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丝路风情 > 文章内容页

【东北】惜别——“老江桥”(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丝路风情

今年的五月,哈尔滨的天,雨水象送君惜别的眼泪,一直恋恋不舍,淅淅沥沥地下个没完没了。

难得的一个好天,又赶上个休息日,同很多人一样,汇合在一起,来到松花江边,再一次目睹一位老人,为它送别留念。

这位老人今年已经112岁。它伟岸,横卧在松花江上;它瘦削,瘦骨嶙嶙,特殊骨感的美;它坚强,风霜雨雪中昂首天穹。

它是一座大桥,哈尔滨的滨州铁路桥,冰城的人都习惯叫它“老江桥”。

“老江桥”是松花江上最早的铁路大桥,也是哈尔滨第一座跨江桥梁。它位于哈尔滨松花江畔斯大林公园东侧,是哈尔滨市道里、道外两区的分界线。

滨州铁路桥是专一供铁路用的桥梁,桥上的铁路线由哈尔滨通往满洲里,进入俄罗斯。这座桥由当时的沙俄从1896年开始测量、设计、修建。1900年5月16日动工,1901年8月22日全面完工,同年10月2日交付使用。大桥铺设的铁轨在当时是世界上最新型的铁轨,每米重32公斤。通车后,桥上轨距随滨洲铁路多次发生改动。1935年3月,日伪收买中东铁路后,于1936年8月1日将宽轨改成准轨。1945年8月,苏联红军进攻东北,因军事运输需要,又将准轨改为宽轨。1946年4月,前苏联红军撤退回国,东北民主联军接管滨洲线,又将宽轨改为准轨。大桥共19个孔,桥宽7.2米,全长1015.15米。桥墩为石膏白灰浆砌筑,花岗岩石镶面。当时负责大桥施工的是俄工程师阿列克谢罗夫,他招募来350名专业沉箱工人,从事桥墩基础沉箱施工。18个桥墩上的桥桁梁是波兰华沙铁工厂制造,从俄国敖德萨港运往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经乌苏里铁路运抵伊曼港,再装船顺乌苏里江而下,溯黑龙江、松花江运到建桥工地,在现场拼装架设而成。新中国成立后的1962年7月,由东北铁路工程局设计并进行该桥梁的加固工程,全部抽换8孔76.8米钢桁梁,加设两侧人行道,加固11孔33.5米钢桁梁,铲除17号桥墩身,9号桥墩用混凝土加固,一直工作到现在,光荣退役。

滨州铁路桥见证了中东铁路通车的历史,见证了哈尔滨由几个渔夫猎户居住的村屯,迅速发展为远东文化经济贸易中心重要城市的过程。如今这座大桥已经走过了112多个寒暑,将自己的身影深深地烙在冰城人的心屏上,成为哈尔滨的一个人文旅游观光点。

哈尔滨人是最重情重义的。当他们目睹在“老江桥”东侧,新建的哈大齐客运专线松花江特大桥正在如火如荼的施工,年末就可以通车,“老江桥”在 2014年4月10日起,停止了使用后。很多人情不自禁到这桥上来走走,拍照留念,珍藏永远的纪念。

迈着沉重的脚步,跨上高高的台阶,路过早年武警战士守桥站岗的岗楼,我扶着铁栏杆向桥中间走去。

啊——这座桥太刺激了。整座桥都是钢铁组合的,四面漏风,上下通透,铁路两侧是窄窄的人行道,供人在上面行走,人行道的下面,就是几十米深的滚滚流淌的松花江水。过道板是厚钢板铺就,上面有一排排的小窟窿,感觉很坚固,能万无一失,人往下瞅,有天旋地转的反应。扶手的栏杆也很细,有不敢用力推依的感觉,铁轨架在桥墩上面的钢梁上,宏伟又有点胆寒。人在铁轨边走,隔一道铁丝网,可以想象,以前火车经过大桥时,车、轨、桥、人、心,在一同震颤。这种感觉该是什么样子啊?一位经常走江南跑江北的人告诉我,那就是一个字:爽!

