(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伤感散文

我与他连朋友都算不上,也不知他怎么在陌陌搜到了我,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我的陌陌在一个三年前的旧手机上,卡得要命,所以陌陌我是不大上的。那手机多数是用来听音乐,我喜欢听音乐,独处的日子给自己带来一些欢欣。

陌陌有显示在线和距离的,我看他的距离是四十多公里,还在移动。便问他在干嘛?他说:“回贵阳的路上。”后来便互道了晚安,我下了陌陌。

又过了几天,我找出旧手机准备听音乐,又看到了他发来的消息:“终于等到你了。”我回了一个调皮的表情:“等我干嘛哩!”他说:“等你聊天啊!”我漫不经心地说:“好啊!”说完了,便去微信了。

当我又一次拿起手机,看见他发来了好几条消息:“那我们聊些什么呢?人呢?还在不在?”

我说:“我很少上陌陌的。”

“为什么?”

“没时间。”

“哦。”

后来他在我的陌陌动态里找到了我的QQ号,那是为方便陌上的文友加入QQ而用的。他在申请加好友时,我还以为是某个文友因为某些事情交流。待我通过时,才知道原来是他。我是不大与陌生人闲聊的,一是因为没有多少闲聊的时间。二是觉得没有什么必要的话题。

我们也只是隔三岔五的聊几句,有时距离显示几公里,有时是几百米。来水城时他会在陌陌上艾特我:我在水城某地,过来吃饭。我没有去,随便找个理由拒绝了。认识,哦,不,应该说是网聊也有几个月了。他来过水城,我们却没有见过面。聊的也无非是问问彼此生活的近况,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各自都有自己该忙的事。

那天看他在动态里晒出几个橘子。

旁有评论:骗小孩子吃这个是不是很坏,还加了两个偷笑的表情。

我问他:“是不是很酸?”

他说:“嗯,是有点。”

我:“有得吃就不错了。”

他:“你想吃吗?”

我:“想啊!你又不给我送来。”

他:“可惜我不在水城,要不我给你送来。”

我:“快递呗。”

然后他在聊天界面找到我:“地址拿来。”

我:“真的吗?”

他:“真的。”

我:“好啊!”

我只是说着玩玩而已,也没打算他会当真。他若不问,我也没必要说,他也就没必要寄。

他又发来消息:“地址拿来。”说得那么干脆,如同命令。于是,我将我上班的地址给了他,还有电话和邮编。名字嘛,我是编的,嘿嘿。

他说:“我在网上下单了,收得到收不到不知道哈。”我只当他是配合着我演戏,那么我也就配合着他演戏吧!

我说:“订了,自然就收得到。”

他说:“呵呵,那就不知道了!”

也许他会想着我也只是配合着他演戏而已,我给他的姓名地址未必是真的。电话号码他倒是验证过了,因为通过电话号码,他搜索到了我的微信。

而后的几天,我们没有再聊系,有一天我上陌陌又看到了他的消息:“怎么样,你那里的生意好吗?”

我:“不好,都快撑不下去了,白菜涨价了,我只有买洋芋吃了。”

他:“是啊!哪里的生意都不好,我今天捡的纸皮还不够一斤呢!”

我:“唉!我也只捡了几个空瓶子。”

他来水城时曾问过我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告诉过他我是捡矿泉水瓶和废纸皮的。他也很配合地说:“哎呀!我们同行哎!”

其实到如今,我也没问他是做什么的。萍水相逢,我没必要了解那么多。

今天中午,我正无聊地玩着手机,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说是有我的快递。我猜想可能是盛京给我寄的书,因为听说我的奖品也寄出了。

待我取件时,是两小箱从海南三亚寄来的青柠檬。我首先想:“这是不是恶作剧?没有哪位好友给我寄青柠檬。再说柠檬这东西那么酸,偶尔买一两只调味就行了,哪需要这么多?我想起来了,应该是他寄的,他还真寄,可我要的是蜜橘,怎么变成了青柠檬呢?我拍了图片发给朋友。朋友说:“这个看起来不是很酸的,你做菜炖汤可以放一两片去腥提鲜。”这个我是知道的,我只想知道:“说好的蜜橘,怎么变成了青柠檬?”

癫痫病能手术治愈吗癫痫病人脸色发紫怎么治疗癫痫的预防早晚服用奥卡西平的时间间隔需要很长吗
上一篇:【流年·求精】听荷(远方征文·散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