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西风】会网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校园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975发表时间:2015-09-10 06:09:17    8月19日早晨正在晨跑,兜里的手机“叮咚”一声。掏出来一看,一条信息。“你好,我是木兰墨子,明晚我因为参加一个采风活动到酒泉,不知方便一晤?”木兰墨子张向阳?看到消息心头一喜,一个长发飘然的艺术家的形象跃然面前。这是我在7年前到新浪博客里认识的一位福建莆田的大学美术老师。认识他极其偶然。我只是在博客里写点儿心情文字,对于绘画只有爱慕从来没有研究;他是位专业画家,又是位才情了得的文字高手;他在西南沿海发达的福建,我在西北边塞的酒泉之北。如果不是网络,如果不是他在某一天对我写的某篇文章的偶然一暼,就不可能有后来我们的相识相知相敬。   记不得是那一天那一篇文章上见到他的评点,并加注成关注好友。从那天起,我开始留心这个名叫木兰墨子的画家,看他深入生活留下的每一幅素写,看他面对生活的每一帧水墨;他也经常在我的文字后面写下自己的看法和鼓励性的意见。于是,我们,两股道上跑的本来完全没有交集可能的人,从心灵深处渐渐交会。后来,我们相互留了电话。三四年前的一个春节,我还打去电话跟他拜年,听得出,接到电话的他也很激动。他说他的夫人跟我同姓,我们好有缘的。那天的电话有十来分钟,打得我都有些担心电话费够不够了呢!   对于他,在此之前我的全部了解就是一位风华正茂的国画老师,年轻帅气,有一个温暖的家庭。他的样貌通过照片,已经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嗨,认人可是我的特长)。我不知道他了解我多少,也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长什么样子。   稍一思索,我就答复:“你在酒泉的行程是怎样安排,有没计划来航天城,当地什么单位接待,有没兴趣看看航天发射场?如不能来,我出去看你。”   随后接到的消息是:“可能没法自主活动,原则上明晚住宿酒泉(酒店待定),后天出发去敦煌!”接着又说“因为随团,所以请不要有任何安排,见面足矣!”   我答复“明白了”。我明白他以为我就在酒泉,只要知道他住的地方,随时过去见一面就好;我明白他怕打扰我让我破费所以说别有其他安排;我以为他是随旅游团队活动,所以自己不能单独活动。   所以我决定次日远赴酒泉,见见这位远方来的网友。我得早些赶到,做些准备。比如,送这位远方朋友什么礼物合适;如果他下午到得早,让他吃什么特色在那儿吃等等。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   20日早晨我起大早赶赴公交车站,搭上第一趟班车于上午11西安有没有口碑好的医院治疗癫痫病点多到达酒泉。在朋友提供的住处放下行囊,就去转市场。到夜光杯店,我挑选了一套6只高脚夜光杯。这杯子不大不小,方便携带,价格合适,包装牢固;加上从家里出来时在航天城市场上购买的草原特产牛肉干,以及一本本人出版的随笔散文集,是为物质加精神的礼物吧。千里迢迢相见,算是给心仪的朋友一份念想吧。此时我才恨我的才疏学浅,如果我是位书法、绘画家,给他一幅字画,既轻便又方便,这对旅行者是最好的礼物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木兰墨子张向阳到来的东风。哦,微信中还看到他的宝贝女儿也来了,这是一缕青春的东风啊!   下午消息,他们在前往酒泉的路上。到晚饭前得到的消息是,他们因故延迟到达酒泉时间,可能在晚上9点多能够到达。请他们吃饭的希望基本破灭。因为等他们到达,再入住,恐怕已经晚上10点多了。他们急促的行程让我不得不省了花销。   我的晚饭是与朋友一起解决的。饭后朋友本来邀约去其他地方玩的,我说要等着会见网友,推辞了。回到住处,已经晚上9点,于是提着准备好的礼物,慢慢往他说的下榻宾馆方向走去。到了宾馆,询问总台,说有这样一个了房间的团体,可能到10点多才能到达。服务人员让我先在候客沙发上等,我就老老实实坐在那儿等待。   我的目光不停地扫视来往车辆,我注意每一个停到宾馆门前的汽车。慢慢地我不再敏感。我收回目光看宾馆大厅的装饰,我想象着多种他们一行走进来相见的情景。我想,如果他们从正面大门进来,我会一眼看到他们,正好打招呼,然后热情地握手。会拥抱一下吗?不好说。如果他们从背后的门里进来,我得起身回头找寻哪位是向阳老师,人多一下认不出来我会喊一声他的名字,他就知道我就是他约的人啦。夜色已经浓烈,门前始终没有停下一辆载客好些人的车子。他们是刚下火车吗,或者正在火车站到宾馆的路上?快了,一定是快了。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响了,显示的正是我期盼的名字张向阳。“我们已经在预定的饭馆,你在哪儿?让当地朋友给你说地点。”电话里传来操当地口音的声音,说在某某饭馆。我问在那个路、怎么走,他说了我大体知道的一个地方。他们以为我是酒泉通,其实因为我不在酒泉生活,对这座飞速发展的城市的地理环境一知半解。我当即出门拦了的士,师傅问我去哪儿,我说到某某路,我拨通电话让向阳老师找刚才解说地点的当地人,请司机接听,他询问了也说没听说过这个饭馆,好在司机经验丰富,问附近有什么标志,总算弄清了大体位置。