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风干的柿子民间故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5-28 分类:现代都市

父亲一生坎坷,出生不久,奶奶因病离世;五岁的时候,爷爷因事故去世了。留下父亲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生活,多年来辛亏有亲戚和邻里的接济,才不至于忍饥挨饿。

十六岁, 父亲就开始了独立生活,农忙的时候种地,农闲的时候外出打工。几年下来,父亲攒了一笔钱,把破坯房翻盖成新瓦房。

父亲到了结婚的年龄,亲戚和邻里张罗着给父亲说亲事,但是对方一听父亲家里的状况,亲事立马就黄。时间一晃,父亲就三十出头了。

有一天,邻县的表姑回家给父亲说门亲事,女方和表姑同村,是个哑巴,精神也有点问题,但不傻,能下地干活。父亲开始有点犹豫,但考虑到自身的年龄和家庭情况,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就这样父亲当年就把母亲娶回了家。

婚后第二年,母亲生下了我。

父亲考虑到母亲不能很好的照顾我,就把我寄养到我表姑家。表姑来接我的那一天,母亲一直抱着我不放手。就是父亲来抱我,母亲也不让。气的父亲把母亲打了一顿。最后母亲还是眼睁睁的看着我被表姑抱上了车。

当汽车发动的时候,母亲无助的哭泣,父亲眼里也含着泪花。突然,母亲像发疯了一样去追赶汽车,父亲在旁边没有拽住母亲。母亲就在汽车后面边哭边追,中间摔了几个跟头,爬起接着追,直到再也跑不动,趴在路上哭泣。我寄养在表姑家这段时间,父亲都会抽时间去看我,顺便给表姑一些抚养费。

自从我被抱走后,母亲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脸也不洗,衣服脏了破了也不换,什么活也不干了,每天坐在大门口傻笑,俨然成了村里一名“傻子”。

在我五岁的时候,父亲把我接回家生活。初见母亲的时候,我很害怕,躲在我父亲身后。母亲看到我,跑过来伸出手想抱我,当时把我吓哭了,父亲见状就把母亲关在西厢房。

每当我从西厢房前过的时候,母亲就从门缝里看着我,嘴里发出“呜啊”的呼喊声。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母亲的恐惧日剧减弱,偶尔我也敢给母亲送饭,母亲看到我送饭,她的脸上就会露出笑容,伸出脏兮兮的手想摸我,吓得我把饭放在门口,逃回北屋。

在我回到家一年的时间里,母亲的精神情况好转,她开始洗漱,穿干净衣服,不再做疯疯癫癫的事儿了,父亲自然也就把她放了出来。母亲出来后,伸出手又想抱我,我下自然的躲到父亲身后。母亲缩回手,尴尬的笑了笑。

七岁,上学的年龄,父亲第一次送我去学校,母亲在家门口拦着我父亲。

父亲对母亲解释道:“我是送孩子上学,不是哈尔滨中亚癫痫病医院送他走。”

母亲用手比划了比划,意思想跟我们一块儿去。

父亲说道:“你就别去了,把孩子们吓着。”母亲知道自己的情况,就没执意跟着去。

我很快适应了学校生活,有老师细心的照顾,同龄儿童的陪伴,感觉上学是一件快乐的事。

一件事偶然的发生,彻底改变了我的学校生活。

四年级的时候,早晨起床晚了,我匆匆的吃了两口饭,拿起书包就往学校跑,刚坐河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有名到座位上,上课的铃声就响了。

班主任来到课堂说道:“同学们,把昨天布置的作业交上来!”

我打开书包,发现忘记带作业本了,我站起身对老师说道:“报告老师,我忘记带作业本了!”

这时我看见母亲站在教室门口,手里拿着我的作业本,母亲把作业本交给老师,用手指了指我。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他妈是一个傻子!”全班的同学都笑了,刺耳的笑声严重刺痛了我的自尊心,我拿起书包冲出教室,跑回家,我趴在床上哭,满心的委屈,心里恨起让自己丢人的母亲!

我在床上躺了一天,话也不说,饭也不吃。

到了晚上,我对父亲部分性癫痫发作的症状有什么说:“我不想上学了!”

父亲叹了一口气说道:“起来,吃点饭!”

