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桃源村记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现代都市
   前言      在胶东半岛,洙河河畔有这么一个小村庄,全国地图上没有它的踪影,省地图上也不见它的面貌,地市级地图上也找到一个小点,县市级地图上才有它的名字。它坐落在偏僻的地方,既不在国道的边上,也不在省道的范围,想去趟县市,得走出好几里地,才能坐上车。这几年村里修了通村的水泥路,村民出行能方便一点了。不知道哪朝哪代就有了这么个百十来户的小村庄,多少年过去了,还是百十来户。小小的一个村庄却起了一个挺美的名字,不知道是那个先人给起的。也许他是个饱读诗书之人,读过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所以给村庄起了这样美的名字。周围的村庄不是叫张家庄,李家庄,就叫王家泊,刘各庄都是以姓氏起的名字,叫什么村,这个村子里就是姓这个姓的多。只有这个小村庄起了这么个好听的名字。桃源村,该有桃树的呀。还真有桃树,到处是桃树,大大小小的桃树数都数不清,村庄就掩映在桃树林里,映着红瓦白墙倒也别有风味。   春天到来的时候,粉红的桃花开了,村庄掩映在粉色的云霞里,像诗一样美。如果那个诗人,这时候来到这里一定都不想走了。夏天桃子熟了,那甜甜的仙桃让多少人吃都吃不够。夏天的集市上问起桃源村的桃子都知道,谁都愿意买这个村子的桃子,又大又甜。围绕着桃源村有一条小河,常年奔流不息,枯水期也从未断流,那河水清澈见底,能看见河里的小鱼,河水也不深,水大的时候也就能到大人的腰间。大人小孩都喜欢去河里洗澡。河岸上的沙滩,又细又白,小孩子都喜欢踩在上边玩,大人也喜欢在上边散步。河堤上到处是垂柳,白杨树,夏天在那里乘凉实在是件惬意的事。   村庄从未出过大人物,不管过是过去,还是现在。刚建国的时候土地改革,村里都没有地主,工作组在村里呆了几个月,怎么算都没有一个够地主资格的。富农也是勉强才凑了一个。过去没有地主恶霸,现在村里也没有地痞流氓。饥荒年代没有饿死过人,没有谁家穷的揭不开锅。平平常常的日子就像绕村而过的小河水,悄悄流淌。   (一)   然而有一天,村里平淡的生活掀起了浪花。不知从哪里来了一对夫妻,年纪在三十多岁,男的一表人才,穿戴不俗,带着一股儒雅之气,女的端庄秀气,穿戴大方,透着一种优雅。他们在村子的东边一座房子里住下了,那座房子是村里一个做买卖的年轻人盖的,盖好了住了没有几年,进城去了,房子就闲在了那里。他们把它租了下来,稍加修饰,住了进去。   他们悄无声息地搬了进去,没有谁注意。还是村子里在镇上上学的孩子回家说,学校来了新老师,就住在他们村里。这才知道村里住进了新住户,有好奇的村民去看他们村的新邻居。只见他们在那座房子里已经安顿好了,那座不大不小的房子让他们收拾的窗明几净。没有改变原来房子的格局,东边的一间屋子还是按原样保留着土炕,炕的对面是一台放在电视柜上的电视。烧炕的锅灶,在最东边一间屋子里。中间的一间屋子被他们改成了书房,成排成排的书整整齐齐的摆在几个大书厨里,靠南边的窗下摆着两个书桌,那是他们学习工作的地方。书桌上除了笔墨纸砚,还有插着鲜花的花瓶,他们还挺有情趣的。电脑放在靠北面的窗下,看样子他们不常用电脑,要不不会那么冷落它,让它孤零零地在北窗下待着。最西边一间屋子让他们收拾成了另一个卧室,不是土炕,是床,一张大床放在南窗下,简简单单的被褥铺在床上,东墙放着一个大衣橱,梳妆台就在西墙下,北墙边放着两个简单的椅子。东边的厢房是他们的会客室,里边摆着沙发,茶几,简单的茶具,还有挂衣橱,他们就是在这里招待来客的。西边的厢房除了一架钢琴什么都没有,村里人唯独对那架钢琴饶有兴趣,让男人弹弹听听,男人也不推辞,大方地坐在琴凳上弹了起来。叮叮咚咚的琴声从男人的手底下流淌出来,那么悦耳动听。他们不知道弹得是什么曲子,只是觉得好听。   看他们不像一般的老师,男人女人说话做事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味。他们在村里住了下来,看着他们每天迎着朝霞骑着自行车,去五里以外的镇上中学上课,傍晚披着晚霞回家。他们看见谁都是一脸恬淡的笑,看见谁都打招呼。每天吃完晚饭,就在小河边散步,俩人手挽着手,相互依偎着,看烟雾迷蒙的小河,看河边的垂柳,看在河里嬉戏的小鸭,大鹅,脸上写满了幸福和满足。门前的空地被他们开辟成了菜园,里边种着春天的菠菜,韭菜,生菜,夏天的黄瓜,芸豆,茄子,西红柿,秋天的香菜,白菜,萝卜。