很快的士到达那条路,车子缓慢行驶,我张望了半天也没找到那个饭馆。司机说,位置没错,应当就在这附近。我说我下车自己找吧。跳下车子,走上街道,刚一抬头,一个“八公里羊肉”店招映在眼前。是这里了。门口霓虹闪耀,有个长发身影站在路边。我心中一动,又不敢贸然。刚要进去,已经有人迎过来说,你就是张老师的朋友吗?我说是的。他说张老师就等在路边上,你先进来吧,我喊他回来。里边的声音已经惊动到路边的身影,没等他们喊,一张潇洒帅气的面庞已经飞奔进来。“你是胡老师”“你是张老师”两个个子高大、南腔北调、年龄悬殊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来,一起坐下来吃点儿吧。”他们一行人分别坐在一张大案子四边,张老师激动地向所有人介绍:“这就是我要见的朋友胡老师。来,丫丫,见过爸爸说过的胡伯伯。”这时,我才注意到在他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靠上来的那个像只安静小猫一般可爱的小姑娘。“这就是我的女儿,这次正好有这个活动,她也高考完了,一起出来走走。回去过两天,就得送他上学去。”“胡伯伯好。”丫丫乖乖地问候,让我心头热乎乎的。“多好啊,高考考得不错,真是你爸爸妈妈的福气。你妈妈姓胡,我当你舅舅好了。”张老师一听连声叫好:“好啊好啊,丫丫,快喊老舅。”丫丫又笑着糯糯地喊:“老舅好!”“哎,丫丫好。以后到北京,可以顺便到北二外看外甥女了!”大家看我们说的乐呵,都耽误了吃饭。我连忙招呼大家抓紧吃饭,天晚了,菜凉了不好。张老师非要我也吃点,张罗着添碗加筷子,终因晚饭已经很饱而谢绝。但没想到他们又拿出了酒,张老师,他同行的朋友们,以及几位信阳画院的前辈们都举起了杯。此情此景下,任何理由都得放在一边。   没想到的事情还在后边。在与几位朋友一一碰杯后,张老师单独邀约与我碰杯,每次都有理由,每次都像第一杯一样满怀深情。此时,我才想到那句酒话名不虚传:“感情深,一口闷。”说实话,我心里还直担心,如果胃炎发作痛起来,可怎么办;如果下午洗牙的牙床被刺激发作了,可怎么办。好在,这些情况都没有发生。也许身体有一种格外的适应能力:“酒逢知己千杯少”啊!   等大家都撤离,他们回酒店的时候,是那位热心的王亮兄弟--张老师的另一位网络好友,著名社会活动家提议,让我跟他们一起去酒店,登间房子,好好畅谈。见此好的建议,我乐得顺水推舟。于是,我们一起到酒店。我住进活动总负责徐姐安排的房间里。等他们稍做洗涮,张老师就来房间与我攀谈。我们第一次相见,第一次以亲人般的兄弟感情敞开心扉向各自介绍了自己的所有情况。我头一次知道他出生在福建一个农民家庭,从小爱好绘画,家贫而坚持,终于得到发展;我头一次知道他为了学画而被教授骂得流泪,而成湖北的靠谱的羊癫疯医院在哪里呢为教授的得意门生,在专业上有了大的提升;我知道他为了姊妹兄弟而牺牲了好多,为后辈的成长付出了好多硕果颇丰;我知道他的愿望是在画院当个专业画家,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在如今这种教育体制下教学而不能伸展自己的心情;我还知道他的夫人是医护人员,他的女儿学习很努力今年高考中取得优异成绩……我了解到他从小生活艰苦,是艰辛的生活让他发奋努力为梦想而学习、而坚持;我知道他在绘画的路上牺牲了太多太多自我,执着而包容让他不断进步、不断收获……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凌晨3点30多分。我无法想象他一天舟车劳顿是怎样的精力支撑着与我畅谈的;我也不知道我这个经常11点多就瞌睡虫找上门来的人是怎么做到一点也不困地听他叙述与他交流的。还是他看了表,说咱们聊到这里吧,真得很高兴见到我,以为我就在酒泉,没想到我是跑了230多公里路专程等着看他的。我说来看你是应该的,以后有机会,带着丫丫,带着爱人,一定到航天城里看一看我生活工作的地方。他毫不犹豫地应允着:一定一定。   我们是在一遍遍说再见,一遍遍又说到一个话题的情况下再见的。躺在松软的床上,想起从见面到刚刚离别的张老师,竟然有点梦里的感觉。   次日早晨,学校李老师来电话说去看房子。7点多,看看张老师的房间还安静,就没好打扰而不辞而别。回到住处,接到他的电话说其实他也起来了,以为我还睡着就没打扰我。就这样,我们还是在咫尺天涯的意境中离别了。我祝他旅行愉快,他祝我身体健康一切都好。   我把我们聊天时坐在一起拍和一张照片发上微信以及QQ空间,引来无数朋友追捧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最便宜。有人开玩笑,说为什么不会女网友,更多的朋友都认真而严肃地告诉我:惜缘!   我想,与张老师的缘分,之前经历了7年之痒,今后,一定会更加牢靠。说实话,有些缘分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而是他就在那里,就在你的身边,就在你心灵深处,想不惜,能行吗!   张老师,你说是吧!   哦,忘了告诉大家,我们同一个属相,只不过我大他一轮而已。你说说,这缘分,怎么不杠杠的呢!      2015年9月1日 共 38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6)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