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晓荷】本质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唯美句子
一   夏日的早上,没有一丝风,人躺在床上汗津津的。余警官昨天晚上加班,处理了几起案子休息得西安治疗癫痫病好医院比较晚,现在还睡得正香。一阵手机铃声响起,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把他从睡梦里惊醒。他刚准备接电话,铃声就断了。他眼睛酸涩,大脑一片空白,眼皮沉重,又躺下。刚闭上了眼睛,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是所长打来的,说局办公室主任让他尽快去一下。   起了床,几乎闭着眼睛洗漱完毕,他仍然感觉头昏脑胀。匆匆忙忙地吃了几口妈妈准备的饭菜,骑上电动车来到局里,还没有将车停放好,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急忙掏出手机,划了接听键,电话里清晰的传来办公室牛主任的声音:“小余吗?你在哪里?怎么还没有来呀。”   余警官回答:“到了,我在局院子里,马上上楼来了,怎么了?有事情吗?牛主任。”   牛主任说:“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有事情找你。”   “好,我马上就来。”余警官答应着向楼上走。   一般局里有事情都是所长或者指导员去接洽,怎么今天会让自己这个大头兵来?余警官这样想着走上了楼。   牛主任挂了电话,转身给站在他身边的宋玉说:“余警官马上就来了,你稍安勿躁,我们警察是不许打人的,如果真如你所说警察打人,我们一定严肃处理。”   宋玉指着自己额头上的伤暴跳如雷:“我说你这个主任是怎么当的,难道这是我自己发疯了打的吗?在事实面前你还不相信。你们这些警察,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招牌,互相包庇,官官相护,你以为我无事生非,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到这里来找事情吗?”   听了宋玉的话,牛主任笑了笑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们公安局是执法单位,不是黑社会组织,不会象你说的想找谁麻烦就找谁麻烦。说话要有证据,不能信口开河,空口无凭,等于没有说。我也没有说你无事生非,我是说我们即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无论谁对谁错,你总要给我们一点点时间,让我们把问题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才能做出处理决定,对吧。余警官到我们公安局几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们清楚。”   宋玉怒目圆睁:“这就是你们的本质,这就是你们的办事水平。难怪社会治安这么差,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警察端着公家的饭碗,拿着国家的俸禄不作为。”   牛主任仍然不温不怒地说:“法律是讲究证据的,你如果对我们工作有意见,也可以向上级领导反映情况,这是你作为一个合法公民的正当权利。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你的一面之词就稀里糊涂开除一个警察。如果你觉得我们警察队伍里哪一个违法乱纪,请拿出证据,上级领导会秉公处理,还你公道的。”   宋玉说:“我之所以到你们局里来,不单纯武汉中际医院口碑怎么样是我自己的事情,更重要的就是为了给你们提个醒。你们不要以为你手中有权利就可以为所欲为,打了人就白打了。要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二   余警官匆匆忙忙地来到主任办公室,大声地说:“你好,主任。什么事情?”   牛主任对宋玉说:“你认识他吗?”   宋玉仔仔细细看了看余警官,这个白白静静,个子高高的警官看上去很潇洒,威风,可是,脑海里好像没有什么记忆,说:“不认识。”   牛主任:“真的不认识吗?”   “真的不认识。”宋玉又看了看余警官说。   牛主任转身问余警官:“你认识他吗?”   余警官嘿嘿一笑,说:“认识啊,怎么不认识,大名鼎鼎的宋老板。昨天晚上闹了一个晚上,把我们气得够呛……”   宋玉眼睛一瞪,说:“你认识我吗?