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夕阳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丝路风情
摘要:3路车是刘芳每次黄昏下班必坐的公交车,黄昏的阳光很温暖。    一   那是个萧瑟的黄昏,下了一场小雨。刘芳没带伞,她把手中的包包顶在头上,雨水凉凉的,滑过脸颊,她颤抖了下。   忽然感觉身边一暖,蓦地发现头顶上多了一把翠蓝色的大伞,几乎整个地在自己上空,惊喜回首,看到了一双炯亮的眼睛,雨水开始在他脸上旋转着滴下,刘芳知道是刚调入他们单位的同事,大家都叫他老林。刘芳的脸红了,“你不能淋雨。”刘芳没料到老林会这么说,所以很惊愕,仿佛老林透露出一个玄机。“难道所有的雨水要淋你自己身上吗?你喜欢淋雨吗?”   老林其实不老,有些丑有些黑有些瘦,站在那里,让人想起了枯藤老树昏鸦,孤旅中的一棵萧索瘦硬的树,想起了杜甫笔下的沉郁顿挫的诗。   然后谈话毫不费力地持续下去,全是一些废话,天气啊,国情啊,东西南北四面八方地刮过很随意的清风,很舒爽,沁人心脾。   3路公交车远远驶来,刘芳摆摆手,上了车,想不到的是,老林也是乘这路车,刘芳心里没来由得一阵欢喜,车上人不多,他们坐着冰冷的位子上,继续有一句无一句地交流着,车子停下了,刘芳到站了,她摆摆手,老林还是留在车上,他说还有两站路。   第二天到了单位,他们却不怎么样说话,对面相逢不相识,各自心存了一点小秘密,变得很快乐,然后变得非常愿意乘坐那路车。   在站牌下等车,时间汩汩地流淌着,夕阳很暖的时候,阳光照耀着等车的人们,流光溢彩,给他们周身都涂上一层金光,阳光下的老林眯着眼睛的样子,看上去很美丽,象梵高笔下的一幅温暖的画。然后车来了,一起上车,车上欢欢笑笑洒满了一路,到站牌,还是刘芳先下,老林再坐两站路。   总是差不多的时间到那个站牌,总是希望听到彼此的声音“哎,你也在这儿啊。”刘芳于是就拥有了很清新的心情,回到家也是很清闲地笑着,在厨房里择菜、淘米、烧菜,都变得象跳舞似的轻盈,阳台上的茉莉花开了,一小朵一小朵的,氤氲的香气,她轻声地哼着歌,“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有天老林说起了关于情感,关于燃烧,说起了易燃的和慢热两种形式,他说无论哪种形式,结果都是一样的,前提是一见钟情的有缘,反之就是礼貌。刘芳看着那花瓣一样的嘴巴,清澈的孩子一样的眼睛,听他娓娓地讲述,仿佛周身沐浴在佛光里,但又有种不安,有种期待,还有种伤感。   老林是很好说话的人,单位好多人喜欢和他聊天,这使得老林变得出类拔萃,老林是随和的,但又很有分寸。   起初老林总喜欢找些话题和刘芳进行交谈,都是天马行空的话题,谈书中的某个人物,谈古今诗词,都不谈论对方的家庭,谈论的热烈使得车箱内变得很温暖,不管外面刮着多大的风。老林的声音非常动听,清澈纯净,听着就有点恍惚,黄昏中车辆拥挤,人员嘈杂,显得老林的声音象泉水似的,有天,刘芳对老林说,“你的声音很清澈,象泉水,象深涧小溪。”   老林听了,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点心酸。      二   那天,老林也在她下车的站牌下了车,“一起走走?”林芳说“不行”,摆摆手快步离开,把老林自己孤单地丢在嘈杂的街道上。   第二天,他们仍然相遇,仍然坐同一辆车,打着招呼“今天风不小”,“恩,春天就是这样的,风天特别多”,他们都很自然,仿佛昨天没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一样。   只是,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老林却遇不到常在一起乘车的刘芳,他给她信息“怎么了呀?”,刘芳回复,“班上忙呀。”老林自己站在站牌下,眺望着单位方向,黯然神伤。   刘芳躲在办公室里,估摸着老林走远了,就下楼,走到大街上,只是那熟悉的站牌下没有了熟悉的身影,刘芳心里一阵地痛。   回到家里,她仍然好好地择菜淘米做饭,收拾家务,地板也打扫的干干净净。饭后,若是先生不在家的日子,外面万家灯火,她就打开台灯,捧一本书读,在一团温暖的灯光下回忆旧事,书上的字一个也读不进,回想与老林一同坐车的日子,回想他的声音,他的笑容,仿佛整个屋子里装满了老林的故事,熙熙攘攘的,让刘芳感到非常的欢喜和难言的忧伤。   刘芳想,也许时间长了,老林就习惯了没有她在一起乘车的日子,慢慢地变成回忆,慢慢地消失回忆。   或早或晚,他们也免不了相遇,他和她擦肩而过,但只是点点头,仿佛真的不熟悉,刘芳就想,真能做作。老林也这么想,真能装样子。这样一想,心里也就放下了,再看,果真是智子疑邻,处处做作的要命,也就更加想得开了,有什么呢?   但只是一觉醒来,刘芳有时会有种巨大的空虚袭来,他怎么样了?会不会难过?老林独自上车,心里也是一路怅然。   夕阳沉落的时候,老林晚走了一会儿,他终于看到刘芳走出了单位,他背过身去吸烟,当刘芳走过来时,他笑嘻嘻地说“原来,你的没空是有选择的没空”,刘芳一惊,一缕长发拂到脸上,她用手拢了下,然后慢慢地回转身去,就看到了老林的那双眼睛,清澈的,纯净的眼睛。   刘芳心里百感交集,她以为一切都会过去,但是老林他就这样执拗地、不讲理地、不屈服地站在那里,象个孩子似的截断了她想要一切都过去的路。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想哭,她知道她将无法抗拒这个男人,他的光芒象太阳一样,令她眩目与华丽和无法逃避。   太阳好端端地照着,阳光下的老林和刘芳在站牌下站着,象两颗规矩的树,然后一同踏上熟悉的3路汽车,刘芳先下车,老林目送着走远,再过两站,就是老林的目的地。但在这些时间里,是属于他们的,他们的。   3路车走走停停,他们期待一路上站牌多一些,多一些,这样可延长在一起的时间,刘芳注视着老林那孩子似的清澈的眼睛,听着天籁般的声音,时间缓缓而过,如行云流水。   刘芳每每想起,心里就刮起一阵茫然的风。时间真快,如今已四十多了,遇到老林,一个眼神,都能读懂,所谈的除了不着边际的文雅诗词再就是走过的岁月,明朗和缓慢,但又沉淀下不少东西,然后这些东西再重新在记忆的河床捡起,两个人到中年的男女聊起来就变得有了深长的意味。   他们认识的时间很短,岁月长河中,简直可以称之为一瞬。但在一瞬间彼此凝望的时刻,却分明地听到了千山万水相聚的喧哗,也许这就是懂,是欣赏,是知音,是疼惜……   长春比较正规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哈尔滨癫痫病是怎么得的老年人癫痫怎么治疗?哈尔滨癫痫医院哪个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