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网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武侠仙侠
客厅里座钟的指针已走进次日的凌晨,零点了,高杰的手还在黑色键盘上敏捷地敲打着。书房的电脑荧屏上,美艳绝伦画面里一个名叫“淡水微蓝”的网友正在和高杰交谈。小纸条像轻盈的小燕子勤快地飞来飞去,调侃的话语、甜腻的问候像长了翅膀在两颗心中穿梭飞翔,牵引着双方的心愉悦地跳跃着、欢快地歌唱着。盯着电脑荧屏打过来的幽默玩笑话儿,高杰不时地“哧哧”笑着。   这种发自肺腑的类似孩童般的笑声近一年来自他纵身跳入网络情网后经常发生。那些文字、语言、美图美画、美景美诗,那些来自网友关怀、温情、理解、赞美、支持的魔力征服了他。他如痴如醉地畅游在茫茫网海的文字天地里、人情温暖里、异性的诱惑里。而立之年的高杰经常有一种“以文交友其乐无穷”的感触。   高杰居住在南方沿海城市的A城,今年36岁,是一位离异已经2年、身边有一个7岁儿子的单身父亲,他就职于一家不出名的杂志社。他的网名叫“似水流年”。   自从开始上网发表诗文后,他发现有一个名为“淡水微蓝”的博友经常光顾他的博客,发评论也是非常崇拜他的口吻,再加上两人网名都有一个“水”字,他也就开始关注起了对方。   经过交流,没多少天高杰就知道了“淡水微蓝”的真名叫肖静静,在北方B城工作,是一位私立小学的语文老师,班主任。透过诗文,高杰了解到肖静静是一位大龄未婚女人,并且比自己小几岁。   高杰的儿子高阳阳今年刚上小学一年级。之前由父母照顾,如今父母住在了离他家不远处的妹妹家,由于妹妹刚生了孩子,高杰就把阳阳接回来自己带。   今天,他被杂志社提拔为副主编。虽然一整天又是工作又是接送儿子,又当爹又当妈的很疲劳。但他还是在辅导儿子做完作业后给儿子洗了澡,安顿睡觉后,又洗了一大堆衣服,整理了房间,等忙完了一切家务后,走进书房打开了电脑。   “淡水微蓝”早已登陆了他的博客,并在QQ线上留了好几条言。他在QQ页面上把今天升职的喜讯迫不及待地告诉了对方。不出他所料,对方也非常高兴,马上发来“祝贺”、“恭喜”的图案。能有一位异性知己朋友共享升职喜悦,高杰很兴奋,就不断地把自己的感想用文字写出来发给对方,两人你有情我有意地亲密交谈着。   时间在高杰手指间快速地流逝着。   那种通过敲击键盘的动作带来的美妙圣境,让他从心底里涌出一种幸福的感觉,使他感到生活有了景象,令他神魂颠倒,美不胜收。客厅的座钟又在提醒他已是凌晨2点了,想到明天是周末,儿子不用去学校,他也休息不用早起,看到“淡水微蓝”正聊得热火,也没有下线的意思,他有点口渴,就起身离开了电脑来到客厅伸了伸腰,又想起什么走过去推开卧室的门看了看酣睡的儿子后又返回客厅,拿起自己的茶杯,把上电脑前泡上的茶在饮水机上兑了些开水,坐在沙发上借着月色的光亮喝了起来,他没有开灯。   夏夜,静的出奇。   空调房全封闭的状态隔断了外界的干扰和噪音,也增添了由网络世界带给这个房间里的神秘感、诱惑感。黑暗笼罩下,高杰突然感到自己离开电脑荧屏虚幻的网络世界那亦真亦幻的情感世界,回到现实后感到很孤独。刚刚坐在电脑前聊得热火朝天的激情和祝福顷刻间随着茶杯上空缕缕清香飘散的无影无踪了。   他承认自己不但精神空虚寂寞,身体内也流露出了对自己的不满。男性荷尔蒙在依然年轻的身体里激流,搅得他很烦躁,也很无奈。这种来源于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让他更加思念“淡水微蓝”,想象力像长了翅膀无限的吞噬着他的心,也更加美化了肖静静的形象。   高杰不是找不到女朋友。离婚这两年来,身边不乏缺少年轻的女人对自己表示好感或献殷勤,但高杰就是找不到感觉。虽然说在爱情里,女人是感情动物,凭感觉决定感情,但男人也需要感觉,虽然没有女人那样过分敏感和突出,但和一个没有感觉的人同床共枕,就好比强迫一个人吃他讨厌吃的食物,只能让他恶心。   高杰是一个文化人、诗人、文字工作者,他讲究感觉,讲究灵魂,更看重彼此的理解和尊重及心灵之恋,不然他怎么会和前妻离婚呢?他不能和一个没有感觉没有心灵交流的人继续实施肉体交融。他知道自己需要的首先是一个精神领域的伴侣,一个懂自己、疼儿子的女人。