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看点·缘】缘分(散文)

来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艺苑名流

老武这个人不迷信,但却特别相信缘分。

他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是爱或是恨,都是因为有缘分才产生的,爱是缘分,恨也是缘分。

老武是我的同宗堂兄,比我年长一个月,我们又同处在一个村子,一同去参军,后来又一同退伍,于是老武更加振振有词地说:“这就是真真正正的缘分,你看咱们武家村那么多年轻人,我咋没和武三武四或者武七他们一同参军?而偏偏同你武六一起去当兵,而且还在同一年退伍回乡。”

我这个堂兄不像我们这些堂兄弟一样,叫个什么武三武四武六武七的,我那个远房大伯给他取了个很有学问的名字,叫武秀瑜,不过这名字乍叫起来还有点拗口。好在他比我们这一支系的堂兄弟都大一些,我们一般都不叫他的名字,而是直接喊他瑜哥或老武。

老武从部队退伍后,因为有个革命军人伤残证的缘故,县民政局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就把他安置到林业部门工作,我是沾了我亲二叔的光,被安置到县国土资源部门工作。但是我俩谁也没料到,三十多年后,国家启动又一轮体制改革,把林业部门和国土资源管理部门合并到一起,改为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老武从林业局搬过来后,扯着我的手使劲地摇了老半天,嘴里“呵呵呵”地笑个不止:“咱们兄弟俩可真有缘分啊,分开三十多年了,临到快退休了,咱们兄弟俩又能在一栋楼里工作了。”

我这个堂兄老武长相非常普通,除了那张猪肚子脸能给他人留下一点难忘的印象外,其它就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是那种很容易被忽略的普通人。但是老武却很不甘心被人忽略,从部队回来这三十多年,他做过很多很大的努力,开始是担任党报党刊通讯员,给党报党刊写稿子,后来又鼓捣起纯文学来了。老武这个人最大的特长是肯钻研肯吃苦特别勤奋,写新闻时他不仅写得有模有样,而且还写出了一个中国新闻奖二等奖;搞文学创作他也搞得红红火火,不仅写出了几篇有影响的小说和散文,而且还加入了省作家协会。

单从这件事儿上论起来,我就特别佩服我这个同庚堂兄,他应该算是我们武家村出类拔萃的人物了。但是老武又特别谦虚,从来不在人前显摆,更不会回武家村或在我们几个堂兄弟面前显摆。每当有人当面夸耀他时,他总是谦虚地说:“能在文字上取得一点小小的成就,完全是我和文字的一种缘分。”

老武跟我有所不同的是,我当年托二叔的关系安排到国土资源管理局工作时,其身份就是国家干部,后来叫作公务员,而且还混到了一个副科级主任的级别。可老武就不同了,他当年虽然凭着革命伤残军人证安置到林业部门工作,却一直是工人身份。为此,老武没有半句怨言,他认为这都是党组织的关怀,如果不是党组织的关怀,哪能有他为党工作的份儿,这本身也是一种缘分。但是最近几年老武却兴奋异常,因为国家的精准扶贫政策终于帮他圆了“干部梦”。尽管他的身份仍然是林业工人,可在精准扶贫的这几年里,县里乡里和村上的各种文件上却都写着“扶贫干部”。

为了对得起“扶贫干部”这个称号,老武对他所包联的五个贫困户特别用心,他除了帮助他的包联户想点子谋发展之外,过时过节的还总是自掏腰包给包联户送温暖。因此他便和五个包联户的关系特别亲密。当包联户们在接受他的慰问而感激涕零时,他便笑呵呵地说:“我老武能在精准扶贫工作中成为你们的‘包联干部’,这就是一个缘分,这得感谢党和政府的扶贫政策好,如果不是党的扶贫政策,我们就不可能相识,很可能在街上擦膀子过身,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他的话说得包联户们连连点头称是,并且更加心生感激之情。

在我们都不把缘分当一回事的时候,人家老武却把缘分当作一股动力,无论干什么都干得特别起劲儿。近两年他虽然在党报党刊上露面少了,却在网络文学圈子里成了一个红人。据说他还在一家文学网站当了好几年编辑,并且成为该网站某个社团举足轻重的人物。后来还听说他是本县作协刊物的执行主编,由他主编的文学季刊,曾经得到过省作协的口头表扬,你说他了得了不得?!

(原创首发)

济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吗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杭州都有哪些有名的癫痫病医院北京能治疗好癫痫病医院是哪家?