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恋上野蔷薇(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影视戏剧

或许缘于我家梨树上有一架长势越来越旺的野蔷薇,所以,无论走到哪,无论什么时候,嗅到野蔷薇那淡淡的香,看到野蔷薇那曼妙雪白的身影,就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野蔷薇不择环境,只要有泥土的地方,她都能无拘无束、蓬蓬勃勃地抒发青春的灿烂。她那婀娜的长臂无所顾忌地伸伸懒腰,要是能找着一株高高的树,就会顽皮地一路笑一路歌,一个劲儿地攀援着枝干旋转着,最后将整个树冠舞成她的地盘。

我家梨树上那架野蔷薇,是舞了十多年才在树巅蓬勃一个又一个春夏的。如今,三根遒劲的赤红藤蔓足有饭勺那么粗了,它们从三个方向朝树上攀援,牢牢地抓着梨树那粗糙斑驳的枝干。有根碗口粗的枝桠难以承受野蔷薇的纠缠,负气死了。今年回去看花时,竟发现它被一树花压折了,一大蓬藤蔓的世界往下沉了不少,那细长的枝条儿垂下来,伸伸手就能够着。失去了梨树那只胳膊的托举,那一处的野蔷薇仿佛成了弃儿,等意识到真没有依靠时,枝条又齐齐地朝对面不远处的大树奔去,准备开辟新天地。那是邻居家的大核桃树,树干粗壮,树冠庞大,能舞到树冠上,就会开辟出一个新的大舞台。主人愿意接纳这些霸气的来客吗?我有些担心。父亲说:“邻居不会阻拦的,他将为这些客人造型,让她们既能找到栖身之所,又不影响核桃的产量。任由她们顽皮吧,替咱家的大梨树分分忧也好呀!”

春刚来,大树上就展开激烈的竞争,被缠绕的梨树企图先发制人,一个劲儿吐出一片片嫩灰色的叶片儿,那架势是要努力突破野蔷薇的重重包围。野蔷薇也不示弱,不断地伸胳膊蹬腿儿,猛劲儿张着对称的嫩红叶片往外赶。说是一张,因为它们总是在一个叶柄上对称地排三两组,由小到大,末梢一片最大,在叶柄尖上戛然收尾。不几日,嫩红的小叶片转绿了,遮天蔽日,不留一点儿缝隙,架下就成了天然的凉棚。梨树叶被掩埋了。这场战争最终的结果是高大的梨树输给了看上去纤弱的野蔷薇,我想,应是梨树懂得怜香惜玉,谦让了她吧?

野蔷薇除了一簇簇花朵不带刺,浑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的刺儿,叶片儿边沿都齐整地列一排绒毛般的小刺儿。有一次,我想伸手摘一簇花儿,还没折断,手指立刻有种刺痛感,一看两个小血窟窿儿直沁血珠儿,淡红的两颗小刺还倔强地撅着屁股,狠狠地扎着。原来我的手指蹭到叶片背面,因此受到了惩罚,不由地想起了海涅《老蔷薇》的诗句:“我的心儿热恋她的时候,她正是一朵蔷薇蓓蕾;可是她渐渐成长,奇妙地吐蕊盛开;她是国中最美的蔷薇,我曾想把这朵蔷薇采下,可是她懂得用她的刺,给我狠毒地刺了一下……”她就是个美得让人垂涎的女子,“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阳光正好,从高高的庞大的树冠一直倒挂下来的枝蔓上,一簇簇圣洁的精灵一夜之间绽开笑颜。屋角撑开一顶缀满洁白团花的巨伞,遮盖了大半个屋顶。袅袅娜娜的枝条上每隔一段就缀上一簇,一簇儿有好几十朵,每朵五个小瓣儿,一朵有一朵的姿势。先开的,颔首低眉,孱弱的花瓣儿略微下垂,在风中微微翕动。“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花期一过,她们又匆匆赶赴另一场盛宴,雪片儿似的纷纷扬扬、飘飘洒洒,扑簌簌携一缕缕馥郁的香,芬芳成一场惊心动魄的花瓣雨;正开的,呼啦啦,齐刷刷,伸长了脖颈,翘首以盼,袅娜一袭白纱,高擎数点金黄,欣欣然笑靥生辉,秋波暗送,风情万种;没开的,高高举起几粒鼓鼓囊囊的花骨朵儿,翠绿有型的花萼嵌着淡粉的微珠,恰似那女子玲珑耳垂上的精巧坠儿。

风来了,不知道听了谁的笑话儿,看,一树的白衣仙子,忍俊不禁,眉飞色舞;听,嘻嘻哈哈咧开薄薄的唇笑得那么开心。有的不太好意思那么放肆,只轻轻地抿着红唇,努力憋着,实在忍不了,“噗嗤”一声,逗得满树颤抖,一瓣瓣,飘飘悠悠,轻盈盘旋,轻舞飞扬。我仰起头来,伸开双手,她们俏皮地停歇在我的发丝间、睫毛上、唇角、手心,以最温柔的方式与我告别,顿时,一丝丝清凉与香甜也停歇在我的心坎儿上。

老屋是父母结婚后新修的,砌院坝坎时还没有这野蔷薇,不知何时三根藤蔓就从石缝里钻出来了,顺着坎子生长,渐渐地找到了这棵梨树,终于安顿下来。梨树旁有个牛圈,那藤蔓的根或许伸进了圈内,有了充足的养分,所以长势快,几十年下来就长成现在这样了。

有人劝父亲砍了这架藤,说这一树太庞大,遮蔽了大半个院子,很不敞亮。父亲笑着摇摇头,这也是他亲手护养的风景,怎么可能亲手毁掉呢?父亲固执地认为,这藤、这花象征着气运,越是蓬勃越说明家越来越兴旺,子孙后辈会人丁兴旺、才旺、运旺、样样旺。

这颗野蔷薇的存在,寄托了父辈美好的愿望,它还是父亲养蜂的蜜源呢。

父亲养了十几箱土蜂,每日里父亲最大的快乐就是伺候他的蜂儿们。每当这架野蔷薇花儿开放的时候,他的蜂儿们就不用那么辛苦地去远方寻觅花粉了。这一树花要足足开放三周,花谢了后更高的山上还将继续开放,海拔高的地方一直要开到七月初。从阳春三月开始一直到仲夏,野蔷薇从山脚开到山尖,为蜂们提供了足够的粉源。蜂们恋上了这些飘散着淡淡幽香的花儿,酿制的蜜也有着淡淡野蔷薇的味道。

望着这一树的素雅,我不禁想起宋代词人姜特立的《野蔷薇》来:“拟花无品格,在野有光辉,香薄当初夏,阴浓蔽夕辉,篱根堆素锦,树杪挂明玑。万物生田地,时来无细微。”野蔷薇啊,朴素不失高雅,如那温婉的女子,含了些许的忧伤,在阳光里悄然开放,你爱与不爱她,她都莞尔一笑,低吟浅唱,在风里飞扬,化为暗香缕缕……

河北重点癫痫病医院是哪个长春哪里去医院可以看到癫痫?北京癫痫专业医院评价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