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相约春天”征文】花儿与少年_1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艺苑名流
破坏: 阅读:1645发表时间:2017-03-30 15:24:37
摘要:《花儿与少年》已经成了西北民歌“花儿”的经典艺术作品。它内涵丰富、寓意深刻,它代表着春天,象征着爱情,寄寓着美好,将会被世世代代永远地传唱下去!

在中国大西北黄土高原上盛开着一朵芬香四溢、醉人心扉的奇葩,它不是开在树枝间,而是绽在人们的嘴唇间,它就是闻名全国、享誉世界的民歌——“花儿”,它是一种富有浓郁乡土气息的民歌形式,被誉为“大西北之魂”、“西北的百科全书”、“活着的诗经”,被列入中国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临夏作为“花儿”的起源地,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中国花儿之乡”的称号。
   “花儿”是广泛流行于甘肃、青海、宁夏的一种民歌,歌词通俗易懂、清新明朗,音律节奏简洁明快,唱起来朗朗上口,听起来悦耳动听,其旋律有两种类型:一种是节奏自由洒脱、旋律高亢辽阔、连绵悠长的,另一种是节奏严谨工整、旋律柔和平稳、表达感情细腻的。
   “高声歌唱花儿曲,个个新花美少年”、“轻鞭一挥芳径去,漫闻花儿断续长”,文人墨客们留下了青海漫“花儿”的盛景赞言。“花儿”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倾注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甜美爱情的追求。各族群众无论在田间耕作、山野放牧,或者路途赶车,只要有闲暇时间,都要亮开喉咙唱上几句悠扬的“花儿”,可以说,无论是男女,还是老少,人人都有一副唱“花儿”、漫“少年”的金嗓子。
   在青海民间流行着“花儿本是心上的话,不唱时由不得个家。刀刀儿拿来头割下,不死还这个唱法。”可见人们对“花儿”的痴情程度。各地每年都会举办一次盛大的“花儿会”,“花儿会”是民众自发组织的以演唱“花儿”为主的民间艺术盛会,从四面八方来的各民族歌手、唱家以及“花儿”爱好者齐聚“花儿会”,整个会场人山人海,你方唱罢我登场,“花儿”声声此起彼伏。一曲高歌,响遏行云,令人心旌激荡;一声入耳,荡气回肠,令人热血沸腾。“花儿会”期间,沟沟岔岔都飘荡着“花儿”的独特韵味,甚至连汩汩流淌的山泉,也和着花儿的曲调,在山谷中欢快地跳跃着。“花儿会”是上苍赐给辛苦劳作了一年的人们的狂欢节,是人们内心朴实情感的纵情倾泻,也是民俗与风情交融展示的海洋。
   情歌是“花儿”的精魂,是“花儿”中最精彩、最动人的华章。按照传统说法,男歌手将女情人称为“花儿”,女歌手将男情人称为“少年”,故“花儿”又叫“少年”,在青海唱“花儿”也称作“漫少年”。歌唱方式为独唱或对唱,演唱时即陕西癫痫能治除根吗兴编词,声调高亢舒长。唱法有尖音(假声)和苍音(真声)之别,也有真假声并用者,一般男声多用假声,女声多用真声,男女齐唱对唱时,唱同等的音高。花儿的词有着独特的格律,这种格律是区别“花儿”与其它民歌的。花儿的唱词格式多样,衬语十分丰富,曲体结构也有很多样式。石家庄哪个医院可以看好癫痫病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也孕育一方文化。“花儿”以其独特的民族和地域特色、丰厚的文化积淀,深深扎根于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大西北人民群众的心中,显示着非凡的生命力。“花儿”是这片深厚黄土地孕育出来的精萃,属于典型的“黄河文化”范畴。笔者在关注“花儿”这个唱遍大西北的民歌艺术时,就发现了一种很奇怪的现象,以陇南宕昌县与定西岷县的交汇处麻子川岭为界,这种很特别的民歌艺术的流传便戛然而止了,原因就是,麻子川岭下的东南方向为长江流域,其界限之分明,齐茬茬的,如同刀切一般,绝非人为所能形成的。
