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八一征文】老兵轶事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影视戏剧

大通河是发源于青海省的湟水正系,是黄河的第二大支流。《老兵轶事》是我采访老兵的第一部故事。他不愿意透露姓名,因为是一位老军人,他一家四代军人,四代党员,他是家中第三代军人,也是第三代党员,他曾在大通河岸边的部队驻地作短暂停留,所以,就叫他老兵最合适。老兵很幽默,也很诡秘。喜欢喝茶,也抽烟。他点着一支烟,吸了一口,就开始了他的讲述:

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的故事。

也就是粉碎“四人帮”以后的故事。

军区后勤部调我去军区汽车战地抢修大修汽车演练会做打字员,会议上,我们共两个打字员,还有一个是湖北黄冈人小黄。我们的领导就是军区副司令、后勤运输部部长、直接负责我们的是一位科长(后勤机关科长正团级)。上班时间,工作任务很重,下班后晚上还要加班打印材料。我们两人分工干。自己打材料,自己印。

吃饭的时间各个军、独立师、专业汽车团参加演练的分队各自吃饭。我们机关在一起吃饭。副司令员和部长、科长、秘书、司机还有我们两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能和副司令员天天在一起吃饭,那是其他基层官兵很羡慕的事情,当然,也是我一生最为荣耀的事情。

那一段时间,我的牙疼,牙龈肿胀,大概是上火了吧,疼的不能吃饭,嚼东西很困难。所以吃饭时就很少光顾鸡肉、牛肉、香肠这些难嚼的食物,就专拣红烧肉、扣肉、豆腐、土豆这些东西吃。副司令员以为我拘谨,就不停的说:“小鬼呀,吃菜啊。好好吃。”我们沾副司令员的光,每顿伙食费按级别算,要多两个菜的。大军区副司令员,将军级的首长,和我们战士一起在食堂吃饭,就多了两个菜,这是看得见的事情,也不见怪,也不稀奇。要是在今天啊,恐怕以后都不会看到了。老头子很热情,很随和,很喜欢和战士们一起就餐。

副司令看我吃大块的扣肉很香,老首长很兴奋,说:“小鬼真能吃肥肉啊!”

我回答说:“我牙疼!”

“哦?牙疼怎么要吃肥肉?”副司令很惊奇地问我。

“别的菜我嚼不了,牙痛得厉害。”我不好意思的回答老首长。

副司令一听笑了,哈哈大笑,还亲自把大盘扣肉推到我的面前,让我吃。这一席,还真没人光顾这肥肥的大块扣肉。一方块,生的足有一斤半以上,炊事员用刀把膘切开,皮是连着的,红红的肉皮,白生生的大肥肉,做得色泽很好看,味道更好。那时候,老百姓的肚子里没有油水,那肥肉可真是好东西啊。连队自己喂养的大肥猪,很肥的,也不像现在的猪肉,都是什么“瘦肉精”呀,“添加剂”呀喂养的。那肉很环保!很绿色!那个叫香啊,真香!咬一口,嘴角流油啊,香!

部长也劝我吃,老头子们就想看我的吃相,图个高兴。我吃米饭总是要菜呀,索性就吃呗,筷子一翻,一块就足一两,我塞进嘴里,不用嚼,入口就化。

我还有所收敛,第一顿我就吃了四块,一半儿啊,我可是吃香了。老头子们也看的高兴了。

从此啊,每顿饭只要有扣肉,副司令、部长他们就放在我的面前。

嗯!嗯!引子长了点啊,故事进入正题。“嘿嘿,听着啊!”