你确定我昨天晚上闹事了吗?”   余警官:“你说呢?昨天晚上你干什么了你还记得吗?你喝酒了吗?喝醉以后你干了什么还知道吗?”   宋玉沉思了几秒钟说:“没有啊,我昨天晚上就在朋友家喝了一点点酒,回家就休息了。”   余警官:“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吗?那你脸上的伤是不是你老婆打的呀。”   宋玉抓了抓头皮,说:“你胡说八道,昨天晚上是不是你打我了呀?对,就是你打伤了我!”   牛主任哈哈大笑:“宋老板,你的伤是不是在梦里你老婆打的呀。要不要回家问问你老婆再来啊。”   宋玉生气了,说:“根本不可能,我老婆从来不打我。在她面前我说一不二!”说着话他转身指着余警官说,“我想起来了,就是他,就是他打的我!”   余警官说:“实话告诉你,是你打了别人,不是别人打了你。你的伤是你撞在了人家玻璃上面弄伤的。”   宋玉:“证据呢?没有证据你就是胡说八道。你想糊弄我呀,没门!我天天打雁还能让雁啄了眼睛。”   余警官说:“你要证据是不是?那还不简单,如果有了证据怎么办?”   宋玉说:“如果有证据,确实是我砸了人家的东西,打了别人,造成多少损失,该我赔偿多少我就加倍赔偿多少。如果不是我砸坏的呢?”   余警官说:“好,到底是大老板财大气粗啊,说话算数吆。如果不是你砸坏的,是我们冤枉了你,我亲自登门道歉。”   宋玉拍了拍胸脯:“男子汉大丈夫,吐口唾沫一个钉,说话算数!”   余警官大声说:“那好,咱们闲话少说,现在就走。谁反悔谁不是人!”   宋玉说:“谁反悔谁是王八蛋!”   余警官对刘主任说:“那我们去了。”   牛主任:“好,耐心点。”      三   某商店里,老张一边清理着昨天被醉鬼打碎的玻璃及咂坏的货架,一边嘴里骂骂咧咧的:“他妈的,遇到这样的醉鬼真倒霉山西哪家治癫痫专业!”   一辆公安车“吱”的一声停到了门前。余警官下了车直奔老张跟前,说:“收拾得怎么样了?”   老张无奈地说:“哎呀,余警官,我好冤枉呀。你看我白白的损失了几千元,天寒地冻的,一个晚上都没有休息好,现在生意多难做呀,再好的生意也得白忙乎好几天,还不知道能不能赚上这么多钱呢。”   “你等下,张老板,昨天晚上那个砸你店的人你还认识不?人家高风亮节,主动赔你钱来了。”余警官说。   老张说:“真的假的,当然认识他了,烧成灰我都认识,给我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不是看在他酒醉和你们再三劝说的份上,必须让他给我如数赔偿。”   余警官转身问宋玉:“宋老板,这个地方你还记得吗?"   “我不知道这个地方,你让我到这里来干什么?来看这个破商店呀。”宋玉说。   余警官问老张:“你认识他吗?”   “当然认识了,他不就是昨天晚上砸我货架和玻璃的那个醉鬼嘛。”老张说。   宋玉一听老张的话暴跳如雷:“你胡说八道,谁是醉鬼,我从来不认识你,怎么会砸你的东西?”   老张一下子跳了起来:“你他妈的平白无故地砸坏了老子的东西还在这里骂人,本来昨天晚上说算了,不让你赔偿了,现在看起来不行,余警官,必须让他赔偿,不能就这样放过他,要不然我就太冤枉了。”   宋玉大声地说:“你们两个肯定是一个鼻孔出气,合伙来骗我,我自己清楚,这个事情肯定不是我干的。”   余警官说:“老张,咱们不废话了,你不要修理了,把监控打开,让事实说话。”   不多时,监控器里出现了宋玉疯狂地砸老张商店的画面。   余警官:“看到了吧,法律是讲究证据的。昨天晚上为了你我们出了几次警,你吐得一塌糊涂,把我们全身都搞得脏得没有办法形容了,你倒好,不对我们说一声谢谢,反过来倒打一耙说我们打你了,你刚才看清楚了吧,到底是谁打你了,你的伤是不是自己摔的呢?”   宋玉大声地说:“我不相信,这肯定是你们在诬陷,捏造……”   老张听了宋玉的话,气不打一处来,说:“余警官,刚才你们也看到了,昨天晚上确实是他无中生有,砸坏了我们的玻璃,摔坏了那么多物品,我一个晚上都没有好好地休息,看在你们作为警官那么辛苦的份上,你们说他是喝醉酒了不要他赔偿,我就认了,可是,人家不领这个情,得了便宜还卖乖,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我现在重新向你们报案,必须赔偿。”   余警官对宋玉说:“既然你刚才有言在先,那咱们就公事公办,该你负什么责任你就必须负这个责任吧。”   宋玉说:“我不相信,我要上诉。”   余警官:“好啊,老张,你找人修理吧,多少钱你把单子拿到派出所等待处理。”   “好,这样的人,不教训他天理不容。”老张大声地说。   宋玉说:“你们警察就会欺负老百姓,这就是你们的本事,这就是你们的本质,强词夺理,我不服,我一定要上访。”   余警官:“你这个人是无中生有,贼喊捉贼。