   说起《花儿与少年》的来历,就不得不说“西部歌王”王洛宾了。
   1945年9月,历尽了艰难曲折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终于取得了伟大胜利,蓝天白云下的西宁晴朗秋日里,派兵与日军浴血奋战多年的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八十二军军长(后任国民政府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青海省政府主席马步芳上将决定办一个轰轰烈烈的社火比赛以庆祝抗战胜利。马主席传令青海全军,让各师旅团自办社火,选拔优秀者来省会西宁参加比赛,优胜者予以厚奖,这次青海高原上的文艺盛会的总指挥自然由马步芳极为赏识的青海军区音乐总教官王洛宾担任。
   就在青海各地驻军根据马步芳的命令紧锣密鼓筹备社火时,马步芳决定司令部也搞一个社火队,让王洛宾组织节目排练。在王洛宾为节目内容的选定煞费苦心的时候,马步芳主动找到了王洛宾,将自己家乡青海河州老家的一个“花儿”唱给王洛宾听,王洛宾对这个“花儿”并不陌生,他曾走遍青海各地采风,搜集过不少海东的“花儿”,他决定马步芳的歌词可用,曲调需要再加工,就连夜对词曲修改润色,将一首民间小调修改成一首欢快的“花儿”,手法简练,旋律优美,节奏欢快。
   演出时,只见八名年轻士兵反串扮演的纯情少女和8名马家军英俊士兵扮演的翩翩少年上场了。少年们黑衣黑裤大步扭着秧歌,边扭边唱,身边是花衣花裤头披彩巾踩着碎步的少女们,他们唱的便是被视为中国西部民歌代表作的《花儿与少年》:
   春季里那么到了,这水仙花儿开,
   绣呀阁里的女儿呀,踩呀踩青来呀!
   小呀哥哥,小呀哥哥,
   小呀哥哥呀,搀我一把来。
   夏季里么到了,这女儿心上焦,
   石呀榴花的子儿呀,赛呀赛过了玛瑙呀!
   小呀哥哥,小呀哥哥!
   小呀哥哥呀,亲手摘一颗。
   秋季里那么到了,这丹桂花儿开,
   女儿家的心呀上,起呀起了波浪呀,
   小呀哥哥,小呀哥哥!
   小呀哥哥呀,扯不断情私长。
   冬季里么到了这雪花满天飞,
   女儿家的心呀上,赛呀赛过了白雪呀!
   小呀哥哥,小呀哥哥!
   小呀哥哥呀,认清了你再来!
   这首“花儿”立即在青海省广泛流传开来,并很快就传遍了全国。
   现在我们在舞台上看到的歌舞《花儿与少年》,青海、甘肃、宁夏歌舞团都上演过,场面壮观,气势宏大,民族和地域特色非常鲜明浓厚,“花儿”专家们在王洛宾原来的词曲基础上进行了改编再创作,使其无论曲调还是唱词都更加完善优美了。
   季里到了这迎春花儿开,年轻的女儿家踩呀踩青来,小哥哥手托着手儿来。
   迎春花开放千里香,女儿家的心上起波浪,小呀哥哥扯不断情丝长。
   扬帆的牡丹绕银山,哪一朵它开的最鲜艳,红牡丹染红了天,一朵比一朵更鲜艳。
   山高高不远凤凰山,凤凰山站在白云端。花儿为王的红牡丹,红牡丹它开在春天。
   山美美不过大草原,大草原铺上绿绒毯,人间英俊的是少年,少年是人间的春天。
   凤凰山那个山头穿破了天,一眼望不尽的大草原,阿妹是才开的红牡丹,阿哥是春天的少年。红牡丹开在凤凰山,人间的春天是少年。
   1990年9月22日晚第11届亚运会开幕式文艺表演中,当时正当红的民歌手牟玄浦在几百名少男少女的伴舞下,身穿青海民族服装,演唱了这首脍炙人口的《花儿与少年》,赢得了观众潮水般的掌声。
   《花儿与少年》已经成了西北民歌“花儿”的经典艺术作品,这朵高原艺术奇葩,越来越显示出无穷的艺术魅力,它内涵丰富、寓意深刻,它代表着春天,象征着爱情,寄寓着美好,将会被人们世世代代永远传唱下去!

共 2585 字 1 页 沈阳癫痫病可以药物治愈吗x.php/article/showread?id=747711&pn2=1&pn=1" class="pre">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