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春秋】秋名山下魔音来(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丝路风情

正社长雪藏,副社长瞎忙,后台几天没稿,编辑有人翻墙。你说好吧还不见好,你说黄吧还没法黄,总这么不上不下勾人肠,就像端着热茶下不了嘴,搂着美女却上不了床,你说迷茫不迷茫?这可咋整。

这不吗,我一个人,既是作者,又是编辑,外加评论员,就差自己给自己审稿了。你说要放以前,就我这破水平,还能三位一体呀?早靠边站了。

自从进入摩高2.0时代,投石之作2018款情缘发表后,大家还没忘了我。我感动的,眼泪哗哗的,现摘录几条微信。

文友甲:有人都去“鄯善堡”发文了,名财双收,你咋不去呀老摩?

文友乙:又见你新作,太好了。

文友丙:本想给你跟评,想想算了,还是微信说吧,你懂的。

文友丁:老摩,大清亡了,55555。

你说你们呀,说点什么不好?我这刚有点激动,又感慨上了。

是啊,我何去何从啊?

(老摩你这2.0升级版不厚道啊,就是个小改款。我说土鳖你急啥?我这不涡轮还没开呢吗?今天我老摩要不整点大尺度,你就不知道啥叫全景天窗。)

引子

某铁粉“看着太阳度日”开导我说,老摩,再往前走走吧,你还年轻,俗话说得好,寡妇再嫁不丢人。

这话说的!

我还真想到一个人。谁呀?火山传媒网常务副站长老蔫,有实权,人豁亮,N年前是我的同事加粉丝,一直暗恋我,不对啊,打错字了,是一直爱戴我。不过现在人家做大了,我现在去求人家……,试试吧,也未可知。

前天,我通过微信联系了故人。老蔫说,他忙,让我先和火山外联部的瞧星星部长联系一下,大概说说情况。

我找到瞧部长。他说,火山网很民主,不搞一言堂,这样吧,我先把你拉到火山8群里,大家如果没意见,我再来办,你看咋样老摩?

我说没问题,我守规矩。

火山8群

群主马丁大叔还算热情,寒暄了两句,就让我发言。

我说,我叫摩高,头几年在贵站隔壁的文学网里混,写点小文,水平一般。因种种原因,孤独寂寞,前途黯淡,所以想来这。我吧,青少年时期就喜爱文学,读过《四书五经》、《金瓶梅》、《九章算术》……

正想细说,马丁群主礼貌地打断了我说,老摩呀,你的基本情况,大家心里有数,说实话,又不是什么大公司面试,别搞的那么严肃嘛。你来呢,和大家互动一下,问答问答,高高兴兴地,剩下的事瞧部长会办的。

我说太好了,那咋个互动法呀?

群主说,听说你老摩喜欢对对联,那咱就来个对联互动,怎么样?大家出上句,你说下句。

只见群里马上有起哄的。

我说,不行不行,中国对联看似简单,实则博大精深,平仄、押韵、对仗、元素、意境等等,太多了,别说大家出题,就算一个人出题,一时半会儿我也答不出,这太难了。

群主说,你想多了老摩,你就顺嘴说,咋想咋说,越自然越好。大差不差,没人扣你字眼儿。

马丁群主发了一串表情,说道,那我先来啊,老摩听题。

上句是:四大喜——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我一看,勒个去,这么多字!还是名句!我上哪给你对下联?你他妈的。

群里有人发出窃笑,要看我出丑。

怼吧,我暗下决心。

那我送你,四大悲——久旱逢甘雨、不停;他乡遇故知、借钱;洞房花烛夜、隔壁;金榜题名时、别人。

车轮战开始了。

老摩听题。

上句是:四大扁——明信片,饺子皮,煎饼果子,比目鱼。

那我送你四大长——昆仑山,大河套,万里长城,火车道。

老摩听题。

上句是:四大苦——苦胆水,黄连面,没娘的孩子,光棍汉。

那我送你四大甜——菠萝蜜,白砂糖,新包的二奶,喜之郎。

老摩听题。

上句是:四大绿——青草地,西瓜皮,王八盖子,邮政局。

那我送你四大红——杀猪刀,接血盆,向阳石榴,火烧云。

老摩听题。

上句是:四大酸——没熟枣,山楂露,争风娘们,山西醋。

那我送你四大香——开江鱼,下蛋鸡,黎明瞌睡,二房妻。

老摩听题。

上句是:四大黑——锅底灰,大煤堆,老铁匠脖子,猛张飞。

那我送你四大白——头茬雪,二茬霜,大姑娘屁股,白菜帮。

老摩听题。

上句是:四大褶子——卫生纸,豆腐皮儿,大妈的眼角,核桃纹儿。

那我送你四大抽巴——蔫巴枣,干巴梨,霜打的茄子,老陈皮。

老摩听题。

上句是:四大热——大火炕,大火墙,新婚的两口,桑拿房。

那我送你四大凉——井里砖,猫鼻尖,寡妇的被窝,三九天。

老摩听题。

上句是:四大软——豆腐泡儿,棉花包儿,水晶柿子,媳妇腰。

那我送你四大硬——墙上的砖,门上的栓,光棍老二,电线杆。

老摩听题

上句是:四大弯——豆芽菜,干粉条,虾米须子,大马勺。

那我送你四大紧——螺丝帽儿,咪咪罩儿,游泳裤头,避孕套儿。

老摩听题。

好了好了,打住、打住、打住吧。马丁群主出来说话了,我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咱们都是文人,文人要文明,在这群里说些什么罩啊套啊的,成何体统!传出去,有失咱们火山风度,大伙说对不?老摩呀,我看,你也累了,先回吧,回去等我信儿。

