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往事】酒局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txt下载
摘要:酒局亦是局,多少人在此局中一陷便是半生。    阳城是座酒城。自从某位英雄吃了十八碗酒在某个小山岗上打死一头老虎之后,那股酒香便一直留在阳城的空气中,流淌进阳城人的血液里,千年不散。   阳城人只喝一种酒,阳城也只卖一种酒。不管是正规大厂贴着商标的精装酒,还是小作坊自己酿的坊间野酒,都有同一个名字,都打着同一句口号:三碗不过岗!   阳城有句话:没有酒桌上办不成的事儿!借调升迁、孩子转学、给亲戚找工作……不管是求人办事儿还是牵线搭桥,一句话:咱酒桌上见!进门先握手寒暄,主人一般会请贵客上座,也就是对着门的位置,客人若是懂行便会连番推让,如此再三,便会形成这样的座次:主人对门居中,主宾副宾分坐两边,主陪副陪再次之。这里的主陪或是口才好,或是与贵客有些关系,席间负责烘托气氛,掌握进度,讲究个起承转合,这场酒的主题能不能“写”好,全赖此人。   流程一般如下:落座之后由主陪将席间人员按个主次高低互相介绍一番,大家寒暄过后,由主人先带三杯,感谢大家赏脸肯来,这叫“欢迎酒”。喝完这三杯酒,菜也开始陆续上桌儿了,大家吃一阵菜,由主陪出面再带三杯,说些讨巧的话儿,这叫“暖心酒”。喝完这三杯,气氛算是热烈起来,点的菜也上完了,若是不够,或是觉得哪个菜做的实在有味儿,主人便张罗着再添几个菜,全然不顾其他人一直说着“够了够了,再点就吃不了了!”新菜上桌儿,大家放下酒杯,主人带着动几筷子,这时候儿,就该谈正事儿了。一般主人给主陪一个眼神儿,其便心领神会,干咳一声,先是感谢主人的这场好酒好菜,再感谢贵客赏脸,然后才把主人要办的事儿娓娓道来,期间主人不住添砖加瓦,或是恭维或是诉苦,把事儿说个清楚明白。贵客认真倾听,听完后说的第一句一般是:“这个事儿吧,我理解……”,话到这儿,基本上就成了,只剩下私下里慢慢规划章程了。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人家肯来赴宴,这事儿基本上就成了一半了,就差把最后一层窗户纸儿捅破。这时候主陪就会不失时机地说上一句:“感谢贵客肯赏脸帮忙。”主人便默契地再带一杯,这叫“感谢酒”。   若是菜吃的好,话谈的投机,这酒局便顺利进入最后一轮,一般两两相敬,每个人都要和场间其余人单独碰上一杯,这酒没个名目,俗称“串座儿”。一般是要端起酒杯起身到朋友面前敬酒,这样的礼遇是高规格的,没有人能够拒绝,于是,又是一番畅饮。喝完这轮酒,大家酒兴也差不多尽了,再喝就要醉酒出丑了,于是这场酒局便到了尾声。主人起身:“招待不周,没让大家吃好喝好啊。”众人“惊恐”不已:“哪里哪里,酒好着呢,菜也有味儿!”主人便顺阶而下:“那这样,咱就吃点饭吧!”阳城人喝酒吃菜不叫吃饭,有正经的主食才能叫“饭”,主食一般是面条饺子,烧饼米饭。吃完了饭,就该散场了,大家起身再次握手寒暄,互相叮嘱注意安全。到此,一场酒局龙头豹肚儿麒麟尾,皆大欢喜,众人心满意足,摇摇晃晃便回家去了。   以上说的是“正式”的酒局,规矩多,章程严密,丝毫不敢马虎。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虽是酒局,但酒并不是主角,充其量一个桥梁罢了。   阳城真正的“饮者”大多不屑这种酒局,认为其失了“酒中真意”。这些人一般都有自己的酒局,有固定的酒友。酒友不在多,也不在精,就在个话能投机!要是有人遇上什么高兴的事儿,大伙儿约着喝一顿,你吹我捧,乘兴而去,尽兴而归,就算是一顿好酒。要是谁遇上什么过不去的槛儿,也合计着喝上一顿,你劝一句我劝一句,胡邹八咧地出些主意,也能让人熨帖,气氛便更加热烈,关系也愈发紧密。   这种酒局的常客通常有机关单位的“老板凳”,头发半秃安心等退休的“老讲台”,某个自负盈亏的小厂“老总”,部队转业归乡养老的“老兵”,间或有某个“成员”偶尔带进来的一个新朋友,若是聊得尽兴,便成为“座上宾”,若是话不投机,便从此“销声匿迹”。   此类酒局一般有个发起者,通常是“老总”或者“老兵”,按他们的话说,其用不着坐班儿,机动时间比较多,想喝就喝!酒局一般安排在晚上,周末最多,逢上个什么年啊节的更是必得喝上一顿。酒店选的不似“正式”酒局那般讲究,不拘着非得是知名大酒店,是富丽堂皇也使得,乡间野店也使得,但有一点必得遵从:有特色!这里的“特色”只有那积年的“老酒局”才能摸清门道儿:一是菜量大,二是味道足,三是老板娘长得漂亮!试想一群喝酒喝得眼红舌头木的家伙,能吃上一口儿多盐多油的菜,再跟风韵犹存的老板娘说上几句荤话,那当真是能美上天!   大概晚上六点,发起者就到了酒店,走进包间坐定,对服务员大手一挥,人到齐了再上菜!然后拿出用的有些掉漆的按键手机挨个打电话:“我说怎么还没到啊,菜都上齐了,这一桌子人光等你啦!”对方一般回:“快啦快啦,出门儿了,五分钟就到!”