我们警察没有什么了不起,穿着这身衣服是为人民服务的标志,脱了这身警服就什么都不是。因此,我们没有理由不依法办事。倒是你这样财大气粗的大老板本质是什么你知道吗?仗着自己有钱,强词夺理,事实面前还敢蛮横不讲理。想怎么砸别人的店就怎么砸。你以为你是谁呀!”   宋玉瞪了瞪余警官,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四   余警官把宋玉和老张一起带到派出所,站在那里,宋玉仍然不服软,说:“我从来没有喝多了酒闹事的惯例,肯定是你们搞错了。”   余警官说:“人证物证俱在,你还胡搅蛮缠什么呀,你先按照我们的办案程序做笔录,然后再把押金交了,等老张把那些修理好了以后再处理。”   “交多少押金?”宋玉说。   余警官:“最少交两千吧,到时间多退少补。你如果不相信老张,那你自己找人,务必在今天内把人家的商店修理好。”   宋玉说:“如果我不交呢?”   余警官:“不交?那好说,按照社会治安处罚条例,我们有权依法对你进行管制,还有可能诉到法院强制执行。”   宋玉:“我那是醉酒时间发生的事情,又不是我故意伤害呀。”   余警官:“我觉得吧,酒品和人品有关,许多人惹了事情到了这里都说自己喝醉酒了,不是故意的。可是,难道那酒是别人往自己嘴里灌的吗?我觉得说喝多了酒伤害别人,这完全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托词。”   宋玉:“我说余警官,你也是男人,难道你就没有喝过酒,没有醉过吗?饶了我这一次吧。”   “是的,我也是男人,但是,我这个普普通通的警察男人,也没有多少人请我们喝酒,更没有多少钱,就是真的醉了,也会清楚的记得应该怎么做,也会约束自己的行为的,不会借酒发疯,损人不利己,这是我们的本质区别。”余警官说。   宋玉大声地:“行了,说来说去不就是钱的问题吗?说,需要赔偿多少钱,我赔就是了,何必东拉西扯的干什么呀!”   余警官:“好啊,既然你愿意赔偿,我们也不会再阻拦你,老张,你说,怎么办?”   老张瞪着眼睛说:“两个办法,一个是让他找人,把我那里打坏的玻璃和隔断修好,再加我的看护费就可以。另外一个办法就是我找人修理,完了多少钱就给多少钱,你们看怎么样?我一分钱也不多要。”   余警官:“你估计需要多少钱合适呢?”   “你们也看到了,我这个装修费得一万多,现在把差不多一半都砸坏了,还要从地区发货,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寸步不离,这最少应该算加班吧……”老张说。   不等老张把话说完,宋玉不耐烦地说:“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你就说多少钱?我出就可以了。”   “最少五千,少了这个数字是不行的。”老张说。   宋玉:“你干脆去抢人算了吧,我不出,你能把我怎么样?”   “抢人,我后面还要追究你的责任呢,你无端的砸坏了我的商店,又是骂人,又是打人,昨天晚上不是警察们护着你,我先把你打一顿再说。”老张气氛地说。   宋玉:“你打呀,来呀,谁不打谁是畜生。”   老张针锋相对:“你真是个畜生,幸亏你找来了,不然我白白受这么多损失,白白挨骂了,你说我冤不冤呀。”   余警官笑嘻嘻地说:“是你烧高香了,该你不破财,昨天晚上我们认为他喝醉了酒,大事化小,不再让他赔偿了,可是,人家宋老板自己过意不去,找上门来给你赔偿,这样的好事情你就不能再拒绝了。”   老张说:“什么烧高香了,不是你们这些警察辛苦,哪有社会安宁?”   宋玉如斗败的公鸡,耷拉着头,蹲在那里再没有说什么。心里暗暗懊悔不已:真是偷鸡不着蚀把米啊。      五   余警官把宋玉和老张分别安排给值班的警察做笔录去了。他呵欠连连,用手揉揉眼睛和太阳穴,准备离开派出所回家休息,手机响了起来。他急忙掏出手机,划动接听键。手机里传来了他的女朋友珠珠的声音:“余司,还在忙吗?”   “谁呀,我刚刚忙完。”余警官。   珠珠:“你说我是谁?听不出来吗?双休日你还在上班吗?你是不是忘记了今天应该做什么了?我等了你好半天了”   余警官恍然大悟:“奥,对不起,今天我们去照结婚照,差点忘记了,我马上来。”   珠珠揶揄地说:“你还能想起来这件事情呀,真难为你了,余司。我还以为你已经嫁给了派出所了呢。”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马上就到。”余警官骑上电瓶车,摁了下喇叭出了派出所的大门直奔婚纱摄影棚而去。   宋玉隔着玻璃窗看到余警官出了大门,狠狠地说了句:“你这个家伙……”                        共 475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