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大竹山神韵(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影视戏剧

位于乌蒙群山中的大竹山,恰如生活在它怀抱中的芸芸众生,乃无名小卒。你在任何电视台、报刊杂志上,都看不到它的名字,寻不到它的芳容丽姿。倘若硬要寻点有关它的风光事,也仅是全国关井压产,祖德的三个青年抛下利润丰厚的煤窑、锅窑,上大竹山栽银杏、养猪鸡,云南电视台做了个“上山寻找致富路”的报道。确切说,大竹山乃群山中之主角,但这并未改变它鲜为人知的命运,正如井冈山在建立红色政权之前鲜为人知一样。自富村大山门调头东南,一路蜿蜒迂回,或曲身,或耸体,但从未屈身伏体于地下,它有硬石作骨架,有红土、黄壤作肉身,以甘泉清溪作琼浆;潇洒地洒一路青松绿灌,点一路美草香花,甩一路叮叮咚咚,置一路奇峰怪石,至贵州盘县西部嘎然而止。东南俯瞰三十里外的响水镇,西北回眸六十里外的富村镇,东观四十里处的乐民镇。鸡鸣犬吠闻两省,犬吠鸡鸣两省闻,如此地理位置,也就让人不难理解,大竹山长在深闺人未识了。其实,大竹山就在我的家乡,而我恰如许许多多其他大竹山人,并未“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早逢春”。没有耳熟能详它动人的传说,没有细心品味过它美丽的山花,也没有鉴赏过它碧波浩瀚的水库和绵延几十公里的秀竹茂林,更没有探究它蕴藏丰富的煤。这与求学谋生不无关系,但主要还是蒋吉成老师说的,“往往身边之物,并不一定就会入眼,更不用说入心。”

◎宝瓶树

宽阔的新坪坝子,紧靠大竹山主峰。大竹山对新坪似乎宠爱有加,千百年来给新坪人平坦的肥田沃土,且又把它温馨十足的搂在怀里,生怕它冷着、冻着、跌着、摔着,仅在东偏北处留了一扇不高不矮不宽不窄的门。千百年来,新坪人便在这扇门里舒舒坦坦地过日子。然而,大竹山让新坪人吃饱、住暖的同时,并没有忘记为他们劳作之余备下点赏玩的东西。于是,大竹山便在正东的臂岗上置了一棵“宝瓶树”。这棵树,高约十一米,根部颈部细,腰部粗壮,须四五个成年人才能合抱,顶端东南西北向地抖动着稀散的背泛银白的枝叶,顶端的枝叶恰似一位历尽苍桑的老人的稀疏的发丝,又似某位盆景大师插上去的一束束鲜花,不分春夏秋冬地开放着。因形状酷似一只美丽的插上鲜花的大花瓶而得名。藤蔓时牵时放的杜鹃、山茶以及其它一些不知名的灌木拥立的宝瓶树,岁岁年年行使着东迎朝阳,西守新坪坝子的诺言。有的新坪人说,新坪有了这棵树,才会有吃不完的粮食。这当然过份夸大了宝瓶树的功德,但由此可见,新坪人对他们身边的宝瓶树仍是爱深意厚。每年二三月,大竹山周围百多里的云贵两省青年学生,总少不了春游大竹山,带碗携锅来野炊,体验野外生活的;带着长辈的大竹山神树传说,来寻根究底的;捎几包干粮,挎几只罐头,提一个相机,来观花览翠的。在丛林渐为人损斧伤的今天,像大竹山这样的去处已越来越少了。虽说大竹山,奇不比华山,秀不比峨嵋山,幽不比青城山,但大竹山不必过份跋涉,也无需筹积巨资。这对大竹山周围一二百里内的百姓来说,无疑是极理想的去处。“没见宝瓶树,就没到大竹山”,许多到过大竹山的人如是说。因此,凡是到大竹山的人,都少不了去看一看新坪村东头的那棵宝瓶树。带相机的,自然是三张、五张、八张、十张地变换着姿势与宝瓶树合影留恋;没带相机的左一次右一次地摩挲着庞大的树身,仰看翠绿中泛动着银白色的枝叶,最后带着丝丝惋惜离去。好在大竹山并非是那种一生难得去两次的地方,不会留下终生遗憾。大竹山上的宝瓶树,富源人民心中的天然瑰宝!云贵青年人心中一个美妙无比的梦!