再过个半小时,人才差不多陆续到了,先是握住手说几句抱歉,“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开了一下午会,这刚散会就来啦!”“没事儿!工作要紧,工作要紧!菜让他们去热了,这就上桌儿!”这其中有几番真假,大概也只有当事者心里明白喽。   大家逐一落座,发起者今天就轮到“老总”吧!“老总”先是介绍一番聚会缘由:“我听说这家店啊,今天刚剥了一头山羊,请大家来吃个新鲜!”“哎呀,山羊肉好啊,比个绵羊肉要好吃多啦,不膻!”“对对对,现在羊肉馆里都是些绵羊肉,缺斤短两还注水!”大家恭维一番,“老总”便从大提包里掏出两瓶酒来,自然是阳城名酒。大家心领神会,“这次看看谁能喝他个十八碗!““你是不是也想去打老虎去?现在可都是保护动物喽,哈哈!”见气氛热烈起来,“老总”便起身逐一倒酒,大家用右手虚托酒杯,以表尊敬。“第一杯酒,大家都干了啊!”“老总”先干为敬,把酒杯翻转表示喝干了,大家自然从善如流。一杯酒冷飕飕地下肚,这时候儿老板娘适时地把“山羊肉”端上桌儿了,油盐酱醋放的足,鲜味儿直打鼻子,大家馋的口水都下来了。“大家随意啊,哈哈。”老总率先动筷,夹了一大块肉塞进嘴里细嚼,大家立即拿筷子跟上。热羊肉下肚,肚子里有了食儿,身上暖烘烘的。“这肉炖的好啊。”“是啊,老板娘手艺又精进了,能赶上有名的大厨了!”俏立在旁边的老板娘仿佛得了莫大的鼓舞,笑的花枝招展的:“这是哪里的话,大家都是老熟人,料儿自然给你们放足喽!”大家被老板娘的笑迷了眼,也跟着笑起来。“行了,你们先吃着,我再去做哈。”说完推门出去了,脸上的笑瞬间不见,仿佛刚才那出儿是个错觉。   “老兵”笑的暧昧:“这老板娘可比羊肉有料儿啊。”大家霎时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大家就着这份笑,再干一杯。话题就慢慢展开了,一般是“老板凳”先露出神秘的神色:“刚才来之前开了个会,这个中央啊下了个文件……”说到这里,见大家都凝神静听,心里好不得意,便卖起了关子:“不行不行,喝多了,这事儿啊涉密,不能外传。”大家心里腹诽不已,这涉密的事儿还能让你这个整天喝茶看报纸的“老板凳”知道?不过这戏还得配合着唱下去,“你就说说嘛,横竖这里没外人,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儿,谁也不可能外传!”“老板凳”见效果奇好,面上愈发得意,便把前几天不知道从谁嘴里听来的小道儿消息添油加醋说了一遍,露出“你知道便好”的神色。这时候儿老板娘又来送菜了,什么炖鸡、炸鱼、大鸭子、猪头肉,怎么鲜亮怎么来,老板娘早把这些人的底细摸了个敞亮!“大家尝尝,不够的我再去做!”   新菜上桌儿,再喝一轮,便大快朵颐起来。这时候儿一瓶酒见了底,有人面不改色,有的人面色通红。“老兵”说:“别看他喝酒脸红,脸红的人才酒量好啊,当初我当兵的时候儿一个团长,喝点酒脸就红,还就他能喝!”“老讲台”见时机已到,清清嗓子,仿佛找到了年轻时刚上讲台时候的感觉:“下面我给大家讲讲这个喝酒脸红的事儿哈。这个酒精啊,进入人体,先是被氧化成乙醛,然后再氧化分解,脸红的人是因为身体缺少乙醛脱氢酶,被这个乙醛啊给刺激的毛细血管扩张了。所以说这个脸红和酒量是一点关系没有啊。”“这么说酒量都是天生的啦。”“老兵”适时地捧一下,其实他没怎么正经上过学,这才当的兵,“老讲台”这番话他听得云山雾绕。“哈哈,还是当过老师的人懂得多!”“老总”见机也凑趣一番,其实心里嗤之以鼻,你个“老讲台”仗着岁数大了教课不认真,被赶去看大门儿倒跑到这里显摆开了。   大家说着些闲话,插科打诨,你方唱罢我方上,好不热闹,渐渐地,第二瓶酒也见了底。“老总”见此,起身作势便要出去再要两瓶,“老兵”赶紧拦住,“不行了不行了,喝够了,喝美了!再喝就醉了!”“是啊是啊,年纪大了,还真不能把自个儿当打虎英雄咯。”“老板凳”马上接话。“老总”见“事不可为”,便顺阶而下:“看大家也喝得差不多了,恐你们喝多了回去嫂子找我事儿,能喝也不要了,拿一捆儿啤酒漱漱口吧!”阳城人眼里,啤酒不算酒,漱漱口罢了。   如此再往来一番,时间便到了夜里十点,“老板凳”便自矜道:“今天不早了,明天单位还有些事儿要处理。”“老总”当机立断:“好吧,今天就到这里吧,没招待好的咱下次再聚!大家回去路上注意安全,到家里记得给报个平安!”一场酒局到此便落下了帷幕。只等第二天酒醒之后,昨夜说的话便随风而逝做不得数儿了。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看出来了,不管“正式”与否,酒,从来都不是任何一场酒局的主角,酒的质量也从来不是人们关注的重点,真正懂得酒的人少之又少,充其量会看个度数罢了。   所谓酒局亦是局,多少人在此局中一陷便是半生。 黑龙江看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呢?服用奥卡西平癫痫病用托吡酯能治好吗荆门治癫痫去哪个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