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闲人闲话(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武侠仙侠

一、赴约

下午阴雨,心中迟疑,这约好的出门怕是要泡汤。打开窗户细看,雨丝斜飞过来,心顿时湿漉漉地滴水,这破天也不从人愿。心中正是沮丧得紧,桌上手机震动得旋转,猜想这家伙是不是真跟我心有灵犀。点开调出,一看果然。阿邓那软绵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怎么办,还去不去?我吼她一嗓:去,怎么不去!二十分钟后见。

下得楼来,方知自己真是疯了,楼下燃气管道还没填埋完工,路上水迹泥斑纵横,人踩上去,滑滑溜溜,不甚稳固。雨丝仍在飞,马路上车并不多。我犹豫,到底是打的呢还是坐公交?站牌旁只我一人,我把选择权交给老天,什么先来就坐什么吧。

还好,很快有公交车过来,开门上车。手中伞却作怪,竟然收不拢,只好长长地向前伸着,想要腾出手来拉开包上拉链,却是不易。只好在脸上开出一朵花来,向身边一位学生模样的少年求助。少年也笑了,接过伞帮我收了,还认真地卷好扣上,心想这肯定是位很认真的学生,于是觉得那笑很是灿烂。我习惯性地掏出一元,却见钱箱上书“票价二元”,又从包中抽出一元,一并插了进去,接了伞,谢了少年,径往里走。

车开动,身体晃荡,站立不稳。幸好空座不少,于是赶紧坐了,轻轻靠上椅背。这才发现,车座很舒服,软软弹弹,车内很干净,满目清爽。很快下一站到了,车内报站播音响起,方知久不坐公交,竟然孤陋寡闻到不知外面的变化。我所在的这个小城竟然也紧跟大城市文明的脚步了,而我居然一无所知,心里不由叹一声,真好!

门口少年依然站着,后上来的人陆续把座位坐满了,他还是站着。也是怪了,就好像知道我在纳闷他,此刻他竟然回过头,向后看过来,见我看他,又展颜一笑,这感觉真是好。前一阵子,看了太多校园暴力视频,感觉这社会有一种彻骨的冷,如今这学生无疑给人很温暖的感觉,就像我一直认为的那样。于是深怪这网络,总喜欢扎堆,出了一档子事,便都凑上来附和,先是将教师妖魔化,然后将学生妖魔化,个案总被放大,似乎不卷起一股浪潮不足以引起注意,似乎不弄出些名堂,不足以体现大众的力量。其实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曝光的时候也在宣传,惩戒的时候也在示范,是非如两条扭结在一起的绳子,相伴相生。我还是相信纯真,相信这样的纯真随处可见,相信即便大家视而不见,依然有人愿意将纯真进行到底。

车内报站的声音温柔地响起,我知道自己要下车了。下得车来,站在斑马线一旁,静等车辆过去,目光无意间向那边路口一扫,竟见阿邓在路旁站着。脚下顿时轻盈起来,趁她低头的功夫,从停放的车辆旁边绕过去,轻轻走向她背后,在她肩上重重一拍,大吼一声“嗨!”她激灵一抖,一声“妈呀,吓死我了”便脱口而出。伞上水珠掉落下来,正落在我的胸前,凉凉的。

于是大笑,步行前往,雨丝依旧斜飞。

路走了好远,话说了好多,可越走越不对劲。

我一跺脚,停住,与鞋子里的水一同溅出的是一声大吼:

阿邓,稻草人会展呢,究竟在哪?

二、不速之客

晚上八点多,剑自健身会所打来电话,说待会刘老师要来我们家,可能快到楼下了,要我好好接待,不要慢待了人家。我有些恼火,这家伙只管自己乒乒乓乓,却让我来做这难为情的接待。

刘老师不是第一次登门,这已经是他今年第三次来访了,我当然知道他此行的用意。

通常这时候,我吃完晚饭洗完澡,坐到电脑前,一头扎进网络新闻,充当足不出户也知天下事的所谓包打听。不过,眼下倒不是,《安娜·卡列尼娜》已经看了多日,却一半都没看完,我正打算继续扫字,要不然前面看的估计要快模糊了。但既然有人上门,我只好放下书本来到客厅,将电视开启,静等铃声响起。

果然,很快楼道门铃尖锐响起,赶紧点击开门按钮,随即将房门打开。不一会,昔日同事刘君笑容可掬出现在门口,各自客套两句,入室坐定,茶水伺候。

刘君为人谦和,低调少言,年纪略长我两岁,因当年同在一个教研组,也算稍有些接触,印象中是一信得过的老实人。其妻是矿山医院职工子弟,人长得高大漂亮,能说会道,热情大方。两人一同出现时,常让人觉得是动与静冰与火的组合,但因两人颜值相当,夫俊妻美,看起来倒也甚是般配。两人育有一女,女孩小时模样像极刘君,肤黑娇俏,很是可爱。如今十几年未见,该是一俏丽大姑娘了。

