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静赏文竹(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9 分类:艺苑名流

在我的案头,四季常青着一盆文竹。

喜欢文竹,是因为它有着竹的风节,又有着松的婆娑,还有着流云般的舒展和飘逸。

随着日子在脚下的叮咚落地,我对它似乎就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独特感情。显得无聊的时候,我时常在想,文竹安于在我的斗室里陪伴着我,它的心境从何而来?难道它不喜欢追求竹筛明月、松吟时空、流云旅空的感觉?难道它甘于在白瓷的禁锢和三杯黄土中缠绵着自己的思想?

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在自然界优胜劣汰的过程中,文竹是如何走过那漫长的岁月,并在那漫长的岁月中,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过程中选择了细瘦身板。它在烟霞白云笼罩的山岩中,在寒去春来的栉风沐雨中,有着怎样的生活态势,我没有见过。但从它生命的姿态看,我有理由肯定的是,它绝对没有嫉妒过巨衫的高耸入云,没有羡慕过葱茏仰首的绝景和寡。它就像一位楚楚动人的少女,从水乡走来并有着水乡一样温存的情怀。它的内心肯定生长着茂密的希望,但这种希望又是那样的不与天争高低。它瘦小的骨骼,成不了雕梁画栋去负千钧之重,但却可以承载生命赋予它的所有美丽。

文竹,尽管看似纤枝如发,但也会开花。它的花开宛如揉碎的夜星被天人随手撒下了一把,落在了它云雾般的枝叶之上,毫不媚俗。记得去年的时候,案头玉立的它,竟颤巍巍地在细密的叶间点缀上了碎碎的六角绿色花瓣,径不过毫米许。也许是眼到情到的缘由,我欢喜地给来访的朋友戏说着:“她的花本应是灿灿的,因为它是月宫桂树的皎皎女,头上的花簪不应该失去星星的颜色,她因迷恋人间的绿色,所以将满腔的情怀全部用绿色浸染。”

文竹的花,实在是普通得很,而当你想到看似弱小的它会淡然满足于自己小小花蕾的怒放,就会陡然起敬于它对美的追求,感悟出生活的强者,不在于伟岸的体魄,在于厚度的积淀,而不是长度的延伸。

有这样一类人,可以归属在文竹之列的,他们是自得其乐的生命强者!

我有位在一次聚会中认识的从业于省设计院的朋友。那次聚会,他的妻子在饭桌上细心地照料着他。每看到其爱人关心的眼神像一股温泉沐浴他的时候,根据他进食的状况,我也读出了些许隐情。饭后,望着他和爱人远去的背影,我禁不住问及和他熟识的一位老朋友,他由衷地赞叹道:“他在五年前得了胃癌,胃被切除了三分之一,之所以现在看起来精神不错、身体健朗,主要得源于他找了一位好妻子,也得益于他疏狂的性格……”

今天,我看着案头文竹的蓬勃盎然,就想起了这位坚强快乐地活着的朋友,滋生出些许的感慨来,为朋友坚强的生命而肃然起敬!

行文至此,望着案头这盆娉婷云逸的文竹,我猜着如果它有着自己的语言,是不是正在告诉我:善待好生命,要有一份对待生命的洒脱和执着!我渴望有着云杉般的伟大,但也不轻视自然馈赠我的渺小。你看我,不是也有着自己的春夏秋冬,也有着令自己惊讶的意想不到的收获吗?

北京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贵州医院治疗癫痫怎么样在武汉治疗癫痫哪能治好?银川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