◎花的赛场

凡在富源县富村镇的祖德、新坪、干龙和小坝等村委会工作过者,或春游过大竹山者,惊叹大竹山宝瓶树自然造化之神奇的同时,也定会为大竹山的花所折服。无论是当仁不让首开放的山茶,不因位卑惰艳枝的有名花与无名朵,还是闻得布谷啼声疾,心花怒放红满山的杜鹃,不因兵微将寡怯杜鹃的桃花、梨花、苹果花,都开得那么热烈、奔放、艳丽、忘我,令人思绪万千,萌生诸多人生感悟。隆冬时节,大竹山虽也和滇东高原众多山岳一样,身处寒冷与冰雪之中,洁白是其主要色彩,但大竹山恭迎冰雪霜雾光临的同时,也着手准备让百花艳丽登场。新年的钟声刚刚响过,大竹山的花,便如环球选美的小姐依秩登场了。春节刚过,粉面的山茶,便迫不及待地挤上山坡、山沟、溪畔、山巅,或密绿中探几个童子面,或裸抱中放一树粉红……实实在在体现了“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名言。朝有朝的艳丽,夕有夕的迷人。花虽一树,朝夕有异;瓣虽同朵,美各不同。其它花儿也不示弱,高大的,矮小的,清淡的,浓艳的,有名的,无名的,扣于枝头的,探身草丛的,或粉白,或浅蓝,或乌或紫,或纯白高雅,或大红通俗……不分尊卑,不讲谦让,随随意意的,尽情地,把热情,把美丽,放于平地,置于山坳,披于山坡,缀于溪畔。调整产业结构植下的桃、梨、苹果,也丝毫没有兵微将寡的畏惧,都敞开胸怀,挂一树粉红,吐一树洁白,惹得蝴蝶群群成天翻飞不止;蜜蜂群群整日忙碌不休。菜花瓜花也不失时机地竞放一束金黄,向蜂蝶兜售香甜。山茶展美示丽未闭幕,布谷的声声啼叫,已引得杜鹃心花怒放,红彤彤的挤满了山坡、山岗,染红了树丛、竹丛,映丽了溪流池潭。喜得无事的孩童,整日游荡山里,头戴花环,嘴里甜滋滋地唱着“大竹山上花如云,想要摘一朵。粉面山茶离枝了,不要抹眼泪。杜鹃花开红又甜,要戴要插随你便。”牧童除了头戴花环,嘴放歌外,还常常抖落一阵杜鹃花雨,弄得花影处处,花魂处处,只欠林妹妹的泪眼处处。大竹山的花不因位高露其骄,不为无名丧其志。有名也罢,无名也罢;艳丽也罢,淡雅也罢;身处肥坝中也罢,身处瘦坡上、穷石下也罢,到了春天,全都一门心思的开放、开放,丝毫不露得志的骄纵,不显失意的愤懑。它们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是花就应开放,是花就要开放;让自己的清香芬芳山野,让自己的色彩扮靓山川。大竹山的花。失意者看了一改沉沦,勇对失败与困境,竭力尽智,渐次柳暗花明;如意者观了更加意发志坚,正视成功,而非止步不前,辉煌时时涌,亮点频频见,人生的价值步步升。大竹山的花年年可观赏,而头戴花环、嘴唱歌、抖落阵阵杜鹃花雨的日子,已如我远去的童年一去不复返了。少年不在,青春仍存。但愿今生今世还能像山茶,像杜鹃红一枝,艳一阵。春有我一丝艳丽如星,夏秋有我美好回忆如金。大竹山的花,你们是大自然赠给富源人民的无价之宝,愿每个人都好好珍爱你们如他(她)自己的容颜。大竹山的花,你们是我童年的乐章,你们是我青年时的思念,你们是我人生思索的指引,我爱你们!