他清楚自己对女人的感觉与儿子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谁对儿子好,谁爱他儿子疼他儿子,他就对谁有感觉。   所以当身边的那几位未婚或离婚后的女人看上他后,使出全身解数千方百计地想和他“好”时,他就会很巧妙地安排一场饭局,带儿子去。那些打扮的异常妩媚,性感温暖的女人越过他的儿子向他献媚,让他心头很失望。因为他没有看到她的眼里对自己儿子的那种母爱般的东西。即就是装模作样地对儿子腻腻地说几句话,做几个动作,抱抱亲亲,他也觉得是为了讨好自己才这样的。因为他只看到了她们的演技,没有看到她们眼里对自己儿子的母亲的味道。   所以,当做小学教师的“淡水微蓝”第一次知道他有个儿子后表现出来的热情,就让他很感动。几乎每天上网她都会主动问及儿子,以至于慢慢形成了谈儿子是他俩交谈聊天的一项主要内容。日久生情,渐渐地他已经习惯了有她存在的生活习惯,有她存在的日子。只要两天不上网,他就很忧愁惦记。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懂自己,喜欢自己缺少母爱的儿子,还有在文字作品诗画里萌生出的那种令人魂牵梦绕的“心灵相通”“心有灵犀”,造成了男女无法抗拒的美感、圣情。这种感觉强烈地诱惑着他和她,紧紧地把他和她粘糊在了一起。      二、相见心满意足   清淡的月光苍白地从封闭的玻璃上照进了黑沉沉的房间,“要是有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在身旁多好啊!”他突然很想念“淡水微蓝”,他还不知道她真正到底长得怎么样。他以前询问过她能否视频一下,但对方没有同意。今天他真的很想她,真想看看她真人。他多么想摸摸她的头发,摸摸她的脸,拉拉她的手,甚至……,他不敢往下想。他靠在沙发背上闭上了眼睛:一个温柔贤淑、美丽大方、充满爱心的完美女人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她笑盈盈地向他走来,轻声细语地和他说着话。   他真的对她有感觉,她是多么会关心人,会关心孩子。一切有关她的信息都告知他:她是符合自己再婚择偶标准的那个女人。   踏破铁鞋无觅处,众里寻她千百度啊!想到这里,他突然来了勇气,喝了两口茶,放下茶杯大步回到书房电脑前,荧光屏里,“淡水微蓝”依然在线逗留。他敲击键盘,快速打上几个字:“我很想你。”   对方马上回音:“我也很想你。你刚才到哪去了?”   “我休息了一下喝了点茶,又看了看孩子。”   “哦,孩子睡得正香吧?”   “睡得很好。谢谢!”   “注意他起夜找不到你会怕的。”   “好。”他当机立断结束了聊孩子的内容,快速打上一行字:“我想在视屏上见见你。”   对方停顿了几分钟说:“好吧!”   他马上打开了视屏镜头,心也霎时狂跳了起来,本能地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视屏栏里他看到了近大半年几乎令他朝思暮想的人,她给他发过近照。对方正笑盈盈但又有点不好意思地望着他,头脑反应敏锐的他快速在键盘上打出:“你很漂亮。”   对方也回复:“你也很帅。”   他激动地伸手触摸着荧屏上她的脸,对方伸出手,两人的手在屏幕上合在了一起。   他心旗摇曳,突然感到自己身体里激情在澎拜,血管里男人血液像有千军万马在奔腾急流。他以男人特有的习惯瞄见对方穿着休闲的吊带连衣裙,大花的裙带像个网兜一样提着兜着丰满美感的上身。触及到对方含情脉脉的眼神,他一阵激动,又敲出了:“我想见面。”   对方传来:“这不正在见吗?”   “我想去看你。”他打出这句话时感觉自己喉咙堵堵的,鼻子酸酸的。   对方停顿了一下敲出:“再一个月就要放暑假了,放假后我去看你好吗?看你和阳阳。”   一股暖流像电流一样冲进了他的心房,他的眼睛即刻湿润了起来,快速回复:“好,那你一定要来啊!我和阳阳等着你啊!”   当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高杰才恋恋不舍地关了视屏和电脑。阳阳还在酣睡,他躺在儿子身边,久久无法入睡,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顶棚,满腔的幸福感伴随着思念燃烧着他的全身每个细胞:她多好啊!