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唯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魔神寓言第十四章谁家后裔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5-28 分类:唯美句子

(原创)

谁家后裔

安寂的神庙中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夜风微凉,卷起克劳德的长发。

他赤裸着上身,汗水从单薄的背脊滚落,与克格沁匠人一起开采石料,往返运送。

克格沁族长采纳大祭司建议,着力恢复破败神庙昔日荣光,不仅要兴建几座大殿,还要添置不少石像、壁画。

劳作时,克劳德从克格沁人口中得知,统军的头领叫罗格尔。可自祭祀之后,罗格尔便未与他再照面。

日子过得清苦,克劳德往往不能应付沉重的劳力。是罗格尔在打磨他么?早知便不与罗格尔闹僵,如今这般下场。

克格沁人眼中的他是异类,大祭司更是对他厌恶。

这般处境令他孤独,夜深时,也常梦到死去的族人,排成行来诉苦、喊冤。

他再睡不着,索性翻身起来,擦掉泪迹,从帐篷中走了出去,行至乱石堆丛中,在一片泥土里,取出一块私藏的石料。

石料坚硬、透澈,染着子阳玫红色的光晕,他将刻刀取出,雕刻起来。唯有此刻的他,内心安定、平静。

他手中的石块显露出了雏形,眼眶深陷,颧骨高耸,他对前世那人印象有些模糊,想要回忆得更清晰些。

冷风吹得渐急,克劳德一阵哆嗦,头上似有雨滴飘落,抬首望去,却见一大片蓝色血迹凌空落下,他急忙侧步躲开。

“嘭”的一声,空中掉下一只蓝影,狠狠砸在一块坚硬石柱上。克劳德看了一眼,手中石料也不管不顾,扔了就跑。

蓝影进气少出气多,浑身生着鳞片,一张人脸上却生出两片鳃来。

“别……别走!”

听闻此话,克劳德更是怕极,恨不得再生出两条腿来,可“咻”地一声,面前冷冷地插了根似戟似叉的长柄武器,拦住去路。

“听不到……本尊……唤你!”

蓝影艰难地吐了半句,又是从口内喷出一道蓝血来。

克劳德只得扭身,硬着头皮返回,这世界的诡异远超他的想象,他不清楚眼前的这只怪物要对他如何。

蓝影道:“扶本尊到……到有水的地方去!”

克劳德低着头,不敢细看,忍着害怕,背起古怪的蓝影。

他思量起何处有水,穆勒河太远,怕是撑不到,搬运石料时,常见克格沁人在石场附近汲水,他便朝那方向赶了过去。

说来也怪,这蓝影怪物十分壮实,身后有条长长的尾巴,按说是又沉又重,可克劳德却觉得一点分量没有。怪物一身鳞片本该滑得他脊背难受,可背上似背了一袋水,软和极了,比温婉女子的肌肤还细嫩。

石场外五里,密林深处,有一大片深坑,那儿没什么活水,里面尽是些雨积着。深坑背靠山石遮蔽,阴凉无风,倒是积了好大一潭。

蓝影人吩咐道:“放我进去!”

克劳德哪敢怠慢,奔至潭水前,将背上的蓝影放下。

蓝影似游鱼一般从克劳德背上滑落,进水时一丝声响都未发出,好似这潭雨水本就是蓝影身躯内的一部分。

蓝影沉入潭底,一潭水咕嘟了几个泡,便消失的无根治癫痫的医院影无踪,克劳德不敢再做停留,天已透出一抹新色,这是新的一天来临之际,他必须在克格沁人醒来前赶回去。

风已停了,克劳德故意在营帐外撒尿来,克格沁人醒来的却比他预料的要早,甚至都集结了起来。

广场中央,多日不见得罗格尔呼喝起来,大祭司从庙中走出,神色凝重,一众克格沁人朝撒尿的克劳德投来质疑的目光。

糟了!他们发现了什么?克劳德心里打起鼓来。

罗格尔大步走来,一手抓鸡崽似得提起克劳德,问道:“你昨晚去了哪?”

克劳德示弱地指指肚子,道:“昨夜难受,跑了好几趟!”

罗格尔显然不信,一手拽着克劳德撂在大祭司身下。大祭司身后走出血肉淋漓的狼灵,狼灵上前嗅了嗅克劳德,在俯身的大祭司耳畔低吼几声。

大祭司指着远处,道:“他去过乱石堆!”

罗格尔怒道:“你去那里干什么?”

克劳德支吾道:“就是……就是吃坏了,拉肚子啊!”

一行人立即赶往乱石堆处搜寻,克劳德担忧起来,他可清楚地记得,蓝影在坚石上流下许多蓝血,这可怎么解释。

待众人赶到,乱世堆那处坚硬的石柱还在,可上面的蓝色血迹,路上淋淋洒洒的血迹,都不现影踪。克劳德记得那时蓝影怪已经没有意识,是谁清理了这儿的痕迹?

罗格尔单手掐起克劳德,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看见什么,做了什么,告诉我!否则,无论我是拿多少人换来的你,我都在所儿童癫痫究竟要怎么治疗不惜!”

克劳德恐慌地乱踢双脚,道:“雕刻,昨夜我在雕刻!”

罗格尔生气克劳德胡言乱语,一掌便要将克劳德拍得毙命,却被一只长袍出手拦下,长袍内干瘪细弱的胳膊,竟能压下生撕虎豹的罗格尔,大祭司的脸上一副云淡风轻,罗格尔的脸色却有些郁结。

大祭司沙哑道:“你说你会雕刻?”

克劳德道:“我会,我真的会!”说着,他便拿出从工匠处偷来的刻刀。

一名士兵将昨夜克劳德丢下的石料找到,上前呈给大祭司,道:“大祭司,您看!”

癫痫怎么治疗比较好

大祭司攥在手里摸了摸,又打量了克劳德几眼,道:“刻怎么治疗癫痫更有效完他!”

克劳德接过抛来的石料,立即雕刻,他全心投入到雕刻中去,反而忘了一旁虎视眈眈的罗格尔。

刻刀在他手内灵活跳跃,本已出了模子的石块,窸窸窣窣被尽数剥落,一个睿智深沉的年长者呈现出来。

大祭司眼睛微眯了两下,惊叹这雕琢手艺,道:“好家伙,亚当斯!”说罢,便吩咐士兵,将克劳德带下。

罗格尔看到这幕,急切道:“大祭司,怎么能放过他,放弃追查?”

大祭司,沉声道:“我有说放弃追查么?”

罗格尔压下冲动,道:“可线索都在他身上,我不懂!”

大祭司不怒自威,道:“你不懂的事多了,我要不要都解释给你听?寻有水的地方找,找到便是找到了,找不到便是找不到!”说罢,竟不再解释,独自走了。

罗格尔郁闷的大喊一声,吩咐起手下士兵搜索南部一切水源。

一个草原狼的后代,雕刻出来的却是亚当斯的模样,他和那条鱼究竟有没有瓜葛,已经很久没有问题让大祭司伤脑筋了,这叫克劳德的小子,究竟是谁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