我坐到饭桌前,看到对面坐着的母亲,心里莫名的气愤。母亲拿了个馒头给我,我直接扔到地上。

父亲看到我的样子,生气了,冲着我吼道:“把馒头给我捡起来!”

我发犟脾气,坐在那儿一动不不动。这时候母亲从地上把馒头捡起来,剥掉上面的皮,放在我的面前。

我对着母亲嚷道:“你碰过的馒头,我不吃!”

“啪”一声,我脸上火辣辣的疼,父亲打了我一把掌,骂道:“还反了你,那是你的妈,不吃,饭你也别吃了,明天接着给我上学去!”我赌气站起身回到自己房间。

第二天,吃完早饭,父亲硬是把我拽回学校。我坐在课堂上,看到学生异样的眼光,心里无比的难受。

一个同学小声嘟囔道:“小傻子!”同学们又笑了,听到刺耳的笑声,我怒了,我扑向那个同学,疯狂的厮打。直到班主任过来把我们分开,班主任对我们进行了批评教育,每人写一份检讨。

自从打架事件发生后,同学们再也不敢当着我的面说“小傻子”,开始有意识的排斥我、远离我。而我的性格也由此变得孤僻,不和其他同学交往,见了熟人也不说话,把自己封闭在书的世界里。

我的学习成绩很好,每次考试都是全班第一,初中毕业,我以优异的成绩的考上了县一中。 当时我心里特别高兴,考上一中意味着终我可以远离我那个可怕的家,更主要的是可以远离我的母亲。

县一中离我家很远,坐车需要两个多小时,开学那一天,父亲背着行李把我送到路口等车,母亲也在后面跟着。当客车停在我面前,我对父亲说道 :“爸,你回去吧!”

父亲嘱咐道:“在学校注意身体,吃好喝好,别舍不得花钱!”嘱咐完,父亲拉着母亲往回走,母亲时不时回头看看我。看到父亲佝偻的背影,我心里一酸,踏上去县城的客车。

步入高中,对于其他莘莘学子来说,是将要面临最苦最累的三年高中生活,而对于我来说,却是一种解脱,远离了家庭的烦恼,远离了周围人异样的目光。

半年的高中生活无声无息的度过,年假临近,意味着我要回家。我的内心极其矛盾,即激动又患有癫痫是否会遗传呢抗拒,激动的是可以见到父亲,抗拒的是又要面对母亲。

当我背着行李下了客车,只看见父亲一个人在路口等我,没看见母亲,心里有点意外。父亲走过来,把行李背上就往家走,路上一句话都没说。

回到家,父亲张罗着一桌丰盛的饭菜,还拿出来一瓶酒,也给我倒了一杯。我问了句:“她呢?”

父亲喝了口酒,说道:“走了,以后就剩咱爷俩过日了!”

我脑子当时就懵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我问道:“怎么不告诉我声?”

父亲叹道:“我知道你心里讨厌你妈,也就没通知你。”

我不知道说什么,就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

父亲说道:“吃完饭,早点休息,明天上坟拜祭你妈!”

这一夜,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没有一点困意,脑海里不断闪现出母亲生前的画面,心中充满了内疚、自责。

第二天,吃完早餐,父亲准备好祭品,还从床下搬出一个纸箱。我好奇的问道:“箱子里装的是什么?”父亲没有说,我也没再追问。

我拿着祭品,跟着父亲来到母亲的坟前,看到母亲的坟孤零零的立在山坡上,内心莫名的触痛。

父亲在母亲的坟前把纸箱打开,里面装满了已经风干的柿子,摆的整整齐齐。

父亲说道:“孩儿他妈,当着你的面,我把这些柿子交给儿子。”

父亲转过身来对我说道:“你妈知道你喜欢吃柿子。等到秋天山上的柿子熟了,她每天上山为你摘柿子,回家后把柿子擦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装到箱子里,自己都没舍得吃一个。直到那一天,很晚了她还没回家,我和村里几个人上山去寻她,我们在一个山沟发现了她的尸体,尸体周围散落着几个柿子,到死她手里还攥着两个。”

听完这些话,我跪在母亲的坟前放声大哭,终于喊出了“妈…”

父亲眼睛里也流出了泪水,说道:“你可以安息了,儿子喊你妈了!”

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是母爱,不一样的母亲,一样的的母爱,拥有的时候感触不深,失去的时候才刻苦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