周六,周日他们就在菜园子里忙活,给蔬菜除草,施肥,浇水。累了就在门前的大柳树下休息,坐在树下的躺椅上看着菜园子里的生长茂盛的蔬菜,看着天上悠悠的白云。显得那么悠闲自在,似乎他们是这天下最幸福的一对。   桃源村不大的地方,村子的人大多数姓林,有少数杂姓。这刚来的两口子,他们打听过了,男的姓王,叫王志国,女的姓柳叫柳眉,男人的名字一般,女人吉林到哪里治羊癫疯小发作的名字挺好听的。他们是什么人,来自哪里,以前是干什么的,本来就是老师吗?许多谜团他们解也解不开,有那好事的人,到处打听他们的来历。   关于他们俩有许多个版本的传说,有人说,他们本来就是情侣,由于家人的反对,他们私奔了到处流浪,现在流浪到了这里。有人说,他们是城里的老板,由于公司倒闭,欠了许多债,为了躲债才来到了这个小山村。还有人说,女的原来是一个大老板的妻子,由于老板见异思迁有了新欢,所以抛弃了原配妻子。男的是老板的手下,挣着一份饿不着,撑不死的工资工资,交往多年的女朋友看他没有什么大出息,离他而去。两个人同病相怜走到了一起,为了躲避世俗的议论来到了这里。   他们不管别人怎么看,只管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每天去学校上课,放学回家就相伴着做饭,吃饭。村里人的女人都羡慕女人好福气,嫁了个男人会做饭。有人亲眼看见男人扎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碌,女人打下手。吃完饭俩人一起去小河边散步,看见村里的任何一个人都笑着打招呼,大爷大妈,大哥大嫂,叫得那是一个亲热。村里人看他们这么爱亲近人,也慢慢和他们熟络起来。有什么不懂的事情,去问他们,都能得到满意的答复。家里有上学的孩子的人家,更是常常去向他们请教教育孩子的问题,孩子的学习成绩跟不上,也去让他们帮着补课。他们都很尽心地帮忙。   只是问道他们的来历,他们都避而不答,笑笑就扯开了话题。村里有个叫林茂青的中年人,家里有两个孩子上初中,有不会的问题去向他们请教。一来二去的熟了。有一天说着家常话,就冷不防地问了一句:“王老师,柳老师,你们告诉我,你们到底是哪里来的?”   男人看看女人,女人看看男人都笑着不说话,林茂青看他们不说话就说:“我说了你们别不爱听,搞得那么神秘有意思吗?让我们都整天在心里画魂。”   王志国看着林茂青说:“大哥,我们的来历真的那么重要吗?你们非要打听出来?”   柳眉说:“我们来到十堰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这里,遵守你们这儿的规矩,也没给你们带来麻烦,这就够了。”   林茂青摸摸头不好意思的笑了说:“主要是村里人把你们传的太玄乎,我想知道真相。”   王志国看了看坐在身边柳眉,又看了看了林茂青说:“我们就是两个相爱的人,喜欢你们这个美丽的小山村,喜欢这里春天绯红的桃花,喜欢这里那条整年奔流不息的小河,喜欢你们这里淳朴的民风。”   柳眉深情地看着王志国说:“是啊,这里是我们的世外桃源,我们找了好久才找到这么一个地方,希望过平淡的不被人打扰的生活。”   “对啊,我们就是希望过一种简单幸福的生活,如果你们觉得有什么问题,或者有什么打扰你们的地方,我们可以搬走。”   林茂青一听站了起来,连连摆着手说:“不是,不是,我们就是好奇,你们不说就算了,千万别搬走。”说着慌慌张张地走了,去告诉村里人再也不要去问些关于他们来历的问题。可不能让他们走了,他俩一个教数学,一个教英语,课讲得好,这是孩子们回来说的,孩子们的成绩有目共睹,在那里摆着呢。回家有不会的问题,去问他们也方便。他们走了可是村里的一大损失。   这样一来村里人都把疑问放在了心里,什么都不去问。看他们尽心尽力地教孩子,也不参与村里的大事小情。有时候还给他们讲解些科学知识,帮他们引进新的桃树品种,让他们一年四季都有桃子卖,他们从心里敬重他俩。地里刚下来新鲜的东西,都要送点给他俩尝鲜。嫩玉米,嫩花生,瓜果,刚刚能吃,就给他俩送去了,他们不收都不行。   看着他们俩形影不离地上班下班,形影不离地一起散步,看日落日出,羡慕的同时又有点遗憾,他们要是再有个孩子就好了,那样家里就热闹了。   过了些日子,女的还真就怀孕了。怀了孕的女人特别的口刁。吃什么都是吃一次就再也不吃了,整天想着吃这样吃那样,男人很有耐心,不辞劳苦的去为女人找寻她爱吃的食物。村子里的人听说了,也帮着找寻。自己家里有点稀罕吃食,赶快给女人送来。女人怀着孕,也没耽误去镇上的学校给孩子上课,自己没力气不能骑车,男人就载着她去学校。