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竹海战友情浓深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影视戏剧
破坏: 阅读:642发表时间:2016-10-09 09:58:20
摘要: “临分满意说离愁,草草无言只泪流。船尾竹林遮县市,故人犹自立沙头。”从竹海深处走出,我便在心里种下了一棵毛竹,将把它带到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用心呵护,让它根深叶茂,生生不息。一杯江西米酒落肚,使我潸然泪下,遂与战友们相拥唱起了二十年前的《战友之歌》………   

樟树是江西北部的一座小城,不是很显山露水的。之所以在中国版图上密密麻麻的地名中将它牢牢记住,是因那里有我的一群好兄弟。
   若不是这次赴浙考察,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这群阔别二十年的战友。二十年,在不长的人生历程中不能称作短了,二十年难以忘却的是二十年前结下的一世之缘。
   我是十二月八日结束浙江考察乘列车抵达樟树的,这是一趟从上海发往贵阳的省际列车,连接着中国最发达和最不发达的两个地方。车速也不不是很快,几百公里的路程居然走了七八个小时。不过这样也好,可以看看沿途的浙西、赣北风光。虽临隆冬,但这里的山水却是一片青翠,生机勃然,分外养眼,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漫山遍野的竹林,高大挺拔,郁郁葱葱,如波涛汹涌的大海一般。在这样碧海竹林中畅游,觉得整个身心分外鲜活,思绪也旋即豁亮起来。
   下午五时许,我在樟树站下车,天正下着雨,不大也不密,蛮有情调的。趁过天桥的功夫,我匆匆打量了一下这座绿树掩映的小城,不很喧闹,朴实雅致,也是蛮不错的。刚下站台,便远远看到出站口有人冲我挥手——班长!我不禁哑然一笑,我的战友熊勤勇和当年我的搭档、副班长杨立军,他们同时冲了过来。原本设计的见面礼节都没派上用场,被简化成了一般礼节上的握手。
   “你一点也没有变啊,我俩老远就认出来啦!”两位“老俵”还是热情如初,快人快语的。我干笑了下,二十年甘肃哪里专治癫痫病不变是不可能的,都早已不是“杏年”之人了。除了内心的激动,我们的表情都表现得相当平静,就像二十年前的某一天,我们去接一位探家归队的战友,无需多言,见面就是一种幸福。作为曾经朝夕相处的战友,大家的心其实一直在一起,虽然相别二十年远隔千里。
羊癫疯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都是到了不惑之年,但战友之间却还是那样年轻,如二十年前一般。因为我的到来,战友们都聚拢到了一起,不管忙不忙都把手头上的事撂到一边奔了过来。尽管这中间我们团、我们连的战友只有两三个,多数在部队时并不认识。不过这也无关紧要的,一声战友什么都有了,毕竟都有共同回忆的三年军旅时光,都曾在那片戈壁荒原上摸爬滚打。战友聚会,话题也自然集中在了二十年前,那个懵懵懂懂的当兵时代。几杯酒落肚,话匣子就收不住了,二十年的风雨坎坷道个差不多时,头脑清楚的已经没有几个了。见我对桌上的冬笋大加赞赏,战友们说明天进山看竹林,此言正中我下怀,于是约定一早就去。
   竹子有多种,而江西多毛竹——“竹中硬汉”。对于沿途车窗外面的风景,诸位“年兄”早已司空见惯了,一个劲地用那难懂的“老俵”方言侃着大山,我觉得无比新奇,屏气细赏着。长久生活在新疆干旱的沙漠边缘,对于绿色的思念和向往几乎到了疯狂的程度。车子刚一停稳,我便迫不及待地下了车,往峡谷深处的竹海奔去。这漫山遍野的竹子密密匝匝、攒攒挤挤,高大挺拔,傲然而立,就如我们当年的阅兵阵容。看着竹林竹海,我不禁又想到了井冈红军,想到了金色瑞金,想到了穿梭竹海的毛主席、朱老总和千千万万红军将士,他们也一定有毛竹的情节吧,那些毛竹庇护了红色苏维埃中国,才使得革命薪火燃遍了中国。
   当然也想到了绿色军营,我曾经是绿色方队中的普通一员,也如这普通的一根毛竹。那些看似芊弱的毛竹如果汇集在一起,它就能成为竹筏,就能经受住大风大浪,这就是团结的力量啊!低垂的天空贴在竹山头上,持一副凝重的样子,无言的竹子也好像在回想过去、思索未来,仪态整肃,神色冷峻。
   “临分满意说离愁,草草无言只泪流。船尾竹林遮县市,故人犹自立沙头。”从竹海深处走出,我便在心里种下了一棵毛竹,我将把它带到我的家乡——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用心呵护,让它根深叶茂、生生不息!

共 144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荆门看癫痫哪里医院最好pe="submit" value="g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