只是遗憾,据说刘君十年前竟离了婚,说是妻子移情别恋,爱上了当地一个头脑活络精明强干的村书记。据说那人手段了得,几乎垄断了当地的大理石生意,事业做得风生水起,对外应酬也多,大概是嫌弃老婆系糟糠之妻,上不得台面,做不了帮手,夫妻感情日渐淡薄。刘君妻子和那人原本认识,平常也有往来,也许是两人爱好相近,说话投机,一来二去,竟有了私情。刘君家里一向妻强夫弱,所以当妻子提出离婚时,倒也平静,二人可算好合好散,并未弄出太大动静,我是多年以后才偶然得知这一消息。

几年后,他也重新组建了家庭,这位妻子和他一样,是一个教师。看来婚变倒也没给他带来什么不良影响,他依然如当年那样不温不火。记忆中,刘君教书不错,但对教书总似乎缺些热情,所以也很难说出色。不过,令人不解的是,他对线下销售颇感兴趣。当年他加入一个传销组织,好像是销售一些美容保健品之类的东西,谈起传销组织颇有煽动性的讲课,脸上会有难得一见的兴奋。后来传销组织遭到取缔,做了一年多销售的他,只好偃旗息鼓,也不知赚没赚到钱。

后来他又开始投身安利,做安利系列产品上门直销,也许是打开局面不易,好像也是不了了之。最近几个月,他开始尝试国珍系列产品直销,主打产品是松花粉。不知是不是得知我健康受损,近来总会电话与剑联系或直接上门给我讲述健康理念,给我杂志书刊让我学习,态度热情诚恳,如春风化雨。只可惜我这人愚顽透顶,虽有恙在身,可依然对这种颇显关爱的上门推销不感兴趣,因此对那些据说效果奇佳可价格不菲的保健品也不以为然。若不是因为彼此还算熟悉,若不是觉得这人老实厚道,我大概会直接无视。剑若在家,我通常会借故回避,但眼下显然不行,我强打精神听他讲述,说他们的产品、他们的理念。我不得不佩服他的耐心,尽管有时我会忍不住打呵欠,可他仍然苦口婆心,一脸关切,让人实在难以说不。他一直强调,自己是在贯彻一种生活理念,是在引领一种健康潮流,说我不要太过固执。为了不使局面太过尴尬,我也尽可能地扯一些其他话题,所以整个谈话表面看来还是非常愉快的。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看都快十点了,想起家里还有不少出院时带过来的药品在那闲置,想起还有不少大包小包大瓶小瓶的补品都快忘记,想起微信朋友圈里还有几位和他一样从事国珍或安利的热情的朋友,想起这似乎没完没了的友谊式谈话,我开始皱眉,觉得自己若是继续态度模糊那就是对人真正的不敬。于是决定硬起头皮,一视同仁,一拒了之。

我说,就算买了,我也不会吃,这是真的,我这人若非万不得已,是不吃药不进补的,并且将冰箱打开,让他看里面已经过期但尚未启封的蜂蜜。虽说有些不忍,但总好过让人产生错觉,心存侥幸。

尽管如此,临走时,刘君仍坚持将带来的两本刊物留下,说看看吧,有好处。

唉!我还能怎么说。

三、赴宴

剑一同事父亲六十大寿,宴席摆在村里祠堂,要我和他同去。因久不外出,心想趁此机会出去看看也好,便同他一道搭了同事便车前往。

城市扩建给这个乡村大镇带来了巨变,不仅有了专用市内公交,连路旁也竖起了高高的电线杆,装上了路灯。以前长长的圩场大街如今也是高楼林立,让人不由联想,会不会终有一天,这里也成了城区的一部分。这是很可能的,至少根据本市近三十年来的发展的确是这样。

沿国道一路前行,没多久便到了村口。下了车,只见前方路旁十来个大红气球在空中轻轻摇摆,有鞭炮声噼啪传来,自然是到了。祠堂大门口早已停满了小车,先来的人们,坐的坐,站的站,走的走,空气中喜庆满溢。我们一行炮仗放了,在轰然炸响声中,来到祠堂门口。祠堂是新建的,门楣上书“龙凤堂”几个大字,除了在屋顶设计了一些仿造飞檐,其实与传统建筑大相径庭。原有的老祠堂也未拆除,就在它后面,虽从残存的飞檐和窗棂可见当年伟岸景象,可如今却是风烛残年,似垂垂老者,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

漫步乡村小径,举目环视,视野开阔,高楼随处可见。道旁经过新房亦不少,有些还独门独院,铁门把关,颇有气派,俨然乡村大亨别墅,看来此村能人不少。那些老旧低矮的青砖瓦房夹杂其间,显得寒酸如丐,门前杂草丛生,瓦砾横陈,从窗户往里一瞧,发现大多已早就不住人,黑黢黢让人担心会不会有妖孽出没。也有些老房还住着人,看着堂屋里架起的竹篙上摊晒的衣服,让人恍惚回到几十年前。心想还住这样房子的主人会是什么样的人呢,看着别人装修一新的高大舒适的新房,他们心里会是什么感受呢?