◎神树

翻上山顶,便可寻到,一路时而隐身,时而亮形,时而撒一串叮咚,时而默润一坡草木的溪流的源头了。这溪的源头,不仅有着润一方草木,显一方山色的灵性,且还直接承担了周围十村一万多人的饮用水的重担。溪头左边的山坡上,不难发现一条窄窄的隧道,这是新坪为满足日益增长的饮用水需要,集众开挖的,黑生生的皮管从这里引了清泉飞奔而去。一个巨大的难以辨别树种的树桩,一分为二地贴立洞口,这就是人们传说的神树的遗根。这棵树,是飞鸟遗落种子而自然生长,还是哪朝哪代哪个人栽,全都无人知晓;又是哪朝哪代哪些人所砍,也没人能说得清。大竹山附近村中,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都只是说,这棵树非常非常大,非常非常老。至于大到什么程度,老到何种地步,就没有下文了。据说,神树的枝丫向西偏南延伸了上百里,黄泥河、威舍便都在它的荫影之下,它的遮掩使气候炎热湿润、灌溉便利的黄泥河坝子,也常常歉收。此外,这棵树还常把黄泥河的媳妇、姑娘们洗晒的衣服,一件不遗的收了来,独在大竹山上赏玩。遮荫、捡衣,自然惹怒了黄泥河人。然而,人们大多敬畏它是一棵堂堂正正的神树,轻易不敢冒犯。但还是少不了有敢把皇帝扯下马的勇武之士,探到神树的住址后,邀约三五个弟兄,也许是十把个,磨了利斧,背了干粮,跋涉百多里路上了大竹山。歇息一日,便动手砍神树。神树毕竟是神树,颇有些神法妙招,(据说)上千年的修行也不是徒有虚名,当砍树的人肚饥体乏,去歇息吃喝时,它便发一阵神功,把被砍之处都长满,日日如此,竟有月余。砍树人月余无功,异常气愤。于是,砍累了也不到窝棚里歇息,就睡在神树伐口上,夜半三更时居然让它抵了滚出来。又是月余,砍树人便都有些心灰意冷了。正当他们收拾炊具、衣物、斧头,准备无功而返时。恰好那天晚上,他们做了个奇怪的梦,他们梦见:神树说,你们要砍倒我的话,除非是长了三只手。世界上哪里有长三只手的人,他们困惑不堪地思考着。三个臭皮匠抵一个诸葛亮,他们的聪明才智帮了他们的大忙,使他们取得了成功。第二天早晨,他们心照不宣地脱下一只袖子,挥斧又砍了起来,那只衣袖一晃一荡的异常像第三只手,一日奋战便树倒斧歇息了。黄泥河坝子便又置身于骄阳下了,如浩荡的黄泥河水般的稻米,又流进了寻常百姓家。由此看来,即使神法无边的神树,只要是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利益,人民群众照样可以把它砍倒。可见,为人为神最好都不要自以为是,都不要以权害人以法害人。不然,必将自取灭亡。

◎丛林、水库

告别神树的故园,沿着东南边的小路而下,穿过几片栗树林,松树林,野箐林,跨过几条小溪,曲折回肠五六十分钟后,庞大的蓝宝石般的干龙潭水库,露头藏尾地,在八座翠峰簇拥之下,闪到了眼前。除了几块灰黄灰黄的裸地,水库四周便是一律的松树。林中灌木或探头松枝间,或跟山鸡鸟雀捉迷藏一般,或做了青松卫士,偶尔也有山花来一头红灿烂。林中箐鸡、野鸡、鸟雀,时时会给山林给水库演播不同的乐章,让游者视觉享受外,又添加了听觉享受。水库中那酽酽的绿,厚厚的绿,少妇般迷人的绿,似是哪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师,借了这山的原料,费尽千年苦炼之奇功的绝作。其实,它是富村人民辛勤劳动的杰作之一,人民群众的力量的伟大,在它身上略显了一二。干龙潭水库又似一块永远切不完的翡翠绿蛋糕,干龙潭人切了半个世纪,仍然原量未动。它灌溉出了多少稻米,没有人能说得明;它碾出了多少玉米麦子稻谷,哪名会计又计算得清?现在,后一种职责已经是功德圆满了,而前一类职责行使一如往昔。跨入二十一世纪,干龙潭水库并没有年老色衰,门前冷落来人稀。水面上,几只小舟里笑声随着一圈圈的水波荡漾开去,使高原内陆的人们也多多少少享受到了一点清波荡漾碧玉泛舟的江南水乡韵味;岸边的钓竿,不仅使垂钓者印证了“你钓鱼时,鱼也在钓你”的人生哲理,还为晚餐备下了一盘海鲜……大竹山是长在深闺人未识的处女,还有许多美是我现在所未发现的。但上大竹山,无论是欣赏宝瓶树,观赏花儿赛美,探视神树遗迹,还是倾耳泉音溪韵,泛舟绿玉盘,垂钓碧波边,都不失为人生之一大享受。朋友们,快到大竹山上来吧!

湘潭有专业治疗癫痫的医院吗沈阳癫痫病医院哪里好西宁有看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