老兵这时清清嗓子,又点着了一根烟,喝了一口茶,就又开始了:

抢修演练要一个月时间,先期材料多一些,后期就少多了。一天下午,科长说,副司令员安排给我们几个小兵放假,可以出去玩一会儿。出去玩,去哪里玩呀?营房门口就是通往青海的公路。过了公路往南一点就到了大通河岸边。听说河南岸有大枣园,很有名。我和小黄还有司令员的司机,我们就打算到大通河去玩一玩,再去看看能不能吃一顿大枣。

秋高气爽,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嘛。用文人的语言,用伟大领袖的诗词形容一下吧。我的心情也很好,要看大河嘛,心情总是要激动一些。

大通河是来自青海湟水,在红古区这里地势开阔,河面很宽,水流很大。很有气势。水也和黄河水是一样的,黄的,发浑。

桥面有一座很窄的吊桥,钢丝的,还是部队拥军爱民和地方政府一起为对面的村庄修建的。在过去,对面村庄的老百姓出行都是靠羊皮筏子。吊桥有三个桥墩,一段引桥很长,也是三根钢丝上面固定了一些木板子。而且每块木板之间有很宽的缝隙,透过缝隙能看得到河面的。

走在这一段引桥上,我就觉得晃荡的很厉害。桥南的学生都是跑着过来,有的还推着自行车,根本不在乎。因为桥很窄,只能能单行,所以中间的桥墩那里能宽一些,正好是错位的地方。

我是晕晕乎乎的,小心翼翼的走到中间桥墩那地方。这小黄是长江岸边黄冈人,根本就不在乎这小桥,他哪里知道我是旱鸭子,没见过大水面,没走过钢丝桥啊。我等他们都过完了,我说我不过去了,我一看主河道水流很急就犯晕,我就坚持不过去了。小黄他俩说跟在他背后,不要看水面,不要朝下看,就看他的背后就好。我就鼓起勇气跟着他走,走到中间水流最湍急的地方,小黄一高兴,一用劲,晃起来。我往河里一看,也是因为脚下的桥板不好,有缝隙,我怕踩空。我脑袋“嗡”的一下,腿都软了,下蹲,蹲不下去,站,站不起来,想抓住什么,可旁边的钢丝够不着,重心一偏,桥板也向一边侧斜。我心里想完了,真完了。

小黄叫我站直了,我那里站得直啊,我多想有人来帮一把,可这死小黄根本就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在我要万念俱灰的时候,后面有人伸出手,扶了我一把。我是立马就站直了,我还是战战兢兢的不敢往前走,是什么人扶我,我都不知道,我不敢看啊!

她看我还是不敢往前走,就对我说:“站直了别动,”我才听到是一个女的,她切紧我的身体绕在我的前面,我才看清是一个和我差不多的女孩,她笑了,牵着我的手,领着我过了河。我满身是汗,脸色应该是苍白吧。再看她,像是城里的孩子,长的很漂亮文气,经过千谢万谢和交流,才知道她是兰州下乡的知青。她笑了,说我攥得太紧,把她的手都给攥疼了,我又红了脸,很不好意思的直朝她傻笑。

要不是她啊,我早就牺牲了,还算不上烈士。真是活了第二次啊。

烟雨兄弟,我真的是很感激她,至今都不能够忘记她那笑容,是嘲笑还是嫣然回眸,我不知道,就连她的名字到现在都不知道。后悔,真的很后悔,为什么没有问她的名字和联系方式。但我这辈子都忘不掉那笑容。纯纯的,甜甜的笑容。

“哦?老兵大哥为什么当初不问清楚啊?”我急忙插嘴问道。“或许还会成就一段姻缘,那才是真的有故事了。”

“哈哈哈”老兵大笑,手指指着我说:“你这烟雨啊!唉,要是按现在的思想啊,我一定会追着她不放啊。但是感恩不一定是爱情吧?是吧?烟雨先生?”

老兵起来,在原地转了一圈,挥挥手说:“好了。你就去乱编吧。改天请我喝酒、吃饭。我把故事全都倒给你,由你去编吧。”

老兵的故事告一段落。看来这段小故事对老兵来说是刻骨铭心啊。也应该是刻骨铭心!

宝宝突然抽搐是因为癫痫吗女性癫痫有哪些明显的特点?湖北什么医院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