村里人钦佩她的毅力,见了她都不忘问候一声。告诉她,想吃什么就说,他们去给她弄。他们说:“你想吃什么就说,除了天上的星星月亮,我们弄不来,别的小菜一碟。”女人虚弱的笑笑说:“谢谢你们,我想吃什么会告诉你们的,让你们费心了。”村里的人豪爽的说:‘跟我们客气什么,咱们都在一个村里住着,就是一家人。”女人感动得眼泪汪汪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男人也是觉得到这个村子里生活,是来对了。   第二年挑红柳绿的时候,女人要生了。男人对村子里的人说,想找一个人伺候女人坐月子,自己没时间天天守在家里,只要有愿意干的他付工钱。村里人整天琢磨着能帮上点什么忙,听说他们要找个人伺候女人坐月子。都在心里琢磨谁合适,这家的女人心细,可是家里的活多,分不出身来,那家的女人干活麻利,可是没有耐心伺候小孩子。这伺候月子可得找一个心细,干活麻利,又耐心的人,一般人还真干不来。琢磨来琢磨去,他们想到了村子里的林嫂。   林嫂是林茂生的媳妇,身材细巧,相貌端正,一双巧手能做花样饭食,干活麻利。林茂生常年不在家,家里只有几亩地地,没有桃园。农忙时干地里的活,农闲就做点加工活。有时候也去帮村里的人家摘摘桃子,或是别的什么零活挣点钱贴补家用。有一个儿子在镇上上初中。公公婆婆早年去世,没有家庭拖累。   村里人认定了林嫂去给柳眉伺候月子,让跟林嫂相好的姐妹告诉她,说,她去自管好好伺候柳老师,家里的农活,村里人全包了,就那几亩地捎带着就给她种上,收回家了。林嫂没了后顾之忧,再说又不用出村,多好的事啊。她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在一个早晨去了柳眉跟王志国的家。   柳眉看林嫂长得模样秀气,皮肤白皙虽然快四十岁的人了,身材依然细条。不笑不说话,说起话来不紧不慢,做事有条不紊。一下子就喜欢上她了,知道她的儿子就在自己教的班上上学,那是个特别勤奋的孩子,学习特别的用功,品行也好,她很喜欢那个孩子。看见他的妈妈,才知道那孩子为什么那么优秀。过了没几天,柳眉生了,生了对龙凤胎,喜坏了王志国,乐晕了柳眉,他们都不知说什么好了,全村人都替他们高兴。这下林嫂可忙坏了,两个孩子,一会这个哭了,一会那个尿了。又要洗尿布,还要给产妇做饭。王志国看林嫂实在是忙不过来,把自己的妈妈接了来,他的妈妈一来,林嫂就轻松一点了。老人照看着孩子,林嫂就洗尿布做饭,给孩子洗澡,喂奶粉这些是还是林嫂在做。她年轻能听进柳眉说的那些科学喂养的话。   (二)   林嫂在王志国和柳眉的家里当保姆,这是全村人推举的。林嫂的大名叫什么,有时候她自己都记不清了。嫁给了林茂生,村里的年轻人就叫她林嫂,晚辈叫她林婶,长辈叫她茂生家的,有了孩子就叫她林林他妈,她给自己的孩子起的名字叫林林。给孩子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叫她林林的家长。她的名字写在身份证宝宝得了癫痫吃中药还是西药上,户口本上,出去办点什么事人家问她叫什么名字,她才能想起自己还有个名字,张秀英。自己那个跟随了多少年的名字平时没人叫,只有给孩子的作业成绩单上签名,才能用上。      说起来林嫂也是个苦命人,当年不听爸妈劝说死活嫁给了林茂生。林茂生家里就一个老妈,收入微薄,虽说不是吃不上穿不上,家里也没有多少积蓄。两个人结婚不久,婆婆又病了。那点家底,很快折腾光了,病也没治好。在他们的孩子两岁的时候去世了。林嫂不怕日子穷,她觉得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吃糠咽菜都是幸福的。   林茂生有一条好嗓子会唱婉转动听的歌,当初林嫂就是被他的歌声迷住了。林茂生是镇上小剧团的演员,在戏里演小生,扮相俊美,嗓音甜润。把个正值妙龄的林张秀英给迷住了,那时候跟张秀英一般大的姑娘没有不喜欢林茂生的,正月里小剧团演出,走到哪她们几个姑娘跟到哪,就为了看林茂生。就跟现在年轻人迷恋影视演员,追星一样。都喜欢看林茂生演戏,爱看他的扮相,看他在台上顾盼有神,身段优美,一举手一投足都牵动着那些少女们的心。戏散场了,她们也不走,去后台看他卸妆。卸了妆的林茂生还是那么俊朗,浓眉大眼,唇红齿白,皮肤比女孩子的都要白皙细腻,身材高挑。那一双手啊,那么细长白嫩,那可真是纤纤玉手啊,这样的手干活可惜了,张秀英心里想我要是能嫁给他,什么活都不让他干,能嫁个这样的人吃什么样的苦,受什么样的罪都不怕。 共 1694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