多么善良、温柔、美丽、性感……。   男人,几乎所有的男人,在他们表面坚毅的外表下都有一颗类似孩童般脆弱的心。   高杰因为缺少精神寄托产生的孤独寂寞而引发了对异性肉体的恋情,又因为肉体上的渴望而在精神上又加深了对异性深度了解的欲望。这种参杂着思念、爱欲、性欲的情绪促使她对网恋女友“淡水微蓝”也就是肖静静产生了对女人前所未有的渴望和等待。   接下来高杰开始了感情的煎熬状态。离肖静静放假还有一个月零9天。他从来没有像现在感觉时间过得这么慢,慢的让他窒息,度日如年,让他浑身难受。   他进入了对肖静静朝思暮想的迷恋状态。在他的潜意识里肖静静这个女人似乎就是一个救星、福星,她来到他面前是上苍派来帮助自己的,她的到来一定会改变他目前单身男人的窘境和单亲家庭的困境,一定会让身边的儿子不会像现在这样可怜孤单的。   虽然窗外依然朦胧,天还未大亮,但他却仿佛看到了一轮红日正从东方悄悄升起,万丈霞光将在不远的时辰撒满大地。他的内心也因为和肖静静的约会而绽放出久违的眩光异彩。他断定:肖静静就是他梦中的情人,心仪的爱人,千古难逢的知己,阳阳最理想的后妈。带着这么多美好的憧憬他渐渐进入了梦乡。   北方B城。   6月的天气,早晚凉飕飕地要加衣裳,中午却骄阳似火,烈日当头。   下午4时,城中心的一所私立小学的操场上,二年级两个班正进行着拔河比赛。在操场的边缘上身为班主任的肖静静正坐在一个小小的木椅子上观看比赛。她30岁的年纪却像20几岁的容颜,皮肤光洁,半长的头发翻卷着大波浪,染成了棕色。眉目清秀的脸庞上泛着一个人恋爱时才有的光泽和笑容。微胖的身材透着成熟女人丰韵和柔美。   自从那晚和高杰通宵达旦地视屏后,他俩的关系就更加近了一步,更加亲密了一步。他和她粘糊在了一起。      三、剩女脱胎换骨   肖静静是个典型的剩女,具备了当代世俗中大龄剩女所有的思想和特征。她活在现实里,是一个骨子里对物质欲望很强的女人。   20岁开始,她用心地开始给自己找对象,但一直没有她想嫁的那种被当代社会称之为高富帅、富二代的男人光顾她。近10年来,她身边没有停止过追求者,她的同乡、同学、同事中大有真心喜欢她的人,她马不停蹄地了解这个打听那个,也没有一个达到她的愿望,像猴子搬包谷一样,一路走来,她已感到心身疲惫,手里还是空空如也,拖到30挂零的年龄,眼看着同龄女人早都当妈妈了,她不时地暗暗有点着急,也很无奈。   她是80后,出生于南方一个贫困山区,家境贫寒。过早懂事的她从小就目睹了父母、祖父母在贫困交加的日子里唉声叹气,发愁借钱,争吵埋怨的困苦生活。她立志要考上大学跳出穷窝,她上大学一直是靠助学金和做家教挣钱交自己学费的。   她祈求盼望自己嫁一个既爱自己又有钱的男人,让她过上“有钱花随便花”的美好生活,让父母既放心又能跟上她沾点光,让姐妹们羡慕妒忌,让自己的孩子将来也不受穷。她从小就发誓不想过父母、爷爷奶奶那样的生活。   随着离开家乡上了大学见识增多后,受周围环境和社会上一些风气的影响,她意识到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必须把希望寄托在婚姻上。   “像第二次投胎一样投个有钱的主,才能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不要像我一样,一辈子跟上你爸受穷受苦。”这是母亲自她20岁刚刚到了恋爱季节的年龄时就整天在她耳边唠叨、灌输的思想。家境贫困,一辈子被亲戚朋友看不起的母亲,认为自己过得不好是没有嫁好。所以非常担心和恐惧女儿会不会也找个穷人家的儿子,所以经常在女儿耳边说着说着就抹起了眼泪。穷怕了的母亲爱女心切。   在母亲“苦难”教育下,母亲的“出人头地”思想、贪图金钱思想早已潜移默化地贯穿在了嫁好的意识里,融进了她的脑海里并生根发芽。   现实生活中富二代、高富帅毕竟是少数,肖静静运气不好,怎么也遇不到,情急之下她想到了网络,就在网上广交男性朋友,她虽然牢牢守住“宁缺毋滥”的原则,但随着年龄快速增大,她的择偶条件也慢慢自然降低了一些,哪怕对方离过婚、有孩子,只要经济条件好,年龄大点她都可以考虑。   银川看癫痫病哪家有效癫痫病用左乙拉西真的能治好吗郑州癫痫病治疗伊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