开席时已近下午一点。祠堂大厅很大,十几桌酒席两列排开却并不显得拥挤,两边厢房也摆了一些桌子,席面应该不算小,可说很热闹吧。奇怪,四下一张望,发现来喝酒的大都是男性,我一女子杂在其间,难免觉得有些无趣,索性只顾吃喝旁听他们觥筹交错。菜不错,量也多,好像有十几道菜吧,反正大家都没吃完,就已经开始离席。我食量历来不行,自然也是早早放了筷,跟随他们离开。

返程车子不少,随意上了一辆小车,结束了这一趟乡村宴席之旅。

车上,剑见我兴致不错,从包里摸出两张红色请柬,说明天我们兵分两路,再去赴宴。

四、简单可好

姐妹发来短信,说计算机证下来了,晚上给我带来,我自然高兴。可临了,却又要我到某地等她,我只好遵命。当然,我其实也想和她走走,毕竟蛰居太久,学校事务已明显疏远,能够聊聊,略略弥补遗憾也好。

不料,等到了某地,竟然有车在等,车主是一陌生男子。姐妹说,我们先到一个咖啡厅坐坐,我摆手,说这不好吧。可她坚持,说没事,一起去。我只得别别扭扭地上了车,弄不清她葫芦里装的什么药。姐妹很健谈,说话很有煽动性,看她聊得开心,我也就慢慢沉静下来,心想,她到底想要带我去做什么呢,不妨看看。到了之后,车主却称家里有事,说他就不去了。

她大概也有点意外,但也没说什么,和我一起下了车,走进那家咖啡厅。坐下,开始扫视这间小小的咖啡厅。说实话,这不太像一个营业的地方,倒更像某人的私宅,装修倒有点特色,乍一看,有点像文艺小清新的私人空间,墙上图案以及悬挂的小物件都颇有少女情结,粉红色调平添了温馨曼妙之感。进去后,竟发现正前方还有一雅间,四周几乎都是书,当然也有些小工艺精品装饰物,客厅摆放了不少椅子,和一些创意沙发。稍稍往里,有楼梯直通楼上,我猜想,真正喝咖啡的地方大概在楼上吧。但我却无意上楼,觉得那有点像女子的闺阁,外人闯入无异冒犯,要不然,那楼梯也不会弄得如此花枝招展,步步生莲大概也就这感觉。于是仅在客厅择一硬座坐了。

隔断墙也嵌了书架,摆满了书,墙上装修也颇带点文艺范,但我无心细看,只觉整个大堂显得书香气息浓郁。我问,到底来做什么?姐妹终于说出,来听一个讲座,有关婚恋问题的讲座,说讲话者是法院一位年轻法官,对婚恋问题颇有研究,听了肯定有好处。我不懂姐妹为何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在我眼里,她可是能说会道,而且,感情经历也丰富,若是她本人讲,我或许会有兴趣。于是,我抬脚要走,说自己对这种东西丝毫不感兴趣,可姐妹不让,说既来之则安之,不妨听听,反正没坏处。然后她又挑起很多话题,以免我总说要走。不过也是,我只好安下心来,听她忽东忽西闲聊。大约半小时后,人基本到齐,还不少,该有十多个吧,貌似都还很有修养,说话都文文雅雅的,心想那就听吧。可才听几句,我又坐不住了:这空洞的说教,有什么好听的?但姐妹却很感兴趣,说你认真听,讲得不错。看来她一时半会是不会走的,我于是说,你继续听,我先走。可这家伙不让,说耐心点,待会和我一起走,还补上一句,要不不放心。

我也是醉了,自从车祸后,到哪都会受到特别对待,成为要保护的对象,这感觉很暖心,也很怪异。我坐立难安,也只好遵命,坚持了大概一个小时,那讲座似乎没有终结的迹象,一个听者互动时讲到自己的男友,声泪俱下,大家兴致好像一下挑起来了,但我只觉背部胀痛感袭来,就想马上走人。姐妹一看时间,觉得也不早了,于是随我走出。

一路上,她又是好几通电话,似乎很多事要操心,也真是难为她了。她身体其实并不好,走路都有些异样,可还是那么拼,工作以外,听说还干好几份兼职。我想,她家并不缺钱呢,干嘛那么拼?

武汉专业癫痫病医院有哪些癫痫大发作怎么急救杭州治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