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丹枫】黑色的“蜜桔”(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武侠仙侠

一整天,每到下课,尚宇总是跑到我身边,一会儿问我一个字,一会儿交一截捡到的铅笔头,一会儿又对我说:“老师,你身上有粉笔灰。”每一次走过来,他黑黑的小手总是摸摸他自己的口袋,羞涩地看我一眼就迅速跑开了。我有点儿纳闷,这娃子,今天咋怪怪的,有一点儿不对劲。

下午第二节课,大课间,尚宇在教室里做值日,我带着孩子们到校园里做课间操,走到楼梯口,尚宇追上我:“老师——”小尚宇黒黑的小脸上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欲言又止,“有事吗?小宇。”“嗯,没事儿,你下楼时慢点儿。”说完,他踮起小腿回教室做值日了。

“这孩子,要说什么呢?”我有点儿纳闷,孩子想对我说啥呢?下午放学,等数学老师布置完作业,我推门进去,把课堂作业放在讲桌上,让课代表发下去,刚要出教室,尚宇跑上来,脸蛋红红的,“老师,我有事儿。”他迅速说完,低下头,掏口袋,一个黒黑的小蜜桔躺在他黒黒的小掌心,小宇嗫嚅地看着我:“老师,这小蜜桔可甜了,我专门给你留的,快剥开尝尝,看甜不甜?”孩子们瞪大了眼睛,脸上充满了了戏谑,前排的孩子有人小声嘀咕:“那么黑的手,桔子也那么黑,老师才不稀罕呢!”“都不新鲜了,颜色都变了,手还恁黑,让老师咋吃?”“‘流浪汉’今天怎么了?以前可是抠死了,谁掉到地上的东西他都捡起来要。”听着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议论,我接过小宇手里的蜜桔,黑黑的蜜桔,软软的,热热的,显然小宇一天都在‘保护’着这个他视若珍宝的蜜桔,我毫不犹豫地剥开,把桔子放进嘴里,那酸酸的味道弥漫着我的味蕾,好酸啊!“老师,甜吗?”“很甜!小宇,这是我吃过的最甜的蜜桔,谢谢你。”我把他抱紧,在他黑黑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孩子们,小宇的蜜桔真甜呀,没让你们和我一起品尝,是老师太贪心了,原谅老师被小宇的蜜桔迷失了自己,忘记了让你们也尝尝。”孩子们面面相觑,只伸舌头,“老师吃了?”“老师真吃了,那么黑的蜜桔。”“小宇从来不洗手,脸也不洗,”“老师竟然不嫌弃,还亲他……”孩子们的议论让小宇把头埋进桌子里,不敢抬起来。

初遇尚宇的情景浮现在眼前,那天刚进班,一个瘦瘦弱弱的小男孩正从地上捡起一小块方便面,看我进来,他弯着腰,低着头,想赶紧把方便面放进嘴里,这一定就是前任老师交待的尚宇吧,果不其然,真是他。

尚宇在班上外号“流浪汉”,衣服脏到处是黑色或蓝色的墨水,小脸上一道一道的黑印、小手黑乎乎的、头发乱蓬蓬油乎乎的……一看,就知道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太好,“流浪汉”据说是因为尚宇无论捡到谁的东西,铅笔了,钢笔了,橡皮了,尺子了,方便面了……统统据为己有,哪怕别人怎样证明那是自己的也不行,很多人证明的话,他就大哭不止,反而弄得让别人以为是欠了他的东西,自从接手这个班,我常常拉起他没有洗的小手,把脏兮兮的小宇抱进怀中,小宇不洗脸,不洗手的次数越来越少,衣服也干净了许多,这段时间捡了东西,不但不据为己有,还主动上缴,上周捡了二十元钱,也交给了班委会,失主给她买了一大袋东西,他硬是都没有接。

今天小宇把一个他细心守了一天的蜜桔送给我,他显然想让我吃了它,我如果不吃,就是在拒绝小宇给我的爱,这个黒黑软软、揉了一天的蜜桔不是蜜桔,它是小宇一颗感恩的心。

最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排名癫痫治疗中苯巴比妥会有效果吗导致老人癫痫的病因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