我和老表

我在自家客厅坐着,无精打采,浑身没意思。突然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原来是老表。

“哥呀,我带你兜风。”老表一脸微笑。

“你可拉倒吧你,哦,就你前天买的那奥拓呀?你可别埋汰我了,你要是买个奥迪,我兴许还会陪你去,你自己去吧,我正烦着呢!”

“蚂蚱再小也是肉啊,走吧走吧。”老表连拉带扯的。

到了奥拓车上,我们沿着中原大道驰骋。

华灯从眼前呼呼闪过,我却有了点浅浅的睡意,老蔫那边考虑的咋样了呢?他怎么安排我呢?车子一路向东,繁华过眼。我的方向到底在哪里呀?

正想着,突然,只见我们的车后,一辆汽车开着双闪,还频频变换远近光,外加一声声刺耳的喇叭,什么情况?

只见后面那车,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借着路灯,我们终于看清,那是一辆奔驰G级。我和老表都没理会,我示意老表靠边让行,但心里,却滋生了一丝厌恶。

炫富,啊呸!

那奔驰,和我们的奥拓即将并行的时候,它突然降下车窗,只见开车的是个男人,小平头,花棉袄,脑袋大脖子粗,挂着狗链子一样粗的金项链,他找准机会,冲着老表大喊:“哥们,你开过大奔吗?”

什么人啊这是!痞子!我心里暗暗骂道。老表也非常生气。妈的,开个奔驰G级就了不起哇?大晚上也挡不住你炫富。哎,现在这社会风气咋都成这了?

奔驰车呼啸而过,消失在路上。我和老表骂骂咧咧的。过了一会,我和老表又扯起了春梅,聊着聊着,就把刚才的事淡忘了。

我们在环城路上边开边聊,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发现刚才那辆奔驰车,竟然又跑到我们后面了,依然开着双闪,响着喇叭。

那个司机,在与我们第二次并行的时候,竟然又降下窗户,冲着老表,以更大的声音喊道:“哥们,你开过大奔吗?”

“他妈的,你个狗杂碎!”表弟破口大骂。开个二百万的破奔驰,就这么调戏我们穷人!真他妈的炫富无底线了!我们三万多块钱的车,也决不受你这气!表弟对我说:“哥,你坐稳了,我去别他,等别停他,我非削他!”

表弟一使劲,来了个地板油,小奥拓嗷的一声,冲了出去。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奥拓就是奥拓,上到80就有点后劲不足了,可大奔呢,早没影了。

正当我们懊恼的时候,隐隐听到前面传来沉闷的哐哐声,觉得挺奇怪的。等我们开过去了才知道,原来,就在刚才,发生了交通事故,有辆车开到花坛里去了,撞上了一颗大树。

我们赶忙下车,定睛一看,我俩乐啦!怎么回事呀?没错,就是刚才那个大奔,开树上了,车头瘪了,玻璃碎了,轮子掉了,零件落了一地。但,那个花棉袄司机命大,只是轻伤,可也挂了彩,额头上一个大口子,汩汩往外流血。

我和表弟这个高兴啊,叫你炫富!叫你嘚瑟!叫你看不起穷人!怎么样?遭报应了吧!

那大奔司机,一看是我俩,哀怨的眼神中,顿时来了一点小精神,他一边用手捂着额头,一边看着表弟,用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我,我说,哥们!你,你开过大奔吗?”

嘿!这孙子,死心不改啊这是!我和表弟再次气愤之极。都成这熊样了,还不忘炫富啊!I服了YOU!表弟顺手从地上捡起一节树枝,两眼瞪得溜圆,指着那司机骂道:“小子!你他妈的到底什么意思!”

只见,那花棉袄司机都快哭了,带着哭腔,用尽力气,对着我俩说:“哥们,你到底开过大奔吗?给我说说,那刹、刹车在哪?”