滚滚的松花江水,猎猎的东北风,走在“镂空”大桥上,有不少初次登桥的人和我一样,好奇又心惊胆战,刺激腿又有些打颤。然而,也有的人健步如飞,有的人在上面骑自行车,他们是大桥的熟客,是大桥经常见面的老朋友。

站立在老江桥的中央,天高云淡,江风拂面,眺望四野,顿觉心旷神怡,大有一洗尘俗之感。

望西方,宽阔的松花江江面上,一艘艘装扮花枝招展的游船穿梭在防洪纪念塔和太阳岛之间,汽笛声,欢笑声,引来很多水鸟在空中盘旋;松花江、阳明滩、四方台公路大桥摇手传语,互比谁娇。飘荡在江面上空中观光缆车如彩蝶在蓝天上翩若惊鸿,如飘舞的风筝好玩、好看。

向南看,美丽的斯大林公园绿树繁花尽收眼底,青年宫,江上俱乐部,友谊宫绿瓦红墙,花簇靓男俊女。防洪纪念塔前,游人如织,中央大街上,花海似潮。

翘首北方,松北新区厦楼林立,绿柳藏古寺。大地里,一块块白晶晶水面上波光粼粼,那是农家的养鱼池,可见小船在池中游戈,渔嫂正把渔食撒向鱼儿。一辆火箭头的列车飞驰而来,这是临时改道的特快列车。今年冬天,它将在我身边的高铁轨道上穿行。

回望东隅,滚滚远去的江水驮着长长的大货轮慢慢地远去,方向是下游的佳木斯,俄罗斯口岸。高耸入云松浦公路斜拉大桥,欲与飞翔的燕子比高。桥上的车辆不时地鸣着汽笛,是在与“老江桥”这个哥们告别?还是为“天堑变通途”唱着赞颂的歌!

望远赏美景,看近览“圣地”。这座桥曾是无数青年男女谈恋爱的“鹊桥”。在桥的“圣地”上,可见一个个同心锁,可看写满爱的句句誓言。我到过泰山的玉皇顶,看见过那里的同心锁,登过万里长城,看见过方砖上留下的爱情誓言,没有想到,在这座铁桥上,爱情的誓言写满了每一根钢梁,没有一个空白的地方。

是啊——我们的哈尔滨人,同这座城市一样的浪漫。爱的张扬,爱的坦荡,爱的疯狂。

走在“老江桥”的桥面上,我好像踏进历史的隧道里。面前浮现出一幅幅画面,耳边响起来那熟悉的声音。大桥上,火车曾经载着沙俄、协约国、侵华日军的部队在这里路过;大桥上,苏联十月革命时期的大批俄国移民通过这里来到了哈尔滨定居;大桥上,还有我们早期的中共领导人从这里踏上通往“赤都”莫斯科的红色旅程,为新中国迎来了光明,才有了天安门上礼炮声。

这座桥——记录着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主席去前苏联访问,视察哈尔滨的身影,如今,“学习”“奋斗”领袖的题词仍在鼓舞着龙江人民。

这座桥——送走过“铁人”王进喜带领的钻井队,去往萨尔图,从此,一列列载着原油的列车从这座桥上驶过,奔向全国各地。

这座桥——迎接过去往北大荒的十万官兵和成千上万下乡知识青年奔向大北方,北大荒从此变成了“北大仓”。

依偎在大桥的钢梁上,就象靠在一位饱经风霜老人的肩膀上,它是那样慈祥,那样地温暖,那样地坚强,它是哈尔滨这座城市的一个缩影,是哈尔滨人民永不言败,拼搏争上精神的影像。

告别了,老江桥,哈尔滨建设的功勋者,兴安黑水不会忘记你。你一定会同你一起长大的城市——哈尔滨一起,披戴共和国奖给振兴东北这块老工业基地那枚奖章。

额叶癫痫病怎么治癫痫的产生原因是什么济南的最权威癫痫病医院云南癫痫医院是怎么治疗癫痫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