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绿野】老叔葬礼随想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丝路风情
二兵发来微信,告我老叔的葬礼顺利结束了,并发来几张葬礼的照片,让我看见了老叔火化前的遗容,最大的遗憾,我没有亲自去珠海给叔叔送行……   还记得2011年夏天,老叔老婶招待我的鱼锅,脑海中现在浮现出老叔的模样,让我难以忘却。时光流逝了六年,今天却又唤起了我对老叔的思念。   珠海的叔叔,不,已是远方的叔叔,已是去往天堂路上的叔叔,你一路走得怎么样?你看见黄泉路上彼岸花了吗?你过了忘川河上奈何桥了吗?三生石的望乡台上你回看了珠海、哈尔滨、齐齐哈尔了吗?老叔,喝些孟婆汤忘掉世间的一切事吧!   我回想到珠海时,老叔曾微笑着对我说:感谢我去珠海看望你,老叔用力拉着我的手,生怕自己会禁不住岁月的挽留,从此离我而去。老叔苦笑着看着我,眼中的坚定瞬间化作长辈爱的温柔。但是很抱歉,老叔离去了,我没有去珠海送行,我似不敢相信老叔会真的离去。   二兵弟让我给老叔的葬礼写悼词,我挖掘了二哥和我对老叔的几十年前的记忆,补充了二兵由于年轻而不知老人详细履历的空虚,我自觉得悼词写的还算能代表子侄悲怀的心意。   一阵风吹来,吹散了老叔在我记忆中的的身影;吹乱了我的思绪,也带走了我对老叔的悼祭。或许是岁月太过无情,或许是谁也违背不了自然的规律。今天二兵弟微信发来的是老叔的葬礼中还没消瘦的遗容照片,十五天前春节时二兵发来老叔的照片,我还看见了老人可亲的身影,可如今老叔已结束了自己的82个春秋。这个鸡年的元宵节,让我站在了思念和悲伤的路口……   风起了,风携着雪花吹过我的脸庞,把我的脸冻得生疼,我的内心一阵阵隐隐地酸楚。目光凝视远方,穿透了空间的深邃,超越了时光的束缚。我深情的凝望着人生路的尽头,胡乱地思索着都已走了的蔡氏亲族老辈,思索着同源血脉的亲情…… 鄂州哪些中药治疗癫痫哈尔滨中亚医院 癫痫病对人的身体有哪些危害呢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