我和表弟立马晕倒。

老蔫与我

第二天,我接到了我的老朋友,火山传媒网常务副站长老蔫的电话。

老蔫家中。

书房里摆着一张古铜色的宽大的写字台。写字台上摆着一盆绿萝,一台戴尔笔记本,一个青花瓷茶碗,一部厚厚的《辞海》和一本薄薄的文学刊物。

房间的主人是一位中年男子,白白净净,一脸儒雅,炯炯目光,下巴留着一撮小胡子,看起来一点也不蔫。

“老摩,我知道你喜欢喝这个。”老蔫给了我一瓶果粒橙,说完,便迈着方步,慢吞吞地走向写字台后面的老板椅。

我默然坐了下来,掏出了一支烟。

“老摩,听说你升级到2.0版本了?”老蔫先发话了,话里带着戏谑。

“是呀。啊不,不是!什么升级不升级的,我怎么跟你说呢?哎,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就觉得心里堵得慌,对,堵得慌。”我可算是开了头,但接下来就好讲了,“老蔫,你也许明白,你也许不明白,咋给你说呢?我憋屈,我不自在,我总觉得少点什么,反正就是烦。算了算了,老蔫,咱们开门见山吧,你到底咋安排我?”

老蔫看了我一眼,就拿起了手机摆弄,随口对我说:“你为什么烦呀?是没有灵感,还是觉得无聊?不会是感情出问题了吧?”

“别扯淡行不?”我说,“你知道我的情况不?你知道我的心思不?咋说呢?得了,老蔫啊,你看让我当个站务版主咋样?”

老蔫放下了手机,斜眼瞧着我,慢慢地说:“呵,站务版主,呵呵,凭啥呀?是凭你那胡言乱语的摩语?还是凭你那充满磁性的东北普通话呀?”

不知为什么,我胸中一股莫名的躁动霎时升腾,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你!”我爆发,“老蔫,你什么意思你!你不用这么羞辱我!我怎么了?我问心无愧。今天你让我来,就是想抬高自己,看我笑话是不?你不就是个破站长嘛,没有你的破火山,我摩高还是摩高。”

我重重地扔下果粒橙,转身就出了书房。

“老摩,你站住!”老蔫喊道,“你要还是个爷们,就听我把话说完,要不你现在就闪人!”

“哼,你想咋地!”我扔下一句。

只见老蔫从老板椅上站起,快步来到我面前,一手叉腰,一手冲我比划着:“老摩,今天,我不是什么站长,你也不是什么兼职,咱们两个,就像当年的好哥们那样,打开天窗唠一唠,听我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你看咋样?”

“那就别虚头巴脑!”我回答。

老蔫示意我回屋坐下,他自己转身回到写字台,捧起那青花茶碗。

他来到我面前,慢慢地说道:“老摩呀,你尴尬呀!你尴尬就尴尬在——‘正统派们’不承认,不喜欢你;而承认你,喜欢你的那些人,手里又没有平台和资源,才导致你如今这个境地呀!所以说,你的问题,难——也就难在这里。”

见我没吱声,老蔫轻轻地呷了一口茶,踱着方步,继续说道:“老摩呀,看问题要看透!有些事,表面上看起来是勤与懒,忠与诈,出力与不出力的问题,可其实,是体制、机制问题。别说你摩高解决不了,就是我老蔫也解决不了啊。”

老蔫又呷了两口茶,在我的对面坐下,开口道:

“就说你老摩吧,难道说就你一人笔耕不辍、义薄云天?其他人都是浑浑噩噩、不知好歹?不错,你摩高有才情有魅力,风格独到富有个性,可是仅凭这些,就想在文学圈子里混,还远远不够!——你没背景没靠山手里又没银子,能走多远呢?

再说我老蔫吧。在外人看来,我是火山传媒的二把手,位高权重,可是我问你老摩,我老蔫来火山干嘛来了?是学雷锋来了?还是过家家来了?

老摩啊,一个团队,之所以能够良好运作,秩序井然,各司其职,靠的是什么?靠的就是——台下,有真金白银做实质性的扶持;台上,又有一套看得见、摸得着的机制。可反过来,一个仅仅凭借爱好和意气构建起来的乌托邦,又能走多远呢?

老摩呀,说句实话,你的才华,在我老蔫之上,可是你的情商,却不敢让人恭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应该或不应该,有的只是合适或不合适,这是现实,不面对不行啊。老摩,不要自寻烦恼,抛开那些毫无意义的纠结吧。这样吧,你先在我们火山挂一个特约作者吧,想来了你就来,不想来了你就干你的事,没人约束你。不过,平时还是要多读书,勤练笔,不可荒废。放心吧老摩,总有一天,你会发光的。”

自家卧室

晚上十点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老蔫的那些话,一字字,一句句,反复在我脑海里呈现,我玩味着,思考着,消化着。老蔫确实高我一筹呀,看问题是那么透彻,而我,却整天活在自己那虚幻的世界中,做着那可笑的白日梦。

信步来到窗前,打开飘窗,寒气迎面而来,顿时清醒了许多,望着窗外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忽然一股暖流在心里升腾,这股暖流不断地膨胀,仿佛要让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就在这一刻,我终于认识到自我——

我穿上衣,走出家门,消失在去往秋名山的夜色中。

带着五菱宏光的神标!……

沈阳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几家呢眼睛上翻是患上了癫痫吗沈阳有癫痫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