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流转,何以笑嫣然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武侠仙侠

(文/左小猫)外面下着雨,淅淅沥沥敲击着属于雨季里唯一的不安静,交织的细雨蒙蒙,望去如薄褛轻纱。风吹过凌乱的发,依靠在窗台边,伸手碰触雨滴的丝丝凉意由手指寒暄到心底,徘徊一个圈后又蔓延到脑海里,最后,尽也在眼眸前倒带点点滴滴画面。

亦是,许久没有这样安静的去想一些过晚,那些稍纵即逝的快乐与忧伤仿佛就像握在手心里的雨水,静静的在指缝间流淌,那些痛痒的感触,只是握着的时候被我们或喜或悲的感受着。念起,某年,六月里夏天的冰激凌味道,六月里小城故事的边边角角,六月里一边唱响相聚一边唱响离别,六月里原来用了一整个夏天去回忆,又用了几年的时光去诰守那些对白。

那年的花花裙摆,在九月里的骄阳下轻扬,车窗外急速闪过的风景,来不及看清,一如过去的我们,没来的及道别就已过去。碎碎念念的过往,在电话与字里行间穿梭,那头的你,这头的我,一边期许一边回首,我们已是几年不见,我们已是多年不见,关于那些青涩的花季,淡淡的逝去,淡淡的分散在记忆里,多年过去,已不是那么清晰,却被沉淀到心里深处。

女人如花的年纪,都会遇见所谓的爱情,幸福在心里荡起涟漪,带着几分期许,几分懵懂,几分羞涩,几分甜蜜在林荫的树下走了来回几个秋。多年过去,身边的那个身影或愈加陌生,或愈加熟悉,然而对爱的领悟已不是曾经的自己能体会,在了解爱与被爱后才会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于是茫茫人海里,或珍惜身边的你,或追寻还没遇见的你。

那些关于爱情的小城故事,流连于平凡的生活里,留念于不平凡的情感里。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唠唠叨叨,抱怨袜子满天飞的他,自己也会扑哧一笑;她应该还在等待他下班吧,她只想坐后面搂着骑车的他,看着脚下的路从眼前闪过,此时与他一起的;她什么时候又玩起了浪漫,突然就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站到他的面前,以至于他都不敢相信;她什么时候也从娇滴滴的爱女变成一个忙东忙西的厨娘,花一个下午的时间只为做一桌饭菜等待出差回来的他;她以前上个楼梯都会觉得累,现在却每周几个小时的颠簸去看某人;她说结婚太遥远不敢想,结果是我们同学中结婚最早的一个;她说她无所谓爱与不爱,却也会在黑夜里一个人寂寞的掉眼泪;她说真爱难觅所以不敢奢望,却也会羞涩的说身边的这个人不错。。。。。。

谁吻你之眸,遮你半世的流离;谁抚你之面,慰你半世哀伤;谁携你之心,融你半世冰霜;谁扶你之肩,驱你一世沉寂。是谁弃你而去,留你一世独殇;又是谁可明你意,使你此生无憾。

再聚首,曾经那些稚嫩的脸都已变得笑靥如花,尘埃落定,回眸一笑嫣然。曾经的嬉闹依旧,不轻易间默契一笑,竟也多了几分成熟女子的味道。何时路过那里,也会有人停住脚步抬头望去,这才茫然想起原来也到了该讨论那个橱窗里一袭白纱的年纪,儿时这个遥远的梦,却在数年后近在眼底,时间没有停下来等我们,是我们太沉浸于彼时的任性。“好看吗?如果我穿呢?”也会有人扬起羞涩的脸略带挑逗的问,这就是女子,古龙先生说,一个女子再无法无天,她的法是男人,天也是男人。女子终须一个港湾,停靠下来绽放所有的绚烂。

属于我们的那一片绚烂在何处绽放,默念的问……

重叠的岁岁年年,变换的人来人往,生命里总是有人进入有人离开,于是有人珍藏有人遗忘。若隐若现的情感总是在一个人的时候在心里骤然下起一场雨,浸湿了所有脑海里枝枝蔓蔓的记忆。谁怕孤叶的凋零,谁怕夜里离殇的寂寞,谁怕,在此刻想起?

湛蓝的天空下弥漫着陌生的花香,踩在格子路上默念,一步,一步,数之不尽。念念不忘的日子里找不到借口去忘记,曾经的相逢也会变成如今的偶遇,擦肩而过也是不得已,也会悄悄的离去。天真的笑,故作聪明的想,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岁月终经不起太多等待,漫漫人生路,再次相遇,抑不住的眷眷念念,在绕了一个圈后,终还是回到那里,梦醒时记忆里模糊的脸,在此刻变得清晰。手心的温度,凝望的眼,嘴角的微笑,一步一步,已经数尽的格子路,抬头去看天空,依旧湛蓝湛蓝,伸出手却已碰触到。

我们何时相爱,我们此时相爱。

格子路,一步,两步,三步……

回头,转身,原来你也在那里。

张家口市儿童医院母猪疯科电话癫痫病具体的病因都有哪些呢武汉治疗癫痫病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